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5

41
7

文字

分享

5
41
7

科學的春藥番外篇:出現在「迷姦」劇情中的藥物

TingWei
・2020/12/07 ・4413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A 編按:奇妙的是,讓女性失去反抗能力似乎是男性 A 片中非常重要的元素,從「口嫌體正直」的台詞,到眾多奇妙的道具,如時間停止器、藥物等,都試圖呈現男性能魚肉女性的怪誕情節,不過,當這些情節化為現實,可就不好了。

 

《看 A 片學性教育是否搞錯了什麼?》專題帶你一探約會強暴藥物的來歷與機制,雖然近期相關新聞已經少了許多,但這些藥物的危險性仍不可不知。

上一篇中我們大致介紹了「春藥」是怎麼一回事,本篇中則打算來看看,在眾 A 片與言情小說中,時常以「春藥」之名出現,實則該被歸類為「迷姦」的藥物。(小提醒:A 片教的都不是真的 XD)

有都市傳說宣稱,市面上有種藥物,只要噴一下或聞到就會讓人失去意識、乖乖任人擺佈。不過從社會新聞與刑事相關案件,都找不到類似的消息,看起來應該比較屬於危言聳聽。基本上,目前常被用以迷姦的藥品,主要屬於抑制中樞神經、有麻醉或安眠效果的藥物,一般是要喝下去或吃下去才會生效。

只要聞一下就會失去意識、乖乖任人擺佈比較偏向都市傳說。圖/giphy

基本上迷姦藥物,就是讓人在不知不覺的情況下喝下去昏迷、失去抵抗能力、有可能也失去相關記憶。曾出現於性犯罪的藥物滿多的,多數本身也常被列為毒品,其中較常出現,被併稱為約會強暴丸 (date rape pills) 有三種:GHB、K 他命及 FM2。

GHB:乖乖水、液態搖頭丸

GHB 法定名稱為「伽瑪羥基丁酸」(γ-羥基丁酸,gamma hydroxybutyrate),以下簡稱 GHB,常以液體狀出現,也有粉狀或顆粒狀。常被俗稱為:乖乖水、液態搖頭丸、液態快樂丸(Liquid Ecstasy)、迷姦藥水、神仙水、G 水、X 水等。

GHB 常以液體狀出現。圖/Pexels

GHB 是 GABA (γ-氨基丁酸)的衍生物,這是種抑制性神經傳導物質。GHB 會產生欣快感,並且隨劑量增加會出現頭暈、放鬆、肌肉鬆弛。雖然美國於 2000年將之列為列為第一級管制物質,名列三大約會強暴藥物之一,GHB 更常用作性愛的輔助藥物,或是派對助興的藥物。

不幸的是,如果過量攝入 GHB(而且它的劑量很容易失控),或者與其他藥物如酒精(派對好像沒有不喝酒的)等併用,藥物的交互作用很容易導致昏迷、影響呼吸、甚至造成死亡,是種副作用不容小覷的藥物。

早期 GHB 曾被用於麻醉,但後來發現其實不具有止痛與肌肉鬆弛的效果,因此現在臨床上幾乎已經不使用。另外,GHB 有類似類固醇的作用,可減少脂肪及增加肌肉量,因此在美國曾被健身房、減肥中心等非法以郵寄或網路方式販賣。

GHB 可減少脂肪及增加肌肉,曾在美國被健身房以郵寄方式販賣。圖/Pexels

臺灣在 2001 年就將 GHB 列管為二級毒品,臺灣沒有任何藥物使用許可,因此如果持有皆為非法使用。美國 FDA 目前僅有核准使用 GHB(商品名為 Xyrem)於治療猝睡症(narcolepsy)的處方藥物。

GHB 溶解為液體,無色無臭,略有令人不愉快的鹹味或肥皂化學味,但混入有風味的飲料中就有可能會難以分辨。由於會使人快速昏睡,並且暫時喪失記憶力,因此常被當作一種惡名昭彰的強暴藥物。

2020 年 1 月宣判,犯下至少 136 起強姦罪的英國連環強姦犯雷納德·辛納加(Reynhard Sinaga)的案例中,警方就認為他可能使用了 GHB 或類似的藥物使受害者昏迷、暫時喪失記憶。

