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絛蟲能告訴我們的事:人類是何時開始吃肉的?——《與達爾文共進晚餐》

吃肉有益健康!連老祖先露西的親戚都知道

吃肉,這項行為影響了我們的演化。我們從人族聚會中,知道了人類的祖先是怎麼開始吃肉,成為雜食動物。三百三十萬年前,在我們老祖先露西的家鄉衣索比亞,有個人類親戚使用石器,把動物的肉從骨頭上切下來。

圖/pxhere

這個人類親戚可能和露西一樣,屬於阿法南猿。有人認為,阿法南猿這種人族動物是人屬的直屬祖先。顯然她和我們一樣,是雜食動物,吃肉也吃植物。

人類食物中,蛋白質最豐富的就是肉類和魚類,能夠提供人類必需的胺基酸,人類的身體組織無法自行製造這些胺基酸。

蛋白質最豐富肉類和魚類,能提供人類所無法自行合成的胺基酸。圖/pixabay

肉類同時也提供其他重要的營養成分,讓我們的飲食均衡,這些成分光靠植物很難攝取到適當的分量,包括維生素 B12,以及多元不飽和脂肪酸,這類脂肪酸對於腦部和其他組織的發育非常重要。

經由仔細挑選食物組成的素食飲食,當然也能夠維持人體健康,但是完全沒有肉類成分的素食飲食需要費心調整,才能夠含有人類需要的全部營養,這顯示了人類本來就是雜食動物。

素食飲食需要費心調整,才能夠含有人類需要的全部營養。圖/publicdomainpictures

人類畜養來取得肉類的動物,包括現在關在圍欄、房舍、籠子中大規模飼養的牲畜家禽的祖先,牠們在馴化之前,都是人類得在野外獵捕的動物。該是時候來談談牠們的演化故事,以及人類對牠們造成的重大影響。

從獵捕發展畜牧的過程中,石器不是唯一的證據。還有來自人類身體內部的實證:絛蟲。

有絛蟲從生肉來:寄生蟲是人類開始吃肉的證據

成年的絛蟲生活在動物的腸子中,日子過得非常輕鬆,食物會自動送到家門口,每天不是閒晃,便是產卵。但是對於所有的寄生生物來說,重要的是,讓產下的卵能夠找到新的宿主加以感染。絛蟲採用的方法是:

切入宿主的食物鏈中,感染宿主所吃的動物。

有三種絛蟲會感染人類,分別是來自牛的無鉤絛蟲(Taenia saginata),以及來自豬的亞洲絛蟲(T. asiatica)與無鉤絛蟲(T.solium)。絛蟲幼蟲會鑽入牛或豬的肌肉中,我們如果吃了有絛蟲幼蟲的肉,便會受到感染。只有吃肉的動物才會感染到絛蟲,絛蟲幼蟲要被吃肉的動物吃下肚,才能夠完成生活史。

絛蟲幼蟲會鑽入牛或豬的肌肉中,我們如果吃了有絛蟲幼蟲的肉,便會受到感染。圖/wikipedia

牛和豬都是經過馴化的動物,我們往往會認為從牛、豬那裡感染到絛蟲,是在一萬二千到一萬年前才開始的,因為那個時候人類才開始有農業。不過演化分析發現,人類和這些寄生蟲在幾百萬年前就有關連了,而不是一萬年前。

無鉤絛蟲和亞洲絛蟲的共同祖先源於非洲,會感染羚羊和獅子,在兩者之間循環。這意味著,感染人類的這兩種絛蟲的祖先,在人類祖先吃獅子的獵物時,便移居到人類身上了。原本在獅子和羚羊之間完成生活史的絛蟲,大約在二百五十萬到二百萬年前,可以在人類與羚羊之間完成生活史,這指出人類祖先在那之前已經常吃肉了。

絛蟲的頭部。圖/wikipedia

人類祖先受到絛蟲感染一段時間後,可能是在一百七十萬年前,這種絛蟲分成了兩個物種:無鉤絛蟲和亞洲絛蟲。我們並不清楚這樣的分開(稱為「種化」)是怎樣發生的,不過這兩種絛蟲的另一個宿主不一樣了,可能是因為在生活史走不同的路徑,一種進入牛,另一種進入豬,讓絛蟲能夠適應在不同宿主感染並生存的需求。

針對人類絛蟲的種化過程進行演化分析,能夠讓我們知道當時人類飲食的一些事情。例如這個種化事件如果發生在直立人中,那麼當時他們除了吃羚羊之外,是否開始拓展當成食物的物種,也吃野豬了?或是吃不同動物的不同直立人族群,後來彼此交互傳染了?

