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心智枕頭下的豌豆──讀《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

林書帆
・2013/10/21 ・238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7 ・八年級

「蛇就是我們心智枕頭下的那顆豌豆,形塑我們認識和構建世界的方式。」

──羅伯‧唐恩,《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

文 / 林書帆

單車提倡人士Dan Burden認為:「人體在先天上並不適合時速超過二十四公里的移動。我們的視覺歷程、理解力與反應力就是單車的速度,高於這速度的活動都違反了人類的演化。而我相信以人類的速度來過生活的人,會比較快樂,這樣的快樂是高速達不到的。」加拿大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rgaret Atwood)寫道,人類總是想過更快的生活,以致於把靈魂拋在了後頭。文明與科技的突飛猛進,無非是建立在想要「更快」的慾望之上。

在古生物學家眼中,我們之所以是現在的我們,是六億年來演化的結果,然而人類從第一塊鐵到製造出第一顆氫彈,只花了三千年的時間,從此我們可以說是活在兩個時間軸裡:一邊是演化緩慢的尺度,一邊則是現代文明的突飛猛進。大腦(心智)告訴我們,人類是地球上所有生靈的主宰,但身體卻沒有忘記野蠻的自然。借用愛特伍的話來說,被拋在後面的是我們的身體。羅伯‧唐恩(Rob Dunn)這本《我們的身體,想念野蠻的自然》The Wild Life of Our Bodies)講的就是身體被拋在後面的後果。比如我們用抗生素和獵槍把細菌和掠食者消滅淨盡,卻沒有考慮到牠們其實是我們共生演化的夥伴,失去與其他物種互動經驗的現代人,反因此得到許多文明病,如克隆氏症、焦慮症及闌尾炎。

「共生演化」這個概念,是在1965年由保羅‧埃利希與彼得‧拉文所提出,也是這本書的核心立論,其中我最感興趣的兩個例子,是人類與微生物以及蛇的共生演化。電視上的優酪乳廣告,或許已經多少讓我們認識到細菌也有所謂的「好菌」,不過把寄生蟲吃回肚子裡治病,應該還是會讓絕大多數的人感到不可思議。生物多樣性一詞出現在媒體中已有一段時間,但目前大多數的情況似乎還停留在以可愛的明星物種作為訴求的階段,至於鉤蟲在人體生態系中的地位,大概只有被克隆氏症折磨的人才能體會。人們或許會認同野生動物「保留區」的存在,卻對自己腸道的「再野化」感到猶豫。如同作者所言:「人類承認自己是地球上極度精密複雜的物種之一,但同時又幻想著物種之間複雜精密的交互作用,只會發生在其他生物的生態圈中,或其他生物的體內。」

事實上微生物對人體的重要程度,甚至讓我們演化出專門做為牠們庇護所的器官──闌尾。不過除了這些有趣的研究,書中關於微生物的章節還傳遞了兩個很有啟發性的訊息,即科學的領域並非完全客觀,一樣會受人們的主觀認知所左右。主流醫療界之所以長期忽視微生物與人體的微妙關係,採取不分青紅皂白趕盡殺絕的方式,是因為一名機械工程師詹姆斯•瑞尼爾斯(James Reyniers)於一九三五年成功創造出史上第一隻無菌白老鼠,並據此推論人類不需要微生物也能存活。這項結果主導了微生物研究領域及一般大眾的想法,導致長期以來人們認為必須殺光細菌。

然而瑞尼爾斯的推論有一個很大的漏洞──無菌動物必須生活在控制完善的封閉實驗室中。科學並不只是嚴謹的實驗過程,在此之前我們會先問問題,而思考方式則關係到我們會採取什麼樣的「預設立場」──人類是生態圈的一員,或不需要其他物種也能活得很好。另外作者指出學術象牙塔的問題:每個專家的「非本科知識」往往相當有限,彼此使用的術語又各不相同,連神經學家之間要相了解都很困難。對生態學家來說,物種之間的互利共生早就不是新鮮事,如果一個醫生或微生物研究者對生態學稍有涉獵,或者就能跳脫主流醫療的成見也不一定。

