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5
0

文字

分享

1
5
0

不只是最美時代劇,《茶金》帶你看見「茶科學」(下)

CJCJ_96
・2022/03/17 ・239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上篇中,我們提到《茶金》裡有關製茶與品茶的科學,另外劇中的化肥科學也相當值得一看。最後經筆者統計,《茶金》裡的科學出現頻率如表列:

表格資料挑選標準為「有談論或呈現科學內涵」,僅出現場景陳設不在此內。圖/吳辰君

由上表可以看到,《茶金》每一集中都至少會論及 1 次科學相關內容,12 集裡合計就提到了 30 次以上的科學!這對於一部講述產業史的時代劇,可以算是相當多。

《茶金》:一部好科學的故事文

在〈流行文化中的科學:告訴我你看什麼科學,我就知道你活在怎麼樣的科技世界〉(黃俊儒,2018)中,將承載科學訊息的流行文化文本做依文類區分成「說明文」及「故事文」,再依據內容屬性,廣義區分成「好科學」及「壞科學」。所謂好科學指的是描述正確、以證據為基礎、完整、精確、具有吸引力、與社會相關、具反省性的科學訊息;壞科學指的則是錯誤、神秘、虛假、粗糙、片面,或明顯具有偏見的科學訊息。

科學相關電視節目的分佈概況。圖/黃俊儒

就筆者觀察,《茶金》屬於「好科學的故事文」範疇,因為劇中提及的科學事實多為正確、具有證據為基礎。雖非完整、完全精確,但針對一部歷史類型的戲劇而言,製作團隊於茶知識相關的考證具有相當程度的「誠真性」,得以讓觀眾進入有脈絡的思考;站在牢固的茶知識背景上,建構劇情中所提及的歷史事件與時代氛圍。

誠真的茶科學呈現,出自誰手?

《茶金》呈現的科學很大部分拜賜美術指導賴勇坤與尤稚儀,以及擔綱質感師的陳新發。賴和尤兩人走遍全台茶廠,在茶廠巡禮時做田野調查、訪問地方耆老,試圖重現當年的茶廠風光。至於製茶工具,過往圖像資料不完整,加上天然材料難以保存,兩人便參考耆老與茶農的口述,尋找當今可用的替代品,如笳歷、焙茶籠等;並特別向日月老茶廠(位於南投縣魚池鄉)商借大型製茶機械。

茶葉有季節性,劇中會出現特定季節、特定狀態的茶葉,因此《茶金》美術團隊為忠實呈現茶的種類、製程及狀態,偶遇茶葉種類及產季不符拍攝時間地點的窘境,加上茶葉有保存期限,使道具組必須得到處蒐集茶葉,趕著送到現場。

正在挑揀茶葉的《茶金》美術道具組。圖/劇狗 DRAMAGO

另一位《茶金》的誠真性推手——台灣首位好萊塢等級的「質感師」陳新發,曾替《少年 Pi 的奇幻漂流》、《露西》、《擺渡人》等國際大片操刀。質感師就像場景的化妝師,能替物品點綴歲月,賦予視覺質感。陳新發在新北林口有間 250 坪大的工業區廠房,團隊在廠房內為道具噴塗漆料,讓劇中場景得以穿越時光。

《茶金》質感師陳新發。圖/中央社

戲如人生,從《茶金》看見台灣茶業的前世今生

劇組做了嚴謹的田野調查和史料考究,加上美術與場景的助力,讓《茶金》得以成為「好科學的故事文」。

進一步以科技知識、心理情緒、社會文化層面來深入檢視:

在科學知識面,《茶金》約可分為:一、採茶、製茶、品茶的局部操作;二、茶園、茶廠、品茶室等場景陳設;三、茶師遇上困境的解決方法;四、角色間的言談內容等面向。在心裡情緒層面,劇中刻畫製茶師間的溝通,展現其專業的角色樣貌,其中又以山妹作為一位「民間高手」,讓觀眾得以體會到製茶的不易與辛勞。從社會文化的角度切入,茶知識的呈現烘托了「茶」與「金」之間的關係,特別是在動盪的時代中,產業的取捨、轉型與衰落。

