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語言學只是外衣,心理學才是核心」–我們該如何阻止《異星入境》的外星人入侵?

林希陶_96
・2017/03/25 ・204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異星入境》(Arrival)主要是描述外星人突然降臨地球,毫無緣由的突然出現,世界各國對於此一狀況倍感困擾,但又無計可施。因為對方只是停在那邊,不戰、不降、不走,也不說話,列強們不知如何反應,只好委託語言學家 Louise Banks 和物理學家 Ian Donnelly 來看看能怎麼跟外星人溝通或互動?

外星人突然降臨,列強都束手無策。圖/IMDb

————————————(以下有雷,自行逃避)———————————-

 

 

 

 

這部片其實很有意思,如果我們真的遇到外星人,大概會出現電影中所出現的狀況。他們沒有語言,或者說,他們的溝通方式是表意式溝通(有點像象形文字,但所象的形不是可以指稱物品的,而是指稱概念或情緒)。這完全跟我們語言文字系統不相容,那我們該如何理解他們的意圖?

這部片的主角是語言學家,解析外星人的方式也用語言學的方式。影片中所描述的情況,確實是第一線的語言學家可能會做的事情。電影中是用文明世界的人遇到與世隔絕的原住民時所可能採取的行動:先從名詞開始,接著聽聽看他們怎麼對這個物品發出聲音。接著再加上動作或表情,逐一採集他們所發出的聲音或符號,如此反覆再三,確實有可能整理出專屬於特定族群的語言結構(事實上,這是很花時間的事,電影只能壓縮在兩個小時,兩者無法相提並論)。

但我看到這些外星人的反應,第一個想法不是語言學,而是自閉症的小孩。自閉症的孩童中,大約有百分之五十終其一生都無法使用語言。有一小部分孩子,則是會發出一連串的語音,但外人難以理解其意義。我們有時會戲稱這是「外星語言」,雖然他們想表達一些事情,但是沒有文法,也沒有結構,當然也無從辨識是哪一國語言。而且最為困難的是,會說這種「外星話」的小孩,他們的講法都不一樣。(註 1)

我們從來也不會說這些外星話,但我們還是可以跟他們溝通。我們怎麼辦到的?天賦異稟?天生神力?都不是,我們會同理他,進而理解他的意圖。我想這是心理學家跟語言學家不同的地方(有興趣的讀者可進一步參閱:「自閉症」到底是什麼?或是高功能自閉症個案天寶葛蘭汀博士相關著作及以其生平所拍攝的電影:星星的孩子—Temple Grandin)。

星星的孩子。

那同理是什麼?相信很多初識心理學人中心治療學派(Person-Centered Therapy)的人都略知一二。「真誠一致、無條件的正向關懷、同理式的理解」即能促成人的改變,讓人回到內外一致(congruence)的狀態。Carl R. Rogers 後期甚至將此概念推廣到跨文化的溝通,協助不同族群相互理解。六零年代冷戰時期所發生的古巴危機可緩和下來,此一理念在其中著墨甚深。不然美蘇雙方可能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若回過頭來檢視此電影,也會發現此概念在電影中扮演核心的角色。若我們無法真誠一致,無法關懷外星人的需求,就無法真正同理外星人的感受。若我們只在乎列強想要侵佔、控制局面,只會發展成大肆開戰的零和遊戲。仔細想來,電影的轉折其實是在當 Louise Banks 使用同理時。當女主角多次面對外星人後,每次都毫無進展。有一次,突然覺得應該要脫掉防護衣,平等面對外星人時,「溫暖接納」出現了,「真誠一致」出現了,同理心在此時展顯無與倫比的力量,外星人也因而開始釋出各種豐富的意象與符號。善意的解讀外星人的訊息,才能理解外星人真正的內涵。

電影的轉折其實是在當 Louise Banks 使用同理時,她脫掉防護衣真誠的平等面對外星人,而外星人此時才願意釋出各種豐富的意象與符號。圖/IMDb

這樣說來,語言學只是外衣,心理學才是真正的核心。如果我們不同理外星人,也無法協助人類好好活下去。生命體所共同需要的是共存共榮,而非你死我活(註 2)。或許,下次遇到自己不理解的事物,不要先批判,不要先武裝自己,改換成停下來傾聽對方,理解其表達之意義,才可能真正得知其內心的意圖。