靈長類對蛇的恐懼有很深的演化根源,所以人會怕蛇很正常,只是每個人程度不一。當一隻蛇長條狀的身影映入眼簾的第一秒,專司恐懼的杏仁核對我下達後退的指令,但下一秒額葉區就告訴我這是對人類不具毒性的青蛇,我才能鎮定的留下他的倩影。不過另一次遇到眼鏡蛇的情境就完全不同,首先佔據我腦海的念頭是,如果他不讓路該怎麼辦?不過他只淡定的瞄了我一眼就走掉了,整個過程頂多十秒鐘,事後反而很惋惜錯過拍照的機會。有趣的是,當時我其實並不百分之百確定他是不是眼鏡蛇,所以我的反應有一半算是來自漫長演化過程中的直覺(生活在非洲雨林中的坎貝爾猴也有分辨不同蛇種的能力)。靈長類學者琳恩‧伊斯貝爾也有這種「身體比眼睛先『看』到蛇」的經驗,按照她的推論,我們的眼睛之所以會演化出與我手上的Canon450D並無二致的細膩成像能力,使我能分辨出赤尾鮐與青蛇鱗片相異的質感;全彩色覺則讓我得以欣賞他翠綠的色澤,這些都是我們與蛇共生演化的結果。早期靈長類為了能辨識出靜止不動的蛇需要良好的視覺,警告同伴的需求則促成了語言,而視覺和語言能力的發展又是大腦擴張的核心,這其中的關聯最終使我們成為地球上最聰明的生物(是不是最有智慧另當別論),這麼說來,引誘亞當夏娃去吃知識之樹果實的動物,沒有比蛇更適合的了。

「當我們演化出可以看到蛇的視力時,我們也彷彿發現了蘋果,踏上通往意識、工具、力量的道路。」這是不可逆的過程,羅伯‧唐恩認為,「人類之所以為人類是因為我們選擇了掌控世界」,或許有些矛盾,正是因為我們有能力大幅改造自然、掌握其他物種的生殺大權,溫和人類中心主義或其他倫理觀才會隨之產生。雖然有些時候人類消滅其他物種是因為大腦的偏見,但完全服膺身體或感官的指引並不能扭轉已經造成的錯誤,因為我們已經不可能放棄讓我們「超速」的工具與文明。我們的老祖宗或許很難去愛蛇,但我們可以做到這一點,只要我們將改造自然的力量,運用在改造我們的心智。

Ronald Wright在他的著作《失控的進步》裡寫道,人類「只在演化成智人的路上走了一半,聰明但鮮有智慧。」聰明讓我們製造出工具,但如何妥善使用它則要依靠智慧。我們仍走在演化的路上,未來是否能成為名符其實的「智人」,我相信這樣的考驗將是關鍵。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林書帆
1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在東華大學華文所發現自己對科普書的興趣,相信E.O.Wilson說的「科學和人文藝術是由同一個紡織機編織出來的」。就像為蝴蝶命名這件事,誰能肯定林奈將「金色之馬」(Chrysippus)做為樺斑蝶的種名時,沒有一點文學想像呢?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今年夏天絕不能錯過——「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首度登台!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5/17 ・196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你一定知道諾貝爾獎,但你知道世界上竟然還有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 Prize)嗎?搞笑諾貝爾獎是對諾貝爾獎的有趣模仿,甚至還會邀請真正的諾貝爾獎得主來參加!

搞笑諾貝爾獎由美國的科學雜誌《不可思議研究年報》的主編馬克·亞伯拉罕斯發起,每一屆都號稱「第一屆」,每次都會頒發十座獎盃給各領域中「無法被複製」或「荒唐到不應該再來一次」的研究者,頒獎要旨是希望讓大家能夠"先大笑,再思考"。臺灣也有多位學者共襄盛舉,並曾六度獲獎,臺灣立法院更曾拿下和平獎,其中原因竟然是因為他們以打架替代戰爭!典禮現場更是充滿歡笑,讓人佩服科學家怎麼一本搞笑做研究!

搞笑諾貝爾獎頒獎現場超搞怪!