另外,《茶金》不僅是茶廠重要關係人(製茶師、老闆、茶農)的故事,劇中也有其他常民、農民、政府官員、商人、化肥公司等角色,角色之間所溝通的議題,也呈現多元的科學傳播技巧。許偉庭老師表示:「雖然《茶金》是一部講述時代與家族興衰的歷史影集,但茶主題的考究和精緻程度對故事和人物的刻畫都有所幫助。」

台灣茶產業發展 200 餘年以來,種植面積最高達到 4.8 萬公頃,外銷量最盛曾達6.5 萬公噸,但隨著土地與勞力成本上漲,台灣茶市場已由外銷市場轉為滿足內需,以生產精品的特色茶為主。隨著土地與勞力成本逐年增加,以及年輕消費族群的茶飲型態轉變,國內茶原料產量與成本無法滿足茶飲業者所需,故業者僅能尋求自國外進口,成本較低的紅茶與綠茶原料,諸多茶商也因此轉至海外投資,藉由人工成本較低廉的越南等地,從事部分發酵茶的生產,使得臺灣茶葉進口量急速上升。

戲如現實,當今面對強大市場競爭挑戰,臺灣茶業極力發揮農業韌性,積極導入新的種茶科技、拼配技術,並結合在地特色與多元文化,提升商用茶競爭力、強化茶的精緻特色,進入「茶業 3.0」的時代。

《茶金》奠基在嚴謹的科學考究上,影視工作者構築了一則完整且吸引人的故事。茶金時代如一面明鏡,讓觀眾除了看熱鬧,也看能門道,更能反思台灣茶業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圖/茶金官方 Facebook 粉絲專頁

參考資料

 

國中生的科普素養閱讀平台: 《科學生》,素養強化訓練 今天就展開!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CJCJ_96
2 篇文章 ・ 2 位粉絲
學校中的老大、社會裡的菜鳥,喜歡文字和影劇,近期才體會到科學魅力的文科少女。


1

2
0

文字

分享

1
2
0

媽媽我不想努力了!想多生一個?研究顯示:爸爸先當「神隊友」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022/01/20 ・3707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本文轉載自中央研究院研之有物,泛科學為宣傳推廣執行單位。

  • 採訪編輯|劉芝吟
  • 美術設計|林洵安

家務分工與生育率的本土研究

搶救生育大作戰!臺灣生育率持續走低,人口負成長的警訊近在眼前,除了給薪育嬰假、育兒津貼,2021 年 8 月,政府的生育獎勵也提前至第二胎就發放,鼓勵夫妻多生孩子。加碼補助真的會讓大家願意再生下一胎嗎?搶救少子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鄭雁馨副研究員從實證研究發現,高教育背景女性生第二胎的意願,會受到家務分工影響,尤其丈夫是否分攤育兒工作更是關鍵。

工作、家庭蠟燭兩頭燒的「臺灣金智英們」

2019 年,《82 年生的金智英》颳起一陣話題旋風。電影細膩刻劃主角金智英在成長過程、家庭、職場面臨的性別處境,包括同工不同酬、婚姻與育兒負擔,不只衝出南韓高票房,在臺灣同樣掀起熱議。

「未婚的時候催趕快結婚,結婚以後催趕快生孩子,有了女兒又說再生兒子,生個孩子也不會改變什麼。」電影這段揪心金句,道出了無數女性面對婚育壓力的心聲。

然而,生個孩子,真的不會改變什麼嗎?

中研院社會所副研究員鄭雁馨副研究員,從多年研究提供幾個具體數據。根據國外不同學者在 2005、2019 年發表的論文(Gjerdingen & Center, 2005;Kim & Cheung, 2019),當家庭迎來新生兒,妻子花在家務和育兒的時間會大幅上升,丈夫的改變則不大。類似現象,也出現在臺灣。

隨著教育程度大幅提高,臺灣女性的勞動參與率節節上升,不過,家務勞動的時間卻沒有明顯變化。鄭雁馨從 2016 年「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發現,臺灣婦女平均仍負擔近 80% 的家務,多數人白天在職場奔波,回家後,太太與媽媽們的「第二輪班」才正要開始……

