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吃芋頭吃到姑婆芋?你不知道的芋屬植物二三事

活躍星系核_96
・2017/01/05 ・4697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文/陳民峰|現職國小教師,關心生態、教育、動保議題,喜愛科學小知識。目前為國語日報科學版、聯合報鳴人堂,和人文主義工坊作家。

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於 2017 年 1 月 1 日早上誤食姑婆芋送醫,在網路上引發許多討論。姑婆芋和我們食用的芋頭,以及其他的芋屬植物們到底應該怎麼辨識,才不會誤食毒芋呢?

徐國勇是吃到野化種?

目前有高中教師於自己的 FB 上 PO 指出

徐國勇吃下去的應該是檳榔心芋而不是姑婆芋

這是因為市場賣的檳榔心芋是馴化種,如果是自己在花園的小規模種植時,只要附近有姑婆芋,果蠅或榕果小蜂就有可能將姑婆芋的花粉傳遞到檳榔心芋的雌花上,檳榔心芋就會逐漸野化而再也不能吃了。

個人覺得,這觀點有待商榷。

首先疑點一,新聞中的照片花圃裡,魚目混珠的姑婆芋早就被拿去當菜炒了,剩下的大概就是可食用的檳榔心芋。所以當然看起來也只會有檳榔心芋。

再來疑點二,芋頭(不論品系)都是屬於天南星科芋屬(或紫芋屬,Colocasia)底下的一個物種,姑婆芋則分類再天南星科的姑婆芋屬,兩者是不同屬的。

景天科植物在跨屬之間經常雜交存在,蘭花則有極少數野生或者多數人工跨屬雜交而成的新屬、仙人掌科也偶時發生。然而,天南星科在園藝上偶時有跨屬雜交(例如一些觀葉植物,還有陽明山竹子湖種的彩色海芋),但芋屬與姑婆芋屬雜交卻沒有紀錄。大抵上,要跨屬雜交並沒有那麼容易。

再來最重要的,芋頭更常利用子芽來進行無性繁殖。用種子比較慢,如果是自家用的做法應該是留一兩株分子芋,而不是使用種子慢慢種。該教師說,他種了以後好幾世代結果產生「野化」了,但我依然覺得是該老師或徐國勇誤食而不自知的可能性更高一些。

跨屬的種間雜交,自然狀況下很難產生的~(但天南星科並不是沒有這種狀況,只是芋屬目前沒傳聞過)

若是附近有姑婆芋的花粉,導致於芋頭野化,那麼芋頭中也剛好掉落附近的姑婆芋種子也不奇怪。另外一方面,這好像也不能稱為野化,而是稱為雜交。

什麼又是芋?

15187776498_a2dc3dd67a_z
什麼是芋?圖/By Swallowtail Garden Seeds @ flickr, CC BY 2.0

目前在台灣現存的芋屬植物,約有以下幾種

.芋 Colocasia esculenta

.檳榔心芋 Colocasia esculenta var. antiquorum
.水芋 Colocasia esculenta var. esculenta

.台灣青芋 Colocasia formosana
.大野芋 Colocasia gigantea
.紫芋 Colocasia tonoimo

請注意,「檳榔心芋」是「芋」的其中一個變種,然而在這個種類依然是可以交配的。

過去還有另一個變種,是 Colocasia esculenta var. esculenta,即是水芋,是蘭嶼達悟族的種植作物。然而後來被併入芋,沒有獨立成為變種。(其實現在分類學也不討論變種這件事)。目前草屯也有少量耕作。

另外,還有一類也算是可食芋頭,但分類上並非芋屬,而是千年芋屬,後面再詳細說明。

先從芋頭講起,據信是印尼人馴化後傳至埃及,而如今不可考。然而在台灣,是荷蘭佔據台灣的晚期時引進來的糧食作物。後來就非常順利的成為全台原住民都普遍種植的作物之一。以下圖片是採取網路。

芋頭的其他品系

芋頭( Colocasia esculenta )又因為特質不同而分兩類。一類是母株碩大的母芋類,主要利用的是中間主要的地下莖,而不太食用母莖旁邊的小子塊莖。另一類稱為子芋類,是原住民普遍種植的物種,反而是塊狀莖旁邊側芽會有許許多多的小子塊莖。

檳榔心芋 var. antiquorum(母芋)

又稱荔浦芋。如果有看過成熟的檳榔果實,不但外觀完全變黃,甚至裡頭的胚乳發育完全後會有許多棕色紋路。而檳榔心芋的芋肉內就有很明顯的紫色紋路。雖然其他芋頭底下的不同品系也偶有類似狀況,但也沒有如此明顯。另外一方面,葉片中心有紫紅點也是類似特徵。