  • 量身打造獎盃,每年都以當年獲獎的研究為靈感,製作不同主題的獎盃!
  • 不值錢獎金,得獎者會獲得比壁紙還不值錢的高額辛巴威幣作為獎金。
  • 甜便便小姐,得獎者只有 60 秒的時間能發表感言,只要一超時,年幼的「甜便便小姐」就會大叫:「請停下來吧!煩死人了!」直到得獎者下台。
  • 全場亂飛的紙飛機,頒獎典禮中會安排一名背著一個紅色靶心的人,讓台下觀眾將手中紙飛機射向台上的靶心。
2009 年的得獎者們。

今年夏天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將首次登台!廢到笑的研究與發人省思的成果,一次集結歷屆讓人目瞪口呆的得獎研究及五大互動體驗,讓你一本正經的捧腹大笑!展區內充滿更多腦洞無極限的幽默科學得獎,一定要揪朋友一起來漲知識。

5/2-5/26 早鳥 $260 限時搶購,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ㄎㄧㄤ到爆獎項搶先看

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將集結眾多搞笑諾貝爾獎的獲獎研究,其中有許多讓人會心一笑的內容,像是鴿子也懂藝術?日本學者就曾做過實驗,證明鴿子可以分得出畢卡索和莫內的畫;在野外遇到熊怎麼辦?只要穿上防熊裝就不用怕;指甲刮黑板的聲音經研究證實為世界上最讓人痛苦的聲音!

曾有科學家發明出可迅速變身防毒口罩的胸罩,並成功獲得搞笑諾貝爾獎的公共衛生獎,其發明聽起來很荒謬,但背後原因是胸罩是會隨身穿戴的物品,能夠在緊急時刻變成防毒口罩保護他人,符合了搞笑諾貝爾獎頒獎要旨「先大笑,再思考」,另外還曾有一年的「獸醫學獎」頒給發現幫乳牛取名字,就能夠增加產乳量的專家學者!以及最經典的貓貓是液體嗎?也都存在於搞笑諾貝爾獎的得獎研究裡!

  1. 鴿子也懂藝術?|連鴿子都分得出畢卡索和莫內的畫!
  2. 野外遇到熊了怎麼辦?|穿上防熊裝,再也不怕!
  3. 動物也吃重口味!?|綠頭鴨也有戀屍癖!?
  4. 用「屁」交流!|看看鲱魚怎麼用放「屁」溝通!
  5. 逃跑鬧鐘|還想賴床按鬧鐘嗎?鬧鐘本人跑起來給你追!
  6. 最討厭的聲音!|指甲刮黑板太邪惡了!
  7. 如何增加乳牛的產乳量?|不妨給牠取個名字吧!
  8. 胸罩變口罩|在突發的緊急狀況時胸罩變防護口罩!?  
  9. 恐龍走路長甚麼樣子?|在雞的屁股裝上一根棒子就知道!
  10. 貓是液體嗎?|喵星人的貓體力學大解密!

五大互動體驗,只有實驗了才知道

展區現場將規劃五種關於搞笑諾貝爾獎得獎研究的實際互動體驗,讓你能夠化身為小小研究學者,一起來實際試試看、探討世界上經典的搞笑研究!

  1. 吐司永遠是塗奶油的那面先落地嗎?
  2. 挑戰「說話干擾器」!你能夠堅持把話說完嗎?
  3. 極高速烤肉!液態氧+木炭可以燃起多大的火花?
  4. 活性碳內褲過濾屁味?沒有比較沒有傷害
  5. 旋轉吧!高速助產裝置,離心力有助生產?

2022年最寓教於「笑」的展覽,更多大開眼界的搞怪研究,就在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等你來刷新三觀! 5/2-5/26早鳥$260限時搶購,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圖/歷屆得獎者授獎畫面
圖/日本展出現場照

展覽資訊

  • 展覽名稱:搞笑諾貝爾獎世界展
  • 展覽日期:2022 年 6 月 25 日(六)至 2022 年 9 月 11 日(日)
  • 展覽地點:國立臺灣科學教育館 七樓南側特展區(臺北市士林區士商路 189 號)
  • 展覽時間:平日9:00-17:00/週末、國定假日、暑假 9:00-18:00
    (閉展前 30 分鐘停止售票及入場)
  • 休展日:6/27(一)、9/5(一)
  • 主辦單位:寬宏藝術經紀股份有限公司、三貝多股份有限公司
  • 企劃單位:株式会社ドリームスタジオ(Dream Studio Company)
  • 授權單位:IMPROBABLE RESEARCH, INC.

購票請洽:https://kham.tw/t14cjEav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1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56 篇文章 ・ 19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