不過,由於 GHB 在人體內停留的時間不長(半衰期約只有 3-6 小時),絕大部分都會被代謝,只有 1-5% 會出現在尿液中,因此臨床上難以使用尿液檢驗的方式作確認。醫生診斷 GHB 中毒主要是依據患者的臨床症狀,如昏迷、呼吸抑制、脈搏變慢等,以及可能的暴露史來作判斷。

K他命:愷他命,卡門

常被俗稱 K 他命/愷他命的氯胺酮 (Ketamine),又稱卡門、special K。其實 K 他命作為一種麻醉藥品,屬於非巴比妥鹽類之麻醉劑,可用於人或動物的全身、速效麻醉。由於會產生幻覺,且藥效消退會有額外的心理反應等副作用,在醫療的用途有限。

用來麻醉動物的氯胺酮。圖/Wikimedia common

不過近年來有研究指出,低劑量的 K 他命或可用於治療難治型憂鬱症(Treatment-Resistant Depression),這些患者佔憂鬱症患者的三分之一,透過過去的藥物與傳統治療方法,始終難以改善。

而濫用 K 他命者則追求幻覺,常見以鼻孔吸食,或是混入抽菸的菸草來使用,常有人描述其氣味為「燃燒塑膠」的味道。K 他命目前在臺灣屬於第三期管制藥品,根據衛福部藥物濫用案件暨統計分析資料,2019 年各機關通報的藥物濫用排名,19 歲以下濫用藥物種類就是以 K 他命居首位,其次為(甲基)安非他命。

跟前述的 GHB 相比,K 他命較不容易有過量致死的情況,但長期濫用 K 他命除了有嚴重、不易戒除的成癮性,而且對於身體健康會產生不可逆轉的破壞,傷害腦部,造成記憶力變差、時空錯亂、社交功能變差等情況;並且可能會罹患慢性間質性膀胱炎,影響排尿機能,後果十分嚴重。

濫用愷他命,會罹患慢性間質性膀胱炎。圖/反毒大本營

除了作為聚會中的助興藥物,K 他命外觀為白色結晶狀,加入飲料中無色、無味,因此也是常見的迷姦用藥。攝入約 15 分鐘後會有昏睡的效果,亦可能造成 1-2 小時短期失憶。

FM2:強姦藥丸

苯二氮平類 (Benzodiazepines,BZD) 是目前最常用於安眠、鎮靜、焦慮、恐慌發作的處方藥物,屬於中樞神經抑制劑,主要作用於中樞神經系統,有可能會有頭暈、嗜睡、依賴性、記憶力降低的副作用,長期使用有成癮的風險。

這類藥物有可能會被濫用為強暴犯罪工具,或是自殺工具。苯二氮平類與酒精有加乘效果,同時服用會增強副作用,甚至有致死的風險。

這類藥物中最有名的就是 FM2,氟硝西泮 (Flunitrazepam) 了,由於常見為每顆 2 毫克,因而被簡稱為 FM2。在醫療上主要作為安眠劑使用,作用速度快、作用強、效果久,屬於強效的安眠藥。再加上 FM2 有很好的水溶性,有陣子成為相當惡名囂張的「強姦藥丸」。臺灣將 FM2 安眠藥列第三級毒品,為管制藥品,民眾必須持有醫師處方才可以使用。

FM2 在醫療上主要作為安眠劑使用,作用速度快、作用強、效果久,屬於強效的安眠藥。圖/Pexels

在 2000 年,製造的羅氏藥廠特別將其生產的 FM2 都改成橢圓形、綠色膜衣錠的劑型,溶於飲料中就會染出藍色、讓柳橙汁變成綠色,加進啤酒中則會變成深綠色,希望讓人有所警惕。

談到迷姦,最容易提及的就是前述的三種約會強暴藥物,但過去以及很不幸的未來,潛在可能作為迷姦藥物的物質種類相當繁多,不可能盡數。而在實際的案例中,也很常見藥物混合使用、或是來路不明的藥物本身成份不純的情況。

