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勇敢地長大!淺談《恐龍當家》中的榮格心理學

莊博安
・2016/02/19 ・275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0 ・七年級

文 / 莊博安(全職實習諮商心理師)

過年時和朋友去看了皮克斯最新的動畫片《恐龍當家》,劇情描述如果隕石當初沒有撞向地球,反而是恐龍們都存活下來的世界會是如何?

 

__________注意以下有雷__________

故事的主角是恐龍阿羅,他在破蛋出生後與哥哥姊姊的反應不同,反而是有些膽小懼怕,腳也有點一跛一跛,不太適應即將踏入的世界;影片從這裡開始,先明示了阿羅內向保守的性格。也因為如此,強壯的爸爸更想好好訓練他,期望能成為替家庭付出,且為自己未來打拼的恐龍。

令人難過的是,阿羅某次意外被河水沖走而失去爸爸、且與家人失散。而找尋回家的路途險惡不堪,好在遇上野人小巴、暴龍士官長等,才能抵擋一次次其他生物們的襲擊。最後,重新看見家園,重新看見母親疲憊、卻感激不已的臉龐。

Source: mykidlist-aretzer

愛與轉化

關係可以改變一個人。我們每一次的相遇,每一次的分離,都是融合不同心靈的珍貴機會,讓我們成為更獨特的個體。

阿羅是隻單純的恐龍,他很善良、不太知道這個世界怎麼運作──那些為了生活的堅持與汗水、那些撲滅對立的必要之善惡──他不懂得裝腔作勢,他不曉得讓其他人懼怕我們的時候,也許就能成功。和我們許多人一樣,他天真,也懼怕未知。

老實說他可以不用懂,因為在如此強壯的父母親的保護傘下,他再怎麼沒志氣不勇敢都是可以的,因為他知道,父母親還是會愛他。就像半夜爸爸帶阿羅出去,那停留在阿羅鼻子上的怪蟲和看似黑暗的恐懼中,其實是會發光的可親生物、其實是爸爸仍想讓阿羅感受到大自然與父親的關照與溫柔。也是這份親情,讓阿羅即使膽小,仍然選擇不放棄,想在石庫上留下腳印,因為那是不辜負爸爸期望的象徵,也是證明自己已然長大的印記。

Source: assets rappler

心靈特質的分離與融合

但長大,總是充滿了意外與波折,有時被硬扯拉拔,有時被環境所逼,總是需要面對內心的恐懼,不得不勇敢的在狂風暴雨中前進;爸爸的逝去對阿羅是一大考驗,那代表失去無人能敵的保護以及能夠安全回家的希望。他只能一個人,餓著肚子,搭起破爛的遮雨棚自怨自艾。

此時小巴出現了,他是個活潑好動的小野人,能在大自然中如魚得水,可以看出他適應得非常良好。從奔馳在草叢中、在懸崖上找花,或勇猛的對抗敵人,他與阿羅可以說是完全不同的兩種性格。如果把阿羅與小巴看作一個人內心的兩個面向,阿羅是那生活中小心翼翼,深怕意外而跛足不前的拘謹面,那麼小巴就是代表原始自然、且不受拘束的開放面。

Source: images-cdn

每個人內心都有很多面向,如果只展露其中一個面向,固著於其中一種特質,我們很難應對生活裡眾多獨特的事物與突然的劇變。勢必得經過某些外在事件的發生、或某種內在智性的轉化,才得以讓心靈產生具適應多元性的質變。

「你必須穿過你的恐懼,才能看見另一側的美麗。」爸爸當初這麼告訴阿羅。

對阿羅來說,他必須轉化內心惶恐不安的角色,或說要鼓起更多的勇氣才能救回親愛的朋友、也才能找回自己的家園。而這需要將心靈中原本屈從畏懼的巨大混合體裡,淬煉出勇於奔馳與衝突的面向。也就是說,需要阿羅放下自己還想待在爸爸的保護中、與還是初生之犢的堅持,再加上透過內化小巴這位「勇敢」的「原型」﹝1﹞。這些努力,使得阿羅才能意識到如此的特質是可以融合進內心、或說有勇氣找尋心靈本體中原本就存在的勇敢特質。

Source: cinemabravo

從一次次的遇見與分離中,學會勇敢

最初與家庭的分離,是一種強迫個體獨立的開始。失去原始的供給,安全的保護,得一個人面對未知的世界。而他也幸運的遇見先知般的戟龍「收集者」,讓他看見小巴身上擁有能夠保護自己的元素;也覺察到孩童般的野人「小巴」,陪同阿羅共闖每一個山峰、共渡每一條河流;也碰到提攜與照顧自己的暴龍「士官長」,他就像阿羅的爸爸一樣要他勇敢,最後,他也才能跳入水中救回小巴。

