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6
1

文字

分享

0
6
1

公堂之上真相為何越辯越謎?從《第三度殺人》談虛假記憶和確認偏誤

林希陶_96
・2018/08/11 ・256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7 ・八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第三度殺人》為知名導演是枝裕和的作品,2017 年上片以來引起了一陣旋風,在日本電影獎項中多有斬獲。

在 2018 年三月頒獎的日本電影金像獎甚至囊括六項大獎,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剪輯、最佳男配角(役所廣司)、最佳女配角(廣瀨鈴),是枝裕和一人就獨得三項(導演、編劇、剪輯),男主角是大家特別喜歡的福山雅治(雖然是很多人老公,但 2015 已經結婚了,大家可以先收拾碎掉的玻璃心,繼續支持他的作品)。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圖/Sandome no satsujin(2017)@imdb

越來越撲朔迷離的案件劇情

電影劇情環繞在福山雅治所飾演的律師,企圖想幫殺人犯三隅高司(役所廣司飾)脫罪;這樣的情節聽來很合理──律師盡可能找到可以輕判的證據。然而,隨著一次次的律見(律師與犯人接見),一次次的開庭,犯人竟然一次次的翻供,這當然並非法院所樂見。

日本司法看來比台灣更為僵化,從準備庭開始,就只是在走流程,走完流程便宣布刑度,期間不容翻供或提出不同看法。每個證人已經被設定好要講甚麼話,做什麼事。若有個人觀感,一律不得在法庭上陳述。這樣的情節設定,讓整部戲頓時陷入羅生門之中,到底誰說的故事才是真相?

是被害人的妻子(齊藤由貴飾)所陳述犯人是為了錢財才殺人?還是妻子有了婚外情而雇用犯人殺害自己的先生?亦是被害人的女兒(廣瀨鈴飾)被自己的父親性侵,但被犯人目擊憤而殺人?還是女兒愛上犯人,為了幫犯人逃脫死罪,才虛構出性侵事件?或是女兒其實才是真正的殺人犯,高司只是出於同情(或愛戀)而幫忙頂罪?

還是犯人因被不當解雇,因巧遇被害人而動手殺害?亦是兩人和謀使用不當原料賺取暴利,但事後談不攏分贓事宜,才導致殺人事件?每個角色在法庭上的說詞,與私下的面貌皆不相同。每一種故事情節都有可能發生,那真相到底為何?

電影的推衍故意營造出模糊的氛圍,令觀者有霧裡看花之感,但在公堂之上,大家真的就會好好說實話嗎?

電影《無盡的控訴》就是描述麥馬丁幼稚園案的事件。圖/Indictment: The McMartin Trial (1995)@imdb

證詞越問越獵奇?

其實並不盡然。過去美國最為知名的性侵害案件麥馬丁幼稚園案(The McMartin preschool trial),約有 360 名兒童作證遭受幼稚園老師性侵害,他們的證詞現在聽來相當怪異,孩子們說他們在飛機上、地下道、洗車廠、機場、熱氣球上被性侵,接著開始涉入邪教崇拜的議題,有女巫戴著黑色帽子在天空飛來飛去;有老師在他們面前將兔子殺死取出內臟,並逼喝動物的血。

但讓他們挑出可能嫌疑人照片時,有的人挑了動作明星查克‧諾里斯(Chuck Norris)的照片,有的人挑了一群修女的照片(她們在四十年就過世了),有的人挑了丹尼‧戴維斯(Danny Davis,該案辯護律師)。整個案子在沒有實質證據之下,進入了法院訴訟。

此案件纏訟了七年,花費了花了一千五百萬美金,但最後無人被定罪(可同時參閱 HBO 製作的電影無盡的控訴》,並參考此文章:為何兒童性侵害案件難以收集有效的證據?)。

麥馬丁幼稚園案的後續,1990 年代有很多青少女長大後指控父親性侵自己。圖/Photographer 192@flickr

此案件在媒體推波助瀾下,從  1980 年代延燒至 1990 年代,全世界各地有多所幼稚園或托兒所陸續被指控性侵兒童1,但多數無罪定讞。也有青少女長大之後,回過頭去指控父親性侵自己。內容都是從一開始的性侵,進而加入各種匪夷所思的虐待,把蜘蛛或嬰兒手臂塞進陰道裡面,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撒旦崇拜戲碼。

