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盲視背叛的其他形式-《背叛》

當伊蓮提到:「但你知道嗎,我看不見?我的眼睛看著正確的方向,但腦子卻什麼也看不到」,這就是在描述盲視背叛的情形。明明就在眼前,但就是看不到。所以我們把這種現象稱為盲視(blindness)。雖然這個詞完整表達出我們的意思,但使用上還是有些問題。盲視一詞有抽象的意涵,但也可指一種生理上的問題。所以這個詞可能會暗指或附和所謂的「能者論述」(abelism)─假設有病、不正確的軀體與正常、正確軀體間為對立關係。也因此,我們對選用盲視這個詞掙扎了很久。

當今文化與語言體系中,總是將視覺的極限與認知的邊界畫上等號。你或許早已發現,似乎一定要用視覺相關的語彙才能表達每個人的所知所見。例如:「我了解你的觀點」、「我看這事的角度與你不同」、「你的論點十分清晰」等等。視覺與知識的概念緊密相依,或許是人類採取體現認知(embodied cognition)觀點的必然結果。畢竟,身體就是人類學習事物最主要的途徑。

以英文blind(盲)一字看來,知識與視力的連結再清楚不過了。blind的字根最早的意義是混亂與黑暗,不是代表失去視力的意思。經過時間的演化,blind發展出兩種主要意義:(一)無法看見。(二)不願或無法理解或了解。盲視背叛一詞包含了以上兩種意思,但是我們的定義中並不包括生理上的失明。

另外,有些體制將理想的身體視為標準,而將其他種類的身體視為較無能的這種背叛,也不是我們採用盲視背叛一詞欲推崇的模型。盲視背叛不一定只是眼睛看不到所造成,而常常是因為無法聆聽、感受,或無知所造成的結果。而且真正失明的人,可能還比視力正常的朋友更敏銳地察覺到身邊的背叛。盲視背叛一詞貼切地體現我們想表達的意思,我們也找不出其他更適切的詞彙了,所以選用這個說法。希望有一天能夠出現新的語彙,可以更清楚分別失明與抽象的無視這兩個層次。

盲視背叛並不是在玩把戲。有時我們知道了背叛的事實,但故意假裝不知情,以避免社會關係緊張。史迪芬.平克(Steven Pinker)曾提到,當我們知道或認為某些話講白了可能有點危險時,就會開始玩把戲。[1]舉例來說,我們要賄賂警察時大概不會直接說出口,但會在話語中小心暗示自己願意給錢打通關,比如詢問警察:「我現在可以買票了嗎?」國王的新衣這個寓言也是此種情形的經典例子。在這個故事中,每個人都知道國王一絲不掛,但沒人敢說。一旦把話挑明了,所有事情也隨之改變。

但改變的原因不在於大家發現國王沒穿衣服(大家早就知道這件事),而是因為這件事現在成了公開的事實。平克指出,只要某項資訊成為公開的事實(代表我們很清楚雙方都知道這件事),大家就無法再否認這項事實了。以背叛來說─例如外遇─某人可能知道另一半外遇,只是覺得攤開來講的風險太高。但若此人很依賴這段關係,或有十分強烈的依附情結,那就很難假裝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背叛了。對背叛的直接反應─退縮或正面迎戰─很難一次又一次地刻意壓抑。無論如何,我們得耗費極大心力才能不斷假裝。

更糟的是,表面的武裝總有一天會瓦解,心裡的真實感受終究會藏不住,使得我們亟欲保護的關係岌岌可危。如果是一個年輕人,根本沒有足夠的認知與社會歷練可以玩這種假裝的遊戲,想想他的處境會多辛苦。筆者認為,在這種情況下,天性提供一個更好的解決方法:只要一開始就看不見背叛,就不需要假裝沒事了。當警方把伊蓮丈夫持有的色情圖片拿給她看時,她所經歷的情況就是看不見:「但你知道嗎,我看不見?我的眼睛(眼神往下)看著正確的方向,但我的腦子卻什麼也看不到。」她並沒有假裝看不見,而是真的沒有看見。

背叛,尤其是親密或值得信賴的人背叛自己以後,可能造成深遠的重大後果。心理治療的病患常常提到遭父母性侵,或是生理或心理虐待的經驗─這是一種嚴重的背叛。雖然病患不會用「背叛」一詞描述這些事件,甚至也不認為這些是遭背叛的經驗,但其實這就是原本應該保護以及愛我們的人背叛了我們。[2]心理治療患者也會提到外遇、公司不處理職場性騷擾、遭朋友出賣等大小不同種類的背叛經歷。然而當今心理學領域的顯學是精神病,重視的是減輕症狀。所以治療師與好心的朋友們常忽略了這些痛苦病患生命中最常見的共同點。我們不斷嘗試減輕他們的憂鬱或焦慮症狀,卻沒有解決症狀背後真正的原因─其中最常見的原因便是各種令人惱怒的背叛事件。

(全文未完)

參考文獻:

  1. S. Pinker, The Stuff of Thought: Language as a Window into Human Nature (New York: Viking, 2007).
  2. S. O’Rinn, V. Lishak, R. T. Muller, and C. C. Classen, “Betrayal and Its Associations with Memory Disturbances among Survivors of Childhood Sexual Abuse” (under review).

摘自PanSci 2013 五月選書《背叛》-〈盲視背叛的其他形式〉,商周出版。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