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真相達文西特展受損畫作 修復18小時近完成

劉珈均
・2015/08/25 ・182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螢幕快照 2015-08-25 下午5.17.45
蔡舜任專注修復畫作,他手邊白色ㄇ字型的線條即為裂口痕跡。圖/主辦單位提供。

「真相達文西」特展裡,一位孩童在23日下午不慎絆倒而破壞了保羅·波爾波拉(Paolo Porpora)的巨幅油彩畫作品〈花〉(Flowers),導致畫作破洞,主辦單位緊急請來現任亞洲現代美術館副館長、文物修復師蔡舜任為畫「動手術」,經過半天一夜的時間,畫作修復已告一段落,接下來靜置觀察,看局部修復與原作的差異。

展覽策展人、義大利科學鑑定師安德烈·羅西(Andrea ROSSI)說,畫作被破壞後,他們先分析顏色結構與纖維。他用放大倍率800倍的顯微鏡觀察「創口」,由於受創處的顏色單純,只需咖啡色、黃色、紅色三種顏色的色粉調和(若是位在花朵處就複雜多了),加上纖維是單一的亞麻布,判斷這案例的處理不算棘手。

工作人員併了六張會議室桌子,鋪上一層無酸紙,讓蔡舜任在展場就地修復這幅畫。蔡舜任說,一般撞擊破口多是搬運所致,位於畫作邊角,寬度小於5公分,像這樣8~9公分拳頭寬的破口不常見,「(修復)它是難的,要花時間,但是是可以解決的!」

蔡舜任解釋,首要著重把結構修好,用特殊熱熔性膠料(合成樹脂)連結斷裂的纖維,在背後以質料輕薄的合成樹脂作透明強化層,像貼上一塊補丁一樣,接著重建肌理、上色、上保護層。

「修復不會用油畫顏料去補油畫。」他說,修復是用凡尼斯顏料調和色粉,在裂口痕跡上反覆補色,凡尼斯顏料非常薄,修復師只有兩到三層的機會,顏色就要能覆蓋掉破損處。有個困難點是,這些古典畫作都有噴一層凡尼斯,即使用一模一樣的光澤和色澤修補局部破損處,仍會有些微差異,「凡尼斯像鏡子一樣,讓畫反射完全。」

「我們做這些填補、肌理重建、全色,都只是為了讓這過程的部分跟周邊連結,而不是要把那地方填滿,這觀念差非常多!」蔡舜任強調。他也笑著說,除非再給畫作一拳,不然修好之後,這畫在美術館空間可再放15年沒問題。

蔡舜任說,一般建議東西壞了就送到修復師,不過主辦單位有其考量,就地修復可免去運輸過程。這就像有些廟宇需要修復,棟柱搬不走,也是修復師帶著材料到現場修。他說,台灣多數人還無法想像修復是怎樣的工作和專業,就靠案例慢慢講。

泛科學記者昨晚到現場時,蔡舜任已完成結構重建的工作,畫作上不見破洞,而是一條白色ㄇ字型裂口,像疤痕一樣,只見他神情專注,一筆筆反覆補色、補膠、從正反面壓平纖維、補色、壓平纖維。修復工作從24日下午、晚上、午夜,通宵到今天(25日)早上九點告一個段落,因為天氣及環境變化會影響顏色穩定度,接下來得觀察兩三天至一周的時間,若狀況不好,羅西也有可能決定把畫作提早送回義大利。

人與藝術品的距離?

許多人質疑,為何展覽有如此多的真跡畫作,展覽地點卻選在華山藝文中心,而不是相對「規矩」的故宮或其他地點?

京銓藝術發展股份有限公司的一位總監對此回應,當時義大利團隊與台灣策展單位一起場勘台北各博物館與展覽點,有的場地太小,有的運輸巨幅畫作不便。義大利團隊希望展覽盡可能地貼近大眾,最後選定400坪大的華山藝文中心廠房,把氣窗堵起來(因為陽光最傷畫作)、挑高支架,監控展場維持23℃、濕度60%。展覽比照歐洲規格,讓觀眾近距離觀看、舉辦免費講座等。

總監說,在歐洲,展覽畫作真跡是理所當然的,他們反而難以想像展覽複製品是什麼概念,他們與藝術品距離相當親近,甚至有觸覺教育,讓孩童撫摸、感受畫作紋路。對於有意見說台灣觀展素養還無法與真跡搭配,他認為台灣人不要把自己看得這麼低,否則整體環境永遠不會提升,凡事總有個開端,台灣十幾年前的「黃金印象─奧賽美術館名作特展」就曾是個開端,可惜沒有延續下來。

他描述羅西第一時間的反應,當時羅西開玩笑:「嘿!你碰過真跡了呢!」並安慰小孩,他知道他很害怕,什麼事都會發生,畫可以修復,如果還沒看完畫展,繼續逛吧。

去年有家英國博物館發生小孩撞倒花瓶的意外,館方修好之後想找回那位小男孩再參觀一次。蔡舜任也說,這作法很棒,那位小男孩一定對這修復工作非常有感觸,就像蔡舜任當初有感於自身畫作隨時間損壞而踏入文物修復領域。

 