美國鄉民們對這一套完全深信不疑,每次都是同樣的劇情看都看不膩。只能說全世界的鄉民都有共同特質:

越獵奇,散播的就越遠;越詭異,盲信的就越深。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學的創始人。圖/Max Halberstadt@wikimedia

「虛假記憶」讓當事人記得沒發生過的事

這些證詞通常曲折離奇、不斷改變、互相矛盾,成了心理學家眼中的虛假記憶(false memory,意指個案回憶出從未發生的事)2

連最早研究的此概念的佛洛伊德都坦承,這些使用回溯技巧「提取」而出的記憶,很高比例的內容都是孩子遭受父親性侵害,但事實上「那些性誘惑的畫面從未發生過,那些只是我的患者自己編出來的幻想,或者是我強加給他們的」3

但司法系統並未因此踩下煞車,許多無辜的人,也因為這些莫須有的指控而深陷牢獄之災,至今仍無法重見天日

真相,到底是什麼呢?圖/Sandome no satsujin(2017)@imdb

「確認偏誤」讓司法人員只收集證明成見的證據

回到《第三度殺人》這部電影也是如此,所有的司法人員只是落入「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陷阱之中,只蒐集能證明自己成見的證據;在找尋證據時,只是在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不是挖掘出真相。

真相真的有人在乎嗎?還是只能埋藏在大雪之中。這是在觀看這部電影時,不得不進一步深思的問題。

更多心理相關文章,歡迎參閱臉書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

 

  • 註:麥馬丁幼稚園案開啟了美國司法訪談(forensic interview)的濫觴,各個單位投入大量經費研發合宜的訪談方法。這些方法以科學為基礎,在中立、客觀、標準化、不引導的情境之下,讓個案陳述其經驗或目睹事件。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
  2. Maran M. (2010). My Lie: A True Story of False Memory. Jossey-Bass.
  3. 紀迺良(譯)(2012)。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Dominic Streatfeild)。台北:麥田。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79 篇文章 ・ 49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眼見為憑?不,那只是你的偏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商周出版_96
・2020/05/21 ・22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16 ・六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 作者/史坦利.萊斯 (Stanley A. Rice);譯者/李延輝

我們無法辨別隨機性會直接造成可能是所有偏見中最重要的:確認偏見(confirmation bias)。

當我們看這世界,會看到一些東西,確認了我們已經相信的事, 有一些則與其牴觸。我們自然而然會較注意確認我們已經相信的東西。我們會引用證據支持我們的信念,忽視違背信念的證據,這不是因為我們都是騙子,而是因為我們大腦內的本能偏見。

我們只挑自己要的,卻忽略其他可能存在的。圖/pixabay

科學家稱這種偏見為「摘櫻桃」,因為我們摘下確認我們偏好的紅櫻桃,但沒有看到綠櫻桃。這或許是科學家使用統計測試決定結果顯著程度的主要理由。

我已經向你介紹了一個確認偏見的例子。我用維生素 C 補充品和避免感冒之間的相關作為虛假相關的例子,但我也提到偏見可能扮演了某個角色:服用補充品的人會將自己的症狀解釋為吸鼻子,而不是感冒。

在之前章節我討論過人類往往會認為其他有機體有智慧,但這些有機體可能不是真的有智慧。寵物的主人往往認為自己的狗是世界上最聰明的狗,或者養的貓真的很愛自己。這是某種形式的確認偏見。以下有一些滑稽的例子。

我家的動物是世界上最聰明的!