而水,經常也隱含了潛意識的神秘部分。跳入水中的過程,也意味著阿羅在心靈中抓住了「勇敢」,最後一起存活下來的生動表現。也是這一次成功將「勇敢」納入心靈,讓阿羅可以在小巴第二次遇見族人時,決定讓他跟著族人走,而不是如同第一次阿羅自私的趕緊帶走小巴,口中還念念有詞說著自己家多好,掩耳盜鈴般地不讓小巴回家;因為此時,小巴已不再是阿羅擁有的「勇敢」了,反而是阿羅心中已經穩定存在的元素。他現在,可以放心的讓「同理小巴也想回家」的情緒在內心出現與表現出來。

阿羅已然成為更加成熟的個體。

Source: cutprintfilm

「完滿自足的狀態要經由心靈的意識與潛意識的融合才能達成,榮格所說的『心靈超越功能』才會出現,透過這種超越功能,人才可能達成他的目標:讓他個體自性(individual Self)的潛力完全實現。」﹝2﹞

在社會上的我們、與人互動的我們,總是努力用「意識」控制著自己,才不至於像是脫韁野馬般沒有一點社會化的表現。但另一方面,我們經常也把不想要的事情壓抑到潛意識中(像是焦慮小巴的離開),或者壓抑了潛意識想要浮現到意識的事物(像是想讓小巴回到族人的圈子)。根本的說,兩者是相互流動的。只是現代忙碌焦躁的我們,總是硬生生地打斷了潛意識到意識之流;而透過榮格心理學的深度解析,能夠讓潛意識中的自性(Self)盡可能意識化,協助我們在意識上容納整體心靈的矛盾與不知所措,而更加安然地接受它的複雜性。﹝3﹞

Source: mtime.cn

就像阿羅,從原先的畏懼不前,到最後找出自身「勇敢」的元素加以整合,並通過層層考驗,回到家園的石庫上,驕傲地留下自己的腳印。

這些改變總在失去之後,不論消逝的是有形或無形。它們都重新捏塑我們的心靈,使我們開始對一些人群顯得感恩,或對一些事情變得敏銳。然後,我們漸漸瞭解到,遇到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是有意義的,端看你如何理解這些殘存在心靈上的痕跡。光明的或陰暗的,神聖的或凡俗的。

更多相關資訊可參考作者粉絲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參考資料:

  1. 卡爾‧榮格。《人及其象徵》-〈潛意識探微〉。立緒出版。
  2. 約瑟夫‧韓德生。《人及其象徵》-〈榮格古代神話與現代人〉。立緒出版。
  3. 莫瑞.史丹。《英雄之旅-個體化原則概論》。心靈工坊。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遲來報到的質數——《數學,這樣看才精采》

天下文化_96
・2022/05/20 ・286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2013 年國際數學界最轟動的新聞,應屬中國留美學者張益唐在孿生質數問題上所作出的突破。他個人的經歷更增加了整件事的傳奇性。

數學家張益唐。圖/VOA, 公有領域

張益唐雖然是北大數學系的高材生,但是 37 歲從美國普渡大學拿到博士學位之後,因與指導教授意趣不合,一時在學界無法發展,多年靠打工餬口。1999 年才好不容易至新罕布夏大學數學系任講師。在張益唐長期不得意的歲月裡,他雖然沒有發表什麼數學論文,但是也不曾喪失志氣,還是堅持研究自己喜歡的數學問題。

張益唐在 58 歲暴得大名,各種獎項與頭銜接踵而來,在最是少年逞英豪的數學世界裡,真成為一個異數。英國數學家哈代在他著名的小冊子《一個數學家的辯白》裡曾說:「我不知道有任何一項數學的主要進展,是由超過五十歲的人所啟動。」張益唐正好給哈代的偏見一個反例。

張益唐研究的是關於質數的性質。

一個自然數 p 是質數(也稱為素數)的條件有二:其一,p 大於 1;其二,除了 1 與 p 自己之外,沒有別的自然數能整除 p。全體質數可以從小到大排成一個數列 2, 3, 5, 7, 11, 13, …,通常把排在第 n 個位置的質數記作 pn。如果 pn 與 pn+1 相差為2,則稱質數對 (pn, pn+1) 為一對孿生質數,例如 3 與 5,5 與 7,11 與 13。

圖/envato elements

「孿生質數猜想」就說這樣的質數對有無窮多組。因為古希臘的歐幾里得在他的巨著《原本》裡,曾經證明質數有無窮多個,所以有人以為也是歐幾里得最先提出孿生質數猜想。其實不然,目前從文獻中所見, 1879 年英國數學家格萊舍(James Whitbread Lee Glaisher)在《數學信使》(Messenger of Mathematics)雜誌上的一篇文章,才是第一次將孿生質數猜想見諸文字。

