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門神也要換膚 藝術修復師蔡舜任

文/Gilver

DSC_2139

絕非舊圖新畫!門神文物修復師

門,是建築空間上相當重要的一環,不但是出入口,更區分了內外的領域。傳統民間信仰思維中,萬物皆有神靈,而門神的存在,正是為了維持門內空間的完整性與神聖性,淨除障礙、祈求勝利。隨著時代的流轉,門神從捉鬼兄弟神荼、鬱壘,演變到今日亦有文官宮女、吉祥神獸、著名武將、佛教門神等,形象變得多元了起來;在功能上,也從起初的「厭勝」鎮煞功能,更增添了避邪、吉祥等祈福之意義。

門神彩繪是一連串的程序,從上灰、塗料、打底到繪圖著色,都不得馬虎。陳壽彝潘麗水是廟宇繪畫的箇中高手,在全台各地的廟宇偶能見到他們所繪製的門神像。1960年代以前,台灣傳統建築的彩繪顏料多以動植物膠或天然樹脂混和的礦物漆料為主;後來引進日系的化學調和漆,因其多樣性與色碼的便利性,逐漸地為國內彩繪匠師所接受。在彩繪程序結束後,栩栩如生的威風門神便能坐鎮廟宇,守護此地的神祇聖域,以及世世代代於此開枝散葉的居民。

然而,一如人的青春會隨光陰老去,縱使神容莊嚴,鼎盛的香火氤氳卻逐漸將畫作薰染上一層晦暗;於此同時,畫作原色的保護層也老化、變質。幸好,老去的只是保護層,這些精細而珍貴的門神繪作,只差專業的行家來幫祂們「換膚」一下!

曾任台藝大古蹟藝術修護學系助理教授的蔡舜任,在台南成立了「蔡舜任藝術修復工事」,專門修復油畫及木構件彩繪。他運用科學儀器分析、檢測文物特性,針對作品的狀況擬定縝密的修復計畫。蔡舜任表示,過去的彩繪修復經常未經審慎評估、再加上缺少專業知識,貿然「修復」的結果經常慘不忍睹,例如整片刷白、徒然補上紅漆或僅以易剝落的化學漆上色,這些做法都不是對症下藥;更糟糕的是,人們常說那是「時光」惹的禍,掉色是正常的事,但其實只要多想一下,就可以發現這些門神彩繪的歷史也不過幾十年,何來掉色?錯誤的是對珍貴藝術的輕率態度。

_DSC2604

玩家們魚貫進入蔡老師的工作室。由於不便拍攝修復中的作品,玩家們全神貫注地聆聽蔡老師的解說,並用眼睛紀錄眼前出現的一切驚奇。稍加觀望工作室的前廳,忽有一種置身於手術房的氛圍:兩只大型的抽氣幫浦手臂從一旁的牆壁延伸而出,照護著床上躺著的病人;病人是兩扇看來陳舊的赭紅門板,上面有色澤黯淡的門神;桌上擺著實驗室裡的血清瓶,裡面盛裝著有機溶液,門板上可見幾塊濕潤的敷料,想來是用有機溶液為患者藥敷了;桌邊的雕刻刀看起來並非等閒之輩,好比精銳的鑿斧、鋒刃,能進行最細微的手術。而在「手術台」的一邊,則是用紅布包著兩只不明的巨型物體,靜靜地站在牆邊。

蔡老師在講解的過程中強調,這些彩繪作品就是國際級的藝術,修復它們的工作絕對不是在底圖上面重畫一遍!它們必須以看不見的精心修飾、補平、重上保護層,以增加其鮮明感;要保留大師的原跡,但也要顯現時光感。如果要欣賞門神的畫工,可以特別去注意他的髯鬚,因為髯鬚通常是繪畫的最後一個部分,它必須顯得輕柔、又不遮去鬚下衣飾細節的光彩。

在講解的尾聲,蔡老師一聲令下,原本在牆邊的神祕物身分被揭曉了—修復完成的神荼、鬱壘現身在我們面前,在工作室的燈光下煥然一新,如我們記憶中潘麗水大師畫筆下的門神,繪畫的細節都一模一樣,卻絲毫見不到歲月的殘痕。

「現在可以拍照了。」蔡老師露出笑容。

延伸閱讀:發現台南門神之旅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