20 世紀初,有一匹叫「聰明漢斯」(Clever Hans)的馬。牠的主人宣稱這匹馬會算數。群眾會聚集看這匹馬算數。馬不會說話(除了靈馬艾德和戰地神騾之外),所以有人告訴聰明漢斯數到五,牠就會用馬蹄重重踩地上五次。聰明漢斯似乎總是能答對。

看我的厲害!(圖片非漢斯本人)圖/giphy

我很確定你已經猜到發生什麼事。假如他們告訴馬數到五,觀察者會在踩二或第三下時冷靜地閒站著。馬踩第四下時,觀察者就會開始留意。踩第五下時,他們就以幽微的方式傳達出他們的讚許,並準備鼓掌。結果證實馬只是非常擅長解讀人的肢體語言。不久,真相就傳了出去。就馬主人來說,這不一定是騙術,而只是觀察者的偏見。容易受影響的觀眾持續得出錯誤的結論,那些看到聰明漢斯的人也一樣。

情況是變好了。你可能會認為到了 21 世紀,我們會注意像這樣的事。但我看到一個電視節目,裡面的人會展示他們的寵物多有智慧。一個家庭宣稱他們的狗不只可以算數,也能讀木塊上的數字。我發誓我不是胡謅的,像這樣的東西可捏造不出來。

在這裡嗎?(本圖也非當事狗狗)圖/giphy

狗在簾幕的一邊。主人會在另一邊拿起一個木塊,假設上面有數字七好了,他會拿給熱切的觀眾看,然後放回原位,和其他木塊放在一起。簾幕一掀開,狗主人就會告訴狗去找上面有「七」的木塊,然後狗就會直接找到那個木塊。觀眾欣喜若狂,評審至少會裝得好像他們相信狗會讀數字一樣。

我知道你已經搶先猜到了。狗並不會讀數字,牠只是聞了聞哪個木塊上面人的味道最新。事實上,狗在人告訴它找哪一個數字之前就開始找數字七的木塊!你會想這原本就會讓觀察者稍微起疑。

自我欺騙的大腦,不可信任的記憶

人類大腦不只無可避免會製造偏見,看起來似乎也天生就會自我欺騙。

我們的心靈時常再現我們的記憶。記憶並不是一套不變的原始資料,我們的頭腦每次都可以重新查閱。相反的,每次我們想到一件事,我們的大腦就會改變記憶,過程中可能帶來偏見,並儲存修正後的版本。

人類的記憶,其實跟《腦筋急轉彎》所闡述的不一樣,並沒有那麼牢固。圖/giphy

我們實際上無法記得偏見出現前那件事的樣貌。這就是為什麼執法人員和國家安全調查員很容易將假記憶灌輸進人的腦袋,這些人之後會說記得實際上並沒有發生的事。一旦假記憶存了下來,就很難和真的記憶區別。

科學家為了避免這樣的偏見,會填寫實驗室紀錄本,取得任何結果的當天就寫下來,而不是之後再寫。這也是為什麼目擊證人的證詞可能不是故意騙人,但必須以實物證據,例如犯罪現場的 DNA 加以對照檢查。

歷史上重大的偏見:奴隸制度

人類歷史上很普遍的偏見就是奴隸制度,直到不到一百年前才逐漸式微。奴隸主人單純不把奴隸當人看。

羅馬人將他們的奴隸定義為「會說話的工具」。傑佛遜在革命戰爭前的大陸會議堅稱奴隸也是人,但會議中的南方代表將他們視為財產。捍衛奴隸制度的人往往相信奴隸對他們的小塊土地心滿意足。

奴隸天生就喜歡當奴隸?才不是這樣!圖/giphy

年輕的達爾文搭乘羅伯特.斐茲洛伊(Robert FitzRoy)船長的船,航行整個世界。斐茲洛伊就相信奴隸很快樂。達爾文和他看法不同。由於達爾文是平民乘客,他可以與斐茲洛伊意見相左而不會造成任何後果。

斐茲洛伊想向達爾文證明奴隸很快樂。因此,停留巴西時,斐茲洛伊要一名奴隸主人帶他的奴隸出來見達爾文。主人和船長都在,那些奴隸告訴達爾文他們實際上非常滿足。達爾文指出了一件事,對今天我們任何人來說都很顯而易見:奴隸不敢在主人在場時抱怨,他會處罰他們。達爾文告訴斐茲洛伊這證據毫無價值,這船長的反應就沒那麼客氣了。

遺憾的是,就著名政治評論家比爾.歐萊利(Bill O’Reilly)的說法,這種偏見還一直持續下去。

——本文摘自泛科學 2020 年 5 月選書《像科學家一樣思考》,2020 年 4 月,商周出版

商周出版_96
90 篇文章 ・ 340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業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

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你的記憶不是你的真相:認識幾個「後真相」的心理學陷阱
郭 宜蓁
・2019/09/12 ・300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在這個網路媒體發達的時代,人人都有機會成為假訊息的傳遞者!這並不代表我們愛說謊,而是我們以為的「真話」可能並不「真實」。所以到底是你的「真」,還是我的「真」呢?

