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2

文字

分享

0
1
2

震驚!這就是胸部的真面目嗎?

PanSci_96
・2019/05/10 ・1570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一直以來,女性的胸部大小常被當作評價女性身材的標準之一,貧乳、巨乳各有所好,但你有想過,胸部的「真面目」究竟是什麼嗎?如果你沒有想過,現在可以讓你看看:

想知道乳腺到底長怎樣?心理素質強大者請點擊看原圖。圖/BBC

這張乳腺圖一出,便在網路上引起一陣熱議,讓許多人讚嘆人體的神奇。不過,無論胸部多大多小、長得怎樣,女性乳房最主要的功能其實還是哺乳啊!

媽媽呀~媽媽呀~請用母乳保護我

無論是人類、黑猩猩或是乳牛,沒有乳房的存在,身為哺乳類的我們就很難長大成人,這是因為媽媽的乳汁有兩種功能:提供營養與保護。

幼兒可以從乳汁中攝取蛋白質、脂肪、乳糖、鈣質與其他礦物質,來獲得營養。另外,乳汁中含有的抗體及其他具備抗菌功能的酵素,則可以提供幼兒保護。這些提供保護的成分在初乳中特別豐富,所謂初乳,是指嬰兒剛出生時最早吸到的乳汁,其中更含有母親的免疫細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麼,能夠產出超營養乳汁的乳房又是由哪些組織組成的呢?一般而言,乳房長在胸前,其組成除了外部的乳頭與皮膚以外,底下還包含脂肪組織、結締組織,以及哺乳時會分泌乳汁的乳腺,最底下則為胸大肌、胸小肌。另外還有一些神經、血管、淋巴、懸韌帶等。

乳房的構造可一點兒也不簡單呢!圖/MedPartner
  • 看完正乳的介紹,想了解副乳請看:

ABCDEFG,胸部大小的秘密

雖然說哺乳功能極為重要,但大家在談論女性胸部的時候,似乎更常用比大小的方式進行討論,那麼,什麼才是「決定胸部大小的關鍵」呢?

貧乳、巨乳,到底是怎麼決定的呢?圖/pixabay

決定胸部大小的關鍵,在於乳腺與脂肪細胞的總量跟大小(乳腺約占 1/3、脂肪細胞約占 2/3),以及胸大肌、胸小肌的大小(一般女性偏小,當然還是會有例外)。

所以,如果想讓胸部長大,基本上就是要讓乳腺與脂肪變多或脹大,又或是讓胸肌變大。除此以外,還有一種讓胸部變大的東西,不要太高興,它叫做「腫瘤」。

小叮嚀:近年來,年輕女性有良性乳房腫瘤的比率很高,罹患乳癌的機率也在提高,真的要小心注意!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 想知道按摩胸部,到底能不能讓胸部長大?

內衣穿還是不穿,這是個好問題

提到乳癌,穿戴胸罩到底會不會增加我們患得乳癌的機會呢?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過「越常穿戴胸罩,越容易得乳癌?」的這種說法?這種理論強調:因為胸罩很緊,妨礙淋巴循環,導致代謝廢物累積在胸部不易排出,所以胸罩戴得越久,得乳癌的就會風險越高。不過事實上,並沒有證據支持,穿戴胸罩會提高女人患乳腺癌的風險。無論每天穿著幾小時、有無鋼圈、幾歲開始穿,風險是相似的。

現在穿戴內衣,其實跟大家很在意的下垂較有關連,乳房下垂是一種自然現象(老化的寫照),上面介紹過乳房組成,其中的結締組織便是用以懸掛乳房、維持乳房位置,除非過度拉伸導致組織斷裂,一般外界因素並不會對它有什麼影響,而如果想要減少結締組織的過度拉伸,不如戴一個合適的胸罩吧!