前述這類「約會強暴藥物」主要是利用人們疏於防範的時候,在飲料中下藥,多數的喝下去到產生作用的時間約為 15-20 分鐘,除了造成昏迷、嗜睡,也可能會造成幻覺、短期失憶的情況。因此這類犯罪,很難掌握到實際的統計數字。

「約會強暴藥物」主要是利用人們疏於防範的時候,在飲料中下藥造成昏迷、嗜睡。圖/Pexels

要避免這類事件,主要的建議是要注意自己的飲料不可離身,避免喝不認識的人提供的飲料;許多案件的加害者是原本就認識的人,因此自己要掌握飲料的來源。

而如果飲料中有被下藥,可能出現的徵兆包括像是感覺頭暈、不舒服、比平常早就醉了,隔天完全記不起來發生了什麼事情。萬一發生不幸,雖然有些藥品如 GHB 要驗出有一定難度,仍然建議可以把握時間作檢驗,還是有機會可以留下證據

最大的敵人就在身邊:酒精

最後,要說說喝下會造成頭昏腦脹、無意識昏迷嗜睡,甚至是短暫失憶斷片,高劑量會導致中毒,長時間使用會造成成癮的藥物,最常見、也最容易取得的,其實就是社交活動中常見的酒精了。

社交活動常見的酒精,也是最容易取得的藥物。圖/Pexels

已經有研究指出,綜觀全球,「酒精」才是在這類牽涉到藥品的迷姦事件中,最常見、甚至是不可或缺的藥物。許多迷姦的事件,僅需要過量飲酒就可能發生;而即使牽涉到前述的 GHB 或 FM2 等藥品的迷姦案件,在發生的時候,受害者通常也已經攝取了一定量的酒精,因此容易疏於防備。

說白了點,如果一開始就有迷姦的意圖,那不見得需要懷著被抓包的風險加藥,往往只需「勸君更盡一杯酒」醉上加醉,就有得逞的機會了。對此澳洲甚至有立法,未經當事人同意,在飲料中有任何的「加料」,這裡不限於藥品,還包括酒精,都屬於違法行為。

在此,也不是要說只要不喝酒就沒事,畢竟可能有些人就是靠它,才能心平氣和迎接下個上班日。人類使用藥物、化學物質改善自己的生活,箇中的關鍵就是拿捏恰當的使用劑量,多了不行,因噎廢食也不妥。

縱如背負「毒品」之名的 K 他命、FM2,時至今日在臨床上仍有其作出貢獻的一席之地。但仍然建議大家,考慮到短期的風險與長期的健康危害,飲酒要找好可信任的朋友作伴,而且還需適量,過量飲酒有害身心健康啊。

參考資料

  1. Gahlinger, P. M. (2004). Club drugs: MDMA, gamma-hydroxybutyrate (GHB), Rohypnol, and ketamine. American family physician, 69(11), 2619-2626.
  2. 性侵與所謂的「迷姦藥」:GHB到底是一種什麼藥物?
  3. 液態搖頭丸(GHB)
  4. 液態快樂丸GHB
  5. 無色無味的強姦藥物:K他命
  6. K他命:從毒品到抗憂鬱劑
  7. 約會強暴藥丸(FM2)的毒害
  8. GHB無色無味,小心防範不受害
  9. 衛福部藥物濫用案件暨統計分析資料
  10. Drink spiking – Alcohol and Drug Foundation
  11. Anderson, L. J., Flynn, A., & Pilgrim, J. L. (2017). A global epidemiological perspective on the toxicology of drug-facilitated sexual assault: A systematic review. Journal of forensic and legal medicine, 47, 46-54.
  12. LeBeau, M. A. (2009). Drug‐Facilitated Sexual Assault. Wiley Encyclopedia of Forensic Science.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5
TingWei
9 篇文章 ・ 9 位粉絲
據說一生科科的生科中人,不務正業嗜好以書櫃堆滿房間,努力養活雙貓為近期的主要人生目標。


0

6
0

文字

分享

0
6
0

「勃起」能測出性傾向?關於陰莖充血——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A編
・2022/01/09 ・34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編按:青春期是人體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除了身體上的「第二性徵」開始發育蠢動外,身體內的賀爾蒙也開始活躍流竄,讓你在課堂間、捷運上,都時不時對他人陷入「可以色色」與「不可以色色」的理智與慾望的拉鋸戰……。你是未滿18歲的青少男女嗎?是否對該如何理解「性」感到迷惘?這次《談性先修班》專題,以「未滿 18 歲可以看」的初衷製作系列文章,邀請各位讀者認識那些「能看A片前,你要知道的性知識」!

