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吃軟飯」才講得出 fool、發大財?唇齒音與農牧業的糾纏

寒波_96
・2019/05/01 ・342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71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卡麗熙龍砲吼!。圖/取自 reddit

飛行、發大財、foolish,分布奇妙的唇齒音

台灣人常用語言:中文與英文,ㄈ、f、v 都是常見的發音,能發出像是「飛行」、「發大財」、「foolish」、「very」等等字詞。

這種輕聲的發音叫作唇齒音(labiodental),儘管在台灣很常聽見,不過一項統計發現,世界各地 1672 種語言中,只有 49% 有唇齒音。而且唇齒音的分佈非常有意思,傳統上仰賴採集、狩獵維生的人群(例如澳洲原住民)使用的語言中,具有唇齒音的比例很低,遠遠低於擁有農業、牧業的族群。[1][2]

觀察到此一現象後,語言學家 Charles Hockett 在 1985 年提出假說,認為飲食會引響口腔的形狀,而嘴型又影響發音。由於採集狩獵族群從小常常吃比較硬的食物,讓他們不容易發出唇齒音!

人類口腔內的牙齒,出生以後在一般狀況下,上面的牙齒會比下方更前傾一些,使得咬合時上下排的牙齒不會對齊,產生水平過度咬合(overbite)與垂直過度咬合(overjet)的現象。而過度咬合的牙齒,上下咬合時會露出縫隙,比較容易發出輕音。

但是一個人的口腔形狀並非一成不變。仰賴採集狩獵獲取食物的人,飲食通常比較硬,要花比較多力氣咀嚼,長久下來將改變口腔的狀態,像是下顎會變強壯,把下排牙齒向前推動。這些改變將使得上下排牙齒間,咬合時能夠對齊(edge-to-edge),之間不留縫隙,讓輕音變得不容易發出。

左側為咬合時上下排牙齒對齊,與右側為過度咬合的示意圖。食物較軟、牙齒過度咬合的口腔比較容易發出輕音。圖/取自 Science影片

Hockett 的推論是:

採集狩獵族群由於飲食改變了口腔的形狀,進而連帶影響發音的方式,讓唇齒音難以出現在他們的語言中。

此一論點當年提出後並不太受到支持,不過一項新的研究認為,飲食影響口腔又影響發音,可能是正確的。

非農業世界,缺乏唇齒音

研究團隊首先回答第一個問題:飲食改變,是否真的會影響嘴型?真的與發音有關嗎?論文舉出很有限的 3 個考古案例,分別來自 4300 年前的巴基斯坦、3600 年前的歐洲,以及 2400 年前的印度,3 個頭骨的牙齒都看得出過度咬合的情況。

研究團隊使用模型模擬,分析縫隙不同的嘴型,發音時耗費的能量。估計結果是,有縫隙的嘴型發出唇齒音時,比起沒有縫隙可以節省約 29% 能量。牙齒、嘴脣之間微小的距離改變,將導致唇齒音更容易被念出來。

模擬不同嘴型,咬合耗費的能量。圖/取自 ref 1

而從現狀看來,擁有農牧業的族群,語言中具有唇齒音的比例,是採集狩獵族群的 4 倍左右。採集狩獵族群不但比例低,即使存在唇齒音,許多案例還是受到外來語言影響。

格陵蘭非農業族群中的 3 種語言中,只有一種有唇齒音,卻是由丹麥語進口,在近代才出現。歷史悠久,分佈在澳洲各地的澳洲原住民們,使用的語言有上百種,卻只有 2 種存在唇齒音,其中一種還是由英語傳來,只有一種是祖傳原產的。南非歷史也相當悠久的族群們,語言中有唇齒音的比例較高,許多卻是來自近代與歐洲接觸後,引進新的語音而成。

這些案例都指出,非農業族群原本使用的語言,很少出現唇齒音。

傳統上沒有農業的 3 處,格陵蘭、南非、澳洲,族群語言中唇齒音存在與否的分佈。紅點表有唇齒音,藍點表無唇齒音。圖/取自 ref 1

種田、養牛,到底和發音有什麼關係?

