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維京的高階戰士不可能是女生?DNA分析能推翻十九世紀以來的偏見嗎?

瑞典的 BIrka,在西元八到十世紀時是個重要的商業中心,貿易的範圍向東越過俄羅斯的烏拉山脈,直接觸及伊斯蘭世界,向南則觸及拜占庭帝國;整個城鎮的人口大約有700-1,000人,多是手藝工匠、商人以及戰士。

遺留下來的墓葬元素也相當豐富多元,至今約有超過3,000座當時的墓葬仍可辨認,已被系統性挖掘的則有有1,100座。而其中編號Bj 581的戰士墓,由於裝修和規模都相當完整,被視為是當時維京精英戰士墓的代表。

Bj 581:駐軍旁的長眠所

直接建造在城鎮的軍團駐地旁,墓穴Bj 581的主人顯然是個熟悉軍旅生涯的人。陪葬品包括一把劍(sword)、一把斧頭(axe)、一把槍(spear)、穿甲箭(armour-piercing arrows)、一把格鬥刀(battle knife)、兩張盾(shield))以及一公一母兩匹馬,而除了這些戰士的基本配備之外,還有一組棋子(gaming pieces);棋子意味著墓主擁有戰略相關的知識;故而可以推斷其應該是位高階指揮官。

從物質發現和歷史文獻推斷,戰士身分向來是不需要加以解釋,就直接讓人聯想到男性,因此當Bj 581於十九世紀末出士時,依據培葬品的內容考古與歷史學界便直接認定這個墓主是男生。直到1970年代,一份完整的骨骼鑑定和歷史脈絡分析,發現這具骨骸其實應該是女生,才開始有人質疑這種用陪葬品斷定死者性別的作法。

墓穴Bj 581出土時的素描。圖/A female Viking warrior confirmed by genomics.

戰士一定是男性?

其實,維京女性的陪葬品中有武器,並不是什麼新鮮事,但是長期以來,學者對於女戰士是否存在,以及她們的重要性,態度一直有所保留;傳統上,戰士的身份就是與男性直接連結。Bj 581的墓主要骨骼鑑定為女性,就直接挑戰了這項根深柢固的認知,也引發更多質疑,因此有必要以基因定序和同位素作更詳細的分析。

遺傳性別測試,是女生!

隨著古代DNA分析技術的進展,研究人員決定採取遺傳學的方式,鑑定 Bj 581 墓主的性別。研究團隊採樣墓主的左側犬齒,以及左肱骨共2個樣本,分別定序其中的DNA序列,重建墓主的基因組;最後得到整個基因組的覆蓋率是(coverage) 是0.09。

人類的基因組約有30億個DNA核苷酸位置,覆蓋率 0.09 的意思是,樣本中所有定序出的DNA片段,加起來大概是2.7億,而2.7億占30億的比例是 0.09。以基因組定序而言,這樣的覆蓋率品質欠佳,不過目的若是判斷性別,0.09 已經相當足夠。

DNA。圖/Pixabay

人類性別差異取決於Y染色體,男生有X與Y染色體各一條,女生卻是2條X染色體,沒有Y。因此假如樣本中的性染色體,DNA序列都源自X,而沒有Y染色體,那麼就能判斷這是來自女生的基因組。而這就是 Bj 581 墓主的狀況,所以,「她」是或許曾任高階指揮官的維京戰士中,第一位被確認的女性。

遺傳上,和其他族群比較,她與現代的北歐人最為接近,其次則是不列顛,以及其他歐洲北部的族群,意謂她的血緣應該屬於維京人。

另外,她牙齒中的鍶同位素比例,與當地環境不一致,故可推論,她小時候也許不是於Birka本地長大,而是長大後才搬家過去。因為不同地點的鍶同位素比例不一樣,而鍶在幼年時期進入牙齒後,就不會再有變化,因此不同鍶同位素的比例,能反映牙齒的主人,小時候在何處成長。位素分析,這位女戰士她並不是出生在Brika當地,而是遷居至此。

怎麼鑑定戰士?

