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飽和脂肪真的不健康嗎?我們可能得重新思考對好壞脂肪的認定了

Mr. S
・2017/01/20 ・343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香噴噴豬油拌飯,為了健康我到底該不該吃它?圖/弓長 口喜 口喜@flickr

「豬油不健康啦!」、「飽和脂肪會提高膽固醇、塞血管!」、「不飽和脂肪酸才是好的!」

這些耳熟能詳的話語,在健康意識高漲的現在,常常會在廣告、書、或廚房裡出現。人們認為,血液中膽固醇含量可能會因為攝入飽和脂肪而提高,進而增加心血管疾病的風險與相關死亡率,因此應該以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來代替富含飽和脂肪酸的動物油,對心臟有益。

會有這種想法,最主要的依據可能是 1968~1973 年間由明尼蘇達大學主持的一項大型隨機對照實驗(randomixed controlled trial, RCT),1989 年發表報告(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後簡寫為 MCE)表明了,使用玉米油替代奶油與其他飽和脂肪,確實會降低膽固醇水平[1]。但是血液裡的膽固醇量降低了,心臟病的風險就會比較低嗎?相關的死亡率會隨之降低嗎?

2016 年的一篇研究[2],分析了 MCE 實驗的數據,告訴我們:好像沒有需要如此害怕飽和脂肪。

什麼?飽和脂肪不是最好不要碰嗎?

美國 2015~2020 年健康飲食指南中,建議限制飽和脂肪酸的攝取,並且列為健康飲食模式的關鍵因子,可見其對飽和脂肪攝取的重視(但也跟美國人平均由飽和脂肪供給的熱量,佔每日攝入總熱量的 13.9% 有關);我國的每日飲食指南,也建議食用油應以含單元不飽和脂肪酸較多的植物油種類為主,都希望藉由降低飽和脂肪的攝取量、提升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可以提升國民健康。

由膳食影響健康的想法,已經發展好一段時間。1910 年,有人發現心血管疾病與血清中膽固醇濃度有關[3];1913 年,從對兔子餵食膽固醇的實驗中,發現膽固醇可能造成動脈粥狀硬化[4],從此之後,科學家開始汲汲營營探討飲食對於健康的影響,尤其是飲食對於心血管疾病的影響。

許多報告出爐,認為飲食與心血管健康是息息相關的,稱為「膳食–心臟假說」(diet-heart hypothesis)[5],預期含有豐富亞麻油酸(屬於不飽和脂肪酸)的蔬菜油,可以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減少沉積於動脈管壁 [6],就可以減少心臟病的發生、提升心血管健康。

之後的幾個隨機對照實驗,證實了亞麻油酸可以降低血清中的總膽固醇、低密度脂蛋白(low density lipoprotein,LDL,被認知為「壞膽固醇」)濃度;但是最重要的減少心血管疾病發生率與死亡率呢?其實沒有觀察到因果關係

沒有因果關係?怎麼可能!於是大家繼續實驗、分析關聯,同時在明確的結果出來之前,大家還是被灌輸著膳食心臟假說的相關認知。2010 開始,越來越多統計結果指出,其實膳食中的飽和脂肪,不會顯著增加心血管疾病的發生率,意思就是,兩者可能沒有直接關連[7, 8]。

重新分析明尼蘇達實驗 飽和脂肪翻案

2016 年的研究,選擇了重新分析當年的明尼蘇達實驗 MCE 的數據,當年的實驗受試者有 9570 人,是個大規模的實驗,加上嚴謹的設計與實行,是個好的分析探討標的。分析結果顯示,使用含豐富亞麻油酸的蔬菜油,可以顯著降低血清中膽固醇濃度;嚴格遵守此飲食規則者,血清中膽固醇濃度降低的程度更為顯著。這部分與先前的研究結果並無二致,那我們關心的死亡風險呢?