圖/pixabay

說了這麼多,對於身為哺乳動物的咱們人類,胸部其實最主要的功用還是育兒哺乳用,只要能夠養活孩子,什麼樣的乳房都好。那你又是媽媽親餵,還是喝配方奶長大的嗎?在母親節前夕,快去關心我們偉大的媽媽吧!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219 篇文章 ・ 219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荷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納入健保
careonline_96
・2024/01/20 ・234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是一位 40 歲的女士,意外發現乳癌時,已有多處轉移。因為有家庭、有小孩,突然發現罹癌,對她造成很大的衝擊。」

台北榮民總醫院副院長曾令民醫師指出,「切片結果顯示為荷爾蒙受體陽性、HER-2 陰性乳癌。經過討論後,患者開始使用口服抗荷爾蒙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與停經針。」

接受治療後,患者的狀況便漸漸穩定下來,也能繼續工作、照顧小孩。曾令民醫師說,患者罹癌至今已超過 8 年,仍在門診追蹤治療,持續使用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

曾令民醫師強調,「乳癌治療持續在進步,只要與醫師配合,好好接受治療,便能像慢性病一樣長期控制,即使是第四期也不要放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乳癌是台灣女性發生率最高的癌症,在診斷乳癌後,會先根據生物標記確認乳癌的亞型,如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HER2 陽性乳癌、三陰性乳癌等。曾令民醫師說,其中最常見的是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大約佔了 65% 至 70%。

早期乳癌沒有明顯症狀,必須透過乳房攝影或乳房超音波來偵測。曾令民醫師說,台灣的乳癌篩檢已實施多年,約有 8 成的乳癌患者在確診時為早期乳癌(零期、一期、二期),約 12% 至 15% 為第三期乳癌,約 6% 至 7% 為第四期乳癌。相較於美國,台灣乳癌患者的年齡大約年輕 8 歲左右。

近年來乳癌的治療工具持續進步,治療成效也相當卓越,不過仍須注意復發風險。曾令民醫師說,以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為例,約有 3 成患者屬於高風險族群,可能在術後出現復發、轉移。

「針對復發、轉移的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目前已有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可以使用。」曾令民醫師說,「細胞週期抑制劑能夠讓病情維持穩定,大幅延長患者的存活期,有一半以上的患者能夠達到 5 年,甚至更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相較於 40 歲以上的乳癌患者,40 歲以下的乳癌患者的治療成效較差。曾令民醫師說,主要是因為荷爾蒙受體陽性的年輕乳癌,有比較高的比例是屬於分化級數比較高的乳癌,所以癌細胞的惡性度較高,進展較快。

根據研究,停經前婦女使用口服抗荷爾蒙治療、停經針,加上細胞週期抑制劑後,能夠顯著提升治療成效。曾令民醫師說,即使進展到第四期乳癌,仍可讓半數以上的患者能存活達到 5 年,而且能夠維持不錯的生活品質。

「對患者與家屬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進展。因為停經前婦女大部分都還在職場工作,可能還有家庭、有小孩,承擔許多的責任。」

曾令民醫師說,「經過長時間的爭取,健保已經通過,讓停經前荷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患者能夠使用口服抗荷爾蒙治療、停經針、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因此不論停經前後的荷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病友,皆能獲得符合國際治療指引建議的治療,延緩疾病惡化、延長存活時間,並能維持生活品質,不需要擔心經濟上的負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停經前乳癌患者若符合以下條件:

  1. 荷爾蒙接受體為:ER 或 PR>30%。
  2. HER-2 檢測為陰性。
  3. 經完整疾病評估後未出現器官轉移危急症狀(visceral crisis)且無中樞神經系統(CNS)轉移。
  4. 骨轉移不可為唯一轉移部位。

醫師便會協助向健保申請使用口服抗荷爾蒙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與停經針。

細胞週期抑制劑能夠針對細胞週期素激酶 CDK(cyclin-dependent kinases)發揮作用,曾令民醫師解釋,細胞週期素激酶 CDK 是與細胞分裂週期相關的重要蛋白質,細胞週期抑制劑可抑制細胞分裂週期進而抑制癌細胞的分裂複製。

細胞週期抑制劑能夠有效延緩疾病惡化,延長存活期。相較於化學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的副作用較少,有助維持生活品質,且採用口服,便利性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因為細胞週期抑制劑在荷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發揮良好的治療成效,所以也逐漸被應用於術後輔助治療,幫助降低乳癌復發風險。

