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仲夏夜裡有多少人送仲丘?

陸子鈞
・2013/08/04 ・168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白衫軍運動
白衫軍運動

八月三號的「萬人白T凱道送仲丘」是台灣史上最大規模由公民自發的社會運動,主辦單位估計有25萬人到場,不過台北市中正一分局則估計與會人數約11萬人。為什麼人數估計會有這麼大的落差?又有哪些方法可以估計遊行人數?身在在白T人潮中的科宅我,忍不住好奇。

無論是媽祖遶境、反核四遊行、同志遊行、或者這次的「凱道送仲丘」,都不像演唱會一樣有售票入場,所以估算參與人數成了一項令人頭痛的任務 [1]。但不管是記者為了報導、主辦單位要展現影響力、或者警方作人潮管制,都需要估算遊行人數,而且得「雖不中亦不遠矣」。20世紀後的歷史有不少社會街頭運動,也就發展出一些估算參與人數的方法。

時間回到1960年代,當時美國柏克萊大學發生學運。記者退休後,在柏克萊擔任新聞學教授的雅克布斯(Herbert Jacobs)從他的辦公室向窗外望,看到廣場上滿滿示威的人潮在反越戰。剛好廣場上有格線標記,於是雅克布斯突發奇想計算方格中平均有多少位學生,再由總共多少方格推估出參與的人數 [2]。後來他還估計出不同密度人潮中,一位參加者所佔的面積,再由不同區域的人潮密度乘上區域面積,就能算出人潮。這套「雅克布斯法」(Jacobs Crowd Formula)至今仍被使用來估算人潮的規模。

警政署在受訪中也提到,以凱達格蘭大道為例,全部擠滿的話大約可以容納3萬人,各轄區負責的警員也會每半小時估算一次人潮密度,再推估出總人數,並以最高峰的人數為基準。不過很可惜並沒有連絡上本次集會的主辦單位-公民1985行動聯盟,請他們說明計算人數的方法。

估算出每區的人數之後再加總。
估算出每一區的人潮密度之後,再乘上面積,得到總人數的估計。

另外還有一套以面積來估算的方式。假如遊行人潮非常整齊排成一列一列,只要估算一列有幾個人,一條街能容納幾排人,就能估算出一條街上參與遊行人數。[1]

不過以上兩種方法都只能計算「靜態」的人潮,假如參加者不斷進出人群,就得再用其他方式估算。要計算多少人進出遊行隊伍,可以設置「計算站」,計算每單位時間中有多少人進出,就可以得到更準確的參加者數量。不過這項工程需要許多人力,舉例來說,整場遊行歷時4小時,而人潮增加的速度應該會到某個時間點趨緩,所以要在各重要的路口設置計算站,且需要每十分鐘就計算一次每分鐘進出的人數,才能算出有多少人參加遊行而不是「有多少人在廣場上」。[3]

計算族群中個體的數量是生態學家的拿手項目,之前有研究團隊利用衛星空照圖搭配全景銳化技術(pansharpening)來計算企鵝數量 [4]。撇除高科技,或許生態學經典的「標記再捕捉法」(Mark and recapture)也能派上用場 [5]。舉例來說,在遊行過程中發放一定數量的貼紙、布條或者其他「紀念品」,在散場時看看人潮中有多少比例的人有配戴「紀念品」,就能從比例來推估總人數。

其他有創意的好點子像是利用遊行後遺留的垃圾,也可以用來估計人潮規模 [6],這套方法也許可以估算台北跨年晚會人潮,不過像這次「凱道送仲丘」的高水準公民遊行就不適用了。或者在幾乎人人隨身都會攜帶行動電話的時候,也許手機基地台有連線手機數量的資料能作為人數統計的參考。

一場示威遊行,無論是10萬人或者25萬人,最重要的是訴求的聲音能夠被有關單位重視,否則「25萬」也只是「看報才知道」的一個數字罷了。

 

資料來源:

  1. Crowd counting — wikipedia
  2. Herbert Jacobs — wikipedia
  3. 遊行集會的靜態點算方法
  4. 企鵝家族大合照 — PanSci
  5. Mark and recapture — wikipedia
  6. How do the police make crowd estimates?