將 MCE 的數據重新統計過後發現,對全體受試者而言,以不飽和脂肪酸代替飽和脂肪酸的飲食法(之後以 MCE 飲食稱之),對於降低死亡率沒有幫助;並且對於 65 歲以上的人,相較於對照組,MCE 飲食竟然會提高死亡風險。當時一篇論文有此觀察,且在 1989 年的報告中,也無法看出 MCE 飲食法對於降低死亡率的益處。

藍色實線是 MS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藍色實線是 MCE 飲食法、紅色虛線是對照組。

好吧,既然 MCE 可以降膽固醇,但對死亡風險沒有甚麼影響,那……降膽固醇和死亡風險有沒有甚麼關係?

膳食-心臟假說告訴我們,降低血清膽固醇有助遠離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既然 MCE 飲食可以顯著降膽固醇,那可以檢驗一下這個說法。分析了實行 MCE 飲食超過一年的受試者資料,結果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膽固醇降低會提高死亡機率!不過還好,在 MCE 飲食組與對照組之間,雖然可以大略觀察到死亡機率與膽固醇下降的量呈正相關,但兩組之間沒有統計上的顯著性(P>0.16),平均而言,血液中膽固醇濃度下降 30 毫克/每 10 毫升,死亡風險會提升 22%。

在此統計中,跟上一項目的觀察結果相似,在 65 歲以上年齡層,此效應更加明顯,與平均值相比,下降同樣的膽固醇濃度,死亡風險平均提升 35%;65 歲以下的族群,膽固醇濃度下降與死亡率提升就沒有甚麼相關性。不過部分 65 歲以上的人,無論膽固醇濃度變化,本來就可能因為身體機能衰弱而造成死亡率上升,混淆結果。為此,作者特意將這些因素排除(做 sensitivity analysis 修正 Cox models),發現降低膽固醇與提高死亡風險的趨勢不變。

左邊是 MS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左邊是 MCE 飲食法實驗組、中間是對照組、右邊是兩組合計。

分析死亡的受試者死因,發現在實驗組中,因為心肌梗塞或粥狀動脈硬化而死亡的比率為 41%(31 / 76),但控制組只有 22%(16 / 73);更妙的是,實驗組的人之中,有冠狀動脈或主動脈硬化的比率,並沒有比對照組還少,從以上結果看來,降低血清中的膽固醇濃度並無助心肌梗塞或者冠狀動脈/主動脈硬化。

為甚麼亞麻油酸含量豐富的蔬菜油明明可以降膽固醇,卻會提升心血管疾病的死亡風險?作者推測,可能因為蔬菜油中的其他化學物質影響,或者與膽固醇(尤其低密度膽固醇 LDL)的代謝途徑(主要在肝臟)有關;許多植物油被用來高溫烹調可能也是關鍵之一。經由高溫而氧化的亞麻油酸,反而可能變成健康殺手,累積起來可能會造成心血管相關疾病、脂肪性肝炎等。

另外作者也提到,在自然的飲食中,其實攝取亞麻油酸的量不多,且都是由食物中獲得,而非現在去除植物其他成分的精製油、補充劑。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S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美國人從亞麻油酸獲得熱量佔總熱量百分比,超過半數比 MCE 的對照組還高,也高於農耕時代的攝取量(2~4%)

在前幾年,作者分析過另一個欲驗證膳食-心臟假說的雪梨研究(Sydney Diet Heart Study)資料,那時就發現藉由提高飲食中不飽和脂肪酸比率,好像對心血管疾病造成的死亡率並無幫助 [9],這次的分析,除了揭露當年 MCE 沒有公布的資料,更加說明了膳食-心臟假說需要被重新檢討與思考。