筆記重點提醒

  1. 40 歲以下的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有較多是屬於分化級數比較高的乳癌,所以癌細胞的惡性度較高,進展較快。
  2. 停經前荷爾蒙受體陽性轉移性乳癌患者使用口服抗荷爾蒙治療、停經針、細胞週期抑制劑口服標靶藥物,能夠顯著提升治療成效。即使進展到第四期乳癌,仍可讓半數以上的患者能存活達到 5 年,而且能夠維持不錯的生活品質。只要符合條件,醫師便會協助向健保申請使用。
  3. 細胞週期抑制劑能夠有效延緩疾病惡化,延長存活期。相較於化學治療,細胞週期抑制劑的副作用較少,有助維持生活品質,且採用口服,便利性高。

討論功能關閉中。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療癒失戀之苦從更換床單開始!亞麻、床單和女性內衣——《穿過了》
時報出版_96
・2023/11/24 ・214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昨晚妳在我房間過夜,現在床單聞起來都有妳的香味。

─紅髮艾德(Ed Sheeran)〈妳的樣子〉(Shape of You)

女人內衣的祕密

Bustle 網站上分享的〈十七種在分手後照顧自己的方法,用最健康的方式找回前進的動力〉其中第五項是:「把所有東西都洗過一遍,例如你一直不想碰的衣物、毛巾、(尤其是)床單等等。而且你知道嗎,如果這段感情談了很久,錢對妳來說又不是問題的話,建議直接換件新的床單,高紗織數的那種。但說真的,把前任的氣味以及存在感澈底從所有纖維製品上消除掉,確實是不錯的開始。」

許多電子及傳統雜誌都不斷重申這一點。生活達人們也一致認為根除痕跡才是療癒情傷的重點。

關於這帖處方,首先必須注意到當今世上許多地方,床單跟性愛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床單」(sheet)一詞最早出現在一二五○年,泛指寢具,出自「Schene vnder schete, and þeyh heo is schendful」這句話,大致翻譯就是「她在床上的樣子美麗動人,但卻是個妓女。」說到 sheet 這個字早期的用法,在七五○年左右原本指的是繃帶,到了一○○○年前後延伸為裹屍布,從此只要提到傷口及屍體就少不了它,後來才演變成情人的窗簾布。到了一三四七年,從喬叟的詩句更可以看出,它已經成為普遍的日用品,甚至是種權利:「他們不知羽絨與漂白的床褥為何物」(No down of fetheres ne no bleched shete Was kyd to hem.)。

若是想遺忘一個人,首先洗掉他遺留在織物上的味道,或許是個不錯的起點……?圖/pexels

床單跟貼身衣物一樣,最初以亞麻布製成,直到十八世紀晚期廉價、大規模生產的棉布問世才被取而代之。因為這層緊密的關係,亞麻布在中世紀成為床單及內衣的借喻,衍生出「襯裡」(lining)、「收納毛巾或床單桌布的壁櫥」(linen closet)、「女性內衣」(lingerie)等字詞。在法國,「亞麻」(linen)一詞在十三世紀時從形容詞轉為指代亞麻家用品及內衣的名詞,成為普遍用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世紀富裕人家的財產清單開始列出貼身衣物,其所用的布料通常比外衣更細緻。相較於床單、裹屍布、桌布、餐巾及「toualles」(某種可兼作毛巾的餐巾)等常見亞麻家用品,用來製作內衣的亞麻布料在此時雖屬少見,但就連窮人也不陌生。十七世紀的亞麻布商兩者都賣(前者稱為「linger」,後者叫做「lingerie」);十七至十八世紀的法國人將之分別稱為「大亞麻布」(gros linge)及「小亞麻布」(menu linge)。某本十七世紀的辭典甚至列出各種不同類型的亞麻織品,包括桌巾、細麻布、厚麻布、日用及夜用麻布等。

到了十八世紀,穿內衣成為女性普遍的習慣,但當時的內衣跟現在卻不太一樣。一七六○年代,細心嚴謹的夏姆伯格夫人(Mme de Schomberg)整理了一張清單,列出她衣櫃裡的所有物品,可看出她擁有襯裙、襯衫、斗篷(睡袍)、無袖短披肩、裙褶(裝飾襯裙的褶邊)、帽子、長襪等各式各樣的貼身衣物,構成她為數頗豐的庫藏。