《哈利波特》中沒喝到也幸運的幸運水

在《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哈利在魁地奇比賽前,讓榮恩自以為喝下幸運水,在比賽中大顯身手,最後獲得勝利。圖/IMDb

在《哈利波特:混血王子的背叛》中,哈利在魁地奇比賽前,讓榮恩自以為喝下幸運水,在比賽中大顯身手,最後獲得勝利。(沒有被喝下的)幸運水為什麼會有用呢?

1955 年,畢闕博士(Henry K. Beecher)提出了「安慰劑效應」。此效應的緣起於一份醫療紀錄,在紀錄中大約四分之一服用安慰劑的病人,表示服用藥劑之後,疼痛得到舒緩,而這些疼痛的舒緩是可以透過客觀方法被檢測到;同時沒有接受安慰劑的病人,症狀並無改善。

簡單來說,安慰劑效應就是當進行一個無實質效果的療程時,不知情的病人症狀隨之好轉的情況。此時可能病人常會有錯誤歸因,以為這個療程具有療效,實際上有可能是心理因素加上身體本來就能夠靠著免疫系統自癒。而以心理狀態來說,一個有實力的人可能因為緊張,導致在比賽中失利,若能在賽前「以為自己喝下幸運水」,便能夠讓自信心大大提升,在場上完整地表現出自己的能力,這也就是安慰劑的效用了。

說到這裡,是不是就想起許多網路上小偏方、小撇步呢?這些偏方,有些可能真的具有實質效用,有些說不定就是安慰劑效應,有些甚至會誤導民眾,讓情況變得更糟糕!所以除了沒事多看看泛科學,當遇到生理或是心理病症時,記得馬上尋求專業,不要延誤治療唷!

你的記憶不是你的記憶

你的記憶真的可靠嗎?圖/pixabay

還記得小時候和家人的相處過程嗎?腦中可能浮出某些畫面,當你跟家人核對這些畫面時,他們記得的內容可能跟你完全不一樣,是誰記錯了嗎?

電視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第三單元〈茉莉的最後一天〉,茉莉的媽媽透過機器讀取茉莉的記憶,得知她是以什麼樣的型態,在茉莉的成長歷程中影響著茉莉。

但實際上,大腦並不像電腦,可以按下儲存(ctrl+S)後,就將記憶原封不動的儲存在硬碟中。我們的大腦很容易被外界環境誘導,在記憶的歷程中不斷的重組,所以我們的記憶幾乎可說是「被製造」出來的,而這些「被製造」出來的記憶也深深地影響著我們。

美國心理學家羅芙托斯(Elizabeth Loftus)有個非常有名的「在大賣場走失」的記憶實驗,透過語言誘導、生動且詳細的描述,以及情緒衝擊,便能製造出新的記憶,以為自己曾經在大賣場走失過。詳細實驗過程可參考〈為何會記得不曾發生過的事?你的記憶真的可靠嗎?——《神奇的心理學》

「以為記得的事情,不一定是真實發生的」就像電視劇〈最佳利益〉中的這個段落,只是要目擊者回憶歹徒的外觀,目擊者所說的也不一定是最正確的。除了我們的記憶本身容易被誘導,每個人記下的內容也都會因為各自注意的細節而有所不同,所以下次再聽見「目擊者的證詞」我們可以嘗試從證詞中,聽出一些事件的過程,同時可以再多觀察,先別急著下定論。

是什麼讓我們改變態度?