筆者心得

1. 此類翻案研究的最大貢獻在於點出之前認知或者操作的盲點,至於是否也會昨是今非、是否應該全盤接受與相信,可能沒有很大的關係,能促使我們更進一步思考,都是好事。

2. 坊間很多關於「好的油」、「壞的油」敘述也需要重新思考。許多營養的攝取過與不及都不好,在宣導飲食健康議題上,我們需要更加謹慎。

3. 統計分析好重要,幫助人們釐清關係,也可以幫助人們突破盲點。

4. 許多所謂「健康指南」背後都有其統計基礎,可能要稍微了解一下其預設背景或條件,每個人健康狀況不一樣,不應死守數字,應當要量身調整才是。

5. 關於亞麻油酸/富含不飽和脂肪酸的植物油,可能需要考慮其攝取量與攝取方式。盡量不經過高溫、氧化,也盡量透過食物取得,不要使用精製油。

補一件有趣的事,當年 MCE 的參與人員之一,也就是 [1] 的 Frantz, I. D.,他的兒子正是此篇論文 [2] 的作者之一 Frantz, R. P.。他把當年老爸沒發表的數據拿出來重新驗證,發現老爸的假設可能不是那麼正確。相關報導請至此(另有中文版)。


參考資料

  1. Frantz, I. D., Dawson, E. A., Ashman, P. L., Gatewood, L. C., Bartsch, G. E., Kuba, K., & Brewer, E. R. (1989). Test of effect of lipid lowering by diet on cardiovascular risk. The Minnesota Coronary Survey. Arteriosclerosis, Thrombosis, and Vascular Biology, 9(1), 129-135.
  2. Ramsden, C. E., Zamora, D., Majchrzak-Hong, S., Faurot, K. R., Broste, S. K., Frantz, R. P., … & Hibbeln, J. R. (2016). Re-evaluation of the traditional diet-heart hypothesis: analysis of recovered data from Minnesota Coronary Experiment (1968-73). bmj,353, i1246.
  3. Windaus A. Ueber der Gehalt normaler und atheromatoser Aorten an Cholesterol und Cholesterinester. Zeitschrift Physiol Chemie 1910;67:174.
  4. Anitschkow N, Chalatow S. Ueber experimentelle Cholester-insteatose und ihre Bedeutung fuer die Entstehung einiger pathologischer Prozesse. Zentrbl Allg Pathol Pathol Anat 1913;24:1–9.翻譯版:Classics in arteriosclerosis research: On experimental cholesterin steatosis and its significance in the origin of some pathological processes by N. Anitschkow and S. Chalatow, translated by Mary Z. Pelias, 1913.Arteriosclerosis 1983;3: 178–82.
  5. Executive Committee on Diet and Heart Disease. National Diet-Heart Study Report. 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 1968.
  6. Getz GS, Vesselinovitch D, Wissler RW. A dynamic pathologyof arteriosclerosis. Am J Med 1969;46:657-73.doi:10.1016/0002-9343(69)90018-7.
  7. Siri-Tarino, P. W., Sun, Q., Hu, F. B., & Krauss, R. M. (2010).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evaluating the association of saturated fat with cardiovascular disease.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ajcn-27725.
  8. Chowdhury, R., Warnakula, S., Kunutsor, S., Crowe, F., Ward, H. A., Johnson, L., … & Khaw, K. T. (2014).Association of dietary, circulating, and supplement fatty acids with coronary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160(6), 398-406.
  9. Ramsden, C. E., Zamora, D., Leelarthaepin, B., Majchrzak-Hong, S. F., Faurot, K. R., Suchindran, C. M., … & Hibbeln, J. R. (2013). Use of dietary linoleic acid for secondary prevention of coronary heart disease and death: evaluation of recovered data from the Sydney Diet Heart Study and updated meta-analysis. Bmj, 346, e8707.

本文轉載自科科儲思盆〈飽和脂肪傷健康的認知該被重新思考〉

文章難易度
Mr. S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是個喜歡到處看看、隨便想想,不務正業的小勾椎;希望能把知識的可愛美好之處與大家分享。有一方小小儲思盆,歡迎來看看。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保養品內的保濕成分恐讓失智症找上門?——淺談「神經醯胺」的功效與副作用

艾晞娜_96
・2021/09/24 ・3891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不經意在網路上撞見有關 ceramide(神經醯胺,又稱賽洛美。本文統一稱呼神經醯胺)的廣告,內容約莫是:神經醯胺為人體皮膚角質細胞間脂質的一種,由脂肪酸和神經鞘胺醇基構成,既親水又親油,能夠增加角質細胞的保水功能。然其會隨年紀增長大幅流失,藉由服用神經醯胺,可幫助肌膚維持潤澤,並會形成保護屏障,使其免受紫外線、化學物質等的外來侵害。

當年齡逼近梅艷芳自人生謝幕的歲數,於此過分崇尚年輕的社會,再怎麼努力,仍免不了對肌膚年齡感到焦慮。於是進一步查詢了 ceramide,卻查到「神經醯胺有助於肌膚保養,卻會增加失智症風險」[1]的報導。更有文章[2]直接挑明,在補充神經醯胺增進年輕美麗的同時,會增加失智症風險。(不由得好奇揣想:是否失智症患者的肌膚便格外年輕美麗?)