可能是在一百七十萬年前,絛蟲分成了兩個物種:無鉤絛蟲和亞洲絛蟲,一種進入牛,另一種進入豬。圖/pixabay

第三種絛蟲是無鉤絛蟲,這種絛蟲和另一種在鬣狗體內的絛蟲有共同祖先。人類最初受到這種絛蟲感染的模式,和受到其他絛蟲感染的模式很類似,就是在非洲莽原上的遠古祖先,開始吃鬣狗的獵物。人類現在因為吃豬肉而會感染到的另一種腸道寄生蟲:旋毛蟲(Trichinella spiralis),也在從前以相同的模式演化成開始感染人族物種。

第三種絛蟲是無鉤絛蟲,這種絛蟲和另一種在鬣狗體內的絛蟲有共同祖先。圖/pxhere

人類祖先最早嘗到的肉,可能來自於鬣狗和獅子殺死的獵物,然後人族祖先揮舞著石頭製成的武器,甚至是火把,趕走鬣狗和獅子,把獵物偷走。不論人族是怎樣開始吃肉的,吃肉使得人類和被吃的獵物之間的關係愈來愈近,最後人類圈養了牛和豬,並且馴化牠們。

人類和三種感染人類的絛蟲有非常久遠的演化關係,因此是人類讓馴養的牛和豬受到這些寄生蟲的感染,而非牛和豬讓人類受到感染。

對抗絛蟲感染:第一是保持衛生,不讓豬或牛接觸到含有絛蟲卵的人類糞便,打斷絛蟲的生活史。第二是烹煮,能夠破壞肉裡面有感染能力的幼蟲。圖/pixabay

避免絛蟲危機,我們可以怎麼做?

對抗絛蟲有兩個方式:

保持衛生

不讓豬或牛接觸到含有絛蟲卵的人類糞便,這樣可以打斷絛蟲的生活史。

烹煮,能夠破壞肉裡面有感染能力的幼蟲。

如果你喜歡吃接近生的肉,那麼就要依賴食物供應過程中確保衛生,以及屠宰場要檢查肉類,才能避免受到絛蟲和旋毛蟲的感染。

無鉤絛蟲和人類的長久關係,在牠們身上留下了遺傳記號,這個記號似乎讓寄生蟲演化出耐煮的特性。包括人類在內,細胞中擁有熱休克蛋白,這種蛋白質能夠保護細胞免於溫度突然上升所造成的傷害。無鉤絛蟲的基因組中,負責製造熱休克蛋白的基因多到異常,可能是為了在面對熱衝擊時有堅強的保護,感染野生動物的絛蟲就沒有那麼多熱休克蛋白基因。

熱休克蛋白,能夠保護細胞免於溫度突然上升所造成的傷害。圖/pixabay

人類很有可能是在一百五十萬年前開始烹煮食物,如果是這樣,絛蟲增加熱休克蛋白的演化趨勢,可以想成是為了讓肉中有感染能力的個體,有更多機會熬過烹煮、傳遞下去,完成生活史。

本文摘錄自《與達爾文共進晚餐》,2018 年 10 月,天下文化出版


泛知識節倒數一周!3/30、3/31隆重登場!

宇宙間有好多好多的知識,怎麼學都讓人不滿足。而學習也有好多好多方式,才不只是背誦跟考試。

讓我們在泛知識節一起探索學習的 N 種方式,找回學習的樂趣、求知的純粹,讓天下沒有難學的知識!

想知道學習還有什麼可能?就來知識節吧:http://bit.ly/2FgTb83

想了解更多可以去官網看看喔:http://bit.ly/2FhrsUF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爸媽需要搞懂的 14 堂大腦教養課(預購)

老是覺得小孩不乖?各位爸媽別煩惱,一起跟著資深心理師學習「教養心理學」,了解孩子的心理狀態和發展需求,讓親子之間溝通更順暢、關係更親密!

關於作者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