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全民皆拍的共監視時代,你準備好了嗎?

活躍星系核_96
・2014/09/16 ・175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81 ・九年級
Credit: Stéfan via Flickr
Credit: Stéfan via Flickr

文/CY L.

攝錄科技的普及,提供管控的便利,政府機關、民間機構、商戶以至民宅都廣泛安裝攝影機作保安用途。另一方面可攜式、佩戴式的輕型攝影機的平民化和行動通訊,諸如智能手機、Google Glass 、行車記錄器等等,則讓一般民眾也能夠以自己的角度,隨時記錄以至直播身邊發生的事(例如突發災難的現場、車廂乘客的不當行為)。我們無可避免曝露在鏡頭下,同時也舉起鏡頭捕捉他人。我們已步入一個共監視時代(Age of Co-veillance)。

共監視 (Co-veilliance)由 Surveillance 和Sousveillance 兩個概念構成。 Surveillance 一般指器材固定在建築物,以從上俯瞰的第三視角進行的攝錄。而Sousveillance 指器材由當事人手持或佩戴,從參與者的第一身視角進行的攝錄。另一種從權力層級的看法是,Surveillance 是由權力機關或管理者的監視,Sousveillance  則是參與者(監視對象)的監視。

大至恐怖襲擊、小至社區安寧,Surveillance 對防止犯罪和搜證都卓有成效,以至天眼幾乎無所不在。面對國家安全的大義及犯罪率下降的確實數據,單以保障私隱為由去限制監控攝錄影機的使用往往顯得無力。被監視者主動拍攝為自己發聲,甚至反過來去監視監控者,似乎是更積極有效的做法。由此推展,以拍攝去監察當權者──逆向監視(Inverse Surveillance)是Sousveillance 其中一個重要範疇。現實例子包括:

  1. 2007年加拿大魁北克一場示威中,警方被揭發派遣警察假扮示威者當中製造衝突。警方起初否認,但群眾拍攝的片段清楚拍到蒙面肇事者穿著警靴手握石頭。[2]
  2. 2011年尼日利亞大選,民眾以手機監察選舉舉報舞弊。[3]
  3. 2014年香港港鐵列車撞死唐狗事故,乘客以手機拍攝的片段揭穿港鐵的聲明與事實不符。[4]

Sousveillance 能提供更多角度去平衡和抗衡 Surveillance ,不過Sousveillance 自不是民眾的專利。各國警察已陸續配備佩戴式攝錄器材,香港警隊也已經在部分前線警員試用[4]。據香港警務處稱,對警員的無理投訴和挑釁因此大為減少。[6][7][8][9]

錄影一定客觀?

錄影片段通常予人真實記錄、客觀可靠的感覺。但就跟媒體的報導一樣,任何錄影的角度和取裁本身就代表一種立場。而社會心理學的研究更發現,影片的拍攝視角對觀看者如何理解所拍攝的事件有顯著影響,即所謂camera-perspective bias 。在一個實驗中[10],模擬警員盤問嫌疑犯的過程分別從三個不同視角進行拍攝:警員望向嫌疑犯、嫌疑犯望向警員、同時拍到警員和嫌疑犯側面的第三者視點。各個視角的錄影分別播放給三組實驗參與者並調查他們的觀感。結果發現,相對於觀看第三者視野的組別,觀看警員視野的參與者更傾向認為嫌疑犯有罪,而觀看嫌疑犯視野的組別更多地認為警員的盤問不當地引導作供。

錄影 = 發言權

但無可可否認,影像確是比單憑證言來得客觀可靠,甚至乎令人覺得有錄影才值得相信,相反沒有錄影就沒有發言權。掌握越多資源(技術、資金、人力)能拍攝更多更清晰錄影的人,發言就越權威。雖然攝錄科技的普及將這種差距收窄,但錄影的影響力增加的趨勢同時可能放大資源差距造成的不平等,令技術弱勢者更被邊緣化。

因此,面對幾乎全民皆拍,錄影泛濫的時代,除了要進一步推動拍攝技術的普及至技術弱勢者,也必須教育大眾認識這種科技發展所帶來的各種社會轉變。

參考資料:

  1. Sousveilliance | Wikipedia
  2. Sûreté du Québec to review practices | The Globe and Mail
  3. Nigerian activist groups use mapping and mobile technology to prevent electoral fraud | The Next Web
  4. 港鐵撞死狗網民轟講大話 | 太陽報 – 2014年8月22日
  5. 隨身攝錄機實地測試 | 香港警務處
  6. 警隊使用隨身攝錄機 | 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 資料文件 (立法會CB(2)1031/13-14(03)號文件)
  7. 警察新式武器 – 攝錄機 | 《大學線月刊》 | 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8. 警察隨身攝錄︰影響公平審訊權利? |  香港獨立媒體網
  9. 為甚麼警察不應/不能以隨身攝錄機舉證?
  10. Videotaped confessions can create bias against suspect, study finds