神經醯胺化學式。圖/維基百科

神經醯胺是什麼?為何它有護膚效果

皮膚的結構可粗略分為表皮、真皮,以及皮下組織。表皮最外層的角質層是人體與外界環境間的重要屏障。以蓋房子來比喻,角質層的結構就像磚塊與砂漿,磚塊部分主要由角質細胞分化成的角蛋白纖維(keratin filaments)及聚絲蛋白(filaggrin)所構成;砂漿則由一層層的細胞間脂質所構成。一層層的細胞間脂質成分包括神經醯胺、游離脂肪酸,以及膽固醇。

其中神經醯胺佔了這些脂質質量的 50%。這些角質層中的脂質在維護皮膚屏障,以及防止水份流失上,扮演了重要角色。因此,近年許多外用的美容保養品中,常會添加神經醯胺,期能修復肌膚的屏障功能、增加肌膚保水度。(事實上,神經醯胺亦分為許多類型,不同保養品分別用了哪些種類的神經醯胺,又是另一個複雜的議題了。)[3]

圖/參考文獻 4

神經醯胺的外用效果

神經醯胺添加在乳液、乳霜等保養品,塗抹於皮膚的效果如何?

有研究者模擬皮膚天然保濕系統,調製了含有神經醯胺的乳液,將其塗抹於受測者的前臂內測進行測試[5]。發現與其他不含神經醯胺的乳液、保濕液相比,神經醯胺乳液明顯增加了皮膚的保水度。

塗抹後 2 小時量測,各類乳液皆可明顯增加皮膚保水度。隨著時光流逝,保水度逐漸下降。到塗抹後 24 小時,神經醯胺乳液所增強的保水度仍顯著優於其他乳液。

經皮水分散失量也比未塗乳液前減少約 25%。(量測經皮水分散失量是因為:水分散失量少,自然保留於皮膚內的水分便較多。)

塗抹乳液、乳霜。圖/Pexels

神經醯胺的內服效果

看來神經醯胺外用的效果還不錯。近來,商人們進一步提倡「吃的保養品」——「讓你的美麗由內而外」。那麼,內服神經醯胺對皮膚美容究竟有多少效用?

動物實驗顯示口服葡萄糖神經醯胺(glucosylceramides)可改善小鼠的皮膚屏障功能(根據為促進皮膚發炎的細胞激素 IL-1α 分泌量被抑制了),並可減少人類臉頰的經皮水分散失量 [6]

另外有研究[7]找了介於 20 至 60 歲間的男、女性,使其服用含有自發酵乳品分離,含神經醯胺的醋酸菌(Acetobacter malorum),服用 4 週後,檢測參與者臉頰、上臂內側、頸部、上背、足背的含水率。發現臉頰含水率顯著增加。經皮水分散失量及皮膚黏彈性質則試驗組與安慰劑組間無差異。

研究也利用血液生化檢驗、血液檢查、尿液檢查、血壓/脈搏、體重/體脂率/BMI值等數據檢測安全性。結果顯示:服用神經醯胺沒有造成任何生理傷害的跡象。

簡單說起來:神經醯胺可增進臉頰含水率,且不會對健康造成傷害。

神經醯胺與阿茲海默間關聯的機轉

而「神經醯胺會增加失智風險」的說法究竟從何而來?一般提及神經醯胺與失智的關係,多半是指其與阿茲海默症的關係。故事開始於有研究發現「血脂異常可能為造成阿茲海默症的因子」。