張益唐的大突破是證明有無窮多組質數對 (pn, pn+1) 使得 pn 與 pn+1 相距不超過 7 千萬。

為什麼這是一個大突破呢?因為在張益唐之前,不管給出什麼固定數 m,完全不知道相差在 m 之內的質數對,到底是有限多個還是無窮多個。自從 2013 年 5 月他的成就在國際媒體上廣為流傳之後,世界上很多數學家努力要把 7千萬的差距往下壓縮,目前已經改善到 246 之內。但是距離孿生質數猜想所需的 2,還有巨大而艱困的鴻溝。

一般人從媒體得知張益唐對數學做出了重大貢獻,可能會好奇問他的結果有什麼用?這裡「用」當然是指實際的應用。其實,他的成果目前還只有純學術價值,與國計民生毫不相干。自從古希臘人辨識出質數,在兩千多年的時間裡,除了數學家關心質數外,質數一直缺乏任何應用價值。二十世紀電腦發達之後,才利用因數分解成質數的超級困難特性,產生了某些幾乎無法有效破解的密碼系統,廣泛的應用到金融、通信、資料保密上。

圖/envato elements

在中國古算裡缺席?

一個基本的數學概念,經歷了兩千多年的滄桑,才顯現出它的實用價值,這不是一件平凡的成就。因此,我們不得不佩服希臘人研究質數的真知灼見,並且感嘆十八世紀前的中國傳統數學裡卻不見質數的蹤跡。質數為什麼會在中國遲來報到?實在是一個令人費解的現象。

歐幾里得的《原本》約在西元前 300 年左右成書,是古希臘數學集大成之作。第七卷討論數的性質,是使用幾何的觀點來理解數。也就是從「單位」的概念出發,以度量直線段的方式引入「數」。第七卷定義 2 說「一個數是由許多單位合成的。」因此,1 代表單位而不算作「數」。定義 11 說「質數是只能為一個單位所量盡者。」定義 16 說「兩數相乘得出的數稱為面,其兩邊就是相乘的數。」所以質數只能是線,而不能稱為面。

歐幾里德畫像。圖/wiki, 公有領域

從這些定義可看出來,古希臘人所謂的「數」是依附在幾何的體系裡而得以操作。中國古代缺乏像《原本》這種按照邏輯次序鋪陳結果的數學書,通常是以解決實際問題的風貌來書寫,因此不太可能探討與闡述「數」的純粹性質。

例如,以《九章算術》為代表的中國古算裡,數字是與矩形、直角三角形的面積緊密相連結,但卻沒有像希臘人那樣分辨,有些數是可以表現為面,而有些數卻不可以。

也許古代中國缺乏一項歐幾里得所擁有的知識背景,因而造成了雙方關注問題的差異。古希臘有一位重要的哲人德謨克利特(Democritus),他主張萬物皆由不可分割的「原子」所構成。在「原子論」的知識背景下,數目 1 就不會與其他數目等量齊觀了,1 是「單位」,是數的「原子」。

圖/envato elements

中國古代沒有明確的「原子論」,《墨子.經說下》所說:「非半,進前取也。前,則中無為半,猶端也。」其中切得不能再切的「端」在《墨子.經說上》解釋為「端,體之無序而最前者也。」也只是類似「原子」的概念,並未發展到德謨克利特的思想程度。「原子論」思想的欠缺,或許是質數在中國古算裡缺席的因素之一。

難以望其項背

康熙敕編的《御製數理精蘊》(簡稱《數理精蘊》)是融合中西數學的百科全書,其中將質數譯為「數根」,並且在附表〈對數闡微〉中列有質數表。雖然質數已經在中國現身,但是數學家並沒有感到相見恨晚而深入探討。

晚清數學名家李善蘭在翻譯歐幾里得《原本》後九卷時,第一卷第一界說為:「數根者唯一能度而他數不能度」,也把質數翻譯成「數根」。

數學家李善蘭。圖/傅任敢 《中華教育界》 1936 -1937年, 公有領域

李善蘭很可能受《數理精蘊》的影響,而去研究判別給定數是否為質數的方法。英國傳教師偉烈亞力(Alexander Wylie)將其中一法,以給編輯的信公布在香港一家英文雜誌上,其敘述為「以 2 的對數乘給定的數,求出其真數,以 2 減同數,以給定數除餘數,若能除盡,則給定數為質數;若不能除盡,則不是質數。」

此命題常被稱為「中國定理」,其實是歐洲早已知道的「費馬小定理」的逆命題,該定理斷言若 p 為質數,則 2p − 2 ≣ 0 (mod p)。

其實李善蘭的方法並不永遠正確,例如:2341 − 2 是 341 的整倍數,但是 341 = 11 × 31 並不是一個質數。1872 年李善蘭在《中西聞見錄》報刊發表了〈考數根法〉一文,成為清末關於質數研究的重要成果,但是他並沒有收錄「中國定理」,應該是他已經知道命題並不為真。

要知道李善蘭與高斯的生命是有重疊的時期,因此當西方以質數為基礎所建立的數論,已經繁複深刻美不勝收之時,也許連李善蘭都不曾完全清楚中國落後的程度是多麼巨大!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天下文化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