一般而言,考古學界在鑑定出土的死者是不是戰士,參考的主要有兩種指標:

1.生物考古學(Bioarchaeology):
想像一名職業戰士,必須每天一直揮劍,那麼他的右手臂骨骼則必然會比較粗壯,肩膀、手肘和手腕也比較容易出現關節炎,這些病理特徵就是鑑定一名死者是不是戰士的重要根據。目前為止出土的維京時代女性並沒有特別被記錄有這些病理特徵,但這並不代表她們身上找不到這些物質證據,而是以往在鑑定女性骨骼的時候,關節的損傷常常只會被當作一般勞動的結果,劈柴跟揮戰斧一都會造成關節炎,但不知為何只要是女生,就會被認為一定是砍柴煮飯造成的。

2.陪葬品:
就像現代軍人會穿著制服下葬一樣,古代戰士也會和自己的慣用武器一起下葬,因此如果一個墓穴內有找到兵器,應該就可以推定這個人生前有使用兵器的習慣。

挖到兵器,所以咧?——陪葬品與死者之間連結的爭論

在1970年代Bj 581的骨骸第一次被鑑定為女性時,由於這與一般認知的「戰士=男性」實在相差太遠,因此陪葬品是否能完全代表墓主身分,也開始被質疑。長期以來,發現在女性墓穴中的武器,常會被認為只是她們的家傳物、紀念品等。但有趣的是,同時代男性的墳墓則完全沒有這些詮釋的問題,陪葬品中只要有武器,那麼他就會被認為生前是一名戰士。

陪葬品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可以連結死者生前的身份和社會角色,是一個值得探究的問題。詮釋陪葬品與死者之間的關係可以有很多不同的標準,但這些標準是否可以依據死者的性別而隨意更動,卻又是另一個問題。

維京傳奇。圖/TOR.COM

神奇的是,文獻、詩歌的紀錄早都以已經指出,維京時代部隊的指揮階層中有女性,但是這次由DNA分析證實了這位看似是高階戰士 / 指揮官的死者是個女生時,反而大家忽然之間都覺得陪葬品其實跟死者的社會身分沒什麼關係了;有人認為,這座墳墓裡本來應該還埋著一個男的,只是男生的身體不見了;也有人主張,她的骨骼上沒有作戰的痕跡,所以不可能是戰士(但其實在Birka出土的同時代其他帶著武器的生理男,遺骨上的創傷其實也很少見,因為作戰的傷痕絕大多數都是發生在無法由遺骨證物保存的軟組織上)。

更多人則主張,這些陪葬品其實就只是紀念物,不能直接推論到她生前是個戰士。

不然都是肥宅算惹

這些反駁的主張,其實就詮釋方法的角度來看,都相當有道理,但若探究這些質疑的源頭,我們不難發現,假若今天出土的墓主是個男生,光看這陪葬品的陣容,根本不會有人質疑墓主在生前就是個衝峰陷陣的精英戰士。同樣的下葬規格,為何只因為今天出土的死者是個生理女,就不能用同樣的標準來推論她生前的身份?陪葬品和死者之間的關聯,難道可以這樣憑藉研究者的喜好而隨便滾動嗎?

強者我閃光蜜獾蝦表示,假如這種隨意滾動的詮擇標準是可以的話,那麼我們也可以主張「其實每個厚葬的戰士墓,墓主都不是戰士,是有地位的肥宅。所以維京戰士不存在,北歐只有有錢的肥宅,他們喜歡花很多錢買武器,擺在墓裡陪葬,讓自己看起來像了不起的戰士。而那些文獻中記載的男女維京戰士,其實也都是肥宅,只是花錢請人寫詩來歪歪。」

以上。如果你可以主張跟兩匹馬和一大堆武器葬在一起的生理女不可能是戰士,那麼我也可以主張那些挖出來的維京戰士,其實都是肥宅吧。

參考資料

  1. A female Viking warrior confirmed by genomics
  2. Viking Warrior Women: Did ‘Shieldmaidens’ Like Lagertha Really Exist?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九爺

本科學政治,喜歡讀閒書。興趣是耍劍,Vor & Nach史實歐洲武術會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