現代內衣要等到衛浴發明後才順勢興起。當時女性為避免悶熱引發私處念珠菌感染,大多不願穿緊貼胯下的衣服,這種情形要等到她們有辦法定期沐浴、清洗衣物之後才有所改善。直到二十世紀早期,歐美地區的婦女依然穿著內有襯裙的長裙;燈籠褲(又稱長內褲)自十五世紀以來只有歐洲上層社會的女性偶爾會穿,但這股風潮到了十七世紀基本上已經消失殆盡。這種褲子長及膝蓋,穿法是在腰間及兩膝分別以絲帶或繩子束緊,形成燈籠狀的褲管。至於當代女性內衣則要等到兩種殖民時代的產物——棉花及製造橡皮筋所需的橡膠——興起後才得以問世。

1890 年代的燈籠褲插圖。圖/wikimedia

儘管外型跟現代內衣截然不同,但在中世紀歐洲人的想像中,這些貼身衣物就跟床單一樣,暗示著不可告人的非法關係。用亞麻布料來指代「內衣」最早的紀錄出現在十四世紀的某部編年史:「他們身穿如牛奶般潔白的內衣,逃之夭夭」(Alle þei fled on rowe, in lynen white as milke);而在一六○七年某齣詹姆斯一世時期復仇悲劇中,它成為男女幽會時所穿的服裝:「他與公爵夫人在夜裡穿著內衣相會。」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莎士比亞這位才華洋溢的造詞大師,似乎就是在一六○○年寫成的《無事生非》(Much Ado About Nothing)這齣戲中創造出「床笫之間」(between the sheets,在劇本中原指信紙,後來就「床單」一意引申為就寢,暗喻男女交歡)這句話,台詞是這麼寫的:「她寫好了信,把它讀過一遍,卻在字裡行間發現培尼狄克與貝特麗絲的名字剛巧寫在一塊兒。」然而,早在十六世紀,教會就透過某種怪誕的公開羞辱儀式承認了床單與性愛之間的關聯。這項儀式後來隨著英國殖民被帶到北美,通姦者僅以一條白床單裹身,手持蠟燭或木棍,被押到市場或教堂前公開示眾。根據一五八七年的歷史記載,「妓女及其姦夫……裹著被單,在教堂與市場馬車上公開懺悔……遭受眾人斥責。」亞麻一方面象徵著外表的體面,另一方面又扮演蒙蔽恥辱的遮羞布,這種一體兩面的矛盾始終纏繞著它,陰魂不散。

——本文摘自《穿過了:從人類服裝史發掘全球製衣體系背後的祕辛》,2023 年 10 月,時報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時報出版_96
174 篇文章 ・ 34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細胞週期抑制劑避險治療,幫助降低「荷爾蒙陽性早期乳癌」復發轉移風險
careonline_96
・2023/11/15 ・229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醫師,我的早期乳癌是不是做完手術就不用擔心了?」張女士問。

「雖然做完根除手術清除掉腫瘤,但因為全身血液循環中可能有肉眼看不見的殘存癌細胞,所以需要接受術後輔助性藥物治療,降低未來復發轉移的風險喔。」醫師說。

乳癌是台灣女性發生率最高的癌症,每年約有 18000 個新案例。高雄市立大同醫院副院長陳芳銘醫師指出,根據腫瘤的特性,乳癌可區分成荷爾蒙陽性乳癌、HER2 乳癌、三陰性乳癌等亞型,其中以荷爾蒙陽性乳癌最為常見,約佔有 65%,HER2 乳癌約占 20-25%,三陰性乳癌約占10-15%。

早期乳癌的治療以手術為主,醫師會視狀況進行部分乳房切除或全乳房切除,並搭配前哨淋巴結切片或進行淋巴結廓清。後續再根據病理報告乳癌亞型決定術後輔助治療的組合,包括化學治療、標靶治療、荷爾蒙治療及免疫治療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有助提升預後,但是早期乳癌患者在術後也不能大意,必須注意復發風險。陳芳銘醫師提醒,高復發風險之早期荷爾蒙陽性乳癌(HR+/HER2-)約有 20% 至 30% 會復發,可善加利用各種術後輔助治療降低復發的風險。

