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飽和脂肪真的不健康嗎?我們可能得重新思考對好壞脂肪的認定了

Mr. S
・2017/01/20 ・343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610 ・十年級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豬油不健康啦!」、「飽和脂肪會提高膽固醇、塞血管!」、「不飽和脂肪酸才是好的!」

這些耳熟能詳的話語,在健康意識高漲的現在,常常會在廣告、書、或廚房裡出現。人們認為,血液中膽固醇含量可能會因為攝入飽和脂肪而提高,進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與相關死亡率,因此應該以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來代替富含飽和脂肪酸的動物油,對心臟有益。

會有這種想法,最主要的依據可能是 1968~1973 年間由明尼蘇達大學主持的一項大型隨機對照實驗(randomixed controlled trial, RCT),1989 年發表報告(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後簡寫為 MCE)表明了,使用玉米油替代奶油與其他飽和脂肪,確實會降低膽固醇水平[1]。但是血液裡的膽固醇量降低了,心臟病的風險就會比較低嗎?相關的死亡率會隨之降低嗎?

2016 年的一篇研究[2],分析了 MCE 實驗的數據,告訴我們:好像沒有需要如此害怕飽和脂肪。

什麼?飽和脂肪不是最好不要碰嗎?

美國 2015~2020 年健康飲食指南中,建議限制飽和脂肪酸的攝取,並且列為健康飲食模式的關鍵因子,可見其對飽和脂肪攝取的重視(但也跟美國人平均由飽和脂肪供給的熱量,佔每日攝入總熱量的 13.9% 有關);我國的每日飲食指南,也建議食用油應以含單元不飽和脂肪酸較多的植物油種類為主,都希望藉由降低飽和脂肪的攝取量、提升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可以提升國民健康。

由膳食影響健康的想法,已經發展好一段時間。1910 年,有人發現心血管疾病與血清中膽固醇濃度有關[3];1913 年,從對兔子餵食膽固醇的實驗中,發現膽固醇可能造成動脈粥狀硬化[4],從此之後,科學家開始汲汲營營探討飲食對於健康的影響,尤其是飲食對於心血管疾病的影響。

許多報告出爐,認為飲食與心血管健康是息息相關的,稱為「膳食–心臟假說」(diet-heart hypothesis)[5],預期含有豐富亞麻油酸(屬於不飽和脂肪酸)的蔬菜油,可以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減少沉積於動脈管壁 [6],就可以減少心臟病的發生、提升心血管健康。

之後的幾個隨機對照實驗,證實了亞麻油酸可以降低血清中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LDL,被認知為「壞膽固醇」)濃度;但是最重要的減少心血管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呢?其實沒有觀察到因果關係

沒有因果關係?怎麼可能!於是大家繼續實驗、分析關聯,同時在明確的結果出來之前,大家還是被灌輸著膳食心臟假說的相關認知。2010 開始,越來越多統計結果指出,其實膳食中的飽和脂肪,不會顯著增加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意思就是,兩者可能沒有直接關連[7, 8]。

重新分析明尼蘇達實驗 飽和脂肪翻案

2016 年的研究,選擇了重新分析當年的明尼蘇達實驗 MCE 的數據,當年的實驗受試者有 9570 人,是個大規模的實驗,加上嚴謹的設計與實行,是個好的分析探討標的。分析結果顯示,使用含豐富亞麻油酸的蔬菜油,可以顯著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濃度;嚴格遵守此飲食規則者,血清中膽固醇濃度降低的程度更為顯著。這部分與先前的研究結果並無二致,那我們關心的死亡風險呢?

將 MCE 的數據重新統計過後發現,對全體受試者而言,以不飽和脂肪酸代替飽和脂肪酸的飲食法(之後以 MCE 飲食稱之),對於降低死亡率沒有幫助;並且對於 65 歲以上的人,相較於對照組,MCE 飲食竟然會提高死亡風險。當時一篇論文有此觀察,且在 1989 年的報告中,也無法看出 MCE 飲食法對於降低死亡率的益處。

藍色實線是 MS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藍色實線是 MC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好吧,既然 MCE 可以降膽固醇,但對死亡風險沒有甚麼影響,那……降膽固醇和死亡風險有沒有甚麼關係?