經常會聽到「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這樣的描述,為了探明真相,我找到一篇 2019 年的研究,內容提到勃起會降低「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1]

勃起時真的比較衝動?

「執行功能」是人們為了達成特定目標,會在認知過程中「監控」自己行為的能力,包含基本的注意力控制、認知抑制、反應抑制、工作記憶…等,以及多種能力共同運用的計畫或推理能力。

而「執行功能」也並非是無限的,一位男性為了抵抗自己的勃起,必須集中精神告訴自己不要勃起,當下其他事情都不能做也不能想。因此,研究者假設「當男生企圖抑制性喚起(勃起)的時候,執行功能會被用在抑制上,此時因執行功能匱乏,會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

圖/Pexels

實驗設計分為要求抑制自己勃起的「抑制組」,與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看 A 片的前後,測量受試者的執行功能能力,並比較前後測與組間差異。為確保所有受試者在看 A 片的時候都有感受到「性」奮,每位受測者在看 A 片期間,皆使用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監測性喚起的程度。

實驗結果卻發現,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後測的執行功能表現上顯著低於前測,而「抑制組」的前後測並沒有顯著差異。不精確的說法就是,如果男生放任自己勃起,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也就是說不受控制的原因就是當初根本沒想控制)

身為直男的我,對於實驗結果不感意外,但文中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卻引起了我的好奇,到底是什麼神奇道具,可以監測性喚起?

看起來像飛機杯的陰莖體積描記器

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是藉由偵測陰莖勃起程度,確認男性性喚起的器材,該器材的結構如下所示:

基本上就是一個中間沒有矽膠鑄模,但開口非常貼合的飛機杯,唯一的差別是 3 號零件能偵測陰莖勃起的狀況,其工作原理一般可分為兩類:

  1. 測量空氣被擠出柱狀玻璃的量,用於勃起幅度較小的情況
  2. 測量具有彈性的橡膠環的形變量,用於正常勃起的情況

目前,在確認是否患有勃起功能障礙(Erectile dysfunction,俗稱陽痿)的檢測上,有另一種用來測量夜間陰莖勃起(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俗稱晨勃)的儀器,裝置如下所示:

看看這個設計,不只看起來比較舒服,也能有效偵測到勃起程度,這讓我不禁懷疑前面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有必要做得這麼複雜嗎?

為排除反射性勃起,必須將它包起來

在討論兩者設計的差異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一下勃起的不同種類:

  1. 反射性勃起:藉由物理方式刺激陰莖神經末梢產生勃起
  2. 心因性勃起:藉由其他感官刺激或性幻想產生勃起
  3. 自發性勃起:無意識的勃起,像是晨勃。

看到這邊,我想你應該有了點眉目,晨勃測量只確認「使用者是否有勃起功能障礙」,而「陰莖體積描記器」是要確認「男性性喚起的程度」,也就是「只測量心因性勃起」,所以為了避免反射性勃起,必須把陰莖包起來排除其他勃起的可能性。

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發明者——庫特·弗雷德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是一位捷克裔的加拿大醫生,在 1950 年代,捷克斯洛伐克軍方規定「同性戀者不得當兵」,這讓許多為了逃避兵役的人,選擇謊報自己的性傾向,而軍方為了避免這類逃兵事件發生,邀請佛雷德設計一套可以辨別同性戀的儀器,而他發明的這套儀器正是「陰莖體積描記器」。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圖/維基百科