說到語言研究,目前了解最多的是印歐語系。這種分佈跨越歐洲、伊朗、印度的龐大語系,其中多數語言都有唇齒音。

研究團隊比較、追蹤各種印歐語言的發展,估計結果是,唇齒音約在 2500 年前大量增加,此一時期大概是印歐語系旗下的義大利−凱爾特、日耳曼、希臘語族,各分支衍生的年代。研究團隊推測,或許是當時歐洲食物處理技術的進步,促進唇齒音的發展。

論文主張,新石器時代以後,農業、畜牧、遊牧這些新的生產方式,造成飲食明顯的改變,也促使了唇齒音的出現。然而,這番論述並非無懈可擊。

就拿研究最多的印歐語系來說,原始印歐語大概發源自 5000 多年前的東歐大草原,可是中東、歐洲一帶,其實更早幾千年前就已經進入新石器時代了。

論文自己的分析也估計,印歐語系中的唇齒音,要等到距今 2500 年前才明顯增加,唇齒音開始興盛的年代,比農、牧業的出現更晚許多。至於東亞,類似的輕音可能在一千年前的唐朝出現,同樣離現代不是太久,距離新石器時代卻十分遙遠。

全世界各地,採集狩獵族群與農牧業族群,存在唇齒音的分佈狀況。圖/取自 ref 1

從模擬測試等分析看來,「飲食改變促使唇齒音出現」應該大致是正確的,唇齒音存在與否,確實和嘴型與咬合有關。但是農業、畜牧、遊牧這些生產方式的誕生,和唇齒音的普及未必有很密切的關係。不同時空背景的「農牧業」差異很大,食物處理方法也不一樣,更何況歷史記錄顯示,唇齒音開始流行的年代,似乎比農牧誕生更晚很久。

反過來解讀應該比較沒有問題:

非農牧業族群的語言中,不容易留下唇齒音。

農業提供了保留輕音的環境,但不保證其出現

以演化的觀點思考,語言中沒有唇齒音是原本的狀態。後來各社會分別有機會出現唇齒音,這些新的發音則是衍生的狀況,一如基因新的突變一樣。在多數人不容易發出輕音的環境中,唇齒音即使偶然誕生,也很難保留下來。就像一個不適應環境的新突變,一段時間後容易被淘汰。

軟軟的食物。圖/取自 Science影片

等到環境由於種種因素改變後,本來不利的突變或許變得不再不適應,而有更高的機率保留下來。在唇齒音的案例中,就是口腔過度咬合的出現(主因可能是飲食變化),讓唇齒音留下的機率增加,形成常態發音。

然而,即使出現較適合輕音留下的環境,若是唇齒音一直不出現,仍然不會有唇齒音,這或許是很多種語言中,缺乏唇齒音最直接的理由。

另一方面,語言是常常傳播,會互相影響的,新語音也會受到外來語言的影響,使輕音引進本來沒有唇齒音的地方,類似近代許多非農業族群中,進口外來語的唇齒音那樣。

其他主觀因素:學上流人那樣講話

另外也必需考量到,自古以來,語言、發音這些東西的改變毫不客觀。除了隨機因素,語言並不會單純因為好學好說而普及,還涉及主觀意識。

學中文!圖/取自 三立新聞

比方說,當代的美國是世界霸主,美國主要使用的語言是 English,不管它容不容易學,母語非英語的各地智人,假如想要分享 Pax Americana 的利益與榮耀,還是多少要學一點 English。

論文提出一個很有意思,符合人性的推論。一個傳統社會中,日常飲食較為精緻,食物比較軟的人,通常是比較有錢和權力,資源豐沛的階級。相比於只能負擔粗糙飲食的窮人,有錢人更容易發出輕、軟、綿的語調,使得唇齒音成為一種「上流階級的特徵」,而產生文化上的吸引力,更容易被大眾主動接納與模仿。

