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5
3

文字

分享

0
5
3

性與愛的矛盾掙扎?不同依附型態對性愛關係的影響──依附理論系列(十七)

貓心——龔佑霖
・2019/08/29 ・4326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SR值 477 ・五年級

阿雯在感情,每當遇到很喜歡的男性,就很難婉拒對方想進一步發展的關係。即便對方遲遲不願意承認彼此的感情,卻屢次和她發生性行為,阿雯卻總是無法拒絕,她深怕拒絕了對方的感情之後,雙方的關係就將走到盡頭。於是雖然委屈,但阿雯還是多次的和對方發生性關係,使得自己覺得自己越來越脆弱、越來越骯髒。

阿雄剛好相反,他是一個很能享受自慰的男性,但是面對伴侶提出的性愛要求,他總是無法滿足對方。他總希望性這件事情能早早結束,他不喜歡愛撫,只想要和對方完事而已。但說也奇怪,阿雄面對一夜情,就是沒有辦法拒絕,總是忍不住背著伴侶發生一夜情,雖然愧疚,但他卻更能享受短暫的魚水之歡。

圖/Sasin Tipchai@Pixabay

這樣在性與愛之間矛盾的故事,你是否聽說過呢?這些的關係狀態,也能用依附系統的運作來解釋。早在依附系統被帶到成人作為研究目標時,Shaver 與 Hazan 就提到了,浪漫愛包含了三個重要的系統:依附 (attachment)、照顧 (caregiving) 與性 (sex)1;而性系統和依附系統會相互的影響。

對安全依附來說,因為他們有足夠的自我價值,並不需要用性愛來作為感到被愛,或是自己是有價值的、被接納的管道,他們能夠單純的享受性愛的歡愉2。但對於焦慮依附和逃避依附來說,可就不是如此了。

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性和愛是緊緊地被綁在一起的,透過肉體的接觸,使他們的不安全感得以被滿足。但同樣的,他們的愛情品質也很容易被性關係的品質影響。

逃避依附的人不喜歡和他人過於親近。對他們來說,性並不等於進入長期的親密關係,事實上他們討厭長期的親密關係,和他人太過接近會讓他們感到不舒服。相對的,性這件事情的意涵,便不代表著親密關係本身的一部分,他們比較容易和陌生人發生性關係,但性關係的本身,並不意味著要和對方長久發展下去2

以下,我就將詳細說明焦慮依附與逃避依附的性愛,到底蘊含著什麼樣的意涵2

焦慮依附的性關係:透過肉體接觸換取親密感

對於焦慮依附來說,他們的性,常常是和愛緊緊綁在一起的:焦慮依附的人習慣透過肉體的接觸來換取親密感。對他們來說,伴侶願意和自己做愛,就好像他們自己是被接納的,是一種安全感的再保證3。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它們常常將性和愛畫上等號,對他們來說,性愛就是關係評分的量尺,而其中男女之間又有一些些差異:焦慮依附的男性,前一天和伴侶做愛與否,會影響到隔天看待這段關係的關係品質,而對焦慮依附的女性而言,不但前一天要做愛,且要有品質好的性愛,才有助於提升隔天對這段關係的關係品質3,4

正因為這樣,焦慮依附的人可以說是性愛合一的,他們追求身體的連結來換取心理的連結。有一句話叫「床頭吵,床尾和」,或許就是焦慮依附者在戀愛中的寫照吧。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很多關係中衝突的點,都靠著性愛撫平彼此的衝突,雖然讓彼此暫時能夠和好起來,但卻常常未能直接去解決彼此關係中的議題。

「床頭吵,床尾和」,或許就是焦慮依附者在戀愛中的寫照吧。圖/Ryan McGuire@Pixabay

而對焦慮依附的人來說,他們還有一個奇特的現象,至少在美國的研究上是如此(台灣我就不確定了):焦慮依附的人做愛時比較不喜歡戴保險套,他們對於做愛戴保險套會有一些親密感上的疑慮5,例如對方是不是不夠愛自己,所以不願意和自己有更直接的性接觸,而這可能也是焦慮依附的青少女,比較容易有意外懷孕的原因6

除此之外,焦慮依附在發生初次性關係的時間點,還有一個重要的差異:在青少年男性身上,他們初次性交的時間點比非焦慮依附者來得晚7,但對焦慮依附的女性而言,他們發生初次性關係的時間點比非焦慮依附者來得早8。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可能是因為高焦慮依附的人比較傾向犧牲自己的性需求,來換取對方的愛,而傳統上,性愛的展開通常是由男性開始的,於是焦慮依附的女性青少年就比較容易配合他們的伴侶展開初次的性愛,而焦慮依附的男性青少年則比較不會主動和對方要求要做愛這件事情4

