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蘭嶼夜間賞鳥的不當行為

2013年7月3日受邀到蘭嶼講課,我7/2下午就到了,晚上參加由3家民宿遊客共17人組成的夜間觀察活動,每人收費250元,由一位在地解說員導覽解說2小時。夜間觀察的行程包括觀星、看昆蟲、看植物及看鳥,而蘭嶼角鴞(台灣特有亞種,只生存在蘭嶼)則是夜間觀察最大賣點。

2004年8月,我參加過一次蘭嶼的夜間觀察活動,九年後再看,解說員導覽的方式還是一樣(不同的解說員),我所謂一樣,就是對動物的干擾行為還是一樣。

生態旅遊其實是一種矛盾的協調,是既要滿足遊客觀賞野生動物的需求,也要滿足在地人以不獵捕宰殺且利用野生動物資源賺取經濟利益的需求,更要以保護動物的原則,用最低的干擾來滿足以上的需求。這真是困難,但不能因為困難而放棄生態旅遊是以生態保育為核心價值的基本理念。


也許有人會說,沒有明顯證據顯示利用不自然的鳥叫聲(播放錄音或口技發聲)吸引目標鳥種會造成不良效應,而且在蘭嶼十幾廿年來都是這樣,也沒看到蘭嶼角鴞滅種。但在科學證據不足時,站在生態保育與動物福利的立場,國際上傾向採用以保育優先的預防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也就是一切決定或作為都要保守,讓可能的(或預知的)傷害不要發生。

影片中可以看到解說員不斷發出蘭嶼角鴞的叫聲,遠方也不斷有真的蘭嶼角鴞回應。在照射到一隻蘭嶼角鴞時,他還是不斷發出蘭嶼角鴞叫聲,吸引那隻蘭嶼角鴞回應,表演給遊客看。可憐蘭嶼角鴞大該真的是有「回應鳴叫強迫症」,被照到了還是聽到就回應、聽到就回應,連要逃離現場也還是回應後才飛走。

另外一種不當行為是帶遊客站在樹下,近距離看低地繡眼(巴丹綠繡眼,與台灣的綠繡眼不同種)站在枝頭睡覺。

夜間觀察活動很容易在樹下就會看到日行性的鳥站在樹枝叢中睡覺,但這是一種非常嚴重的干擾行為。一來,日行性的鳥在夜間的視覺是很差的,忽被驚醒有可能亂飛亂撞,撞倒樹幹或大樹枝就可能殞命。二來,睡覺中被吵醒,就是人類也會覺得惱怒,鳥兒雖不會講人話,但也一定幹譑#$*&★☆◎。從影片中看到被吵醒的綠繡眼茫茫然樣子,就覺得可憐。

影片後段,解說員還說綠繡眼會築巢,在六、七月份因為天氣悶熱,所以飛出來(睡在枝頭)吹天然冷氣比較涼快,這種說法是有問題的。鳥類只有為了繁殖才築巢(孵蛋及育雛),縱使孵蛋,也只是一隻在巢中,另一隻會在巢外,鳥巢不是用來睡覺的,所以他這樣的說法會誤導民眾對鳥類行為的認知(以為鳥類都在巢中睡覺)。

當然,這只是一位解說員的表現,不能說整體蘭嶼生態解說都是這樣,但這樣干擾蘭嶼角鴞的行為及錯誤的尋鳥方式,九年後還是沒變,更是對九年來到蘭嶼旅遊並參加夜間觀察的遊客做了錯誤示範,而這些遊客以後到任何地方旅遊,也可能以同樣的方式找鳥取樂,這就是我最擔心的錯誤生態旅遊教壞遊客成為「失態旅遊」。

蘭嶼似乎沒有相關的生態旅遊規範(例如潮間帶觀察守則、潛水(含浮潛)行為守則、賞鳥守則),這部分蘭嶼鄉公所網站只有簡單的「蘭嶼生態旅遊遊客注意事項」,大概長期來也沒有對解說員的一些行為有所規範或要求,於是錯誤的導覽解說方式就這樣一代傳一代,最終受害的就是蘭嶼的自然生態。

以下是我記錄的影片,對片中這位解說員很抱歉,必須以他部分不當的表現當例子來顯示我關注的蘭嶼生態旅遊問題,這不是他的問題,是相關單位在發展蘭嶼觀光旅遊(或有時拿「生態旅遊」當招牌)時,長期來忽視對解說員正確行為的教育訓練及規範。一般常見對解說員的訓練都只教自然或人文資源的認識與解說,缺乏環境教育及生態保育觀念的認知與實踐的要求,因此解說員雖對自然生態熟悉,卻因導覽解說只是為了賺錢,為了取悅遊客,於是會做出干擾或有害自然生態的行為,並將錯誤延伸影響到民眾,於是我們的生態旅遊就只能停留在找動物取樂的層次而已。

延伸閱讀:生態旅遊操作實務注意事項

本文原發表於作者部落格

關於作者

賴鵬智

野FUN生態實業公司總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