  • 註 1:有興趣的人可以先參考此段影片:goo.gl/AGHMlq。影片中的低音傳唱方式跟電影中很像,只能說外星人真的跟自閉症的孩童表達方式很類似。目前科學對於為何會如此的解釋還不是很完整,只能說自閉症的孩子,他們的大腦細部連結與別人不同,造成他們對於聲音很敏感,他們以自己的方式在理解世界,與一般人不同。
  • 註 2:我知道眾多鄉民們並不想跟外星人共存共榮,只是想辦法要入侵正妹。電影中的男主角想得也跟大家一樣,所以電影非常貼心,同理了大家的心態,演出了一段把妹橋段。我幫大家筆記起來了,有興趣的鄉民可以抄錄下來:「You know I’ve had my head tilted up to the stars for as long as I can remember. You know what surprised me the most? It wasn’t meeting them. It was meeting you.」(我過去都在追每一顆我所記得的星星。你知道哪一顆星星使我最驚訝?都沒有。最讓我驚艷的是,遇見你。)

參考文獻:

  • 宋文里(譯)(2014)。成為一個人:一個治療者對心理治療的觀點(Carl R. Rogers)。台北:左岸文化。
  •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2013.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78 篇文章 ・ 48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7
0

文字

分享

0
7
0

莎莎舞老師傳奇——用人生態度戰勝病魔│環球科學札記(46)

張之傑_96
・2021/09/29 ・259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作者 / 張之傑

七月三日,颳風下雨,船搖晃得特別厲害。十二時三十分船長播報航海狀況時說,浪高十四呎,破了此行最高紀錄。在驚濤駭浪中,這天下午聽了兩場演講。第一場是志工翻譯岳軍的「寶島環遊奇遇記」,第二場是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的「被宣告餘命起二十二年——自己可以選擇活法」,後者有華語、英語即席翻譯。

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演講海報。圖/林碧菁攝

船上的文化教室,聘有專業人士十餘位,教授瑜珈、水彩畫、健身、太極拳、社交舞、日本舞、日文、中文、英文等等,隨船期間供給食宿,不另付酬勞。這些老師上課次數多寡不一,莎莎舞老師每天都有兩堂課,可能是上課次數最多的一位。

和平號第一○一回的行程,將停靠古巴哈瓦那,為此文化教室特聘請宗像志布子老師上船,教大家跳莎莎舞,以便到哈瓦那時在革命廣場和當地人同樂。莎莎舞起源於古巴,可說是古巴的國舞。然而,船到紐約前一天(六月六日),船上突然宣佈,美國頒布命令,禁止船隻從美國開往古巴,和平號將取消古巴行程,改為停靠牙買加!古巴沒去成,老師仍然認真教學,一直教到下船前一天。

莎莎舞起源於古巴,可說是古巴的國舞。圖/Wikipedia

莎莎舞老師眼眸明亮,頭髮烏黑,皮膚白晢,臉龐秀麗,看起來既年輕又有活力。聽她演講之前,誰也想不到竟是癌症患者!她十四歲驗出腦部惡性腫瘤,醫生說她只能再活三個月。二十一歲復發,醫生說她只能再活四個月,但她又活了二十二年,如今即將滿四十四歲。十四歲時曾接受手術,但沒接受化療、放療。二十一歲復發,沒接受任何現代醫學治療。她說,她之所以活到今天,和她家人的人生態度,以及自己的人生態度有關。

莎莎舞老師宗像志布子演講。圖/林碧菁攝

她十四歲時,家人得知她得了癌症,並沒有驚慌。尤其是她祖母,深信她家風水好,不會有事。她把自己罹癌,想像成動漫故事中的少女,一定可以得到拯救。她在東京原宿附近的一家醫院接受手術,認為說不定可以看到自己的偶像,反而覺得不是壞事。

二十一歲復發時,她已接受一種新興宗教,相信靈魂投身肉體,就是要經歷種種磨難,因而對於任何磨難都能淡然處之。她又說,她罹癌後,有人說她相信偏方,而不相信正規療法,她的看法是,適合自己的療法,就是最好的療法

