族群大、傳播強、致死少、很難好,讓武漢肺炎威脅超越流感

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已經造成上千人死亡,此一源於武漢的病毒被命名為 SARS-CoV-2,意思是類似 SARS 的第二種冠狀病毒,本文中接下來談到此病毒,會以 SARS 二世稱呼。

疫情將如何發展,台灣該如何看待?可以用演化的角度推論一番。

怎麼樣才是病毒的理想樂園?

未來充滿變數,預測演化方向十分困難,不過仍然可以參考一些基本原則,玩過「瘟疫公司」的人應該會了解我的意思。

演化的目標姑且簡化為「生生不息,繁榮昌盛」。病毒需要宿主才能生存,假如殺死宿主,自己也會喪命;殺死宿主以前趕快先傳給下一個宿主,是一種解決方法。

不過最理想的狀態,還是完全不殺死宿主,讓每一個可能的宿主都成為病毒的樂園。

現實中病毒不會思考,只會衍生出許多不同的遺傳組合,各自感染許多宿主,接著死掉一些宿主,死掉更多病毒,在競爭中奮力求生,卻永遠達不到理想狀態。

對病毒有利的特徵至少有:

  1. 增加感染力,容易找到新宿主。
  2. 增加防禦力,延長存活時間。
  3. 增加繁殖力。
  4. 降低致死率,或是延後宿主死亡的時間。

病毒會不斷突變,形成不同的遺傳變異,成為天擇作用的原料。病毒族群中擁有有利變異的個體,會由於天擇而增加比例。而族群大小,是影響天擇力量的關鍵之一;族群愈大,天擇力量愈強,有利生存的變異愈容易增加存在感,反之亦然。

病毒的族群愈大,也就是感染的宿主愈多,天擇的力量就會愈強。

病毒會不斷突變,形成不同的遺傳變異,成為天擇作用的原料。圖/kjpargeter@Freepik

SARS二世能感染大量人類這件事,有助於天擇發揮,篩選出對病毒有利的變異,讓病毒更容易適應人類。換句話說,SARS二世感染愈多人類,將愈有機會更適應人類。

和 SARS 相比,SARS二世已經很適應人類了。

它的感染力強大,沒有明顯症狀也能傳染。武漢以外的感染者,似乎超過 70% 沒有嚴重症狀,致死率應該未滿 3%,可能不到 1%。

但是即使死亡率低,需要住院的患者卻也不容易痊癒出院,可以推論SARS二世的防禦力和繁殖力綜合效果還算不錯,沒有疫苗或專屬藥物,患者體內的病毒不容易消滅。

我個人猜測,SARS二世的致死率已經很低,再降幅度大概也有限;傳播能力倒是明顯還有提升空間。不過也不用太過恐慌,強化一項技能的同時,也會帶來某些負擔,比方說防禦和生殖力常常互斥,無死角的零缺點病毒不可能存在。

若是當作普通流感會怎麼樣?

有些人主張,不需要特別理會 SARS二世,把它當作普通流感看待即可。這會發生什麼事呢?

光是想像都覺得恐怖,對吧?圖/GIPHY

假如當作流感處理,鑽石公主號的情況可以讓我們推測可能的狀況。這艘遊輪約有 3000 位成員,與陸地隔離的期間,只有出現症狀的乘客才下船治療;直到十餘天後讓健康乘客下船為止,有超過 600 人感染病毒,儘管沒有死亡,卻有約 5% 重症。

  • 註:本文原文發表於 2 月 20 日,當時無人死亡。累計至今(2 月 26 日)共 3 人死亡,重症率超過 4%。

由鑽石公主號的狀況推論,一旦讓病毒開始散播,隨後又沒有採取比較可靠的防疫措施,只讓嚴重者住院的話,要感染族群中 30% 人口不成問題。

假如台灣毫不在意,從來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只把它當作普通流感看待,那麼有 500 萬人遭到感染,並非危言聳聽。假設重症率 3%,死亡率 0.1% ,將會是 15 萬人需要長期住院,5000 人去世。(註:若是真的發生如此大規模的疫情,此一死亡率應該是低估)

最大的危害是會癱瘓醫療體系,讓病人塞滿醫院。

活著的病患會持續消耗醫療資源,病死或出院不會,但是 SARS二世偏偏不太會殺死病患,又不容易放過需要住院的感染者,而且不嚴加控制,傳染人數將非常多。

這類傳染病最大的危害是會癱瘓醫療體系,讓病人塞滿醫院。圖/jcomp@Freepik

幸運的是,由於台灣政府和民眾對本次疫情的一系列反制,大幅壓制了病毒的傳播範圍,使得上述悲劇不會發生。然而,假如一開始就當作流感,現狀肯定嚴重非常多,超過當年 SARS 的傷害。

不及早採取行動的話,台灣 500 萬人感染聽起來很誇張嗎?來看其他估計。日本北海道大學的西浦博(Hiroshi Nishiura)估計,最糟糕的發展是中國將有 40% 人口,也就是 6 億人感染病毒,其中一半沒有症狀。這個估計比較極端,卻能提醒我們潛在的嚴重性。

另一種冠狀病毒導致的 MERS 死亡率超過 30%,卻一直無法適應人類,使得它出道八年來只感染 2500 多人、862 人死亡。相比之下,MERS 的致死率是 SARS 數倍,SARS 唯一一次疫情的死者數卻不輸 MERS。

SARS 致死率又是武漢肺炎的很多倍,但是後者在傳播上大勝,至今死亡數已經超越 SARS。

傳播強、致死少、族群大,SARS二世的各種特徵綜合起來,使它在適應人類宿主的路上相當有利;但是遠高於流感的重症率和致死率,讓它的殺傷力遠勝流感。

至今 SARS二世對人類整體的威脅,超越 MERS、SARS、流感與大部分傳染病。至少目前仍不能放鬆對疫情的監控。

本文轉載自新公民會議〈武漢肺炎當流感,傷害遠勝SARS?〉 

延伸閱讀

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全新計畫《科學生線上學習平台》問卷募集中!填答就有機會獲得精美好禮!


科學人飾品 | 分子項鍊 & 元素耳環,展現獨特科品味!

關於作者

寒波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