膳食-心臟假說告訴我們,降低血清膽固醇有助遠離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既然 MCE 飲食可以顯著降膽固醇,那可以檢驗一下這個說法。分析了實行 MCE 飲食超過一年的受試者資料,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膽固醇降低會提高死亡機率!不過還好,在 MCE 飲食組與對照組之間,雖然可以大略觀察到死亡機率與膽固醇下降的量呈正相關,但兩組之間沒有統計上的顯著性(P>0.16),平均而言,血液中膽固醇濃度下降 30 毫克/每 10 毫升,死亡風險會提升 22%。

在此統計中,跟上一項目的觀察結果相似,在 65 歲以上年齡層,此效應更加明顯,與平均值相比,下降同樣的膽固醇濃度,死亡風險平均提升 35%;65 歲以下的族群,膽固醇濃度下降與死亡率提升就沒有甚麼相關性。不過部分 65 歲以上的人,無論膽固醇濃度變化,本來就可能因為身體機能衰弱而造成死亡率上升,混淆結果。為此,作者特意將這些因素排除(做 sensitivity analysis 修正 Cox models),發現降低膽固醇與提高死亡風險的趨勢不變。

左邊是 MS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左邊是 MC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分析死亡的受試者死因,發現在實驗組中,因為心肌梗塞或粥狀動脈硬化而死亡的比率為 41%(31 / 76),但控制組只有 22%(16 / 73);更妙的是,實驗組的人之中,有冠狀動脈或主動脈硬化的比率,並沒有比對照組還少,從以上結果看來,降低血清中的膽固醇濃度並無助心肌梗塞或者冠狀動脈/主動脈硬化。

為甚麼亞麻油酸含量豐富的蔬菜油明明可以降膽固醇,卻會提升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風險?作者推測,可能因為蔬菜油中的其他化學物質影響,或者與膽固醇(尤其低密度膽固醇 LDL)的代謝途徑(主要在肝臟)有關;許多植物油被用來高溫烹調可能也是關鍵之一。經由高溫而氧化的亞麻油酸,反而可能變成健康殺手,累積起來可能會造成心血管相關疾病、脂肪性肝炎等。

另外作者也提到,在自然的飲食中,其實攝取亞麻油酸的量不多,且都是由食物中獲得,而非現在去除植物其他成分的精製油、補充劑。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S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C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在前幾年,作者分析過另一個欲驗證膳食-心臟假說的雪梨研究(Sydney Diet Heart Study)資料,那時就發現藉由提高飲食中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好像對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並無幫助 [9],這次的分析,除了揭露當年 MCE 沒有公布的資料,更加說明了膳食-心臟假說需要被重新檢討與思考。

筆者心得

1. 此類翻案研究的最大貢獻在於點出之前認知或者操作的盲點,至於是否也會昨是今非、是否應該全盤接受與相信,可能沒有很大的關係,能促使我們更進一步思考,都是好事。

2. 坊間很多關於「好的油」、「壞的油」敘述也需要重新思考。許多營養的攝取過與不及都不好,在宣導飲食健康議題上,我們需要更加謹慎。

3. 統計分析好重要,幫助人們釐清關係,也可以幫助人們突破盲點。

4. 許多所謂「健康指南」背後都有其統計基礎,可能要稍微了解一下其預設背景或條件,每個人健康狀況不一樣,不應死守數字,應當要量身調整才是。

5. 關於亞麻油酸/富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可能需要考慮其攝取量與攝取方式。盡量不經過高溫、氧化,也盡量透過食物取得,不要使用精製油。

補一件有趣的事,當年 MCE 的參與人員之一,也就是 [1] 的 Frantz, I. D.,他的兒子正是此篇論文 [2] 的作者之一 Frantz, R. P.。他把當年老爸沒發表的數據拿出來重新驗證,發現老爸的假設可能不是那麼正確。相關報導請至此(另有中文版)。