以上這些論點,目前仍然處於假說的階段。到底「發大財」、「foolish」這些唇齒音,和飲食改變、物質生活更加滋潤關係如何,仍有待更多研究探討。

延伸閱讀

參考文獻

  1. Blasi, D. E., Moran, S., Moisik, S. R., Widmer, P., Dediu, D., & Bickel, B. (2019). Human sound systems are shaped by post-Neolithic changes in bite configuration. Science, 363(6432), eaav3218.
  2. Ancient switch to soft food gave us an overbite—and the ability to pronounce ‘f’s and ‘v’s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文章難易度
寒波_96
174 篇文章 ・ 665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靠天吃飯行不通,氣候變遷下的「進擊農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11/12 ・235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在 2022 年發布的第二工作小組「衝擊、調適與脆弱度」報告 (AR6 WII) ,人為導致的氣候變遷包含更頻繁、強度更強的極端天氣事件,以及在升溫情境下人類和自然都將面臨各種風險。

傳統的水稻耕作法在插秧時需要使用大量的水。(圖/envato)

去年 (2021) 年斯德哥爾摩研究所的報告指出,農業是受氣候變遷衝擊最大的產業之一, 不論是極端天氣或長期氣候模式轉變,農業所承受的風險是其他產業的好幾倍。

過去一年,臺灣各地經歷了大大小小的淹水和乾旱,我們常說農業是「靠天吃飯」,在氣候變遷之下,臺灣農業會遭受什麼衝擊呢?

靠天吃飯的農業

由於臺灣農作大多露天生產,更容易受溫度和雨量影響。暖化趨勢可能會使作物產期提前或延後,進而影響到品質與產量,以稻米為例,溫度上升的情境下,全臺稻米產量呈減少趨勢,二期稻作又比一期減產程度更大。

至於爲什麼稻作會分成一期和二期?主要因為臺灣介於熱帶、亞熱帶氣候之間,氣溫溫暖且雨量豐沛,一年內適合種植水稻的月份達十個月,因此每年可以種植兩期水稻,第一期通常在冬末春初時插秧,夏季收成,期間約在每年二月至六月;而第二期在七月至十一月,由於氣候條件不同,第二期的單位面積產量通常比第一期低,氣候變遷的升溫情境下,二期產量下降又更為明顯。

極端氣候的影響下,降雨分布也呈現兩極化,乾旱或是暴雨成為常態。(圖/envato)

此外,當降雨型態轉變,雨量太少時造成農作物缺水、強度過大則破壞外觀及品質;而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提高,會導致植物體碳氮比上升,使農作物更容易遭受病蟲害感染。

雖然「靠天吃飯」的農業受到許多氣候變遷下的衝擊,但其實還有一句俗諺説:「只靠雙手不靠天,修得水利萬年甜。」

臺灣農業究竟如何要克服這些困難呢?一起來看看這些調適策略吧!

水資源不夠「旱田直播」行不行

這邊的直播可不是指在田梗間架手機鏡頭,現場 Live 給大家看作物生長,而是一種直接將水稻種子播在土裡的種植方式。但為什麼要採用旱田直播,而非插秧灌溉這種大家熟悉的方法呢?

水稻種植需要許多水,尤其在插秧時更需要長達三個月的「淹田」,也就是將插滿秧苗的田灌滿水,才可以讓秧苗好好長大。

而故事就要從新竹縣新豐鄉說起,新豐是新竹縣稻米產量最大的產區,然而卻是位於俗稱「風頭水尾」的地區,由於地理位置在石門水庫最尾端,灌溉時搶水搶不過上游的農田。

前面有提過,臺灣水稻一年中可以分兩期栽種,在一期稻作的淹田工作期間大約是一月至四月底,恰好落在臺灣十一月至四月的枯水期,正需要水的時候卻沒有水,使在地的青農開始思考,若未來水情更緊張時,新豐還能繼續種植水稻嗎?因此,必須找出能永續種植的解方。