OLYMPUS DIGITAL CAMERA
檳榔心芋。圖/By 張秋榮 @ Plant Illustrations 植物圖鑑

水芋

蘭嶼的耕作之一。

高雄 1 號(母芋)

從檳榔心芋再育種而出,高度略高檳榔心芋,重量與耐病都勝於檳榔心芋,分芽更少。可參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麵芋(母芋)

旱作型芋,球莖大而且是短圓錐形,皮黑褐色,肉白,帶有更多黏性,煮起來香味比較少。分球更小而且容易和母株分離。個人吃過,把小分球莖直接拿水煮過後可以當零嘴吃,口感還不錯好吃,不過比較少見。

紅梗芋(母芋)

株型大、變異多。葉柄紫紅色,葉片深綠色,葉脈暗紫色,球莖是圓而漸細。肉白且耐濕,旱作水作都可,葉柄可以醃菜。東部山區與蘭嶼有種植。

  • 編按:檳榔心芋、高雄 1 號、麵芋和紅梗芋圖片,可參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母芋品種〉一文。

赤芽芋(子芋)

芽為桃紅色,南部山區的主要種植品種,聽說吃起來最美味,略帶粉質。比較特別的是葉柄深綠色帶褐色、子芋棒狀。日本也常常種植食用。

狗蹄芋(子芋)

母芋小很多,反而是旁邊有雜雜亂亂的子芋生長,很會長分株。生長晚期,母塊狀莖與子塊狀莖會連再一起,成為不規則疙瘩形狀。葉柄細、葉片薄,且吃起來滑而黏。通常是做食品加工用。可參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高雄 2 號

是源於赤芽芋的選種育成,不但比赤芽芋還要更早熟成,而且味道更好、香氣更濃,然而產量略低於赤芽芋。相對於狗蹄芋更加整齊。可參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

  • 編按:赤芽芋、狗啼芋和高雄 2 號,可參考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子芋品種〉一文。

芋屬/紫芋屬的其他物種

台灣青芋 Colocasia formosana

又稱台芋、山芋、山芋仔(客)、小西氏芋,個人還沒試過,不過客家人都拿來炒煮,也拿去餵豬,應該是安心無虞的。不過台芋是台灣原生種植物,也是台灣特有種,且看起來挺像芋頭。

不過跟芋頭比起來還是有兩個特色(1)高度小非常多(2)葉片粉綠色為主顯得更淺。

目前本人我(蜜蜂老師),有看過的地方有:台北七星山往苗圃方向、滿月圓入口步道周圍、花蓮鯉魚潭。

其葉片為淺裂,也就是葉柄到葉子的中間,且葉片會裂到靠近葉柄又沒碰到葉柄(約 1/3 處),近似心型。芋頭也有淺裂,但曲線變化比較劇烈一些。

640px-colocasia_formosana_-_%e5%8f%b0%e7%81%a3%e9%9d%92%e8%8a%8b_by_%e7%9f%b3%e5%b7%9d_shihchuan_-_001
台灣青芋的葉片呈現愛心狀。圖/By Shihchuan, CC BY-SA 2.0, wikimedia commons

紫芋 Colocasia tonoimo

外來種,日據時期引入台灣,可食用,不過栽培不多。葉片有全紫的品系,也有略紫或葉柄深紫黑的品系。最容易看到的地方,就是在台大椰林步道旁邊的試驗稻田小水池。

OLYMPUS DIGITAL CAMERA
葉片有全紫的品系,也有略紫或葉柄深紫黑的品系。圖/By 張秋榮 @ Plant Illustrations 植物圖鑑

大野芋 Colocasia gigantea

算是這幾年來被引進的外來種,而且持續在擴張遷移中。原產中國東南部,主要隨著泰國、越南移工遷移到台灣來,目前南投埔里有出現。

這種芋也可食用,不過味道就真的差了一些,個人(蜜蜂老師)在 2015 年,曾和花蓮國小環教輔導團去踏查,曾在花蓮阿美族的加納納部落看過,他們還認為這長得很像姑婆芋不能吃,但也有人嘗試吃過,意外的感覺不會刺痛。另外一方面,聽說口感比較鬆。

因為這個訊息,其實我們要注意到這種外來種植物,入侵台灣生態而茁壯的可能性。

大野芋有幾個特徵:
(1)和姑婆芋一樣葉緣的波浪起伏明顯
(2)但葉子能聚集水珠,但感覺不像毛而是白粉,另外老舊葉片就沒有防水效果了
(3)葉脈是淺色的
(4)不靠近葉脈處的葉肉部分容易有深色而使葉片顏色不均勻