圖/pixabay

人們通常先入為主相信一些觀念,當對立的證據呈現眼前 ,信念便會出現矛盾。在面對這種情況,人們可能選擇漠視,或者找一些自我安慰的主觀理由,總之就是要堅信自己是對的。

對於這樣的情況,多數社會心理學家認為是由於,人有追求認知一致性(信念、態度、行為都能彼此相容的心智狀態)的強烈動機。在這個前提之下,人們反而因此做出不合理的行為;或者在發覺行為與原有信念有矛盾時,強行解釋已經完成的行為。

1959 年 Leon Festinger 和 J. Merrill Carlsmith 的研究中,要求受試者在一小時內完成極其無聊的任務(前半小時,重複的向左、向右轉動木板上的木樁,後半小時,重複將 12 捲線纏上木板,再拆掉,再纏上,再拆掉……)。完成任務之後告訴受試者:「他們只是整個實驗中的控制組,而為了實驗的完整性,是否願意告訴接下來的參與者(真正的實驗同謀)這個測驗非常有趣?」當受試者遲疑時,實驗者便提出完成告知之後,會得到另外的酬勞(分別是 1 美元與 20 美元)。

整個實驗結束之後,再訪談受試者們對第一項任務的「真實反應」,得到 20 美元而說謊的受試者多數坦白,這份任務非常無聊。值得注意的是,得到 1 美元說謊的多數受試者,會改變自己的狀態,反倒認為這項任務是有趣的。為什麼得到 1 美元而說謊的多數受試者,會轉變自己的態度,認為這項任務是有趣的呢?

簡單來說,回答這個問題的受訪者是在「為了 1 美元這種小錢而說謊」和「這個實驗是有趣的」這兩個立場選邊站。

在執行當下受試者可能是感到無趣的,得到 1 美元的酬勞(在心裡上)並無法有效的說服他說謊時(誠實可能比 1 美元更有價值),他便會陷入矛盾之中(為了不值得的事情而說謊);而為了減少認知失調,他便會改變自己的態度,讓態度(覺得過程有趣)與他的行為(告訴別人過程有趣)盡可能的一致,因此便產生這種看似不合理的現象。

而這些「為了維護……的認知,選擇支持或否定某些現實」經常發生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像是在教育現場常見的,家長跟老師的觀察有明顯的出入,有些家長為了維護「自己對自己家小孩瞭若指掌的家長」這個認知,否認其他人對小孩的觀察;又或者男女交往時的各種占有與限制,有些人可能為了維護「他/她是因為喜歡我,才會這樣對我」的認知,支持其中一方的掌控行為。

心態上保持空間,才有機會走出騙局了解真相

松仁路裂開了?實際上是網路謠言。 圖/台北市政府新聞稿

面對訊息的真真假假,我們除了透過邏輯判斷真偽之外,還可以試著不預設立場地聽不同的聲音。或許會覺得無法認同對方的言論、無法理解怎麼會有這種人存在,有時甚至還會覺得「氣氣氣氣氣氣氣」,但是別人所說的每句話,背後想傳達的是什麼,我們真的了解嗎?就像〈茉莉的最後一天〉的劇情,家人總在「為彼此好」之中互相傷害,如果能夠坐下來核對各自背後真正的想法,是不是就能少一些猜測、少一些傷害了呢?

此外,在這個資訊傳播快速的時代,人人都可以使用社群媒體傳遞自己想法的同時,我們也應該要為自己的「分享」負責,確認自己是不是假消息的放送者。仔細想想,你是不是曾經一看到「認同請分享」就把訊息轉傳出去了呢?從上面的幾個心理學概念就能知道,你認同的「真」和事實的「真」不必然相同,因此轉傳訊息前,如果能夠先查證,也能減少假消息再被散佈。

參考資料

郭 宜蓁
11 篇文章 ・ 0 位粉絲
輔大心理系畢業,面對未知世界,選擇用科學方式碰觸、感受,再用內化後的框架去結構、詮釋所感知的世界。

0

6
1

文字

分享

0
6
1
公堂之上真相為何越辯越謎?從《第三度殺人》談虛假記憶和確認偏誤
林希陶_96
・2018/08/11 ・256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7 ・八年級

《第三度殺人》為知名導演是枝裕和的作品,2017 年上片以來引起了一陣旋風,在日本電影獎項中多有斬獲。

在 2018 年三月頒獎的日本電影金像獎甚至囊括六項大獎,包含最佳影片、最佳導演、最佳編劇、最佳剪輯、最佳男配角(役所廣司)、最佳女配角(廣瀨鈴),是枝裕和一人就獨得三項(導演、編劇、剪輯),男主角是大家特別喜歡的福山雅治(雖然是很多人老公,但 2015 已經結婚了,大家可以先收拾碎掉的玻璃心,繼續支持他的作品)。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以下有雷,請自行迴避-----