於是,他們便開始嘗試「旱田直播」的種植方式,直播與傳統種植最大的不同在於,初期不插秧、不淹田,省去這兩個步驟便可以減少大量的灌溉用水。

旱田直播的前三步驟便是關鍵,首先為種子處理,就像是打電動時,在對戰前要先把裝備穿好以防止被攻擊,由於直播不會經過育苗,種子會直接在土壤裡發芽,必須先將種子消毒、裹上藥劑,避免感染水稻在發芽過程的常見疾病;接著是整地,透過整田機具打破犁底層,未來水稻種子發芽時,根系可以更深入土壤表層生長,即便在水分不充足時,秧苗也可以自己在土壤裡找水份;最後為播種,將種子直接播種至土上,再覆上一層土壤保水,給種子適合發芽的環境。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秧苗長得怎麼樣,與生長時間相同的傳統秧苗單株作比較,旱田直播秧苗根系更長、更茂密;由於不用育苗,整地播種的時間提前至十二月底,地上部的莖、葉也有較充裕的時間生長,更為強健、耐旱,有可能成為未來氣候變遷下水稻產業的永續策略之一。

「好天要存雨來糧」—— 農業調適策略還有這些

這句古諺意思是告訴人們要未雨綢繆,替之後的變化做準備,就像現在的我們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衝擊,也需要不同的調適策略,應對未來的挑戰。例如使用分子標記輔助育種,找出與性狀相關的基因後做記號,縮短育種時間,開發出能抵過逆境的品種。

而開發新品種的基礎建立在遺傳資源上,這些是幾萬年來大自然演化之下的結果,因此臺灣作物種原庫就像是一座銀行,保存著珍貴的遺傳資產 —— 作物活體種子。

就如同戰鬥組合技,有時經典能力加上新裝備就能發揮最大效用,過去農業發展過程中,前人便留下許多經驗的傳承,搭配現代科技及資訊,有望在未來走出一條永續的路。

臺灣的農業故事展示廳,介紹臺灣農林漁牧業各面向的新發展。(圖/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

位於高雄的國立科學工藝博物館「臺灣的農業故事展示廳」,便展示了臺灣農業的多元發展,不僅是氣候變遷的農業調適,從臺灣農業的本土特色到科技成就,例如從博物館級的「植物工坊」了解全人工光源、無土的栽種方式,智慧農業 4.0 又是如何改善畜牧業的生產,以及透過 DNA 互動遊戲理解新品種如何產生等,在參觀的過程中看見臺灣農業的今天和未來。

參考資料

  1. 斯德哥爾摩環境研究所報告
  2. 臺灣氣候變遷推估資訊平台
  3. 氣候變遷對台灣農業生產體系的影響
所有討論 1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55 篇文章 ・ 268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水獺媽媽專欄:從日常學永續】乳牛們的心情變好了,牛奶也會變好喝嗎?
PanSci_96
・2022/11/01 ・798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我們都喝過牛奶、吃過雞蛋,但你知道應該怎麼照顧這些生產農產品的動物呢?牠們在生產人類食物或是成為食物之前,可是一個個的生命呢!

近年,聯合國持續推動「友善畜牧」,倡導對待雞、豬、牛等家禽家畜,應該從過去著重在防範汙染、促進產業發展,轉變為關注動物本身的健康和福利,將牠們視作事業夥伴,一起創造價值。

什麼是友善畜牧?要如何重視動物的健康福利呢?圖/水獺媽媽提供

那我們就舉乳牛為例吧!

平常我們趴在桌上睡午覺,一下子就會腳麻、手麻,而乳牛每天需要躺臥14個小時,那麼,乾淨舒適的休息空間是不是對牠們非常重要呢?

擁擠的畜舍、寄生蟲的傳播,都會讓乳牛生病,水泥地面或橡膠地面則會讓乳牛因容易滑倒、劈腿而受傷,高溫高濕的環境,也容易讓乳牛處於熱緊迫的狀態,就像我們中暑一樣,造成不適。

乳牛身體一不舒服,食慾就會降低,進而影響乳牛的乳量和乳液成分,就會使得我們買到的牛奶就不優囉!

畜牧友善前後的改變。圖/水獺媽媽提供

一起用行動支持友善畜牧吧!