於此同時,佛雷德也在研究治療同性戀的方法,在當時,同性戀還是一種精神障礙,學界認為同性戀是恐懼或厭惡與異性相處所造成的。

毫無作用的同性戀治療

佛雷德來找了四十七位男同性戀者測試他主張的轉化療法,在療程中,他一面強調同性性交好壞壞,一面說異性好棒棒,並用了一些現在看來過於激烈的手段來強化刺激,例如在提及同性性交時,會使用藥品製造反胃來進行負回饋。

然而,這一系列療程並沒有轉變男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有一半的患者沒有任何改變,剩下的人有部分在數周後重新與同性發生性關係,當然,還是有人最終娶了老婆、生了小孩,成為「表面上的異性戀」。

為什麼說是「表面上的異性戀」?即便這些接受治療的同性戀者,在異性伴侶的生活中與異性戀者無異,但對同性的慾望仍超越了對異性的慾望。

經歷治療研究失敗後,佛雷德放棄同性戀治療研究,並意識到同性戀在社會與法律上的困境,他於 1957 年開始在捷克斯洛伐克提倡同性戀除罪化,1961 年捷克斯洛伐克將成年人的同性性交合法化。之後,佛雷德致力於完善「陰莖體積描記器」,並開發出診斷不同性傾向與性偏好的方法,包含戀童癖、露出癖……等。

1960 年代,同性戀的治療研究並沒有停止,這些研究者也使用佛雷德開發的「陰莖體積描記器」來測試治療效果,但這些結果,都證明了同性戀的不可變動性,以及治療法的侷限性

圖/Pexels

接納不同性取向

1973 年,美國精神病學會決定從 DSM 中刪除同性戀,這件事情影起了多方的辯論,佛雷德也因為自己做過同性戀治療研究,被邀請在《同性戀雜誌》發表評論。1977 年,佛雷德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道歉聲明,他認為自己的治療研究是非常失敗的,他說:

「如果這些治療是有『幫助』的,那它已經『幫助』人們進入一段不能忍受,或幾乎無法忍受的婚姻中。」

佛雷德也強調,「並沒有任何治療方法能把同性戀變成異性戀」,他建議嘗試藉由社會變革消除特定的壓迫,提供同性戀者相關諮詢,接納自己的性取向,才是合理有效的方法。

隨後的幾十年間,佛雷德與「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相關研究,先被同性戀運動者當作負面的宣傳素材,後被專家引用當作推行同性戀正常化的科學證據。

在自我信念與事實間徘徊的科學家

本來帶著玩笑心情寫這篇文章的我,卻被「陰莖體積描記器」的故事給深深吸引。

當初佛雷德發明「陰莖體積描記器」,是為了辨識同性戀,並用於證明同性戀的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諷刺的是,這些研究紀錄最終卻成為了同性戀正常化的有力證據。雖然佛雷德後期沒有直接參與同性戀治療的研究,但「陰莖體積描記器」仍促成了許多同性戀治療研究。

綜觀佛雷德的研究歷程,我不確定他轉變的關鍵原因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忠於實驗數據,隨著越多實驗數據證明同性戀性傾向是不能改變的,他也逐漸改變自己的假設,這對一位研究者來說是難得可貴的。

參考資料:

  1. TSuchy, Y., Holmes, L. G., Strassberg, D. S., Gillespie, A. A., Nilssen, A. R., Niermeyer, M. A., & Huntbach, B. A. (2019). The impacts of sexual arousal and its suppression on executive functioning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56(1), 114-126.
  2. Waidzunas, T., & Epstein, S. (2015). ‘For men arousal is orientation’: Bodily truthing, technosexual scripts, and the materialization of sexualities through the phallometric test.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45(2), 187-213.
  3. Shvartzman, P. (1994). The role of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and rigidity monitoring in the evaluation of impotence.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39(3), 279-282.
  4. Ha, N. (2015). Detecting and teaching desire: phallometry, Freund, and behaviorist sexology. Osiris30(1), 205-227.
  5. Freund, D. K. (1977). Should homosexuality arouse therapeutic concern?.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2(3), 235-240.
  6. Penile plethysmography – Wikipedia
  7.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 Wikipedia

A編
84 篇文章 ・ 331 位粉絲
PanSci 編輯|讀物理毀三觀的科學宅,喜歡相聲跟脫口秀,因為它們跟我一樣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