參考資料

  1. Frantz, I. D., Dawson, E. A., Ashman, P. L., Gatewood, L. C., Bartsch, G. E., Kuba, K., & Brewer, E. R. (1989). Test of effect of lipid lowering by diet on cardiovascular risk. The Minnesota Coronary Survey. Arteriosclerosis, Thrombosis, and Vascular Biology, 9(1), 129-135.
  2. Ramsden, C. E., Zamora, D., Majchrzak-Hong, S., Faurot, K. R., Broste, S. K., Frantz, R. P., … & Hibbeln, J. R. (2016). Re-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diet-heart hypothesis: analysis of recovered data from 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 (1968-73). bmj,353, i1246.
  3. Windaus A. Ueber der Gehalt normaler und atheromatoser Aorten an Cholesterol und Cholesterinester. Zeitschrift Physiol Chemie 1910;67:174.
  4. Anitschkow N, Chalatow S. Ueber experimentelle Cholester-insteatose und ihre Bedeutung fuer die Entstehung einiger pathologischer Prozesse. Zentrbl Allg Pathol Pathol Anat 1913;24:1–9.翻譯版:Classics in arteriosclerosis research: On experimental cholesterin steatosis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the origin of some pathological processes by N. Anitschkow and S. Chalatow, translated by Mary Z. Pelias, 1913.Arteriosclerosis 1983;3: 178–82.
  5. Executive Committee on Diet and Heart Disease. National Diet-Heart Study Report.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1968.
  6. Getz GS, Vesselinovitch D, Wissler RW. A dynamic pathologyof arteriosclerosis. Am J Med 1969;46:657-73.doi:10.1016/0002-9343(69)90018-7.
  7. Siri-Tarino, P. W., Sun, Q., Hu, F. B., & Krauss, R. M. (2010).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evaluating the association of saturated fat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ajcn-27725.
  8. Chowdhury, R., Warnakula, S., Kunutsor, S., Crowe, F., Ward, H. A., Johnson, L., … & Khaw, K. T. (2014).Association of dietary, circulating, and supplement fatty acids with coronary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0(6), 398-406.
  9. Ramsden, C. E., Zamora, D., Leelarthaepin, B., Majchrzak-Hong, S. F., Faurot, K. R., Suchindran, C. M., … & Hibbeln, J. R. (2013). Use of dietary linoleic acid for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death: evaluation of recovered data from the Sydney Diet Heart Study and updated meta-analysis. Bmj, 346, e8707.

本文轉載自科科儲思盆〈飽和脂肪傷健康的認知該被重新思考〉

文章難易度
Mr. S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是個喜歡到處看看、隨便想想,不務正業的小勾椎;希望能把知識的可愛美好之處與大家分享。有一方小小儲思盆,歡迎來看看。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脂肪是敵是友?
營養共筆
・2013/06/05 ・1218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04 ・六年級

credit: CC by Marshall Astor - Food Fetishist@flickr

一般人都有個誤解,就是我們想要瘦身,最好離脂肪遠一點,但是作者 William D. Lassek, M.D. 和 Steven J.C. Gaulin, Ph.D. 就提出了不同的見解。他們的著作 《Why Women Need Fat》 正正是討論為何女士需要脂肪,以及需要那種脂肪。

無論是飲食還是在體內,脂肪總是跟不健康劃上等號。這2位作者提及這可能是因為食品標籤會列出食品所佔我們每天所需脂肪上限的百分比,即使本來已是纖瘦的女士,也還是希望體內的脂肪再少一點,但事實上某些脂肪對我們健康來說是必要的。

Lassek與Gaulin解答了讀者的幾個疑問:

Q: 脂肪的分類?

A: 脂肪可分為3類:飽和脂肪、單元不飽和脂肪以及多元不飽和脂肪。我們大多數人都聽說過飽和脂肪對我們沒有益處,但現在有研究開始懷疑這是否正確。至於單元 不飽和脂肪,例如橄欖油與葵花籽油,已証實對我們健康有益。而多元不飽和脂肪可分為 omega-3 與omega-6,兩者對我們同樣重要

當一方面差不多所有人都同意omega-3對我們有益,另一方面,有愈來愈多的証據顯示太多omega-6未必對控制體重或健康有幫助。不同的脂肪與不同的體內脂肪亦很有關係,高水平的omega-6與較高的腹部脂肪有關,而高水平的omega-3則與較健康的下肢脂肪有關。所以,當我們談及脂肪,其實先要把類別搞清楚。

Q: 為甚麼女性特別需要脂肪?

A: 人類的腦部比起其他差不多體積的動物要大上7倍,身體要有維持腦部的原料,而這些原料就儲存在脂肪內。

最重要的原料是一種叫DHA的omega-3,佔了腦部的10%。由於我們身體不能自製omega-3,因此必須從飲食中獲取。懷孕其間,絕大部分的 DHA都是由母親的體內脂肪而來,因此女性比起其他動物需要儲存更多脂肪(以一位120磅的女性來說,脂肪佔了大概38磅!) 所以,女士是有必要從飲食上攝取適當與適量的脂肪!

Q: 每天要攝取多少脂肪?