逃避依附的性關係:跟自己最快樂

相對於其他人,逃避依附在發生性關係前,比較少會出現愛撫等行為,正如同他們避免和其他人太過靠近一般,他們的逃避,使得他們避免在性愛前,發生太多和醞釀情感有關的細節9,而事實上,比起其他的同儕,逃避依附的人比較少和他人發生性行為7, 8, 9, 10,尤其當他們面對焦慮依附的伴侶時,焦慮依附對性與愛的渴望,更加讓他們不願意發生性行為11

然而,有趣的是,Bogaert與Sadava 發現,他們雖然比較少性交,但是自慰的比例卻是高的。這其實符合了前述文章對逃避依附的描述:比起和他人互動,逃避依附比較能夠信賴自己,就連性事也不例外,比起和他人互動,自慰這種自己能夠掌控的事情,反而是他們較能夠樂在其中的8

比起和他人互動,逃避依附比較能夠信賴自己。圖/Tom und Nicki Löschner@Pixabay

除了自慰之外,逃避依附也傾向於發生隨意性關係 (casual sex)、不具排外性的性關係、一夜情等等。這樣的性關係,比較不需要承諾在裡頭,對於逃避依附而言,他們比較能夠放心的享受性本身,而不需要為了彼此的未來負責,相對而言,這樣的模式讓他們安心許多6-8,12-21,而這樣的現象並不侷限在美國:在一份橫跨世界上 47 個國家的研究22,以及另一份橫跨世界上十個地區 (N=17837)23的研究都得到了這樣的結果,且在逃避依附的同性戀者身上,也得到了相同的結果24, 25

而甚者,如果伴侶的組合是逃避依附男性與焦慮依附女性,逃避依附的男伴不喜歡做出承諾的行為,也影響到了焦慮依附女性比較容易發生隨意性關係的傾向8,這很可能是因為他們想要用身體來換取對方對自己更深的付出,因而輕易的就給出自己的肉體而造就的結果。

面對這樣的結果,我們要如何看待?

還記得我聽過很多很多這樣的故事,這些故事大概都是這樣子的。一位女孩因為希望獲得對方的愛,因而獻上了自己的身體,她不知道怎麼樣換取對方留在身邊,而對方卻仍然在外面一直約炮。這個女孩很苦惱,上網問了鄉民們自己到底要怎麼把對方留在自己身邊,得到的卻是大家的冷嘲熱諷。在我們急忙給這些女孩們貼上「不自愛」的標籤之前,或許我們也可以反過來想想,一個人為了獲得愛,而輕易的犧牲掉自己的身體自主權,配合對方發生性關係,那麼有沒有什麼方法,讓一個人能夠重新獲得自己的身體自主權?

沒有自信、不安全感不是一天造成的,洋洋灑灑寫了16篇依附理論至今,對於依附有著越加深刻的看法。要改變依附,絕非一天兩天可以造成的,或者說要改變依附這件事本身,本來就是窒礙難行的:越是想著要改變,就代表越不喜歡現在的自己,反而更加陷入不安全依附當中。

或許愛自己的這個口號真的過於空洞,重要的不是自己還有那些地方還不夠好,而是看見自己身上擁有自己的力量,把眼前的事情暫時緩下來,多做一些關係外的事情,或是多讀讀一些心理學的文章、去接受諮商等等,都是幫助自己更加認識自己的方式。

並不是不能再投入關係,而是在投入關係時,能不能看見自己,在關係裡面處在什麼樣子的位置,又能為自己做些什麼?這是我想對焦慮依附的人說的話。

而逃避依附的人,也許你可以逃,一邊在關係裡面,一邊在關係外享受其他的關係,這並不是你的錯,但對方很有可能會為此而受傷。你不敢真心的投入一段關係,可能代表著你需要更多的時間,你的成長背景帶給了你什麼?讓你必須要不斷掌控自己能掌控的東西,緊抓著不放?這些也不是一天就能得到解答的。但是,你還是可以去嘗試,嘗試看見自己害怕親密的源頭是什麼?《孤獨的冷漠:逃避型依戀障礙的分析與修復》是我最近閱讀的書籍,也是開啟我撰寫這篇文章的源頭,推薦給你。