她三十歲才開始接觸莎莎舞,對舞者來說,算是相當晚的。但她罹癌後,自信心愈來愈強。她信奉的宗教告訴她,他們是來拯救世界的,在她的使命沒達成前,神是不會捨棄她的。憑著信心和生機療法,即吃些活化細胞的食物,如豆漿、納豆等,她愈活愈健康。

圖/Wikipedia

如今她每三個月做一次體檢,主要是驗血和做斷層。轉移到肺部的腫瘤,原本七個,現在只剩兩個。腦部的腫瘤也愈來愈小。宗教信仰和樂觀、自信,使她戰勝了病魔。

由莎莎舞老師的案例,我想起社運健將、社區大學倡議人、台大數學系教授黃武雄,他一九九四年檢查出罹患肝癌,已轉移至肺部,國內外醫生都研判他只能活三至六個月,但藉著改變生活方式,接近大自然,以及對自己病情的了解,他至今仍活得好好的。

還有一個例證,就是我的「代父」程老先生。內人皈依天主教後,要我陪她望彌撒。我的條件是:可以陪,但不能拉我入教。一陪就是六年多。教會有位程老先生,受封聖墓騎士,在教會中地位崇高。程老先生夫婦一再勸我入教,都被我婉言拒絕了。二○○九年夏秋之交,程老先生驗出前列腺癌已轉移為骨癌,醫生預測他活不過當年春節。

程老先生了無恐懼,一面治療,一面祈禱,希望天主多給他幾年,以便為教會多做些事。他對我說,如果痊癒,一定要拉我入教。我的醫學常識告訴我,癌細胞已擴散到骨骼,接著會到肺、到腦,這是條不歸路!然而,奇蹟出現了,他不但活過當年的春節,也活過翌年的春節。二○○一年元月的檢查,癌指數已降為正常值,醫生宣佈他已基本痊癒。

我們教會的週日彌撒,結束後教友們會到地下室用早餐。二○○一年春節前某一個週日,我和內人坐在地下室後排,程老先生從前排走過來,在我對面坐下,目不轉睛地望著我說:「我已和神父說好,安排你復活節受洗。」我愣了一下,隨即點頭說好。事後寫下一篇短文〈孔子帶我接近耶穌〉,我上了年紀後回歸儒家,既然以孔子信徒自居,我能能拒絕他嗎?

後記

旅美同窗劉正民博士,看過本文後來信如下。可見癌症不藥自癒和免疫力有關,並非每個人都能如此。

我也聽友人談到有些癌患,不接受化療,用改變飲食及生活態度的方式,結果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可見身體內免疫細胞有的時候可以發揮很大的制癌能力。

記得以前做論文的時候,在小鼠的腹部皮下注入一定數量、同一品系小鼠的癌細胞。大約十天後,腹部長出直徑約二公釐的小瘤,此時用外科手術將瘤切除,每次實驗數量約有數十隻。這些老鼠放回鼠籠自由生活,十天後,再以定數的同樣的癌細胞注入老鼠腹腔中,這種癌細胞可以在腹腔中生長,然後放回鼠籠,每一週檢驗腹腔內癌細胞的數量(方法一言難盡,如有興趣再加詳述)。

圖/Wikipedia

重點是結果,大約有三分之二的老鼠,腹腔仍有癌細胞,……但牠們都活得好好的,和正常老鼠無異,這些老鼠在往後的三個月到半年期間,我們稱它為「腫瘤冬眠期」。……另外大約三分之一的小鼠,在接受癌細胞的挑戰後,在不到一個月就死亡了。結論是老鼠個別免疫力不同,有一直存活下去的,有的到三個月甚至一年後再發作的,有一個月內就發作死的。我們當時就利用這些在「冬眠期」中的一羣老鼠,施加免疫增進的藥物,或各種免疫細胞本身產生lymphokines 或cytokines ,觀察它們抗癌的效果。當時發表了十幾篇文章,分別刊登在J. Exp. Med. 及Cancer Res.等期刊。

張之傑_96
9 篇文章 ・ 2 位粉絲
張之傑教授,科學史家,為中央研究院科學史委員會委員、中華科技史學會創始人;另研究科普學、辭書學、民間宗教、民間文學、西藏文學等。寫作小說及少兒讀物大多使用筆名(章杰),其餘大多使用真名。其科普作品以文筆流暢、條理清晰、富含人文精神著稱。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