A: 種類比量來得重要,因為我們的身體能把碳水化合物轉化成飽和脂肪及單元不飽和脂肪,但是不能自行製造多元不飽和脂肪,所以omega-3與omega-6可稱為必要脂肪,必需從飲食中獲取。

Q: 年齡對我們所需的脂肪有影響嗎?

A: Omega-3對不同階段的女士都有益處:對於希望在將來可生育小孩的婦女,高omega-3的飲食可讓身體增加DHA的儲存;另外,omega-3也幫助肌肉運作,所以對活躍的女士特別有好處;至於年紀較大的女士,omega-3可助減低患上老年痴呆症的風險;而小孩正處於發育階段,omega-3對他 們的身體與腦部發展有很大的幫助。

後記

記得以後不用看見脂肪就調頭走!飲食最重要是均衡,任何的食物吃得過量都不好唷!含高脂肪的魚類,如鯖魚、沙丁魚、三文魚(鮭魚)等含有Omega-3;籽類、油、堅果也是另一個omega-3的好來源,堅果還含有其他礦物質,是簡單又有營養的零食。

轉載自營養共筆

營養共筆
86 篇文章 ・ 3 位粉絲
應該是有幾個營養師一起寫的共筆,內容與健康議題有關。可能是新知分享、經驗分享或是有的沒的同學們~如果對寫這個共筆有興趣的話,歡迎一起豐富它的內容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奶粉中需要添加DHA和AA嗎?
科學松鼠會_96
・2013/04/30 ・1393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28 ・七年級

credit: CC by gnta@flickr

近年來,年輕的父母們越來越關注自己寶寶的健康和發育,竭盡全力讓寶寶吃最好的奶粉,用最好的東西,生怕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嬰幼兒配方奶粉這塊肥吱吱的市場自然不會被精明的商人放過,因此近些年市場上和網路上各種奶粉品牌的廣告大戰越演越烈。各品牌都努力標榜自己產品的安全優質,以及能讓寶寶更聰明。

在這些廣告中,最常聽到的就是說本產品添加了DHA和AA,說的彷彿吃了含有DHA和AA的奶粉就會變神童一樣,以至於讓很多人誤以為添加了這兩種成分的奶粉比母乳都要好。那麼,奶粉中添加DHA和AA到底是什麼呢?

什麼是DHA和AA?

DHA其實是二十二碳六烯酸(docosahexaenioc acid)的縮寫,還有個很俗的俗稱,叫腦黃金。而AA(也常被寫作ARA)則是花生四烯酸(arachidonic acid)的縮寫,二者都屬於長鏈不飽和脂肪酸,它們在大腦皮層細胞和視網膜細胞的細胞膜中含量都很高。

許多研究表明,食用添加了DHA和AA的奶粉的嬰兒可以在「解決問題測試」中獲得更高的分數,嬰兒的視力敏銳性也得到了提高,而且嬰兒血液中的脂肪酸成分也更接近母乳餵養的嬰兒。[1,2,3]而那些用不含DHA和AA的奶粉餵養的嬰兒血紅細胞膜中DHA和AA的含量要低於母乳餵養的嬰兒[4]。

如何獲得DHA和AA?

其實,我們的身體都可以利用亞麻酸和α亞麻酸來合成DHA和AA,而合成它們的原料也存在於所有嬰兒奶粉中。只不過嬰兒的這種合成功能比較低下,所以就需要額外攝入它們。

事實上,母乳中已經含有了這兩種物質,而且其中10-20%是以磷脂的形式存在的,更易於吸收。所以如果有條件的話,還是母乳餵養最好,正應了那句話,世上只有媽媽好啊。當然,如果不能母乳餵養,那只好選擇嬰兒奶粉作為替代品了。

早在1996年,國外就已經有添加了DHA的嬰兒奶粉了,而許多機構(英國營養基金會,WHO,FAO,國際脂肪酸和脂類研究學會)都建議應當在嬰兒奶粉中添加DHA和AA。目前,國內很多奶粉也已經添加了這兩種物質。[5]

對於兒童和成人來說,DHA和AA完全可以從食物中獲得,蛋黃,深海魚類和海藻通常含有豐富的DHA和AA,只要合理搭配膳食,就完全無需擔心。

那麼DHA和AA的含量是越多越好嗎?