圖/Sandome no satsujin(2017)@imdb

越來越撲朔迷離的案件劇情

電影劇情環繞在福山雅治所飾演的律師,企圖想幫殺人犯三隅高司(役所廣司飾)脫罪;這樣的情節聽來很合理──律師盡可能找到可以輕判的證據。然而,隨著一次次的律見(律師與犯人接見),一次次的開庭,犯人竟然一次次的翻供,這當然並非法院所樂見。

日本司法看來比台灣更為僵化,從準備庭開始,就只是在走流程,走完流程便宣布刑度,期間不容翻供或提出不同看法。每個證人已經被設定好要講甚麼話,做什麼事。若有個人觀感,一律不得在法庭上陳述。這樣的情節設定,讓整部戲頓時陷入羅生門之中,到底誰說的故事才是真相?

是被害人的妻子(齊藤由貴飾)所陳述犯人是為了錢財才殺人?還是妻子有了婚外情而雇用犯人殺害自己的先生?亦是被害人的女兒(廣瀨鈴飾)被自己的父親性侵,但被犯人目擊憤而殺人?還是女兒愛上犯人,為了幫犯人逃脫死罪,才虛構出性侵事件?或是女兒其實才是真正的殺人犯,高司只是出於同情(或愛戀)而幫忙頂罪?

還是犯人因被不當解雇,因巧遇被害人而動手殺害?亦是兩人和謀使用不當原料賺取暴利,但事後談不攏分贓事宜,才導致殺人事件?每個角色在法庭上的說詞,與私下的面貌皆不相同。每一種故事情節都有可能發生,那真相到底為何?

電影的推衍故意營造出模糊的氛圍,令觀者有霧裡看花之感,但在公堂之上,大家真的就會好好說實話嗎?

電影《無盡的控訴》就是描述麥馬丁幼稚園案的事件。圖/Indictment: The McMartin Trial (1995)@imdb

證詞越問越獵奇?

其實並不盡然。過去美國最為知名的性侵害案件麥馬丁幼稚園案(The McMartin preschool trial),約有 360 名兒童作證遭受幼稚園老師性侵害,他們的證詞現在聽來相當怪異,孩子們說他們在飛機上、地下道、洗車廠、機場、熱氣球上被性侵,接著開始涉入邪教崇拜的議題,有女巫戴著黑色帽子在天空飛來飛去;有老師在他們面前將兔子殺死取出內臟,並逼喝動物的血。

但讓他們挑出可能嫌疑人照片時,有的人挑了動作明星查克‧諾里斯(Chuck Norris)的照片,有的人挑了一群修女的照片(她們在四十年就過世了),有的人挑了丹尼‧戴維斯(Danny Davis,該案辯護律師)。整個案子在沒有實質證據之下,進入了法院訴訟。

此案件纏訟了七年,花費了花了一千五百萬美金,但最後無人被定罪(可同時參閱 HBO 製作的電影無盡的控訴》,並參考此文章:為何兒童性侵害案件難以收集有效的證據?)。

麥馬丁幼稚園案的後續,1990 年代有很多青少女長大後指控父親性侵自己。圖/Photographer 192@flickr

此案件在媒體推波助瀾下,從  1980 年代延燒至 1990 年代,全世界各地有多所幼稚園或托兒所陸續被指控性侵兒童1,但多數無罪定讞。也有青少女長大之後,回過頭去指控父親性侵自己。內容都是從一開始的性侵,進而加入各種匪夷所思的虐待,把蜘蛛或嬰兒手臂塞進陰道裡面,接著又是一連串的撒旦崇拜戲碼。

美國鄉民們對這一套完全深信不疑,每次都是同樣的劇情看都看不膩。只能說全世界的鄉民都有共同特質:

越獵奇,散播的就越遠;越詭異,盲信的就越深。

佛洛伊德,精神分析學的創始人。圖/Max Halberstadt@wikimedia

「虛假記憶」讓當事人記得沒發生過的事

這些證詞通常曲折離奇、不斷改變、互相矛盾,成了心理學家眼中的虛假記憶(false memory,意指個案回憶出從未發生的事)2

連最早研究的此概念的佛洛伊德都坦承,這些使用回溯技巧「提取」而出的記憶,很高比例的內容都是孩子遭受父親性侵害,但事實上「那些性誘惑的畫面從未發生過,那些只是我的患者自己編出來的幻想,或者是我強加給他們的」3

但司法系統並未因此踩下煞車,許多無辜的人,也因為這些莫須有的指控而深陷牢獄之災,至今仍無法重見天日

真相,到底是什麼呢?圖/Sandome no satsujin(2017)@imdb

「確認偏誤」讓司法人員只收集證明成見的證據

回到《第三度殺人》這部電影也是如此,所有的司法人員只是落入「確認偏誤」(confirmation bias)的陷阱之中,只蒐集能證明自己成見的證據;在找尋證據時,只是在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不是挖掘出真相。

真相真的有人在乎嗎?還是只能埋藏在大雪之中。這是在觀看這部電影時,不得不進一步深思的問題。

更多心理相關文章,歡迎參閱臉書專頁:陶然心理工作室

 

  • 註:麥馬丁幼稚園案開啟了美國司法訪談(forensic interview)的濫觴,各個單位投入大量經費研發合宜的訪談方法。這些方法以科學為基礎,在中立、客觀、標準化、不引導的情境之下,讓個案陳述其經驗或目睹事件。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Day-care sex-abuse hysteria
  2. Maran M. (2010). My Lie: A True Story of False Memory. Jossey-Bass.
  3. 紀迺良(譯)(2012)。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Dominic Streatfeild)。台北:麥田。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79 篇文章 ・ 49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為何會記得不曾發生過的事?你的記憶真的可靠嗎?——《神奇的心理學》
哇賽心理學_96
・2017/06/15 ・234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49 ・四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欸姐你還記得我三歲去坐旋轉木馬時吐出來的樣子嗎』阿新回憶著自己小時候的窘況
『有嗎?哪有可能!媽媽說那年只有我去而已你明明在住院』姊姊一臉疑惑的回應
『怎麼會……我到現在都還記得我吐在哪個垃圾桶』阿新不甘示弱地想證明自己當年的存在
『媽媽~』為了證明誰才是對的姊弟兩漲紅著臉大聲呼喊媽媽來證實

虛假記憶 (false memory)

如果從出生開始算,到現在至少都活了十年以上,這大約三千多個日子裡肯定發生過許多事情,好比第一次要上學很緊張、參加畢業旅行興奮到睡不著,或是過年期間跟家人一起到哪個好玩的地方等等,但有時在回想過去某個經驗時,卻發現跟家人講的內容不太一樣,好像那件事情並不是自己所記得的樣子,那種模模糊糊的感覺真讓人好不踏實。

美國心理學家羅芙托斯(Elizabeth Loftus)就是專門在研究那些人們所記得但卻與事實不符的「假記憶」,簡單來說就是那些自己記得但實際上卻不存在的過去事件。羅芙托斯博士有個非常有名的「在大賣場走失」的記憶實驗:透過語言暗示以及要求人們盡量寫下沒發生過的事件細節,便能輕易地讓人信以為真,以為自己曾經在大賣場走失過。

  • 羅芙托斯的TED TALK

詳細的操弄過程如下:

誰在大賣場走失?

你也覺得你有走失過嗎?圖/By Piyushgiri Revagar @ flick, CC BY-NC-ND 2.0

羅芙托斯博士邀請了 24 位個人來參與實驗,她先跑去向他們的家人們詢問小時候所發生的事情,譬如說常去的大賣場是哪一個、曾經旅遊過的國家等等,為的就是讓當事者更加確信這些事情都是真的。

接著博士給予參與者一本筆記本,裡頭記載著小時候發生的四件事,並要求參與者在接下來的五天之中,盡量回憶出這四件兒時經驗的細節,如果真的不記得就寫下「我不記得」。

這四件中有包含了三件是參與者 4~6 歲期間真實發生過的事,但另外一件卻是未曾發生過的事,是在訴說著 5 歲時於大賣場走失的經驗。在這四項事件後面都會附上一大段空格以及幾句描述提示,像是在大賣場走失經驗中,就會給予「在五歲的時候你在全家最常去的大賣場走失」、「當時你哭得很大聲」、「最後是一位老先生注意到並帶你回爸媽身邊」,讓參與者可以利用這些提示詞來填寫細節。

