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軟飯」才講得出 fool、發大財?唇齒音與農牧業的糾纏

卡麗熙龍砲吼!。圖/取自 reddit

飛行、發大財、foolish,分布奇妙的唇齒音

台灣人常用語言:中文與英文,ㄈ、f、v 都是常見的發音,能發出像是「飛行」、「發大財」、「foolish」、「very」等等字詞。

這種輕聲的發音叫作唇齒音(labiodental),儘管在台灣很常聽見,不過一項統計發現,世界各地 1672 種語言中,只有 49% 有唇齒音。而且唇齒音的分佈非常有意思,傳統上仰賴採集、狩獵維生的人群(例如澳洲原住民)使用的語言中,具有唇齒音的比例很低,遠遠低於擁有農業、牧業的族群。[1][2]

觀察到此一現象後,語言學家 Charles Hockett 在 1985 年提出假說,認為飲食會引響口腔的形狀,而嘴型又影響發音。由於採集狩獵族群從小常常吃比較硬的食物,讓他們不容易發出唇齒音!

人類口腔內的牙齒,出生以後在一般狀況下,上面的牙齒會比下方更前傾一些,使得咬合時上下排的牙齒不會對齊,產生水平過度咬合(overbite)與垂直過度咬合(overjet)的現象。而過度咬合的牙齒,上下咬合時會露出縫隙,比較容易發出輕音。

但是一個人的口腔形狀並非一成不變。仰賴採集狩獵獲取食物的人,飲食通常比較硬,要花比較多力氣咀嚼,長久下來將改變口腔的狀態,像是下顎會變強壯,把下排牙齒向前推動。這些改變將使得上下排牙齒間,咬合時能夠對齊(edge-to-edge),之間不留縫隙,讓輕音變得不容易發出。

左側為咬合時上下排牙齒對齊,與右側為過度咬合的示意圖。食物較軟、牙齒過度咬合的口腔比較容易發出輕音。圖/取自 Science影片

Hockett 的推論是:

採集狩獵族群由於飲食改變了口腔的形狀,進而連帶影響發音的方式,讓唇齒音難以出現在他們的語言中。

此一論點當年提出後並不太受到支持,不過一項新的研究認為,飲食影響口腔又影響發音,可能是正確的。

非農業世界,缺乏唇齒音

研究團隊首先回答第一個問題:飲食改變,是否真的會影響嘴型?真的與發音有關嗎?論文舉出很有限的 3 個考古案例,分別來自 4300 年前的巴基斯坦、3600 年前的歐洲,以及 2400 年前的印度,3 個頭骨的牙齒都看得出過度咬合的情況。

研究團隊使用模型模擬,分析縫隙不同的嘴型,發音時耗費的能量。估計結果是,有縫隙的嘴型發出唇齒音時,比起沒有縫隙可以節省約 29% 能量。牙齒、嘴脣之間微小的距離改變,將導致唇齒音更容易被念出來。

模擬不同嘴型,咬合耗費的能量。圖/取自 ref 1

而從現狀看來,擁有農牧業的族群,語言中具有唇齒音的比例,是採集狩獵族群的 4 倍左右。採集狩獵族群不但比例低,即使存在唇齒音,許多案例還是受到外來語言影響。

格陵蘭非農業族群中的 3 種語言中,只有一種有唇齒音,卻是由丹麥語進口,在近代才出現。歷史悠久,分佈在澳洲各地的澳洲原住民們,使用的語言有上百種,卻只有 2 種存在唇齒音,其中一種還是由英語傳來,只有一種是祖傳原產的。南非歷史也相當悠久的族群們,語言中有唇齒音的比例較高,許多卻是來自近代與歐洲接觸後,引進新的語音而成。

這些案例都指出,非農業族群原本使用的語言,很少出現唇齒音。

傳統上沒有農業的 3 處,格陵蘭、南非、澳洲,族群語言中唇齒音存在與否的分佈。紅點表有唇齒音,藍點表無唇齒音。圖/取自 ref 1

種田、養牛,到底和發音有什麼關係?