既然DHA和AA這麼好,那是不是應該給嬰兒補充越多越好?當然不是。攝入過量的DHA和AA除了會增加嬰兒的消化負擔,太多DHA還會導致嬰兒免疫應答反應和炎症反應降低(也就是說,更容易被病原體入侵),以及凝血困難等等不良後果。

目前中國國家標準對DHA和AA的規定是:對於嬰兒配方食品,DHA和AA都屬於可選擇性成分,最大添加量分別不超過總脂肪酸含量的0.5%和1 %,而且如果添加了DHA,必須至少添加等量的AA。[6](歐盟對於嬰兒配方食品的規定跟國標略有差別,僅限定了AA最大不超過脂肪酸總量的1%且 DHA含量不得高於AA含量。)

最後再次強調,母乳餵養是最適合嬰兒的,再貴的奶粉都是在盡力模仿母乳成分。

參考資料

  1. Willatts P, Forsyth JS, DiModugno MK, Varma S, Colvin M. Effect of long-chain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in infant formula on problem solving at 10 months of age. Lancet 1998;352(9129):688–91
  2. SanGiovanni JP, Parra-Cabrera S, Colditz GA, Berkey CS, Dwyer JT. Meta-analysis of dietary ssential fatty acids and long-chain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as they relate to visual resolution acuity in healthy preterm infants. Pediatrics 2000;105(6):1292–8.
  3. Makrides M, Neumann MA, Simmer K, Gibson RA. A critical appraisal of the role of dietary long-chain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on neural indices of term infants: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Pediatrics 2000;105(1 Part 1):32–8.
  4. Koletzko B, Rodriguez-Palmero M. Polyunsaturated fatty acids in human milk and their role in early infant development. J Mammary Gland Biol Neoplasia 1999; 4(3):269–84.
  5. Allison L. Morrow, What’s new in infant formulas ? J. Pediatr. Health Care, 2003. 17, 271-272.
  6. GB 10765-2010 中國食品安全國家標準 嬰兒配方食品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作者。本文首發於果殼網(guokr.com)「健康朝九晚五主題站」《奶粉中需要添加DHA和AA嗎?

科學松鼠會_96
112 篇文章 ・ 5 位粉絲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飽和脂肪真的不健康嗎?我們可能得重新思考對好壞脂肪的認定了
Mr. S
・2017/01/20 ・343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610 ・十年級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豬油不健康啦!」、「飽和脂肪會提高膽固醇、塞血管!」、「不飽和脂肪酸才是好的!」

這些耳熟能詳的話語,在健康意識高漲的現在,常常會在廣告、書、或廚房裡出現。人們認為,血液中膽固醇含量可能會因為攝入飽和脂肪而提高,進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與相關死亡率,因此應該以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來代替富含飽和脂肪酸的動物油,對心臟有益。

會有這種想法,最主要的依據可能是 1968~1973 年間由明尼蘇達大學主持的一項大型隨機對照實驗(randomixed controlled trial, RCT),1989 年發表報告(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後簡寫為 MCE)表明了,使用玉米油替代奶油與其他飽和脂肪,確實會降低膽固醇水平[1]。但是血液裡的膽固醇量降低了,心臟病的風險就會比較低嗎?相關的死亡率會隨之降低嗎?

2016 年的一篇研究[2],分析了 MCE 實驗的數據,告訴我們:好像沒有需要如此害怕飽和脂肪。

什麼?飽和脂肪不是最好不要碰嗎?

美國 2015~2020 年健康飲食指南中,建議限制飽和脂肪酸的攝取,並且列為健康飲食模式的關鍵因子,可見其對飽和脂肪攝取的重視(但也跟美國人平均由飽和脂肪供給的熱量,佔每日攝入總熱量的 13.9% 有關);我國的每日飲食指南,也建議食用油應以含單元不飽和脂肪酸較多的植物油種類為主,都希望藉由降低飽和脂肪的攝取量、提升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可以提升國民健康。

由膳食影響健康的想法,已經發展好一段時間。1910 年,有人發現心血管疾病與血清中膽固醇濃度有關[3];1913 年,從對兔子餵食膽固醇的實驗中,發現膽固醇可能造成動脈粥狀硬化[4],從此之後,科學家開始汲汲營營探討飲食對於健康的影響,尤其是飲食對於心血管疾病的影響。

許多報告出爐,認為飲食與心血管健康是息息相關的,稱為「膳食–心臟假說」(diet-heart hypothesis)[5],預期含有豐富亞麻油酸(屬於不飽和脂肪酸)的蔬菜油,可以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減少沉積於動脈管壁 [6],就可以減少心臟病的發生、提升心血管健康。

