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特輯】清明連假春暖花開,來認識這幾種蟲蟲危機吧

PanSci_96
・2019/04/04 ・1041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ummer is coming.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兒童-清明連假,踏春掃墓兩不誤的時節,春暖花開的時節,當然各種蟲蟲也開始出沒啦!

聽來嚇人的「恙蟲病」是什麼?

首先,是每逢清明之際就會開始流行的恙蟲病。

恙蟲病是經由帶有立克次體的恙螨幼蟲叮咬而感染;恙螨幼蟲會停留於草叢中,伺機攀附到經過的動物或人身上,因此出入草叢而未做好保護措施,可能遭恙螨叮咬感染的機會較高。恙蟲病的潛伏期通常為 9 至 12 天,會出現持續性高燒、頭痛、淋巴結腫大等症狀,約發燒一週後,皮膚出現紅色斑狀丘疹,恙螨叮咬處通常會出現無痛性焦痂,如未經妥適治療,死亡率可高達百分之六十,經治療死亡率小於百分之五。

於連假期間至郊外踏青,建議穿著淺色長袖衣褲,皮膚裸露部位塗抹防蚊藥劑,並於離開草叢後儘快沐浴且換洗全部衣物,以減少恙螨叮咬的機會。

http://pansci.asia/archives/flash/99849

摸到就會腫起來?隱翅蟲到底是怎麼回事?

沾到會引起嚴重過敏的隱翅蟲皮膚炎是大家很不喜歡隱翅蟲的一個原因。但為何會染上隱翅蟲皮膚炎呢?首先,我們要先來認識「隱翅蟲素」。

隱翅蟲素是由毒隱翅蟲體內的共生細菌所產生的一種「醯胺」,它可以有效地抑制 DNA 的合成,並阻斷細胞的分裂導致細胞死亡,進而造成隱翅蟲皮膚炎。皮膚接觸到隱翅蟲素會引發皮膚刺痛、紅腫、水泡等症狀。不過隱翅蟲素並不會分泌在毒隱翅蟲的體表,而是在身體破裂時才有可能將隱翅蟲素釋放出來,因此只有在將毒隱翅蟲打死並讓皮膚沾染到毒隱翅蟲的體液,才會發生隱翅蟲皮膚炎。

最強的昆蟲對手,當然還是小強莫屬

談到夏天的昆蟲,無可奈何(?)讓人驚聲尖叫的莫過於俗稱小強的蟑螂了。無論是德國蟑螂或是美洲家蠊,都是天生的生存高手。

地上的紅豆不要亂撿! 關於蟑螂卵鞘的二三事

來一碗夏日的紅豆冰,蚊子大軍駕到!

嗡嗡嗡,嗡嗡嗡!或許不像蟑螂那樣能引發驚呼,但蚊子也的確是夏日最惱人的昆蟲之一了。

蚊子是根據什麼條件來鎖定目標的呢?研究發現,對蚊子來說,遠距離的時候二氧化碳最重要,但是等到距離拉近以後,溫度、氣味以及視覺也對蚊子選擇目標有很重大的影響。

書蝨、跳蟲、衣蛾、米蟲:那些家中的昆蟲室友們

其實,你一直都跟昆蟲們住在一起。

我們所住的屋子,不管是公寓、別墅或大廈,除了蟑螂、蚊子、蒼蠅等這些廣為人知的「衛生害蟲」,還存在著許多你可能從未留意過的昆蟲室友,這是千真萬確的。家裡面常見的小蟲有哪些?

現代人接觸到昆蟲的機會較少,在初次見面的時候往往手忙腳亂。這些都是與我們一同生活在地球上的昆蟲們,只要好好認識牠們,自然無需驚慌,輕鬆度過蟲蟲危機吧!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48 篇文章 ・ 16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4
0

文字

分享

1
4
0

「菲利浦島蜈蚣」成幼鳥殺手!——在澳洲孤島上默默擔當頂級掠食者

藍羊_96
・2021/09/22 ・203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冒險電影中,場景時常在偏遠不為人知的荒山野嶺,甚至住著猛獸的遙遠孤島,有著顛覆常識的生態環境和駭人怪物。然而根據新發表在《美國博物學家》的一篇論文,在現實中就有一個島嶼,由蜈蚣擔當島上食物鏈的最頂端掠食者。

此菲利浦島,非彼菲利浦島

地點位在澳洲的菲利浦島(Phillip Island)——說到這個島嶼,可能會聯想到島上每年吸引上百萬觀光客的小藍企鵝棲地,以及世界摩托車競速的主要賽場之一。

故事並非發生在這個澳洲南岸的菲利浦島,而是在距離澳洲本土東方 1500 公里遠,過去做為囚犯流放地的諾福克群島。那裡有另一個面積僅 2.07 平方公里,無人居住的菲利浦島。兩個島正巧都以 18 世紀後半的英國海軍上將亞瑟‧菲利浦(Arthur Phillip)為名,但地理位置相距甚遠。