延伸閱讀:
〈透視達文西 專訪科學鑑定師〉,泛科學。
〈台南記錄三:門神文物修復〉,泛科學。
公視影音報導蔡舜任及記錄修復古蹟過程:獨立特派員第291集164集(上)、164集(下)

文章難易度
劉珈均
3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PanSci 特約記者。大學時期主修新聞,嚮往能上山下海跑採訪,因緣際會接觸科學新聞後就不想離開了。生活總是在熬夜,不是趕稿就是在屋頂看星星,一邊想像是否有外星人也朝著地球方向看過來。

1

5
0

文字

分享

1
5
0

青點教主的廣播、配音與新媒體之路!ft.歐馬克【科科聊聊 EP.57】

PanSci_96
・2021/09/22 ・189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童年崩壞專題的最後一集,我們終於訪問到童年「沒有」崩壞的厲害人士!這位高人不僅保持了少年時期的廣播夢,還在廣播沒落的年代成功轉型成新媒體,通吃 Youtube 與 Podcast 界。給個提示,他也是泛科學的御用配音,長期出演帽斯與景陸。各位聽眾,讓我們歡迎青點教教主:歐馬克!

圖/歐馬克提供
  • 00:55 帽斯與景陸的聲音設定
  • 04:18 童年種下的廣播種子

小時候的馬克因為家裡沒有電視只能聽廣播,從小就癡迷於中華職棒的廣播轉播。國中時期新聞局開放民營電台,能聽的節目變多了,他更是常常熬夜聽到隔天上學起不來。現在的馬克也感慨已經很少人家裡有收音機,應該很難體會當時的心情。

  • 08:54 初生之犢不畏虎

18 歲時參加了當時滿是大學生的飛碟電台 DJ 甄選,雖然七百多人只取六位,剛成年的他還是通過了初試與複試,在電台開了新節目。從此之後就沒有離開廣播業,當完兵後更是開始主持《青春點點點》。馬克表示因為主持人業務單純,實際從事廣播業的經驗與之前想像的相差不多。

  • 14:18 馬克最愛 Call-in 節目了

廣播、Youtube、Podcast,馬克還是最喜歡做現場廣播,尤其是有即時互動的 call-in 節目。他提到以前的 call-in 很難接通,當聽眾好不容易與自己喜愛的主持人通話了,反而常常腦袋空白甚至直接掛電話,就連他自己 call-in 到其他人的節目也會緊張。講到這裡順便置入馬克的 call-in 節目《哥哥妹妹有意思》,週一到週五下午兩點到四點,飛碟聯播網。

  • 21:05 廣播的沒落

相較於網路媒體興起後電視的沒落,廣播沒落的幅度沒這麼大,因為廣播已經是上上一代的媒體,早就被電視取代過一次。只要習慣收聽的人還在,廣播就不會繼續衰退。不過馬克也為了因應逐漸下滑的產業趨勢另外開發了配音員的工作,只是…沒想到當他成為配音員之後配音員的產業也在萎縮…

  • 26:30 泛科學與歐馬克的新媒體轉型

如同泛科學在 2020 年投入 Podcast 成立頻道,馬克早在 2017 年就因為《青春點點點》停播而轉進 Youtube。雖然當年進入 Youtube 已經算晚了,但馬克仍然秉持好好做廣播節目的初衷,沒有因為新平台調整太多內容。馬克信箱的「廣播魂」是想收集不同的人生故事,讓聽眾體會自己接觸不到的人生經驗,娛樂、陪伴、啟發、學習,成為華語世界的解憂雜貨店。

  • 33:09 聲音的感官轉譯

廣播節目單純的聲音比起文字更近乎人情、也比影像有更多想像空間,馬克舉了運動賽事與美食家的例子,說明兩者都成功使用聲音轉譯其他感官資訊,帶領聽眾進入賽事、品嚐美食。

  • 35:45 泛科學與歐馬克的不一樣

泛科學與歐馬克同樣身為網路媒體,但泛科學身為企業必須追求永續經營,馬克輕鬆地說,經營自媒體開心的地方就是不用煩惱商業、流量、管理,可以專注在自己想做的事。雖然 Youtube 與 Podcast 未來都有可能沒落,但是馬克還是會繼續做喜歡的內容,期待與聽眾一起成長。

  • 41:52 自媒體的流量詛咒

就算是自媒體也需要追求流量,看著百靈果爆炸性的成長,歐馬克坦言自己內心也會有股必須效仿的聲音。他也分享另外一個比較好的做法是「追時事」,像是奧運、金曲獎的是可以事先準備內容的。追完時事,其他時間就佛系經營,不要為了流量失去初衷,做自媒體是為了自我成長,就算沒人看那又怎樣?他在個人頻道的節目《馬克讀書會》講述冷門書籍《國富論》,每週直播的收看人數就很少,他得時時提醒自己不管流量而是為自己而做。

延伸閱讀:歐馬克個人頻道

  • 48:28 泛科學的長期合作關係

在幫泛科學配音的大量作品中,馬克偏好生活類的主題,印象深刻的像是咖啡微生物,長期下來體會過歷任影音企劃寫腳本的風格,最近還常與泛科業配同一廠商。感謝配音無極限的馬克願意與我們合作這麼久,也請馬克等待 y 編 call-in 進他節目的一天!


泛泛泛科學Podcast這裡聽:

所有討論 1
PanSci_96
207 篇文章 ・ 112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