之後的幾個隨機對照實驗,證實了亞麻油酸可以降低血清中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LDL,被認知為「壞膽固醇」)濃度;但是最重要的減少心血管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呢?其實沒有觀察到因果關係

沒有因果關係?怎麼可能!於是大家繼續實驗、分析關聯,同時在明確的結果出來之前,大家還是被灌輸著膳食心臟假說的相關認知。2010 開始,越來越多統計結果指出,其實膳食中的飽和脂肪,不會顯著增加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意思就是,兩者可能沒有直接關連[7, 8]。

重新分析明尼蘇達實驗 飽和脂肪翻案

2016 年的研究,選擇了重新分析當年的明尼蘇達實驗 MCE 的數據,當年的實驗受試者有 9570 人,是個大規模的實驗,加上嚴謹的設計與實行,是個好的分析探討標的。分析結果顯示,使用含豐富亞麻油酸的蔬菜油,可以顯著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濃度;嚴格遵守此飲食規則者,血清中膽固醇濃度降低的程度更為顯著。這部分與先前的研究結果並無二致,那我們關心的死亡風險呢?

將 MCE 的數據重新統計過後發現,對全體受試者而言,以不飽和脂肪酸代替飽和脂肪酸的飲食法(之後以 MCE 飲食稱之),對於降低死亡率沒有幫助;並且對於 65 歲以上的人,相較於對照組,MCE 飲食竟然會提高死亡風險。當時一篇論文有此觀察,且在 1989 年的報告中,也無法看出 MCE 飲食法對於降低死亡率的益處。

藍色實線是 MS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藍色實線是 MC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好吧,既然 MCE 可以降膽固醇,但對死亡風險沒有甚麼影響,那……降膽固醇和死亡風險有沒有甚麼關係?

膳食-心臟假說告訴我們,降低血清膽固醇有助遠離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既然 MCE 飲食可以顯著降膽固醇,那可以檢驗一下這個說法。分析了實行 MCE 飲食超過一年的受試者資料,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膽固醇降低會提高死亡機率!不過還好,在 MCE 飲食組與對照組之間,雖然可以大略觀察到死亡機率與膽固醇下降的量呈正相關,但兩組之間沒有統計上的顯著性(P>0.16),平均而言,血液中膽固醇濃度下降 30 毫克/每 10 毫升,死亡風險會提升 22%。

在此統計中,跟上一項目的觀察結果相似,在 65 歲以上年齡層,此效應更加明顯,與平均值相比,下降同樣的膽固醇濃度,死亡風險平均提升 35%;65 歲以下的族群,膽固醇濃度下降與死亡率提升就沒有甚麼相關性。不過部分 65 歲以上的人,無論膽固醇濃度變化,本來就可能因為身體機能衰弱而造成死亡率上升,混淆結果。為此,作者特意將這些因素排除(做 sensitivity analysis 修正 Cox models),發現降低膽固醇與提高死亡風險的趨勢不變。

左邊是 MS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左邊是 MC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分析死亡的受試者死因,發現在實驗組中,因為心肌梗塞或粥狀動脈硬化而死亡的比率為 41%(31 / 76),但控制組只有 22%(16 / 73);更妙的是,實驗組的人之中,有冠狀動脈或主動脈硬化的比率,並沒有比對照組還少,從以上結果看來,降低血清中的膽固醇濃度並無助心肌梗塞或者冠狀動脈/主動脈硬化。

為甚麼亞麻油酸含量豐富的蔬菜油明明可以降膽固醇,卻會提升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風險?作者推測,可能因為蔬菜油中的其他化學物質影響,或者與膽固醇(尤其低密度膽固醇 LDL)的代謝途徑(主要在肝臟)有關;許多植物油被用來高溫烹調可能也是關鍵之一。經由高溫而氧化的亞麻油酸,反而可能變成健康殺手,累積起來可能會造成心血管相關疾病、脂肪性肝炎等。

另外作者也提到,在自然的飲食中,其實攝取亞麻油酸的量不多,且都是由食物中獲得,而非現在去除植物其他成分的精製油、補充劑。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S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C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在前幾年,作者分析過另一個欲驗證膳食-心臟假說的雪梨研究(Sydney Diet Heart Study)資料,那時就發現藉由提高飲食中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好像對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並無幫助 [9],這次的分析,除了揭露當年 MCE 沒有公布的資料,更加說明了膳食-心臟假說需要被重新檢討與思考。