參考資料

  1. Shaver,P.R. & Hazan,C. (1988). A biased overview of the study of lov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5, 473-501.
  2. Birnbaum, G. E. (2015). On the convergence of sexual urges and emotional bonds: The interplay of the sexual and attachment systems during relationship development. In J.A. Simpson & W.S. Rholes(Eds.), Attachment theory and research: New directions and emerging themes (pp.170-194).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3. Davis,D. ,Shaver ,P.R., & Vernon,M.L. (2004). Attachment style and subjective motivations for sex.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ntin,29, 871-884.
  4. Davis,D., Shaver,P.R., Widaman, K.F., Vernon,M.L., Follette, W.C., & Beitz,K.(2006).”I can’t get no satisfaction”: Insecure attachment, inhibited sexual communication, and sexual dissatisfaction. Personal Relationships,13,465-483.
  5. Strachman, A., & Impett, E. A. (2009). Attachmentorientations and daily condom use in dating relationships. 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6, 1–11.
  6. Cooper, M.L., Shaver, P.R., & Collins,N.L.(1998). Attachment styles, emotion regulation,and adjustment in adolesce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74,1380-1397.
  7. Gentzler, A.L. & Kerns, K.A. (2004). Associations between insecure attachment and sexual experiences. Personal Relationships,11, 249-265.
  8. Bogaert, A. F., & Sadava, S. (2002). Adult attachment and sexual behavior. Personal Relationships, 9(2), 191-204.
  9. Tracy,J.I., Shaver, P.R., Albino,A.W.,& Cooper,M.L. (2003). Attachment styles and adolescent sexuality. In P. Florsheim(Ed.), Adolescent romance and sexual behavior: Theory, research, and practical implications(pp.137-159). Mahwah, NJ:Erlbaum.
  10. Hazan, C., Zeifman, D., & Middleton, K. (1994). Adult romantic attachment, affection, and sex. Paper presented at the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ersonal Relationships, Groningen, The Netherlands.
  11. Brassard, A., Shaver, P. R., & Lussier, Y. (2007). Attachment, sexual experience, and sexual pressure 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 dyadic approach.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4(3), 475-493.
  12. Allen.E.S., & Baucom, D.H. (2004). Adult attachment and Patterns of extradyadic involvement. Family Process,43,467-488.
  13. Brennan, K. A., & Shaver, P. R. (1995). Dimensions of Adult Attachment, Affect Regulation, and Romantic Relationship Functioning.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21, 267-283.
  14. Feeney, J.A., Noller, p., & Patty, J.(1993). Adolescents’ interactions with the opposite sex: Influence of attachment style and Gender. Journal of Adolescence,16 ,169-186.
  15. Moore, A.C., Conley, T.C. , Edelstein, R.S., & Chopik, W.J.(2015). Attachment to monogamy?: Avoidance predicts willingness to exchange(but not actual engagement) in consensual non-monogam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32, 222-240.
  16. Simpson, J. A., & Gangestad, S. W. (1991). Personality and sexuality: Empirical relations and an integrative theoretical model. In K. McKinney & S. Sprecher (Eds.), Sexuality in close relationships (pp. 71-92).
  17. Sprecher,S.(2013). Attachment style and sexual permissiveness: The moderating role of gender.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55,428-432.
  18. Feeney,J.A. ,Peterson, C., Gallois,C. & Terry, D.J.(2000). Attachment style as a predictor of sexual attitudes and behavior in late adolescence. Psychology and Health,14, 1105-1122.
  19. Gangestad, S. W., & Thornhill, R. (1997). Human sexual selection and developmental stability. In J. A. Simpson & D. T. Kenrick (Eds.), Evolutionary social psychology (pp. 169-196). Hillsdale, NJ, US: Lawrence Erlbaum Associates, Inc.
  20. Garneau, C., Olmstead, S. B., Pasley, K., & Fincham, F. D. (2013). The role of family structure and attachment in college student hookup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42(8), 1473-1486.
  21. Hazan, C., Zeifman,D., & Middleton, K.(1994, July). Adult romantic attachment, affection, and sex. Paper presented at the 7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Personal relationships, Groninger, The Netherlands.
  22. Schmitt, R. (2005). Systematic Metaphor Analysis as a Method of Qualitative Research. The Qualitative Report10(2), 358-394.
  23. Schmitt, D.P., & Jonason, P.K. (2015). Attachment and sexual permissiveness: Exploring differential associations across genders, cultures, and facets of short-term mating. Journal of Cross Cultural Psychology, 46, 119-133.
  24. Ridge S.R., & Feeney, J.A.(1998). Relationship history and relationship attitudes in gay males and lesbians: Attachment style and gender differences. Australian and Newzealand Journal of Psychiatry,32,848-859.
  25. Starks, T.J., & Persons J.T.(2014). Adult attachment among partnered gay men: Patterns and Assiations with sexual relationship quilit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43, 107-117.