白天在職場奔波,晚上仍要一手料理家務、育兒,是多數臺灣婦女的生活寫照。圖/iStock

臺灣婦女負擔近八成家務

誰做家事?誰來分攤育兒壓力?乍看只是小夫妻的互動模式,實際影響遠遠不止於此。

長年研究人口學的鄭雁馨直言:「臺灣女性在公領域和男性平起平坐,但如果私領域的性別平等沒有跟上腳步,整體生育率就很難提升。」眾多的西方調查已顯示,有沒有一個「神隊友」,將會影響女性是否想再生一胎。

然而過往的研究較少針對東亞社會,鄭雁馨採用 2016 年行政院主計總處的婦女婚育與就業調查,從 3564 筆年齡介於 15–49 歲且至少有一個 18 歲以下子女的女性樣本,分析「教育程度」與「家務分工」對臺灣婦女生育意願的影響,進行本土性的實證探討。研究結果在 2020 年獲刊於美國頂尖家庭期刊《Journal of Marrige and Family》,這也是將近 10 年後臺灣的家庭研究再次登上此期刊。

從數據來看,臺灣家庭分工呈現何種面貌?

調查發現,臺灣已婚婦女平均每天要花上 6.2 個小時,包括處理家事雜務、照顧一家老小,種種占了將近八成的家務。已婚男性則大約負擔 22% 的整體家務,家事、育兒的比例相差不大。

其中,有 48.5% 的女性受過高等教育,而這些高等教育程度的婦女,通常會獲得丈夫比較多的家務支持。整體而言,妻子的教育程度、收入與丈夫投入家務分工比例,呈現正相關——當妻子的社經地位越高,有越高機率擁有一個更積極分工家務的丈夫。

換言之,家務分工會隨著社會階層呈現不同樣貌:高社經婦女確實多了不少來自隊友的「後盾」支持。

家事分工越平等,媽媽更願意生第二胎

第二個問題:家務分工會影響生育態度嗎?當先生攬下越多家務,太太們會不會有更高的生育意願?

答案很有趣。整體來說,當丈夫家務總時數增加,妻子的生育意願也會增加,但進一步分析,還有三個影響關鍵。

首先,如果區分丈夫做了哪類家務,結果則不一樣。若丈夫是勤快地「做家事」,並不會影響妻子的生育意願;但如果丈夫分攤更多「照顧子女」的工作,妻子的生育意願會明顯增加。顯然對媽媽來說,比起多洗一次碗、多摺兩件衣服,爸爸能在孩子大哭大鬧時陪玩安撫、換尿布哄睡,更稱得上是神隊友。

此外,這個影響主要發生在「一寶媽」,讓她們更有意願生第二胎;對於有兩個以上寶寶的女性,影響不大。原因可能是,經歷過一次「育兒地獄」,媽媽們便能看清隊友的「屬性」,若先生沒有放自己單打獨鬥,新手媽媽自然比較願意迎接第二個寶寶;而二寶或三寶媽要再生下一胎,必須付出更高成本、考量更多面向,因此家務分工較難產生實質作用。

除了家務分工內容、胎次,第三個影響因素則是妻子的社經背景。只有在高教育程度妻子身上,丈夫投入更多家務育兒,才會明顯提高生育意願。

總的來說,研究成果顯示:

更平等的家務分工,特別是分攤育兒工作,能提升高教育女性生第二胎的意願。

數據也顯示,所謂「更平等的家務分工」並不是嚴格的 1:1。實際上,只要先生負擔超過 20% 的育兒責任,就能提高妻子的生育意願。換句話說,公平只是一種感覺,媽媽期待的不一定是全能爸爸,而是隊友實際表現出願意共同承擔照顧壓力,就能讓妻子備感支持。

臺灣的調查呼應了日本、歐洲國家的研究,當伴侶更有性別平等意識、家庭分工較平等,特別是,如果丈夫一起投入照顧孩子,能讓媽媽的育兒經驗不那麼厭世孤單,支持她再重新經歷一次懷孕、生產、帶孩子的甘苦。圖/iStock