延伸資料:

文章難易度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防疫宅在家的三個科學抒壓提案

PanSci_96
・2021/06/24 ・195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全台進入疫情三級警戒一個月,無論是分流上班、分組上班或完全居家上班,過去這一個月對上班族來說難免焦躁不安,即便現階段疫情仍然嚴峻,不如專注難得的「低度外出」生活,讓躁動的心安靜下來,迎接宅家新常態。台灣最受知識社群歡迎的新媒體泛科學,整理了三個宅在家的科學抒壓法,讓你不僅宅,還宅得很科學。

一、轉念:將壓力轉助力

居家辦公拉開物理距離,網路會議不如面對面開會來的溝通無礙,甚至更耗費心神,這些壓力讓你工作表現失常了嗎?

圖/pexels

哈佛大學曾做過一個壓力處理方式的研究,發現「認知再評估策略」能夠幫助人們在壓力下較不受影響。

研究人員將受試者分為 A、B、C 三組,研究人員請實驗組 A 試著「忽略壓力」、實驗組 B 嘗試「將壓力轉念」,控制組 C 不採取任何手段。接著讓受試者們分別進行 5 分鐘的演說並計算數學題目,過程中研究人員故意皺眉、雙臂交叉抱胸、給予負向回饋等,讓受試者感受到壓力。

結果發現,試著將壓力轉念的 B 組受試者們的血液更加流暢,這讓他們在演說和算數時不受干擾、專注處理問題。其實研究人員不過是在實驗前和 B 組說「雖然壓力會讓你心跳加速,但可把這些變化看作是興奮的反應」,如此一來,B 組受試者能夠專注即將來臨的挑戰。

二、閉眼休息,增加創意力

面對排山倒海的提案,是否想不出好點子呢?根據日本科學家的研究,只要閉上雙眼就能激發創意

研究人員找來 40 位大學生,分別在睜眼或閉眼時為一款米和茶想新的產品名稱,實驗開始前研究人員各提供 5 個名稱範例以誤導受試者,包括 XX 光、XX 茶,若受試者想出的名稱以「光」或「茶」做結尾,就被視為不具創意的「聚斂」名稱,若跳脫框架、採用不同用字,則是有創意的「擴散」名稱。

圖/pixabay

在睜眼狀態測試時,受試者在思考名稱時同時觀看一支幾何圖形的影片,在睜眼和閉眼的狀態下,受試者各有一分鐘為產品命名。

最後研究結果指出,受試者在閉眼時想出擴散名稱的比例,是睜眼時的 1.6 倍!這可能是因為閉眼會防止我們的大腦受到視覺干擾,確實有助於激發創意。居家辦公別忘了適時閉上雙眼休息,保護視力也提升想像力。

三、理性飲酒,有助放鬆

當然不是在白天上班時喝酒,在結束一天的工作後,很多人會喜歡藉由「喝一杯」放鬆,究竟為何酒精能讓人放鬆呢?

圖/pexels

這個祕密與大腦構造有關,腦部最外側有大腦皮質負責理性與思考,內側邊緣系統負責感情與記憶,酒精第一個影響的事情為抑制大腦皮質的活動,因為酒精是能讓神經運作減緩並鎮定神經的液體,因此當大腦皮質的功能減弱後,被理智意志的情感與本能的衝動可能會顯現出來,喝酒能夠放鬆,僅是舒緩平常緊繃的理性神經、讓壓力宣洩。

雖然適當飲酒有助於抒壓,但過度飲酒也會讓腦部運動和記憶的機能「鎮定」下來,導致無法走直線或直接斷片。(同場加映:酒醉是怎麼一回事?

然而,壓力並不全然是壞事,對於變化莫測的疫情,有點焦慮反而更謹慎,例如擔憂染疫而勤洗手,便能有效降低風險。面對遠距工作的新常態,各行各業勢必得經過一番調整,保持警覺但不過度焦慮,居家辦公也能事半功倍喔!

瀏覽更多宅在家科學:防疫在家不停學,生活也能好科學測你的防疫指數

  • 本文歡迎轉載。
  • 新聞聯絡人:泛科知識公關 蔡昀芝 (zoetsai@panmedia.asia / 0975-213803)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