台灣有不少人都喜歡喝鮮奶,甚至還有餵過牛牛,這種超值得炫耀的經驗。而說到鮮奶,大家想必都有自己的「愛牌」,像是「鮮乳坊」就是很多人喜歡的選擇之一,其創辦人暨獸醫師阿嘉,從2015年就開始實踐友善畜牧的精神,慢慢串聯認同理念的酪農,再將利潤投入產業永續發展。

大家下次去超市,記得可以注意「快樂牛牛」生產的鮮奶,一起用行動支持友善畜牧!

大家下次去超市,記得可以注意「快樂牛牛」生產的鮮奶,一起用行動支持友善畜牧!圖/水獺媽媽提供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天選之人!為什麼地球上只有我們是高智慧生命體?——《人類的旅程》
商業周刊
・2022/10/21 ・2959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人類最早的足跡

爬著蜿蜒的山路,前往位於現代以色列的迦密山洞穴,不難想像史前時代這一帶的壯麗環境。

地中海型氣候應是四季宜人,氣溫只會小幅變動。附近青翠的山谷裡,穿山越嶺曲折流過的溪流,應是飲用水的來源。山脈旁的森林應適合狩獵鹿、瞪羚、犀牛、野豬。再向外,在毗連狹長海岸平原及撒馬利亞山脈的開闊荒野地帶,應生長著史前品種的穀物及果樹。四周的溫暖氣候、多樣性生態及生食材料,應使迦密山洞穴成為萬千年來,無數狩獵採集族群的理想家園。

這些古代洞穴,如今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的人類演化世界遺產,從中挖掘出的遺物確實證明,在數十萬年間,這裡曾有一連串史前人類棲息地,同時智人與尼安德塔人(Neanderthals,譯注:遺跡最早在德國尼安德河谷被發現的史前人類)可能曾經相遇,引人遐思。

1920 年查爾斯.R.奈特( Charles R. Knight )所畫的,想像中的史前人類。 圖/wikimedia

在此地和世上其他遺址的考古發現,顯示遠古及早期現代人類,是緩慢但持續學會新技能,善於用火,打造出越來越精細的刀刃、手斧、黑燧石及石灰石工具,也創作藝術作品。這些文化與技術進步,逐漸成為人類特徵,使我們有別於其他物種,而關鍵的推力之一,是人類腦部的進化。

人腦為什麼能發展得如此特別?

人類的腦部非比尋常:容量大且經壓縮,比所有其他物種的腦部都複雜。人腦的大小在過去六百萬年裡長大三倍,這種變化大都發生於二十至八十萬年前,以智人出現前為主。

在人類歷史的長河中,人腦的能力為何能擴展到如此強大?答案乍看之下或許不言而喻:頭腦發達顯然使人類可以達到地球上沒有其他生物辦得到的安全與繁榮水準。然而,事實真相要錯綜複雜得多。要是像人腦那樣的腦部,真的如此明確有益於生存,那其他物種經過數十億年演化,為何未發展出類似的腦部?

我們暫且來看看其間的差別。以眼部為例,它是沿幾條演化路徑獨立發展。有脊椎動物(兩棲類、鳥類、魚類、哺乳類、爬蟲類)的眼部,頭足類動物(烏賊、章魚、墨魚)的眼部,還有較簡單形式:單眼,見於蜜蜂、蜘蛛、水母、海星等無脊椎動物。這種現象稱為趨同演化(convergent evolution),就是不同物種各自演化出相似的特徵,而非來自共同祖先的既有特徵。眼部之外的例子不勝枚舉,像是昆蟲、鳥類、蝙蝠都有翅膀,魚類(鯊魚)與海生哺乳類(海豚)為適應水下生活而體形類似。

顯然不同物種是各自發展而獲得近似的有利特徵,但是能夠創作文學、哲學、藝術傑作,或發明耕犁、輪子、指南針、印刷機、蒸汽引擎、電報、飛機、網際網路的頭腦,卻是例外。這種頭腦只演化過一次,在人體上。

人腦隨著演化發展與進化。圖/pixabay

這麼強大的腦部,具有明顯的優勢,為何在自然界絕無僅有?