患者務必配合醫師的建議,接受術後輔助性藥物治療。陳芳銘醫師說,早期乳癌的治療目標是追求治癒,至於乳癌復發、轉移後,治療目標便會調整為延長存活。

一般而言,較年輕的乳癌患者,復發風險會比較高。陳芳銘醫師指出,臨床上可根據幾個條件來評估復發風險,包括淋巴結轉移顆數、腫瘤大小、腫瘤分化程度、Ki-67 指數等。

如果淋巴結轉移達4顆以上或是淋巴結轉移在 3 顆以下同時具有以下其中一個條件,腫瘤大於等於 5 公分、腫瘤分化程度第三級、Ki-67 指數大於 20%,便屬於高復發風險族群[1]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淋巴結轉移是最重要的復發風險因子,陳芳銘醫師說,如果乳癌有 1 至 3 顆淋巴結轉移,即使服用完五年輔助性賀爾蒙治療,10 年復發風險約 20%;如果有 4 至 9 顆淋巴結轉移,10 年復發風險更高達 36%。

腫瘤大小會影響復發風險,例如腫瘤在 2 公分以下,淋巴結沒有轉移,10 年的復發風險大概是 5%;腫瘤在 2 公分至 5 公分之間,10 年的復發風險約 10%。

乳癌細胞的生物特性亦會影響復發風險,腫瘤組織分化程度較差,復發風險較高。Ki-67 指數較高代表癌細胞生長速度較快,轉移或復發的風險也會比較高。

根據乳癌復發風險選用術後輔助治療

由於每位患者的復發轉移風險不同,在手術治療後須要使用不同強度的術後輔助性藥物治療。陳芳銘醫師說,以荷爾蒙陽性乳癌為例,一般術後會使用抗荷爾蒙藥物;對於病程進展較嚴重的患者,會使用抗荷爾蒙治療與化學治療;對於具有高復發轉移風險的患者,會建議使用抗荷爾蒙治療、化學治療、與細胞週期抑制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細胞週期抑制劑是種標靶藥物,能夠針對調節細胞分裂週期的細胞週期素激酶發揮作用,抑制癌細胞的分裂,有效控制乳癌。陳芳銘醫師說,細胞週期抑制劑已用於治療復發轉移的晚期乳癌,並發揮相當顯著的治療成效,目前也被使用於具有高復發風險的早期乳癌患者,希望降低復發、轉移的風險。

「針對荷爾蒙陽性乳癌,抗荷爾蒙治療搭配細胞週期抑制劑已被證實有更好的治療效果。」陳芳銘醫師說,「對於具有高復發風險的乳癌患者,建議不要等到轉移才使用,而是在術後輔助治療便開始使用,提高治癒乳癌的機會。」

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相較於只使用抗荷爾蒙治療,具有高復發風險的早期乳癌患者如再搭配服用細胞週期抑制劑,可以進一步降低三成的復發風險及遠端轉移風險。

細胞週期抑制劑是口服標靶藥物,便利性高,有助維持患者對於治療的順從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貼心小提醒

早期乳癌通常摸不到也沒有明顯症狀,女性朋友記得要定期接受乳房超音波、乳房攝影檢查。陳芳銘醫師叮嚀,早期乳癌使用手術治療的效果很好,但是仍須依照復發風險選擇合適的術後輔助性藥物治療。

針對具有高復發風險的荷爾蒙陽性乳癌,術後輔助性藥物治療採用抗荷爾蒙治療、化學治療、搭配細胞週期抑制劑標靶治療能顯著降低乳癌復發、轉移風險。請與醫師密切配合,共同追求治癒早期乳癌的目標。

參考資料

  1. Johnston SRD, Harbeck N, Hegg R, et al. 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r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 HR+, HER2-, Node-Positive, High-Risk, Early Breast Cancer (monarchE). J Clin Oncol. 2020;38(34):3987-3998. doi:10.1200/JCO.20.02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