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喝個止咳藥水,卻被勒令戒毒?都是基因型與法院標準惹的禍

「感冒用斯斯,咳嗽用斯斯!」

一般民眾感冒可能會自己去藥局買成藥或到診所看醫生,而一般醫生診斷完畢後會依患者狀況給予適合的藥品,其中常見的止咳藥水像是甘草止咳藥水、橘子、草莓口味的止咳藥水,想必大家從小看醫生到現在都有喝過這類型的止咳藥水。

但你知道嗎?止咳藥水喝多了可能會讓你面臨一些大麻煩!

感冒常使用的止咳藥水,喝多竟然會惹禍上身?
圖/wikimedia

為了止咳莫名背上吸毒罪名的男子

2015 年,有位役男因為流感服用了醫生所開的止咳藥水,在入伍進行尿檢時,被檢驗出有可待因 2680 ng/ml 及嗎啡 16590 ng/ml,被認定施用一級毒品海洛因,因此遭法院勒戒 42 天。該名男子不滿只是服用醫生所開的甘草止咳藥水,竟然被冠上施用毒品的罪名,因此展開了他的抗告之旅。

法院依相關文獻及檢驗規定認定,若尿液中的嗎啡濃度高於可待因,且都逾越檢驗標準之閾值 300 ng/ml 情況時,將被認定為施用海洛因。本案男子尿檢結果測出可待因及嗎啡都遠高於標準閾值,因而被認定為施用一級毒品海洛因。

男子入伍前服用止咳藥水,導致尿檢的嗎啡、可待因指標超過數值,因而被勒戒。
圖/pixabay

由於不少毒品案件的抗辯人,都以服用止咳藥水為由導致尿檢未通過來進行抗辯。因此,此案中法院一開始並未考慮男子是否為特殊個案,採用原本文獻以「尿液中嗎啡濃度高於可待因」的標準為施用毒品,認定本案男子施用毒品並裁定勒戒治療。

止咳藥水裡到底有什麼成份?

一般來說,藥局市售的感冒糖漿有機會具可待因的成分。可待因作為藥物,具有止咳、止瀉、止痛等功效,且效用良好因此相當常見。而可待因進入人體後,會有少量的份量在體內經代謝作用轉化成嗎啡。由於嗎啡與可待因服用過量會出現興奮、幻覺神志不清等反應,甚至長期使用會產生上癮依賴性的症狀,因此在各國對含有此等成分的藥品都有所管控。

本案中男子所服用的甘草止咳藥水,為診所醫生所給予的配藥,此同時具有可待因及嗎啡的成分。但只要在符合正確的服用標準下,不論感冒糖漿或是診所開的止咳藥水,一般使用並不太會出現前述的不良反應,可以安心服用。

甘草止咳藥水。
圖/公視新聞網

基因型特別,服用藥水會出現海洛因的反應

那麼,為什麼會出現服用咳嗽藥水卻驗出「尿液中嗎啡濃度高於可待因」的情況?本案男子也抱有同樣疑問,因此決定先行到大醫院自費檢驗自己的身體狀況,並在台北榮總臨床毒物主治醫師蔡維禎協助下,發現本案男子基因確實與一般人有所不同。

人體會由肝臟的某個特定酵素負責代謝「可待因」,一般會分為四種基因類型,分別為 A、B、C、D。其中 A 屬於代謝速度最快,D 則為代謝速度最慢。而本案的男子則屬於 A 類型基因(在台灣約占 1-2%),有高機率在短時間將可待因轉換成高濃度嗎啡,所以男子在尿檢時才會有高於一般指數的情況發生。

再加上國軍當時僅進行普通尿液檢查,而並未採取頭髮 DNA 檢測,無法從中得知本案男子有基因異常之可能性。本案男子又因服役而頂上無髮,且入伍時並未隨身攜帶該處方簽,難以證明來源,只能被戴上施用毒品的罪名。所幸後來在專家、醫師陪同作證下抗告成功轉判為無罪,並針對被勒戒期間聲請刑事補償。

役男喝藥水卻被判吸毒案件,在一番努力下,最終轉為無罪。
圖/pixabay

降低司法冤罪,SOP 要再考慮特殊狀況

這樣的案例,在我國已先後發生了數起類似的案件,但是一般民眾平時能知道自己正確的血型、體重、身高等資料,就十分不容易了,還要知道自己是否有具有對於可待因代謝異常的基因,事實上是難上加難。

然而,在毒品案件佔據刑事案件排行榜上佔據鰲頭的情況下,若無法提出積極證據去說服法官,單憑誤食藥水的證詞也很難取信於司法系統,如果要進一步降低司法冤罪,也許相關檢驗的標準及 SOP 都需要再三思量。

要降低司法冤罪,相關 SOP 都需再思考。
圖/pixabay

關於作者

法律白話文運動

法律白話文運動」是致力於推廣法律知識與法治思想的獨立媒體,願與讀者一起從法律認識議題,從議題反思法律。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