恩愛也有分類型?A片學不到的性愛溝通小知識!

文章難易度
貓心——龔佑霖
73 篇文章 ・ 4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1

1
1

文字

分享

1
1
1

喝母乳的寶寶能提升神經認知功能?——是真的!而且「曾經喝過就有效」

查克爸
・2021/10/26 ・301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喝母乳的寶寶,真的會更聰明嗎?母乳不僅能夠提供小寶寶所需的營養以及免疫力,而透過母親的生理機制,更能將各種符合自己孩子需求的成分,客製成孩子專屬的母乳。需要發育大腦,就多給些相關的成分,如果要長肌肉也沒問題,媽媽隨時隨地都準備為孩子產製最適合的母乳,這可是任何產業都難以複製的機能。因此母乳被說是對寶寶是最好的禮物,想當然各種與母乳哺育相關的研究主題,便是眾多學者探討了解的目標。

其中,研究智力發展應該是最吸引人的主題之一,不過目前為止也是有研究指出,母乳哺育的孩子,他們的平均智商與沒有母乳哺育的孩子相差無幾,這不知潑了多少人一身的冷水,掃了無數爸媽的興致。但以前的證據說智商沒差異,不代表新的研究一樣沒差異,科學這件事就是會不斷變化,產出新的結論,全世界仍有不少研究都提出母乳可能使寶寶更聰明。

這次要介紹的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URMC)神經科學研究所(Del Monte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的成果就是其中之一,他們這次提出的新證據是與認知能力有關,而且他們的結論應該會讓人眼睛一亮,因為他們發現,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與 9-10 歲兒童的部分認知發展有關連,而且只要孩子有吃母乳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出差異[1]

人類積極探索智力,母乳與智力的關係更是熱門主題之一。圖/Pixabay

改變研究方向,找出母乳與智力之間的正向證據

隨著各種研究產出,我們得以知道智力受到很多變項影響,尤其是與父母親直接相關的因素,例如父母的社經地位、智力程度、學經歷等都可能使孩子擁有較高的智力。換句話說,也就是研究者比較了相同教育程度或是經濟程度的母親後,結論是不管有沒有哺餵母乳,他們孩子的智商分數可能相近。

既然知道多種因素可以影響智力,便要在研究方法的設計下足功夫,因為要盡可能控制所有影響,讓母乳哺育的小孩,以及沒有母乳哺育的小孩都能在同一個基準線上比較,才能看出客觀上的差異,或可說是未能控制好混雜因素[2]

不過就如開頭所說,研究目標、方法不同,看到的成果就不一樣,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這篇藉由分析青少年大腦認知發展研究計畫[3](The Adolescent Brain Cognitive Development Study;ABCD Study)數據的報告,就看到了母乳與認知的正向關係,改而分析更細項的各種認知能力[4],其涉及了執行與感知、學習、記憶、理解、意識、推理、判斷、直覺和語言相關的等各種任務技能。

認知能力分好多,研究分析哪些?

這個認知研究採用 ABCD 研究數據來探討,但為了減少測量誤差的影響(例如孩童曾經暴露會接觸酒精的環境、未參加訪視的兒童等因素),研究者最終保留了 9,116 名兒童的數據,並以此分析母乳哺育時間與神經認知能力之間的關係。那列入分析的認知能力向度有哪些?

向度一共有三項,而且跟每個人都有關,分別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執行能力(executive function)以及記憶力(memory),而這三項能力各自有其解釋在,如一般能力,美國心理學會對此提出的解釋定義是,一種可以被衡量的能力,且被認為是基礎能力,用來處理所有與智力相關的任務。

再來是執行能力,這個能力則可用來管理和控制工作記憶、注意力,也跟抽象思考等種種認知過程有關,像是設定目標、想像並預見;最後一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記憶力,是透過大腦系統所儲存的訊息,是能回憶特定訊息或曾經有過的經歷。

不過這些能力的發展程度真的能評量嗎?放心,各項認知能力背後有眾多的研究依據,也發展出各種不同的測量方式來評定。像是「魏氏兒童智力量表的矩陣推理測驗」就在這個研究被用來測量知覺推理和組織、空間訊息處理等相關的能力;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 NIH Toolbox®-Cognition battery,也在這個研究裡被整合運用評估兒童的神經和行為功能。最後通過次數以極多的神經認知測驗,也才讓研究結果得出有吃母乳的小朋友,是能改善某個認知能力。

針對各種能力、認知所開發的測驗,不斷的被開發出來並應用。圖/Pexels

母乳真的有助於認知能力!是哪一項呢?