阿茲海默症可視為一種與周邊胰島素阻抗相關的代謝失調。胰島素阻抗與血脂異常有關,而血脂異常會造成肝臟產生的神經醯胺加多。此神經醯胺產量增加的現象,亦與肝臟脂肪變性引發的促發炎細胞激素之活化有關。

神經鞘脂(sphingolipid)代謝情形的變化,以及與神經醯胺合成相關之酵素的增加,造成細胞內神經醯胺增多。肝臟中生成,具有細胞毒殺性的神經醯胺及相關分子會促進胰島素阻抗的發生。

局部肝臟的發炎造成的損傷或細胞死亡使得神經醯胺及相關分子進入體內循環。由於這些分子為疏水性,它們能通過血腦障壁,導致包括減少胰島素訊息傳遞、增加促發炎細胞激素等神經毒殺效果。

這些異常會導致與氧化壓力、神經醯胺生成有關的一系列神經退化,可能導致腦部胰島素阻抗、細胞凋亡、神經髓鞘退化以及神經發炎。[8]

簡而言之,科學家在探討血脂異常與阿茲海默症間之關聯性時,發現了神經醯胺所扮演的角色。

神經醯胺恐導致阿茲海默?修但幾勒!

2012 年,《神經學》期刊上一篇研究[9]大膽宣示「血清中的神經醯胺增加阿茲海默症的風險」(Serum ceramides increase the risk of Alzheimer disease)。然就其結果數據看來,此昭示似乎證據尚嫌不足。

研究者於 1994~1995 年間在馬里蘭州找了 100 名介於 70 至 79 歲之間之婦女,歷經 9 年的追蹤後,99 名參與者(其中 1 名在研究開始時即因罹患失智而排除)中,27 名罹患失智。其中 18 名經診斷可能有阿茲海默症。

圖/Pexels

結果顯示,罹患阿茲海默症的參與者血清中脂質含量,9 種神經醯胺中,有 3 種[註1]與阿茲海默的罹病風險比有關。研究者特別強調血清中含有中量 d18:1-C16:0 型神經醯胺者,風險比是少量者的 10 倍。(指稱『補充神經醯胺會增加失智症風險』的媒體敘述『血液中神經醯胺含量最高的女性,罹患阿茲海默症的機率是含量最低組的 10 倍。』十倍之說,來源即為此處。)該型神經醯胺含量最高的,風險比為最低者的 7.6 倍(此值未達統計上的顯著差異。當風險比已達到 7.6 倍還未見顯著差異,則 7.6 倍難以理解為普遍現象,恐僅為抽樣誤差等因素造成)。

該篇文獻也非毫無建樹,其指出,神經元細胞若曝露於 β 類澱粉蛋白(amyloid-β)1-42(Aβ1-42)下,會活化神經磷脂酶(sphingomyelinase),增加神經醯胺的量。且 Aβ1-42 會增加氧化壓力,間接促使更多神經醯胺生成。增加的神經醯胺會加速 β 和 γ 裂解酶水解類澱粉蛋白前體蛋白(APP)而生成病理型態類澱粉。這些病理型態的類澱粉,即為目前認定造成阿茲海默症的主要原因之一。

除了從研究結果看,神經醯胺的量未必與阿茲海默症風險成正比,此篇文獻的疑慮尚有:

1. 納入的 100 名參與者中,有 28 名罹患失智,其比例遠高於台灣[註2]、美國[註3]及 WHO 的統計數據[註4]。究竟是馬里蘭州的婦女失智率特別高,或研究者為了數據做了什麼未載明的篩選?

2. 研究表列的結果中,不同脂質的人數加總結果彼此相異,卻未說明原因。易引發「為使結果符合研究假說,移除了不利於驗證假說之數據」的猜疑。

吃進來的神經醯胺跑哪去了?