原文刊載於作者部落格游思・歪才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5 篇文章 ・ 89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透過「生長激素刺激測驗」,評估孩童生長激素是否不足

careonline_96
・2022/05/19 ・189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孩童因「身高不足」或「生長遲緩」就診「兒童內分泌科」,醫師評估有「生長激素不足症」之疑慮時,會安排小朋友做「生長激素刺激測驗」。

究竟這是什麼樣的檢查呢?什麼時候需要做這個檢查?如何執行?這樣的檢查安全嗎? 以下由林口長庚醫院兒童內分泌科邱巧凡醫師,針對以上家長常見問題做完整說明。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什麼時候要做?

  1. 「長的矮」而且「長的慢」!
    (1)長的矮: 身高落在該性別年齡「第三百分位」以下。
    (2)長的慢: 「一年長不到四公分」,或身高曲線往下掉兩大條百分位曲線。
  2. 初步檢查顯示: 骨齡明顯落後,血液檢驗 IGF-1 與 IGFBP-3 濃度不足。
  3. 伴隨其他生長激素不足可能合併的特徵(如前額凸出、顴骨發育不良、鼻梁塌陷、低血糖、陰莖短小、尿道下裂,或合併其他賀爾蒙異常等。)

當以上情形發生,醫師認為孩子有「生長激素缺乏症」的可能,將進一步安排「生長激素刺激測驗」。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是什麼?

邱巧凡醫師指出,平常生長激素的分泌呈現「脈衝式分泌」,因此無法從隨機、單一次的血液檢測直接反映個體生長激素分泌的能力。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是藉由藥物的刺激,營造出生長激素必須要分泌的情境,藉此情境來了解分泌的功能是否正常。

目前在台灣可用來做為生長激素刺激測驗的藥物包含:胰島素、clonidine、L-Dopa、Arginine 及 Glucagon。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怎麼做?

  • 檢查前的準備
  1. 自檢查當天凌晨零時起「禁食」任何食物。
  2. 填寫「檢查同意書」。
  •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流程
  1. 於早上 7~9 點,幫受檢兒童建立靜脈留置針(通常選擇上肢靜脈),並執行第一次的抽血,隨後給予受檢兒童檢查用之「口服藥物」或「靜脈注射藥物」。
  2. 之後約每隔 15 至 30 分鐘執行一次抽血,檢測生長激素濃度。(不同之檢測藥物,其抽血頻率與時間略有不同)
  3. 一次的「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流程約 2~3 個小時完成,最後一次抽血完畢後,若身體無不適,便可移除靜脈留置針頭,完成檢查。並給孩童進食一頓大餐。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安全嗎?

邱巧凡醫師說,生長激素刺激測驗執行過程,有可能發生以下狀況,須特別留意,因此在林口長庚醫院本檢查需住院執行,在專業醫療團隊照護下執行此測驗。

  1. 暈針: 由於需透過口服或靜脈注射藥物刺激生長激素分泌,加上得抽血數次,因此在兒童、青少年族群有可能因為心理壓力與恐懼感,在測驗過程中出現眩暈與噁心等暈針症狀。通常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即可恢復,也不會因此產生後遺症。
  2. 測驗藥物的作用: 檢查期間所服用或注射的藥物,會造成血糖偏低、血壓偏低,可能出現口乾、頭痛、冒冷汗、臉色蒼白、嗜睡、疲倦、頭暈、噁心、嘔吐等症狀。一般只要適度休息,並於檢查後進食即可逐漸恢復。少數有特殊病史的孩童(如癲癇、腦瘤等)可能在此過程出現抽搐發作等狀況。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注意事項

  1. 自檢查當天凌晨零時起,至檢查流程完畢,期間禁止飲食,否則會影響檢查結果的準確性。 
  2. 抽血期間如出現頭暈、噁心、臉色蒼白、抽搐、意識不清等情況,請立即告知醫護團隊。
  3. 檢查期間應坐在椅子上或臥床休息,儘量不要起身走動。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結果

檢查結果醫師將針對患童本身狀況與兩項不同藥物刺激後的生長激素分泌能力進行判讀,若判斷為「生長激素缺乏症」,將進一步安排「腦部核磁共振檢查」以釐清生長激素缺乏的可能原因,並衡量「生長激素治療」的適當性與時機,與家長進行說明與討論。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careonline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