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COVID-19 殺死的人比帳面數字更多,但是究竟多少?

寒波_96
・2020/09/17 ・194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COVID-19(武漢肺炎、新冠肺炎)肆虐至今,帳面死亡數字已經超過 87 萬人,但是實際人數肯定更多。由 SARS-CoV-2(SARS二世冠狀病毒)引發疫情的影響太過廣泛,直接亡於瘟疫的死者之外,也有不少間接受害者,幾乎不可能精確評估實際人數。

Photo by Tmaximumge form PxHere

以「額外死亡數」評估疫情影響

若想評估疫情的影響,最方便的估計方法稱作「額外死亡數(excess mortality)」,也就是比較今年瘟疫肆虐下,和過往同期的差異,看看死亡人數超過多少。每一年的死亡數會波動,所以通常是和前 5 年的平均相比。

由 30 多個國家(多數在歐洲)的資料看來,到今年 7 月底,死亡人數比預期多出約 60 萬人,同時帳面上武漢肺炎的死亡數只有 41 萬,差異將近 20 萬。

然而,額外死亡數並非全部直接來自武漢肺炎,例如沒有感染武漢肺炎,卻由於醫療系統崩潰而造成的死者,就算是被間接影響。

美國、英國今年的死亡數。圖/取自 ref 1

科學媒體 Nature 分析指出,額外死亡數和武漢肺炎死亡數的距離,不同國家的差別很大。美國的額外死亡數中有 25% 不是列為武漢肺炎,西班牙則是 35%。差距最大的秘魯高達 74%;可以推論,秘魯有非常多武漢肺炎死者,沒有被正式記錄。

保加利亞比較特別,額外死亡數是負的,表示瘟疫肆虐下反而比預期死掉更少的人(不過保加利亞目前的確診與死亡數,正處於指數上升的趨勢)。

南非從 3 月底嚴格防疫管制開始後,額外死亡數也一度是負的,不過 5 月底放鬆管制,後來感染人數又上升之後,額外死亡數便很快明顯增加。

南非、秘魯幾年的死亡數。圖/取自 ref 1

死亡人數比預期少,除了隨機波動外,是因為實施防疫措施,如減少人群接觸、停班、封城等影響,使得暴力衝突、交通事故等死亡事件減少。而阻止 SARS二世冠狀病毒傳播的行為,也會阻止某些疾病傳播,特別是流感。死於流感等疾病的人數變少,也會減少死亡數。

也就是說,人為介入防疫之後,原本的預計死亡人數會減低一些;因此 SARS二世冠狀病毒實際上的負面影響,應該要比額外死亡數再高一些。

疫情影響太大,死亡數字難以釐清

死亡數的詳情相當難以釐清,西班牙流感(照現在流行可以稱為 1918 年新型流感)已經過去一百多年,但是仍然不太清楚詳細的死亡數據。

儘管武漢肺炎的疫情就在眼前上演,專家依然沒有把握能精確釐清各種死亡人數。全世界每年粗估只有 50% 的死亡有明確記錄,另外 50% 缺乏存在感,就跟沒有發生過一般,尤其是在中、低收入國家。

想要估計額外死亡數,必需掌握充足的資料,這樣的國家卻不多。人口統計不發達的國家,原本有多少活人、死人就不太清楚,還要計算瘟疫下額外死掉多少人,實在是強人所難。由於各種原因沒有被記錄到的死者,即使可以透過事後調查得知,也將是一段時間以後的過時資訊。

對於瘟疫期間去世的人,一些專家希望精確釐清各種不同的死因,深入認識 SARS二世冠狀病毒在各個層面造成的直接與間接影響。卻也有些專家認為分那麼細沒什麼意義,因為不論直接或間接,這些額外死亡數皆與武漢肺炎有關。

還有些專家提醒各位,目前疫情還在持續,感染與死亡數仍然持續增加,一些估計其實不用急於一時。

根據已知資訊判斷,感染 SARS二世冠狀病毒以後的死亡率並不是太高,介於 0.5 到 1% 之間。不過由於感染人數眾多,對全人類或各大地區的影響,仍然算是非常廣泛。

本文轉載自新公民議會〈武漢肺炎究竟殺死多少人?

延伸閱讀

  1. COVID-19 有多致命?認識3種死亡率
  2. 黑死病、西班牙流感到 COVID-19,瘟疫如何重塑社會貧富?
  3. 瘟疫的長久烙印──回顧100年前西班牙流感蔓延時的台灣
  4. 為什麼台灣在某一天,不可能有640位無症狀感染者?