第二輪班,東亞女性的共同壓力

鄭雁馨談到,女性承擔高比例家務是臺灣「跨世代的共同現象」。熟齡世代高達八、九成,青壯世代女性也依然負擔七、八成的家務勞動。

「減少的那一兩成,也不一定是先生做更多,可能是自動化幫了忙。」鄭雁馨犀利道出痛點。從掃地機器人、洗碗機常見的廣告語「解放媽媽雙手」、「讓媽媽不再腰痠背痛」,家務商品預設出的消費者形象,也恰恰說明了家務一把罩,仍然是社會對女性的普遍想像。

不只在臺灣。「育兒家事=太太媽媽」,這個如影隨形的標籤,普遍存在於東亞國家。

攤開數據,1990 年代中期,日本婦女每週家務勞動時數是丈夫的 13 倍;韓國為 4 倍,而且經過 20 年,「歐巴們」沒有太大改變,2019 年的研究顯示(Kim & Cheung, 2019)當家裡迎來新生兒,並不會影響韓國爸爸投入家務的時間。對照電影中金智英的無奈心聲:「醫生反問我,飯是電子鍋煮的,衣服是洗衣機洗的,為什麼我的手腕會痛?」婦女承擔「第二輪班」的壓力,仍未完全被看見和同理。

過去,男人出外打天下,女人的戰場是「家庭」,打掃煮飯、照顧老小、專心一打多。如今,許多女性同樣在職場發光發熱,但經歷生產和育嬰關卡時,她們需要付出更大的代價。除了承受懷孕的巨大身心變化,還可能影響升遷、中斷年資,甚至被不友善的職場隱性「驅逐出場」。

這也是為何研究反映出,蠟燭兩頭燒的高社經女性,更容易因為家務分工而影響生育意願。

「家務分工的均衡,影響最大的通常是高社經女性。」鄭雁馨分析:「她們可能有很好的職場表現,正在追求自己的事業和成就感,一旦生產、育兒,勢必要面臨職涯和婚育的衝突。當職場和家庭讓人身心俱疲,又發現丈夫不可能調整工作和作息,總是媽媽要犧牲,越來越多女性遲疑,或者生一個後就此打住。」

東亞各國相比,日韓女性都負擔超過八成的家務,臺灣也有近八成。香港超過六成五,中國超過七成。資料來源/鄭雁馨

停滯的性別革命: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

臺灣生育率節節下滑,一谷還有一谷低,青年低薪、高房價、公托不足都可能是影響因素。但這項實證研究也反映出,

跟不上時代腳步的性別文化,更讓不少蠟燭兩頭燒的女性成為「厭世媽咪」,不願輕易再談媽媽經。

「為什麼北歐國家的生育率能回升?很大原因是,他們完成了兩階段的性別革命。」

鄭雁馨解釋,家務分工與生育率的持續走低息息相關,西方人口學家稱之為「停滯的性別革命」──大量女性活躍在公領域中,但男性在私領域的性別角色仍然停滯不前。這也是東亞文化圈面臨的共同問題,包括臺灣、香港、日本、南韓和中國。

舉例來說,請育嬰假、獨自推嬰兒車散步、上街買菜,是街頭常見的北歐爸爸群像。然而,當育嬰假政策來到東亞,2017 年臺灣、日本、韓國的爸爸使用率全都低於 10%。 「如果文化價值、社會環境沒有跟著改變,立意良善且進步的政策反而強化了性別分工。」鄭雁馨提醒。

回看電影,當金智英滿臉疲憊而怨懟的這麼說:「可以不要再說『幫』我了嗎?幫我做家事、幫我帶小孩、幫我找工作,這難道不是你的家、你的事、你的孩子嗎?」這或許也是大螢幕外許多「偽單親媽媽」的真實吶喊。

透過實證研究再次顯示:生育不只是女人的事,家務分工也絕非是夫妻的家內風景。若我們希望力挽狂瀾、翻轉生育率,便不應該忽視公私領域的性別結構。

 

國中生的科普素養閱讀平台: 《科學生》,素養強化訓練 今天就展開!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研之有物│中央研究院_96
237 篇文章 ・ 1820 位粉絲
研之有物,取諧音自「言之有物」,出處為《周易·家人》:「君子以言有物而行有恆」。探索具體研究案例、直擊研究員生活,成為串聯您與中研院的橋梁,通往博大精深的知識世界。 網頁:研之有物 臉書:研之有物@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