屬於諾福克群島一部分的菲利普島(Phillip Island)。圖/維基百科

無人定居的菲利浦島兇猛島民

菲利浦島有 13 種海鳥會產卵繁殖,還有一些小型動物在此生活。其中最引人側目的居民是菲利浦島蜈蚣Cormocephalus coynei),這種蜈蚣最長可達 23.5 公分,雖然比起現生蜈蚣中最大的 30 公分等級還差一些,仍遠勝長約 10 公分的常見蜈蚣。

研究團隊調查紀錄菲利浦島蜈蚣在夜間的捕食行為,並以穩定同位素分析蜈蚣的食物來源比例,發現這種蜈蚣的食物來源,48% 來自脊椎動物,52% 來自無脊椎動物,各占約一半比例。

菲利浦島蜈蚣最主要的食物是島上居住的蟋蟀、壁虎、石龍子,這些動物都小於體長超過 20 公分的大蜈蚣,算是合理的菜單。然而菲利浦島蜈蚣還有另外一個獨門佳餚,就是島上繁殖海鳥的幼雛。

菲利浦島蜈蚣(Cormocephalus coynei)。圖/ iNaturalist

菲利浦島蜈蚣的嘴下亡鸌

菲利浦島上最主要的築巢海鳥是黑翅圓尾鸌Pterodroma nigripennis),2017 年的紀錄約有 19000 對。黑翅圓尾鸌的成鳥體長約 30 公分,顯然蜈蚣面對牠們無法輕易取勝,因此脆弱的雛鳥就成為蜈蚣的下嘴目標。

菲利浦島蜈蚣會咬住黑翅圓尾鸌雛鳥的後頸並注入毒素,等雛鳥死亡後再啃食牠的頭頸部。而在兩年的調查期間,紀錄的雛鳥各有 19.6% 及 11.1% 被蜈蚣捕食。結合前面一年約有 19000 對黑翅圓尾鸌在此繁殖的紀錄來看,估計每年被蜈蚣吃掉的幼鳥在 2109~3724 隻之間。

其他在菲利浦島上繁殖的海鳥,活動期間可能跟蜈蚣活躍的夏季錯開,或是數量較少,黑翅圓尾鸌可能是菲利浦島蜈蚣最主要的獵捕鳥類。相較於脊椎動物吃節肢動物的紀錄,節肢動物大部分是清除死亡的脊椎動物屍體,像這樣反過來鳥類被節肢動物主動獵捕的紀錄非常罕見。

黑翅圓尾鸌的雛鳥慘遭蜈蚣獵捕。圖/參考文獻 1

咦,蜈蚣怎麼吃到海裡的魚?

根據穩定同位素分析,菲利浦島蜈蚣的飲食中有 7.9% 是鳥類,然而魚類卻有 9.6%。住在陸地上的蜈蚣要怎麼吃到海裡的魚呢?這是另一個值得注目的問題。

據推測海鳥帶回巢中,供應給雛鳥食用的魚屍,應該是蜈蚣能吃到魚的主要來源。也就是海鳥不僅本身是蜈蚣的獵物,牠們為了育雛的投食被蜈蚣吃掉後,也帶動了海洋和陸地間的營養循環。

過去在諾福克群島流放囚犯時期,由人類引入的山羊、豬和兔子等大型動物對島上的環境造成破壞,也讓當地獨有的生態體系遭受嚴重威脅。這些外來物種在 20 世紀期間逐一從島上移除,受破壞的環境現正緩慢復原。

雖然菲利浦島蜈蚣離最大的蜈蚣還有點距離,在牠所住的環境卻已經足以佔地為王。現已滅絕的諾福克卡卡鸚鵡(Nestor productus)體型比菲利浦島蜈蚣大,但以果實為主食,顯然不會威脅到蜈蚣作為掠食者的地位。

大英博物館內諾福克卡卡鸚鵡標本的畫。圖/維基百科

在島嶼生物地理學中,孤立海島上動物體型改變是一個重要的研究議題。在大陸上的大型動物,移居海島後因島嶼資源限制、天敵缺乏等因素,會縮小體型,稱之為島嶼侏儒化(Island Dwarfism);然而小型的動物卻會反過來巨大化,甚至取代原本大型動物所處的生態棲位,此現象即為島嶼巨型化(Island Gigantism)。

島嶼巨型化的案例如紐西蘭的奇異鳥、馬達加斯加島已滅絕的象鳥,以及在許多島嶼上各自獨立產生的巨大化齧齒動物;台灣在墾丁和部分離島分布的椰子蟹也是一個案例,不僅是保育類的甲殼動物,更是最大型的陸生寄居蟹。地處偏遠的菲利浦島,正是島嶼特殊生態系的一個案例,也是蜈蚣稱霸的極端案例。

參考文獻

所有討論 1
藍羊_96
207 篇文章 ・ 1122 位粉絲
國立清華大學分子與細胞生物所博士生,國語日報科學版專欄作者。白天做植物標本,晚上讀演化文獻,假日寫科普文章。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