參考資料

  1. How many people has the coronavirus killed?
  2. Excess mortality from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COVID-19)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文章難易度
寒波_96
146 篇文章 ・ 318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2

0
0

文字

分享

2
0
0

被始祖人類收編的去勢病毒,竟成為人類繁衍的關鍵基因 ?——《我們身體裡的生命演化史》

鷹出版_96
・2021/09/19 ・191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胎盤中母體細胞和胎兒細胞的交界處,有一種蛋白質具有非常特殊的功能。合胞素(syncytin)位於這個介面上,在母體與胎兒交換養分和廢棄物時,擔任像是分子交通警察的工作。許多研究指出,這種蛋白質對於胚胎的健康極為重要。有一群科學家製造了合胞素基因有缺陷的小鼠,這種小鼠的生長活動一切正常,但卻無法生育。在受孕之後,胎盤無法成型, 因此胚胎不能存活。

母體如果少了合胞素,製造不出具有功能的胎盤,胚胎也就無法得到養分。人類如果缺少合胞素,也會產生許多和懷孕相關的問題。患有子癲前症(preeclampsia)的女性,身上的合胞素基因就有缺陷,以致可以製造出蛋白質, 卻無法好好完成工作,結果在胎盤中引發出一連串反應,導致了極危險的高血壓。

法國一個生物化學實驗室,透過合胞素基因的 DNA 序列,來研究這個蛋白質的結構。就如同林區的研究當中所看到的, 當一個基因被定序出來,就可以把遺傳編碼傳送到電腦中,與其他生物所具備的基因序列進行比對。這種辨認出模式的交互檢查,能比對整個基因,也能找出其他基因序列中是否有類似的小片段。幾十年來,資料庫中的基因序列資料來自各式各樣的生物,小至細菌,大到大象,有數百萬份。比對工作揭露出許多基因是複製而擴大的基因家族,這在第五章談到了。在合胞素基因中,研究人員找尋的是其他相似的蛋白質,想說可以從中發現合胞素在懷孕期間發揮功能的方式。

發現的結果是個謎。搜尋資料庫後顯示的結果是,合胞素和其他動物中的蛋白質都沒有任何相似之處。在植物與細菌中也沒有發現到相似的序列。最後電腦比對出來的結果讓人驚訝與困惑:合胞素的基因序列,看起來非常像是某種病毒中的序列,並且像是造成愛滋病的人類免疫缺陷病毒(HIV)。這種病毒為什麼會有類似哺乳動物的蛋白質,而且那種蛋白質對於懷孕還很重要?

從人工培養的淋巴細胞中出芽的 HIV病毒 (綠色部分)。圖/WIKIPEDIA

研究人員在繼續探究合胞素之前,要先成為病毒專家。病毒是狡猾的分子寄生物。它們的基因組非常精簡,只含有感染和複製所需的資訊。病毒入侵細胞後,進入細胞核,並且進入基因組本身,一旦進入 DNA 裡面,它們會接掌主權,利用宿主的基因組製造更多病毒,並且生產病毒的蛋白質而不是宿主的蛋白質。宿主細胞受到病毒感染後,就成為製造千千萬萬病毒的工廠。人類免疫缺陷病毒這類病毒,為了從一個細胞傳播到另一個,它們會製造出讓宿主細胞黏在一起的蛋白質。這種蛋白質能夠把細胞併在一起,並建立通道,病毒藉此可以從一個細胞移動到另一個細胞中。為了達到這個目的,那種蛋白質會位於兩個細胞的交界處,控制兩者之間的交通。聽起來似曾相識?當然,因為合胞素在胎盤中做了同樣的事情:合胞素把細胞併在一起,控制胎兒細胞和母體細胞之間的分子交通。

合胞素作用於胎盤中的合胞體滋胚層 Syncytiotrophoblast (淺藍綠色處) ,讓母體細胞與胎兒細胞能夠相連通。 圖/WIKIPEDIA

研究團隊越是深入,越是發覺合胞素其實是來自失去感染其他細胞能力的病毒。哺乳動物蛋白質和病毒蛋白質的類似性,引導出一個新觀念——在遙遠過往的某個時間,一個病毒入侵了人類祖先的基因組,這個病毒含有某種類型的合胞素, 但它並沒有指揮細胞造出千千萬萬個病毒,而是遭受去勢,沒有感染能力,反而被新的宿主利用上了。人類的基因組是與病毒持續較勁的戰場。在合胞素這個例子中,因為尚未發現的機制,病毒中負責感染的部位被刪除了,其餘部位則被留下來製造胎盤所需的合胞素。病毒把蛋白質帶到了基因組中,本來是要攻擊基因組,後來卻受到劫持而為宿主效力。

科學家接著研究各種不同哺乳動物中的合胞素結構,發現小鼠的版本和哺乳動物的版本不同。比對了資料庫後,他們發現在不同的哺乳動物中,不同的病毒入侵產生了不同的合胞素。靈長類動物的來自入侵所有靈長類祖先的病毒;嚙齒類和其他哺乳動物的來自另一個感染事件,使得牠們有不同版本的合胞素。結果就是:靈長類、嚙齒類和其他哺乳動物,各有來自不同入侵者的不同合胞素。

人類的DNA 並非完全繼承自祖先,入侵的病毒會插入基因組中,產生功用。人類祖先和病毒的戰鬥,也是眾多創新的起源之一。

——本文摘自《我們身體裡的生命演化史》,2021 年 月,鷹出版

所有討論 2
鷹出版_96
4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在絕壁和雲層之上,開通想法的路。 鷹出版將聚焦在自然、科普、哲學等知識領域,以超克的視野,提供生活之慧眼與洞見。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