筆者心得

1. 此類翻案研究的最大貢獻在於點出之前認知或者操作的盲點,至於是否也會昨是今非、是否應該全盤接受與相信,可能沒有很大的關係,能促使我們更進一步思考,都是好事。

2. 坊間很多關於「好的油」、「壞的油」敘述也需要重新思考。許多營養的攝取過與不及都不好,在宣導飲食健康議題上,我們需要更加謹慎。

3. 統計分析好重要,幫助人們釐清關係,也可以幫助人們突破盲點。

4. 許多所謂「健康指南」背後都有其統計基礎,可能要稍微了解一下其預設背景或條件,每個人健康狀況不一樣,不應死守數字,應當要量身調整才是。

5. 關於亞麻油酸/富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可能需要考慮其攝取量與攝取方式。盡量不經過高溫、氧化,也盡量透過食物取得,不要使用精製油。

補一件有趣的事,當年 MCE 的參與人員之一,也就是 [1] 的 Frantz, I. D.,他的兒子正是此篇論文 [2] 的作者之一 Frantz, R. P.。他把當年老爸沒發表的數據拿出來重新驗證,發現老爸的假設可能不是那麼正確。相關報導請至此(另有中文版)。


參考資料

  1. Frantz, I. D., Dawson, E. A., Ashman, P. L., Gatewood, L. C., Bartsch, G. E., Kuba, K., & Brewer, E. R. (1989). Test of effect of lipid lowering by diet on cardiovascular risk. The Minnesota Coronary Survey. Arteriosclerosis, Thrombosis, and Vascular Biology, 9(1), 129-135.
  2. Ramsden, C. E., Zamora, D., Majchrzak-Hong, S., Faurot, K. R., Broste, S. K., Frantz, R. P., … & Hibbeln, J. R. (2016). Re-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diet-heart hypothesis: analysis of recovered data from 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 (1968-73). bmj,353, i1246.
  3. Windaus A. Ueber der Gehalt normaler und atheromatoser Aorten an Cholesterol und Cholesterinester. Zeitschrift Physiol Chemie 1910;67:174.
  4. Anitschkow N, Chalatow S. Ueber experimentelle Cholester-insteatose und ihre Bedeutung fuer die Entstehung einiger pathologischer Prozesse. Zentrbl Allg Pathol Pathol Anat 1913;24:1–9.翻譯版:Classics in arteriosclerosis research: On experimental cholesterin steatosis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the origin of some pathological processes by N. Anitschkow and S. Chalatow, translated by Mary Z. Pelias, 1913.Arteriosclerosis 1983;3: 178–82.
  5. Executive Committee on Diet and Heart Disease. National Diet-Heart Study Report.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1968.
  6. Getz GS, Vesselinovitch D, Wissler RW. A dynamic pathologyof arteriosclerosis. Am J Med 1969;46:657-73.doi:10.1016/0002-9343(69)90018-7.
  7. Siri-Tarino, P. W., Sun, Q., Hu, F. B., & Krauss, R. M. (2010).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evaluating the association of saturated fat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ajcn-27725.
  8. Chowdhury, R., Warnakula, S., Kunutsor, S., Crowe, F., Ward, H. A., Johnson, L., … & Khaw, K. T. (2014).Association of dietary, circulating, and supplement fatty acids with coronary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0(6), 398-406.
  9. Ramsden, C. E., Zamora, D., Leelarthaepin, B., Majchrzak-Hong, S. F., Faurot, K. R., Suchindran, C. M., … & Hibbeln, J. R. (2013). Use of dietary linoleic acid for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death: evaluation of recovered data from the Sydney Diet Heart Study and updated meta-analysis. Bmj, 346, e8707.

本文轉載自科科儲思盆〈飽和脂肪傷健康的認知該被重新思考〉

文章難易度
Mr. S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是個喜歡到處看看、隨便想想,不務正業的小勾椎;希望能把知識的可愛美好之處與大家分享。有一方小小儲思盆,歡迎來看看。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懷孕期與生產前後的營養,會影響媽媽與嬰兒的基因表現?
陳豐偉
・2012/11/02 ・144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16 ・六年級

鮭魚「次亞麻油酸」(alpha-Linolenic acid, ALA)是食物中常見的omega-3多不飽和脂肪酸的前驅物,存在於植物油脂,在黑豆漿、豆腐、綠豆、小麥胚芽裡常見,可再經酵素作用「延長」為知名的DHA、EPA(魚油的主要成份)。許多研究指出,次亞麻油酸的攝取量,可影響產婦與嬰兒體內的omega-3與omega-6脂肪酸的濃度,影響胎兒產後的大腦發展。