說到語言研究,目前了解最多的是印歐語系。這種分佈跨越歐洲、伊朗、印度的龐大語系,其中多數語言都有唇齒音。

研究團隊比較、追蹤各種印歐語言的發展,估計結果是,唇齒音約在 2500 年前大量增加,此一時期大概是印歐語系旗下的義大利−凱爾特、日耳曼、希臘語族,各分支衍生的年代。研究團隊推測,或許是當時歐洲食物處理技術的進步,促進唇齒音的發展。

論文主張,新石器時代以後,農業、畜牧、遊牧這些新的生產方式,造成飲食明顯的改變,也促使了唇齒音的出現。然而,這番論述並非無懈可擊。

就拿研究最多的印歐語系來說,原始印歐語大概發源自 5000 多年前的東歐大草原,可是中東、歐洲一帶,其實更早幾千年前就已經進入新石器時代了。

論文自己的分析也估計,印歐語系中的唇齒音,要等到距今 2500 年前才明顯增加,唇齒音開始興盛的年代,比農、牧業的出現更晚許多。至於東亞,類似的輕音可能在一千年前的唐朝出現,同樣離現代不是太久,距離新石器時代卻十分遙遠。

全世界各地,採集狩獵族群與農牧業族群,存在唇齒音的分佈狀況。圖/取自 ref 1

從模擬測試等分析看來,「飲食改變促使唇齒音出現」應該大致是正確的,唇齒音存在與否,確實和嘴型與咬合有關。但是農業、畜牧、遊牧這些生產方式的誕生,和唇齒音的普及未必有很密切的關係。不同時空背景的「農牧業」差異很大,食物處理方法也不一樣,更何況歷史記錄顯示,唇齒音開始流行的年代,似乎比農牧誕生更晚很久。

反過來解讀應該比較沒有問題:

非農牧業族群的語言中,不容易留下唇齒音。

農業提供了保留輕音的環境,但不保證其出現

以演化的觀點思考,語言中沒有唇齒音是原本的狀態。後來各社會分別有機會出現唇齒音,這些新的發音則是衍生的狀況,一如基因新的突變一樣。在多數人不容易發出輕音的環境中,唇齒音即使偶然誕生,也很難保留下來。就像一個不適應環境的新突變,一段時間後容易被淘汰。

軟軟的食物。圖/取自 Science影片

等到環境由於種種因素改變後,本來不利的突變或許變得不再不適應,而有更高的機率保留下來。在唇齒音的案例中,就是口腔過度咬合的出現(主因可能是飲食變化),讓唇齒音留下的機率增加,形成常態發音。

然而,即使出現較適合輕音留下的環境,若是唇齒音一直不出現,仍然不會有唇齒音,這或許是很多種語言中,缺乏唇齒音最直接的理由。

另一方面,語言是常常傳播,會互相影響的,新語音也會受到外來語言的影響,使輕音引進本來沒有唇齒音的地方,類似近代許多非農業族群中,進口外來語的唇齒音那樣。

其他主觀因素:學上流人那樣講話

另外也必需考量到,自古以來,語言、發音這些東西的改變毫不客觀。除了隨機因素,語言並不會單純因為好學好說而普及,還涉及主觀意識。

學中文!圖/取自 三立新聞

比方說,當代的美國是世界霸主,美國主要使用的語言是 English,不管它容不容易學,母語非英語的各地智人,假如想要分享 Pax Americana 的利益與榮耀,還是多少要學一點 English。

論文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符合人性的推論。一個傳統社會中,日常飲食較為精緻,食物比較軟的人,通常是比較有錢和權力,資源豐沛的階級。相比於只能負擔粗糙飲食的窮人,有錢人更容易發出輕、軟、綿的語調,使得唇齒音成為一種「上流階級的特徵」,而產生文化上的吸引力,更容易被大眾主動接納與模仿。

以上這些論點,目前仍然處於假說的階段。到底「發大財」、「foolish」這些唇齒音,和飲食改變、物質生活更加滋潤關係如何,仍有待更多研究探討。

延伸閱讀

參考文獻

  1. Blasi, D. E., Moran, S., Moisik, S. R., Widmer, P., Dediu, D., & Bickel, B. (2019). Human sound systems are shaped by post-Neolithic changes in bite configuration. Science, 363(6432), eaav3218.
  2. Ancient switch to soft food gave us an overbite—and the ability to pronounce ‘f’s and ‘v’s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921 地震 20 週年活動

距離 921 大地震發生已經過了 20 年,時間漸漸走過,傷口慢慢癒合,但地震、颱風甚至是極端氣候等天災對我們的侵襲依然無可避免。那麼我們已經學會如何和天災共處了嗎?

9/21 當天,來和震識副總編輯阿樹、救災經驗豐富的消防員宗翰,一起聊聊震災的相關研究和應變方法!

關於作者

寒波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