5023269698_e54aeeff45_z
大野芋算是這幾年來被引進的外來種,而且持續在擴張遷移中。原產中國東南部,主要隨著泰國、越南移工遷移到台灣來,目前南投埔里有出現。圖/By Megan Hansen @ flickr, CC BY-SA 2.0

其他文獻記載但我找不到的芋種

《唐本草》說:「芋有六種,有青芋、紫芋、真芋、白芋、連禪芋、野芋。」

其中,野芋是芋屬的大野芋 Colocasia gigantea,紫芋是 Colocasia tonoimo

千年芋屬的芋頭

千年芋

又稱五年芋 ,因為收成緩慢聞名,是日治時期日本由印度引來的植物。在人類的嘴巴前,也算是芋頭的一種。

論大小,逼近姑婆芋,甚至比人高;論葉片,如芋頭可以讓水珠成球,上面有白色細毛。

跟姑婆芋分類的最主要方法,除了看葉片以外,就是葉柄可能略帶紫色,而葉柄是非常非常誇張的深裂,葉子凹陷處直逼葉柄。

640px-xanthosoma_sagittifolium
葉柄是非常非常誇張的深裂,葉子凹陷處直逼葉柄。圖/By Tauʻolunga , 創用CC 姓名標示-相同方式分享 2.5, wikimedia commons

在台灣的千年芋又分為兩種

千年芋 Xanthosoma sagittifolium
紫柄千年芋 Xanthosoma violaceum

紫柄千年芋。圖/By Daderot - Daderot, CC0,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0011652
紫柄千年芋。圖/By Daderot – Daderot, CC0, wikimedia commons.

這兩種都是外來種,前者從中國引進,後者從美洲熱帶引進。可食用但不常見。

不能吃的,不是芋頭:姑婆芋屬

姑婆芋屬的所有植物都不能吃,目前台灣有三種姑婆芋屬植物

姑婆芋 Alocasia odora
尖尾姑婆芋 Alocasia cucullata
蘭嶼姑婆芋 Alocasia macrorrhizos

這三種姑婆芋的共有特徵就是(1)葉子邊緣呈現不規則波浪狀(2)葉子深裂,但沒有碰到葉柄(3)無法防水。

其中,姑婆芋就是我們平常看到的姑婆芋。

姑婆芋 Alocasia odora

缺乏光照或礦物質時,泛黃集中於葉緣波浪處,而並非葉柄旁邊的葉肉,這也是可以和大野芋區隔的地方。其葉緣深裂,但沒有裂到葉柄。

dscf1455
姑婆芋葉緣深裂,但沒有裂到葉柄。圖/By 張秋榮 @ Plant Illustrations 植物圖鑑

尖尾姑婆芋 Alocasia cucullata

又稱台灣姑婆芋,但不是台灣才有,反而中國長一大堆。跟姑婆芋差別在於葉片更加深綠色且有蠟質光澤(但不能防水),而且葉子尾端會變尖而拖長,如菩提樹一般,植株也比較小一點。在台灣僅出現在基隆、新北汐止。

蘭嶼姑婆芋 Alocasia macrorrhizos

也不是台灣特有種,在中國被稱為「海芋」,也分布在中國雲南與澳洲、東南亞、台灣蘭嶼。目前有園藝種植,稱為滴水觀音。蘭嶼姑婆芋是台灣三種姑婆芋中,唯一跟姑婆芋不同,為深裂,並且高度是三者中可以長得最高者。

由於葉子是深裂,所以很難跟千年芋區分,但可以從幾點看出來:開花時千年芋、姑婆芋是包起來,但蘭嶼姑婆芋是往外翻開。

由於蘭嶼島上,姑婆芋、蘭嶼姑婆芋、千年芋、大野芋,這四種全部都有,所以很難區分。

640px-alocasia_macrorrhizos1
蘭嶼姑婆芋是台灣三種姑婆芋中,唯一跟姑婆芋不同,為深裂,並且高度是三者中可以長得最高者。圖/By KENPEI, CC BY-SA 3.0, wikimedia commons

看完這篇文章後,先看看對照表,在看看文章封面裡那些葉片是姑婆芋

以下是我整理的對照表,雖然說這是我整理的表格,但只能做為參考而已,生物界有太多例外、型態上太多類似。

15799855_1494788923869494_1602854578639956698_o

 

