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國恥的產生:民族自卑下的迷失與瘋狂

有時候,真的不自覺的相信「冥冥之中有注定這句話」。剛剛我剛好在看有關scientific misconduct的文章,結果打開網頁頭條竟然就是黃禹錫被判刑,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生物複製技術(Cloning,克隆)與相關的品種、基因改良可能是目前生物學界最受矚目的一環,包含癌症在內的許多不治之症,都被認為有可能依靠生物技術的突破而發現解決之道。1996年的全球第一支複製羊陶莉的誕生(已於2003/2/14死亡),代表了人類生物技術的重大突破,從此之後,從動物到人類,「複製人」不再是SF小說電影中的幻想產物,更非夢裡尋度的失樂園,而是實際可得,無數瘋狂科學家追求的極致目標,

人類,想要一步步接近神的存在。

黃禹錫(황우석)1952 年出身在韓國忠清南道扶余郡,五歲喪父,家境非常清貧,只靠母親辛苦微薄收入扶養六個小孩,這也使他從小一邊讀書一邊照顧牛隻,立志成為獸醫。靠著獎學金 和親戚的支援,他在1982年獲得首爾大學博士,這年他29歲。據說這段時間他每天睡眠不超過4個小時,把所有的精力都投注在學術之上。

1986年留校成為講師,1987年升任助理教授,1993副教授,1997年榮升教授,並於93年首度完成了牛的人工受精、1999年完成韓國首例的複製牛。到這邊為止,他都是一位刻苦耐勞的偉大學者,而他貧寒的出身與奮鬥向上的過程,更獲得許多人的敬佩。

2004年2月,他第一次成功地從人類的體細胞中製作了胚胎幹細胞(ES細胞) ,並刊載在《Science》之上,震驚了全世界。這使他一瞬間成為韓國的國民英雄,更期待他可以成為首位自然科學方面的諾貝爾獎得主。為了支援他,韓國政府給予黃禹錫「最高科學者」的稱號,每年30億韓幣的補助,並設立以他名字為首的研究機關,發行郵票、樹立高達5公尺的紀念銅像,他的周遭有24小時的警衛保護,大韓航空給予他10年免費的頭等艙服務、網路上有無數的後援俱樂部、並被選為「值得誇耀的韓國人」

稍微批評他的MBC(韓國文化放送)被無數的民眾拒聽拒看,而所有複製人的倫理與道德爭議也被韓國民眾置若罔聞,黃禹錫成為了國民偶像,民族英雄。他小時候辛苦求學、貧戶出身到今天功成名就的報導和影片,更在那段時間天天播放,成為所有韓國小孩努力的目標。

2005年5月,黃禹錫宣稱他已經成功把體細胞移植入人類的未受精卵,這無疑宣告 複製人的誕生只差臨門一腳,全韓國又陷入瘋狂之中;但是同年12月,他的研究數據和成果被指出是捏造不實,科學界為之震驚,ES細胞的發展也因此停滯了數 年,而最大的受害者,並不是黃禹錫,而是陷入迷失的韓國人民。

爬得越高,跌得越重,黃禹錫辭去首爾大學首席教授的職務,他的「最高科學家」稱號被剝奪,政府與民間補助的數十億韓幣也被指控透過海外洗流向私人帳戶,他的家人與研究團隊被禁止出國,韓國並成立專門委員會調查黃禹錫的所有研究成果,並審判其不法貪污行為,高處不勝寒,民族英雄一夕之間成為了韓國國恥。

我到今天依舊記得那時新聞爆出來時,韓國民眾那種驚訝與哭泣的表情,那是一種絕望、背叛、憤怒交錯混雜的神情。用韋伯的話來說,黃禹錫犯了「把學術作為終身志業」的基本大忌,求真探實是身為一位科學家最基本的要求;但我認為黃禹錫願意成為浮士德,使其出賣靈魂的推手是盲目的韓國媒體與群眾,

一種自卑的民族情緒,瘋狂地推著你前進

我寫這篇文章的今天(10.26)剛好也是安重根刺殺伊藤博文的日子,韓國人有強烈的民族意識、堅持不服輸、立志要第一的精神我們在世足賽、竹島領土爭議,甚至是申請世界文化遺產上都歷歷可見,這是他們強大的地方,但也是他們失敗之處,一種夾在日本和中國強權中的自卑意識。

自古以來臣服中國藩屬,近代成為日本殖民地,這種被壓迫、認為被輕視的內心情感使 韓國處處想要表現,樣樣希望出頭。這些思想推到了極致,其實就是一種「寧可作弊,也要第一名」的偏差心態。第一名所帶來的老師誇獎、父母稱讚,享受台下同 學的鼓掌,沈浸在自我陶醉的滿足感之中;沒有第一名,便是父母的責罵,師長的冷眼,正因如此,作弊是應該且值得的。這使黃禹錫不得不成功,不得不拿出研究成果來。不僅自慰,而要撫慰所有殷切期待的芸芸眾生,頂著我們韓國的驕傲,

今天10月26日,黃禹錫被判刑了,但需要感到恥辱的不是他,而是盲目的群眾與造神的媒體。群眾造就了神話崇拜,然後自己品嚐痛苦的後果,現世報如此,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上圖那張功成名就的「韓國驕傲」 (The Pride Of Korea)照片今天看起來更顯諷刺。不要忘了,當我們媒體也大量喜歡用什麼「台灣之光」時,或許有一天也會有這樣的結果。把個人的成就上綱為群體意志,一人身繫國家榮辱時,其實正表示一種自卑的情緒,因為這國家沒什麼其他可誇耀之處,所以只好寄託一人身上,過份的神化,最後通常是萬民的失望。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值得深思。

轉載自 RainReader’s Memory

延伸閱讀:Inside the Korean Cloning Lab. TIME [May 22, 2005]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從小與電玩、動漫結下了不解之緣。曾任教過國中、高中、五專與多所大學,試圖以當代娛樂與流行文化的角度來融入歷史教學,傳達多元化的知識系譜。在學術領域方面,主要研究近代知識分子的思想意識與文化理論;除研究外,也為網路與報章媒體撰寫專欄文章、遊戲攻略。曾任創能網路資訊公司副執行長與GaMavi電玩資訊站長、策展台灣首次非商業電玩藝術展台北數位藝術節,現任教於東海大學與旭傳媒科技。非常歡迎您的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