這個謎題的解答,有部分要歸咎於腦部的兩大缺點。一來人腦需消耗龐大能量。它只占人體二%的重量,卻要消耗二○%的能量。其次人腦很大,使新生兒頭部很難通過產道。因此比其他動物的腦部,人腦更壓縮或更「褶皺」,並且人類嬰兒出生時,腦子只有「半熟」,需要好多年的微調才能成熟。

所以人類嬰兒無生活能力:許多動物的幼兒出生後不久就會走路,也很快就能自己覓食,人類卻需要兩年時間才能穩穩地走路,至於物質上自給自足,還要很多年。既然有這些缺點,那當初是什麼因素導致人腦的發展?

研究者曾認為,或許有數種力量共同促成這一過程。

生態假說(ecological hypothesis)主張,人腦是出於人類暴露在環境挑戰下而進化。當氣候起伏不定,附近動物的數量隨之增減,腦部較發達的史前人類更能夠找到新的食物來源,設計捕獵採集策略,發展烹煮及儲存技術,使他們在棲息地生態條件不斷變動下依舊能夠生存並興旺。

反之,社會假說(social hypothesis)主張,在複雜的社會結構中日益需要合作、競爭、交易,這促成更精進的腦部,才更有能力去理解他人的動機,預期他人的反應,於是成為演化優勢。同理,能夠說服、操弄、恭維、敘述、娛人,這些都有利於個人社會地位,也有它本身的好處:刺激大腦發展及說話、論述能力。

文化假說(cultural hypothesis)則強調人類吸收及儲存資訊的能力,使資訊能夠代代相傳。依此觀點,人腦的獨特優勢之一是能夠有效率地學習他人經驗,養成有利的習慣與偏好,不必仰賴緩慢許多的生物適應過程,即可促進在各種環境下存活。換言之,人類嬰兒雖然身體上無能為力,但是頭腦裡備有獨特的學習能力,包括能夠領會及保留,曾幫助祖先存活、也將協助後代興盛的行為規範,那就是文化。

另一種可能進一步推動腦部發展的機制,是性選擇(sexual selection)。即使對腦部本身沒有明顯的演化優勢,但人類也許形成了對頭腦較發達的配偶的偏好。這些先進的頭腦或許具有對保護及養育子女很重要的隱形特質,有意找這種配偶的人,從可辨認的特徵像是智慧、口才、思慮敏捷或幽默感,能夠推斷出這些特質。

科技進步下越來越聰明的大腦!

人類獨有的進步以人腦進化為主要推力,尤其在於它有助於帶來技術進步:以日益精進的方式,把周遭自然物質及資源轉為我們所用。技術進步又塑造繼起的演化過程,使人類得以更成功的適應不斷變動的環境,從而進一步推動新科技及加以利用。這種重複且具強化作用的機制引導著科技加速向前邁進。

隨著技術進步大腦也更快速發展。圖/pixabay

尤其有人主張,越來越熟諳用火的早期人類開始烹煮食物,因而減少咀嚼和消化所需的能量,以致熱量充裕,並空出原本由顎骨和肌肉占據的頭顱空間,更加刺激腦部成長。這種良性循環或許促進烹飪技術更多創新,繼而又使腦部進一步成長。

不過腦部並非人類與其他哺乳類唯一有別的器官。人的手也是其一。與腦合作的雙手,也在一定程度上為回應技術而演化,尤其受益於製作及使用狩獵工具、針、烹飪器皿。

特別當人類長於雕刻石頭、製作木矛等技術時,能夠強力使用並正確加以改良的人,存活的可能性就增加。擅長狩獵的人能夠更可靠地養家活口,扶養更多子女長大成人。相關技能的世代傳承,使人口中能幹的獵人比例增加。再來,進一步創新的好處,如更堅硬的矛和後來更強的弓、更尖的箭等,又提高狩獵技藝的演進優勢。

類似性質的正面回饋循環,見於整個人類歷史:環境變遷與技術創新,促進人口成長,引發人類去適應變化中的棲息地和新工具,這些適應增強人類操縱環境、創造新技術的能力。在後面會看到,這種循環是理解人類歷程,解開成長謎團的關鍵。

———本書摘自《人類的旅程》,2022 年 10 月,商業周刊,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商業周刊
12 篇文章 ・ 3 位粉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