大家都會覺得對於沒發生過的事情應該會直接說他不記得了,但實際上在 24 位參與者中竟然有 7 位民眾對於第四件根本沒發生過的事(在大買場走失)做出回憶,也就是說他們 7 位產生了假的記憶,甚至在實驗結束後的訪談中告訴他們其實在大賣場走失經驗是假的記憶,是實驗需求特地編造出來的,他們還是不敢相信那是假的,一直覺得那是自己真實發生過的事。

記憶的特性

你一定很驚訝為什麼那 7 個人會回憶出根本不存在的事,這就要從我們對記憶的誤解談起了。一般我們都認為記憶應該是很穩定的,在五歲時所產生的記憶應當要跟我們在二十歲時所回憶的一模一樣,好比是一首歌存放在電腦裡就算你放得再久它都不會因此變成別首歌。但真的是這樣嗎?

心理學家給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人的記憶並不會像電腦檔案一樣穩固,反倒是很容易扭曲,像是受到他人的暗示、過去的經驗或是新的事件所影響,都會對記憶有大小不一的修改,為什麼會這樣呢?這就要簡單談談記憶是如何形成的(有興趣的讀者可以翻到本書〈學會記憶的小技巧勝過吃記憶吐司〉章節複習)。

一般我們都認為記憶應該是很穩定的,但心理學家給我們的答案是否定的!人的記憶並不會像電腦檔案一樣穩固,反倒是很容易扭曲。圖/By Linh Nguyen @ flickr, CC BY-NC-ND 2.0

人在接觸新事物後會在腦中產生短期的記憶,好讓我們能夠持續處理眼前的事情,譬如要立刻記下媽媽剛唸給你的電話號碼並且撥出去。短期記憶的作用是幫助於你來完成眼前的事,但只會短暫停留在你的腦海裡,時間一久你一定會忘記。如果你想要記久一點的話,這時候就必須要透過不斷地複習來將它變成長期記憶,這樣就可以記住好長一段時間不會忘記。

那麼虛假記憶又是如何產生的呢?依照上述的實驗流程來看,參與者在一開始就接收到錯誤的短期記憶(認為自己有走失過),又加上連續五天的回憶複習,更使得原本是錯的短期記憶被轉換成錯的長期記憶,變成了一項根本沒發生過的錯誤記憶。

天啊我要怎麼辦?

雖然說虛假記憶可能會造成一些不必要的麻煩,好比你跟家人因為回憶出不同的兒時記憶而有所爭執,但卻還是有一些方法可以稍微更正這樣的現象:

1. 求助於他人

試著透過周遭親朋好友的回憶重新整理事情的原本樣貌,畢竟人多勢眾無論如何總能夠拼湊出大概的樣子,但這是有風險的那就是也有可能大家都記錯了,畢竟世界上不只有你會產生假記憶對吧!

2. 當下就先紀錄

接下來這個方法就客觀多了,如果怕自己將來會忘記那就在事件當下做紀錄吧,好比透過寫日記或是拍照錄影等等,讓它變成一項實體的記憶而非在腦海裡不斷回憶扭曲的事件,唯一的缺點就是只能記錄下看得到的部分,但若是當下的情緒感受就無法被如實記下。

不過再怎麼樣,請記得我們的記憶並不像照片或是影像,可以把過去的事件完整的記錄下來,多多少少總會有缺失、修改的地方,除非哪一天我們變成機器人或是腦袋中植入了記憶晶片,才有可能解決假記憶的問題。目前為止能做的最好辦法還是:認清這個事實吧~千萬別強求然後放寬心,因為真的不是只有你會發生的,這是每個人都會發生的狀況啊!

以上內容摘錄自《神奇的心理學》(幼獅文化)

本書結合趣味漫畫和生活小故事,說明隱含在背後的心理學。了解人性心理,可讓我們更了解自己,用更有智慧的角度看事情,讓人際關係更和諧,進而創造更美好的生活!

 

哇賽心理學_96
45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