當然也不能完全排除外加神經醯胺加速阿茲海默形成的風險。我們也來看看「吃進體內的神經醯胺往哪裡去」。

以動物試驗來探討[10]:給予大鼠口服神經醯胺,結果發現服下 12 小時以後,神經醯胺在皮膚與血漿中的濃度比為 0.7;120 小時後,神經醯胺在皮膚中的含量是血漿中的 4 倍;168 小時後,血液和血漿中已偵測不到神經醯胺。在皮膚的神經醯胺在動物口服神經醯胺 168 小時以後,約有 8% 在表皮層,92% 在真皮層。可知:口服的神經醯胺進入生物體後,最後大多會分佈於真皮層,且會轉移至表皮層。

結論

口服(或外用)神經醯胺是否會增加失智風險?暫時還未找到相關研究報導。然而,神經醯胺有許多種,看起來與神經退化有關的神經醯胺,與一般外用於皮膚及內服之神經醯胺並不相同此外,目前證據看來,無論外服或內用,當不至對血液中或血清中的神經醯胺濃度有影響,自然也難以聲稱會造成失智了。

然而,我也沒有勇氣可以大膽宣告「服用神經醯胺沒有任何風險」。長期影響方面,還是要等時間來告訴我們答案了。

註解

  1. 該篇研究中,此3種神經醯胺為:d18:1-C16:0 型神經醯胺、d18:1-C24:0 型神經醯胺與乳糖神經醯胺
  2. 台灣失智症協會的數據顯示:台灣的失智症盛行率在 70~74 歲為 3.46%、75~79 歲則為 7.19%。
  3. 美國的數據,在雙月刊《神經流行病學》(Neuroepidemiology. 2007; 29(1-2): 125–132.)中提及美國 71~79 歲的人群中,失智症的盛行率為 5.0%。
  4. WHO 的資料顯示全世界 60 歲以上罹患失智症的比例約為 5~8%。

參考資料

  1. 神經醯胺保濕又能補強皮膚結構,但會增加失智症風險?(https://www.commonhealth.com.tw/article/83733)
  2. 小心生活陷阱 可能讓人失智(https://www.ttv.com.tw/lohas/view/16959/554)
  3. Meckfessel MH, Brandt S. The structure, function, and importance of ceramides in skin and their use as therapeutic agents in skin-care products. J Am Acad Dermatol. 2014;71(1):177-84.
  4. Kahraman E, Kaykın M, Bektay HS, et al. Recent Advances on Topical Application of Ceramides to Restore Barrier Function of Skin. Cosmetics 2019, 6(3), 52; https://doi.org/10.3390/cosmetics6030052
  5. Spada F, Barnes TM, Greive KA. Skin hydration is significantly increased by a cream formulated to mimic the skin’s own natural moisturizing systems. Clin Cosmet Investig Dermatol. 2018;11:491-497. 
  6. Uchiyama T, Nakano Y, Ueda O, et al. Oral Intake of Glucosylceramide Improves Relatively Higher Level of Transepidermal Water Loss in Mice and Healthy Human Subjects. J Health Sci. 2008; 54:559-566
  7. Tsuchiya Y, Ban M, Kishi M, et al. Safety and Efficacy of Oral Intake of Ceramide-Containing Acetic Acid Bacteria for Improving the Stratum Corneum Hydration: A Randomized, Double-Blind, Placebo-Controlled Study over 12 Weeks. J Oleo Sci. 2020;69(11):1497-1508.
  8. Le Stunff H, Véret J, Kassis N, et al. Deciphering the Link Between Hyperhomocysteinemia and Ceramide Metabolism in Alzheimer-Type Neurodegeneration. Front Neurol. 2019;10:807.
  9. Mielke MM, Bandaru VV, Haughey NJ, et al. Serum ceramides increase the risk of Alzheimer disease: the Women’s Health and Aging Study II. Neurology. 2012;79(7):633-41.
  10. Ueda O, Hasegawa M, Kitamura S. Distribution in skin of ceramide after oral administration to rats. Drug Metab Pharmacokinet. 2009;24(2):180-4.

艾晞娜_96
207 篇文章 ・ 1123 位粉絲
高雄醫學大學生理學研究所畢業。對日常接觸到的所有事物具有濃厚的好奇心,總希冀更多理解、持續探討。有個部落格Miraculous Normality (http://minormality.blogspot.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