本文轉載自作者臉書網誌〈關於吃芋頭吃到姑婆芋的兩三事〉。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殭屍真菌的心智操控術!被附身的螞蟻變成「孢子釋放機」——《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5 ・169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最多產、最能有創意地操控動物行為的,是一群住在昆蟲體內的真菌。這些「殭屍真菌」改變寄主行為的方式,得到明確的好處──真菌綁架一隻昆蟲,就能散播孢子,完成自己的生命週期。

研究最透徹的殭屍真菌是偏側蛇蟲草菌(Ophiocordyceps unilateralis),這種真菌的一生都繞著巨山蟻(carpenter ant)打轉。巨山蟻受真菌感染之後,會失去自己怕高的本能,拋下相對安全的巢,爬上最近的植物──這症狀稱為「登頂症」(summit disease)。在適當的時候,真菌會迫使巨山蟻用大顎鉗住那株植物、「死命一咬」,菌絲體從巨山蟻腳上長出來,把巨山蟻固定在植物表面。真菌接著消化巨山蟻的身體,從巨山蟻頭上發出菇柄,孢子撒向經過下方的巨山蟻身上。如果孢子錯失了目標,就會產生次生的黏性孢子,在作為引線的細絲上向外延伸。

受到蛇形蟲草(zombie fungus)感染的巨山蟻。圖/AntWiki by João P. M. Araújo

殭屍真菌極為精準地控制它們寄主昆蟲的行為。蛇形蟲草(Ophiocordyceps)會強迫螞蟻去溫度、溼度剛好的區域死命一咬,讓真菌結實──就在森林離地二十五公分高的地方。真菌利用太陽的方向來引導螞蟻,在中午時分同步感染螞蟻。螞蟻不會咬進葉背的任何老位置。百分之九十八的情況下,螞蟻會咬住主脈。

殭屍真菌如何控制寄主昆蟲的心智,一直令研究者大惑不解。二○一七年,真菌操控行為的一位頂尖專家大衛.休斯(David Hughes)帶領的一支團隊,在實驗室裡用蛇形蟲草感染了螞蟻。研究者在螞蟻死命一咬的那一刻,把螞蟻的身體保存起來,切成薄片,重建真菌住在螞蟻組織中的三維圖像。他們發現真菌變成螞蟻體內的一個假體器官,占據螞蟻身體的程度令人不安。受感染的螞蟻生物量之中,高達百分之四十是真菌。菌絲從頭到腳蜿蜒鑽過螞蟻的體腔,纏住螞蟻的肌纖維,透過互連的菌絲體網絡來協調螞蟻活動。然而,螞蟻的腦中居然沒有菌絲。休斯和他的團隊完全沒料到這情況。他們預期螞蟻的腦部會有真菌,才能那麼精細地控制螞蟻的行為。

結果真菌似乎是採用藥理學的方式。研究者懷疑,真菌雖然沒有實際存在於螞蟻腦部,但還是靠分泌化學物質,影響螞蟻的肌肉和中央神經系統,進而操控螞蟻的行動。但究竟是哪些化學物質,還不清楚。也不知道真菌能不能切斷螞蟻腦部和身體的連結,直接協調螞蟻的肌肉收縮。不過,蛇形蟲草和麥角菌是近親,瑞士化學家艾伯特.赫夫曼(Albert Hofmann)最初正是從麥角菌分離出用於製造 LSD 的化學物質,繼而做出一類化學物質,LSD 正是衍生物──這類化學物質稱為「麥角鹼」。在感染的螞蟻體內,負責產生這些生物鹼的蛇形蟲草基因組啟動了,表示這些基因組在操控螞蟻行為的過程中,可能扮演了某種角色。

雀麥上的麥角菌。圖/WIKIPEDIA by Claude De Brauer

不論這些真菌是怎麼辦到的,它們的干預以人類的任何標準來看,都十分驚人。經過幾十年的研究,投入數十億美元的經費,用藥物調控人類行為的能力還完全無法微調。比方說,抗精神疾病藥物無法針對特定的行為,其實只有鎮定效果。相較之下,蛇形蟲草百分之九十八的成功率,不只是讓螞蟻向上爬或是死命一咬(這百分之百會發生),而是咬到葉片特定的部位,並且是對真菌最理想的環境。不過公平起見,蛇形蟲草和許多殭屍真菌一樣,其實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微調它們的做法。受感染的螞蟻行為有跡可循。螞蟻的死命一咬在葉脈上留下明顯的疤痕,依據化石化的疤痕,這種行為的起源可以追溯到距今四千八百萬年前的始新世(Eocene)。真菌很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操控動物心智,可能自己也有心智。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azothbooks_96
207 篇文章 ・ 1122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