Omega-3與omega-6兩種脂肪酸的平衡,牽涉到肥胖、糖尿病、過敏、心血管疾病,以及過敏。西方社會的飲食習慣,omega-3比例偏低,所以一般會建議多攝取如魚油之類的營養食品。不過,攝取過多omega-3成分,也會抑制omega-6脂肪酸的形成,這對嬰兒大腦發展會有影響—-服用高含量omega-3營養品的早產兒,後來發現反而發育得比較差。反之,過多的omega-6脂肪酸,也會抑制omega-3形成。一般認為,最好的w-3與w-6比值,在1:3~1:5之間。

於是有研究者假設:既然母親補充omega-3的含量與比重會影響嬰兒發展,那我們是否能在跟代謝路徑有關的基因上,找到「甲基化」(methylation)影響基因表現的證據?也就是,從受孕開始,胎兒的DNA是不太會變了,但一些「表觀遺傳變化」(epigenetic alterations)如「甲基化」,會影響DNA表現。能找得到證據嗎?科學家從可憐的小老鼠下手。

研究結果蠻簡單的,就是:「有影響」。懷孕的母老鼠飲食中的omega-6與omega-3比例,會影響相關基因的甲基化程度。甲基化程度越高,DNA就越不會表現出來。不過已開發國家的人類媽媽,應該不會像實驗老鼠這樣被人類操縱得營養失衡,所以讀者們先別太擔心,先來看看研究是怎麼設計的:

十周大的24隻實驗母老鼠隨機分派為吃C餐的控制組,與吃D餐的ALA缺乏組。牠們在懷胎之前與懷胎時共30天服用被人類控制的C、D餐飲食。30天後,母鼠跟始終服用C餐的公鼠一起飼養,直到生產。

研究老鼠的分組情形

母鼠生產後,每一組再平分成兩組,一組繼續吃原來的C、D餐,一組改吃含有豐富ALA的S餐。D、C、S三種餐的omega-6與omega-3比值是49.7、7.6、0.3。這期間母鼠會哺乳給小老鼠。然後到了產後第十九天,所有的母老鼠、小老鼠被安樂死,肝臟組織磨碎拿來做DNA分析。

這研究針對肝臟細胞裡的fatty acid desaturase 2 (Fads2) gene的兩個部位:promotor與intron 1做甲基化的分析。Fads是ALA形成DHA的關鍵步驟,先前的研究報告說Fads的表現跟基因甲基化的程度呈負相關。研究結果是:

一、DS組母鼠(先限制後過多)與CC組(持平的控制組)相比,promotor部位甲基化增加了 64%。CS組(先持平後過多)的甲基化也增加了,但統計上未達顯著。Intron 1部位的甲基化,在DS組與CS組都有顯著差異。

這研究裡,後期服用過多ALA,會明顯增加相關基因的甲基化。如果在懷孕期嚴格控管ALA,會讓生產後大量補充ALA激起更強烈的反應。也就是,懷孕期與產後服用的ALA多寡,的確會影響基因的甲基化。

二、在小老鼠組,CS組的基因甲基化有顯著增加。另外,統計發現,母鼠基因甲基化程度,與小鼠基因甲基化程度成正比。

結果不難懂,不過這研究應該是很不好做吧,還要犧牲一窩老鼠,分析肝臟細胞上一個小點的甲基化。至於人類的基因怎麼那麼神奇,為什麼吃太多ALA就會造成代謝路徑中關鍵酵素基因的甲基化,這還無法解釋。但這研究提醒我們,生物細胞的運作很微妙,任何「介入」(intervention,如吃很多魚油)都可能在體內不同地方帶來我們一時想像不到的變化。而許多變化,如「甲基化」,可是會經由細胞複製,帶來長遠的影響。

如果要講句實用的,那就是:營養要均衡,omega-3與omega-6都很重要,吃魚油過量不見得好

參考文獻:

Perinatal manipulation of alpha-linolenic acid intake induces epigenetic changes in maternal and offspring livers. The FASEB Journal article fj.12-210724. Published online September 20, 2012.

儉約的基因,奢侈的口味:能合成更多omega-3與omega-6脂肪酸,是優點或缺點乎?

陳豐偉
2 篇文章 ・ 0 位粉絲
精神科醫師,任職高雄快樂心靈診所,曾於聯合報元氣週報、康健雜誌、PCHome、Cheers、數位時代等媒體撰寫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