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健康的飲食習慣不只讓你變胖,連地球環境也遭殃!

  • 文/陳曼婷,Aranth安曼營養 澳洲註冊營養師。

亂亂吃好開心!可是後果呢?圖/macrovector / Freepik

現代人壓力大,常常暴飲暴食,點了一大桌菜卻沒吃完,或擔心浪費食物,哪怕肚子已經很撐了,還是硬把食物吃光,結果攝取了大量多餘的熱量。

不過,把食物吃完真的就是減少食物浪費嗎?還是只是自欺欺人的想法呢?

食物浪費,不只是廚餘問題

隨著環保意識增加,以及大家對第三世界國家的關注,廚餘問題現在已在全球引起多國人民和保育組織的重視。

數據顯示,近幾年來全球製造的廚餘每年高達約 13 億噸,能夠餵飽超過三十億的人口5。這個數字聽上去已經非常驚人,但讓人萬萬想不到的是,因過度進食而造成的食物浪費問題竟然有過之而無不及。

吃下讓人過重的食物,其實也是一種食物浪費。圖/rawpixel.com / Freepik

義大利於 2019 年公布的一項最新研究中,專家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2017 年的全球身體質量指數(BMI)資料庫、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的人口資料裡七個已開發地區的過重人口數據,計算了這些過重人口額外消耗的食物量。這些食物稱為代謝性食物浪費(Metabolic Food Waste),意指被浪費於維持人口中所有過重及肥胖人士高於理想體重的每公斤重量所需食物。

單單一年的代謝性食物浪費就多達 1400 億噸,是每年廚餘量的一百多倍!而每年生產這些食物的碳排放量,等於燃燒燃油產成的二氧化碳過去七年之總和7。(這裡必須一提,農業活動一直是全球碳排放的重要來源之一!)

除了溫室氣體排放量,食物生產亦使用了大量的水資源。維持過重人口額外體重的食物在生產過程中,遺下了至少 3.4 億立方公尺的水足跡,足夠 34 萬以上的人口使用一年7。其實水資源缺乏的危機比我們想像的更嚴峻,只是處於已開發國家的我們並沒有切身之痛而已。預計到 2025 年,全球將有高達 28 億人面臨缺水危機4

地球乾旱、缺水的程度可能遠超過我們的想像。圖/fanjianhua / Freepik

不良飲食習慣的後果

除此之外,龐大的過重人口數字,更造就了一個個公共衛生與健康危機,包括肥胖問題及各種慢性疾病,例如心血管疾病和糖尿病等。涉及 195 個城市的大型研究指出,全球每年有 11 億人死於不良飲食習慣,等於每一秒就有一個人死於不良的飲食習慣帶來的疾病1。諷刺的是,這個數字比非洲兒童政策論壇公布非洲因飢餓死亡的兒童數目還高8

沒想到吧,原來食物浪費不只限於肉眼可見的廚餘,也包括過量進食的食物。肥胖和不良飲食習慣也不單只是個人健康問題,還跟水資源、糧食危機及全球暖化有關。

我們可以做什麼?

想要真正減少食物浪費,在點餐時切忌貪心嚐鮮,要根據進食人數選擇合理分量的菜式。如果知道餐廳分量較多,可預先主動和服務生溝通,例如只要半份米飯,以減少任何形式的浪費。吃不完,請盡量把剩餘食物打包帶走。

另外,養成良好飲食習慣,攝取健康食物,不僅能減少多餘的卡路里攝取量,還可以幫助地球,減少汙染!

其實早有研究指出,幾乎所有越健康且高營養價值的食品,對環境的影響越低2。例如以下全穀物、水果、蔬菜、豆類、堅果和橄欖油與紅肉、加工食品的對比:

  • 1 顆中型柳橙(水足跡 50 公升)vs 1 杯柳橙汁(水足跡 170 公升)
  • 1 顆馬鈴薯(水足跡 25 公升)vs 1 小包洋芋片(水足跡 185 公升)
  • 1 公斤瓶裝水(水足跡 5 公升)vs 1 公斤咖啡(水足跡 140 公升)
  • 1 公斤玉米(水足跡 900 公升)vs 1 公斤白米(水足跡 3400 公升)
  • 1 公斤雞肉(水足跡 3900 公升)vs 1 公斤牛肉(水足跡 15500 公升)

與喝果汁相比,直接吃水果對環境的影響比較小喔!圖/Element5 Digital from Pexels

因此,多選擇植物性食品和未經加工的天然食品,不但對個人健康有益,更可以減低對環境的影響,正所謂一箭雙鵰啊!既然身處已開發國家的我們有能力選擇食物,絕對也有能力為地球貢獻一份力。不知道這麼偉大的使命,有沒有讓你更願意重視自己的飲食習慣,不再亂吃一通呢?

參考文獻

  1. Afshin, A., Sur, P. J., Fay, K. A., Cornaby, L., Ferrara, G., Salama, J. S., … & Afarideh, M. (2019). Health effects of dietary risks in 195 countries, 1990–2017: a systematic analysis for the Global Burden of Disease Study 2017. The Lancet, 393(10184), 1958-1972.
  2. Chapagain, A. K., & Hoekstra, A. Y. (2004). Water footprints of nations.
  3. Clark, M. A., Springmann, M., Hill, J., & Tilman, D. (2019). Multiple health and environmental impacts of food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116(46), 23357–23362. doi: 10.1073/pnas.1906908116
  4. Falkenmark, M. (1997). Meeting water requirements of an expanding world population.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Series B: Biological Sciences, 352(1356), 929-936.
  5. FAO. (2013). Food wastage footprint: Impacts on natural resources. FAO.
  6. Matharu, A. S., de Melo, E. M., & Houghton, J. A. (2016). Opportunity for high value-added chemicals from food supply chain wastes. Bioresource technology, 215, 123-130.
  7. Toti, E., Di Mattia, C., & Serafini, M. (2019). Metabolic Food Waste and ecological impact of obesity in FAO world’s region. Frontiers in Nutrition, 6, 126.
  8. Unicef. (2015). UN inter-agency group for child mortality estimation. Levels and trends in child mortality.
  • 責任編輯/竹蜻蜓

關於作者

陳 曼婷

澳洲註冊營養師及英國私人教練證書。畢業於香港大學食品及營養科學,其後赴澳洲悉尼大學深造臨床營養學,現為安曼營養中心高級營養顧問。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