研究要分析的有一般能力、執行能力以及記憶力,那究竟哪像能力獲得提升呢?鏘鏘,從數據提供的結論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與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有顯著關聯[1]。但你可能會說「怎麼才提升一種能力?」,這時候我們要關注的是,在心理學上的一般能力也包含多種能力,一般能力只是所有分向能力的統整稱呼。

研究中把這九千多位 9-10 歲的孩子,依照他們吃母乳的時間長短分成四組,第一組是 0 個月的控制組,接著是三組母乳哺育的實驗組,分別是 1-6 個月、7-12 個月以及吃母乳超過 12 個月的寶寶,可以看到在母乳哺育期最短的 1-6 個組別寶寶,他們在一般能力的測驗結果,比起沒吃母乳的寶寶有所提升,而且隨著母乳哺育的時間變長,孩子們在一般能力的發展程度也越來越高。

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研究結果就是,今天有某一個家庭選擇餵養母乳,即便哺育期間落在有點長又不算太長的 2 個月或是半年內,對寶寶的神經認知發展來說也是有幫助的,這也符合研究人員的設定目標,因為這有望幫助改善人們的動機,讓更多人想要母乳哺育,不只告訴每個家庭們可以量力而行,也藉此呼籲政府、社會企業能夠更設身處地為媽媽們著想。

母乳哺育與一般能力認知的關聯性較高,且隨著期間變長而增加。資料/參考資料1

研究成果重要,但更該考慮「人」

各種母乳相關的科學證據報告,讓母乳對孩子的好處不言而喻,這次介紹的研究也是,也的確可以藉由這些證據協助家庭做出決定,讓他們決定是否要餵養母乳,但這篇研究成果的重點,是希望能夠「鼓勵」家庭選擇用母乳哺育寶寶,而不是「非得要」。

不可否認的是,母乳哺育對媽媽們是一個壓力來源,常常聽到「給寶寶最好的」,反而讓各種美好變成壓力,像是聽到哪位媽媽不給寶寶吃母乳,各種批評襲來,不餵母乳變成一種罪過。而如果選擇母乳哺育,又可能因為家人不支持而宣告放棄。

母乳對寶寶有幫助,但家人彼此間的支持才更重要。圖/Pixabay


研究也實實在在告訴我們,餵養母乳的意願及時間長短,可是牽涉眾多因素,其中個體因素如教育程度、年齡會改變想法,還有環境和社會文化影素也會影響,例如就業問題、丈夫支持程度、家人態度也都大大的參雜其中[6]

因此每個家庭間的討論、媽媽的個人意願都很重要,有了共識後再來下決定,而當你們決定好要給寶寶母乳,又就差那決定性的臨門一腳時,不妨想想這篇研究提出的結論,「只要曾經給寶寶喝母乳,便有機會提升他特定的認知能力喔」。

參考資料

  1. Lopez, D. A., Foxe, J. J., Mao, Y., Thompson, W. K., Martin, H. J., & Freedman, E. G. (2021). Breastfeeding Dur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Domain-Specific Improvements in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9-10-Year-Old Children.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9, 657422. https://doi.org/10.3389/fpubh.2021.657422
  2. Walfisch, A., Sermer, C., Cressman, A., & Koren, G. (2013). Breast milk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the role of confoun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BMJ open, 3(8), e003259. https://doi.org/10.1136/bmjopen-2013-003259
  3. https://abcdstudy.org/
  4. https://dictionary.apa.org/cognitive-ability
  5. Natland ST, Andersen LF, Nilsen TI, Forsmo S, Jacobsen GW. Maternal recall of breastfeeding duration twenty years after delivery. BMC Med Res Methodol. 2012 Nov 23;12:179. doi: 10.1186/1471-2288-12-179. PMID: 23176436; PMCID: PMC3568415.
  6. Shi, H., Yang, Y., Yin, X. et al. Determinants of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for the first six month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t Breastfeed J 16, 40 (2021). https://doi.org/10.1186/s13006-021-00388-y

所有討論 1
查克爸
952 篇文章 ・ 245 位粉絲
查克爸|醫學生物技術領域 碩士,現職為開發自然科學評量工具的研究 人員,將各種研究設計為科學教育評量工具的同時,也投入喜愛的科普領域。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