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0/04/22
「午餐吃什麼?」是人類有史以來的共同煩惱。一日三餐如同儀式般的天天上演,而每一口食物都與生養他們的風土相互關聯。Every bite counts. 如果這一口能讓一隻蜜蜂繼續授粉,你願意改變嗎?
・2019/10/28
每個國家的制度演變都有其歷史、文化、商業等因素影響,全盤的複製是不可能成功的。我們應該學習的是那些先進國家的核心精神-透明公開、公民參與、科學理性。並在規劃和執行細節時,一定要籌備多年,千萬不可為了要在大選前端出牛肉,就趕著將制度上架,過於壓縮的籌備,必然不會得到好的結果。同時從歐美的經驗中也可以發現,未來台灣的食安改革,其時間必須要拉長為數十年以上,讓透明公開、公民參與、科學理性的精神滲透到每位公民和公務員心中,如此台灣的食安改革在未來才有可能成功。
・2019/09/16
2012 年的聖誕節前夕,加拿大議會通過新一代的食品法規《加拿大食品安全法-Safe Food For Canadians Act》,預計在 2015 年將全面實施。此法將終結多重法規管理的現象,強化政府效能、提高加拿大的國際競爭力,更保證了加拿大民眾將有更安全的食品未來
・2019/09/09
僅管加拿大食品檢驗局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CFIA) 仍隸屬加拿大的官僚組織之一,但營運則採接近民營公司的模式1,從加拿大的消費者角度思考食安政策,並積極地培養未來的組織人才。旗下的實驗室和實體辦公室都是用專業來劃分職權,如位於安大略湖區渥太華的食安實驗室2,專精於食品、肥料和飼料;而位於大西洋區夏洛特敦的食安辦公室,則專才在於植物檢測的部份。在專業分工的原則之下,業務更加集中,能有效地累積經驗、提高檢驗技術的水準
・2019/09/02
加拿大的食品監管組織發展背景,和英國、台灣皆不相同。英國和台灣皆是因為爆發了食品管理的醜聞,才開始重整政府機構;而加國則是有鑒於陳舊的官僚組織使管理滯礙難行,再加上食品業為加國重大經濟命脈,因此針對食安的主管機關進行組織改造。
・2019/08/26
美國食品安全雖然為國際所稱道,但長期以來,仍有許多困境有待改善。首先是多元食安管理組織設計所造成的「碎片化」,美國幅員遼闊,人口龐大,除聯邦外又細分為各州。由於執行單位眾多,令出多門,亦有職權重合、資源浪費和缺乏協調的問題。
・2019/08/23
拜非洲豬瘟之賜,豬肉的食品安全問題在2019年可謂是炙手可熱的議題,面臨國際級的豬肉危機,台灣的豬肉的生產流程又是如何呢?有相應的專業人士為我們做嚴格的審查嗎?身為消費者的我們該如何因應呢?透過本文,讀者將了解台灣豬肉是如何從屠宰場一路度過層層關卡送到餐桌上,並認識屠宰後的肉質變化與相應風險,最後,學習如何選擇最穩妥安全的肉品。
・2019/08/19
綜觀各國的食安管理演變,英國、加拿大和中國的政府漸漸地把多元監管改制成單一機構監管的形式:英國食品標準局、加拿大食品檢驗局、中國的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美國呈現自成一格的「多元監管」,卻和過往中國以生產、包裝、銷售等食品階段分責的方式不同。美國的多元監管是以食品的種類做權責的區分。
・2019/08/12
美國對食品的進出口量逐年攀升,且中國三聚氰胺毒奶粉等國際食安事件凸顯了跨國食品鏈的複雜度,顯示查驗食品廠的制度急待改變。因此美國政界以此為契機,在 2011 年通過了《美國食品安全現代化法案》(Food Safety Modernization Act, FSMA),繼 1938 年《聯邦食品、藥品和化妝品法案》後,美國七十幾年來最大的食安改革立法。
・2019/08/05
哈維·威利在1902年獲得資助後,召集十來位年輕人成立了媒體所稱的「試毒小隊 (Poison Squad)」,開始對他們做起防腐劑的人體試驗。這些年輕人每天都得吃著一定分量的硼酸、苯甲酸等防腐劑,還得要每日量測體重、心跳等生理數值,儘管實驗過程並不嚴謹,但媒體的推波助瀾、以及民間組織的支持,讓威利和試毒小隊成了家喻戶曉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