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異形」的寄生生物學

有人說,恐怖片反映了人類對某些事物的恐懼。以前陣子上演的電影「普羅米修斯」來說,這部號稱前傳的電影所開展經典恐怖片「異形」系列,就反映出人類對於被未知生物寄生和獵食又無能為力的遠古焦慮。仔細想想,這類的寄生怪物電影也還真是不少,對於影片中的寄生生物設定也各有妙處。既然普羅米修斯又讓異形這個怪物成為話題,那麼我們就以寄生生物學的角度來檢視一下「異形」這個外星生物設定裡的箇中妙處。

首先,泛稱為寄生生物的類群裡可以區分出兩大類:寄生生物(Parasite)與擬寄生生物(Parasitoid)。兩者的差別在於,寄生生物在剝削寄主之餘,並不希望寄主死掉,而是希望寄主能夠活的長久,這樣才能有源源不絕的資源可以讓寄生生物繼續剝削。以大家耳熟能詳的蟯蟲、蛔蟲、狗蜱、貓蚤、頭蝨來說,這些寄生蟲無論是住在寄主的體外或體內,也許剝削寄主的血液或者在寄主腸胃食糜裡分一杯羹,總之都只是造成病理症狀但不會直接讓寄主喪命。反觀擬寄生生物,則是在剝削寄主之外最終一定會要了寄主的命,當寄主一命嗚呼之後,這擬寄生生物也就不再需要寄主的資源,轉而走自由生活路線。典型的擬寄生生物如各種寄生蜂、寄生蠅等,他們的雌性也許是在麻痺獵物之後帶回巢穴產卵,幼蟲孵化後便將媽媽準備的餐盒——麻痺的獵物——蠶食入肚;或者是直接將卵產在渾然不知大禍臨頭的倒楣鬼獵物身上,等到幼蟲孵化之後便以這倒楣鬼的體液或組織為食,但等到幼蟲化蛹破繭為成體之時,可憐的倒楣鬼也就功成身退,終究一命嗚呼了也。

寄生生物的生活史

對寄生生物來說,寄主是不可以死去的,好好活著更重要。

擬寄生生物的生活史

對擬寄生生物來說,寄主終究是要死的,例如上圖中的毛蟲。

有了擬寄生的概念之後,我們來看看電影系列裡異形的設定。根據這個異形的介紹網頁,異形的生活史有幾個階段,分別是卵(egg)、抱臉體(face hugger)、破胸體(chest burster)、成體(adult)。當潛在的寄主(例如傻呼呼的太空探險隊)出現時,卵頂的四瓣就會分開,然後抱臉體迅速跳出,精準的撲上寄主的頭部,然後從苦主的口鼻部植入破胸體的幼體。等到破胸體長到一定大小之後,就會從寄主的軀幹破胸而出造成寄主死亡,而後行自由生活,蛻皮長大成為成體。很顯然的,既然異形的破胸體離開寄主時會殺死寄主,那麼異形無疑的是一種擬寄生(Parasitoid)生物。說實在的,這整個生活史設定跟各種寄生蜂寄生蠅實在頗為類似,看起來也煞有其事,但從寄生生物學的角度來看,還是有許多不盡合理之處可以討論討論。

首先是卵期的部分。如果以寄生蜂或寄生蠅類比,這一類擬寄生生物的卵通常是產在寄主的身上或是附近,藉此能夠保證孵化的幼體能夠馬上找到寄主而無挨餓之虞。但是在異形系列中或是異形戰場中,電影剛開始時的異形卵總是產在渺無人煙的洞穴裡或幽暗處,即便電影設定中異形的破胸體可以寄生在小如貓狗大到牛象等的寄主身上,電影中所見的異形產卵處之了無生氣,怕是連一隻老鼠都找不著。如果不是產卵的異形腦袋壞掉的話,那麼這種讓後代等到天荒地老還不見得有寄主可以寄生的物種顯然是注定要滅絕的。不過,隨著電影劇情的推展,似乎又暗示了異形會把獵物(人類)帶回巢穴,並且在半死不活的獵物身邊產卵,好讓剛孵化的抱臉體可以馬上有寄主可以寄生。這樣的設定確實是稍稍合理化了異形產卵地點的偏好,也更貼近了擬寄生生物的真實樣貌。


值得一提的是,異形的卵似乎只有在潛在寄主出現時才會立即孵化彈射出抱臉體,這暗示了異形的卵是藉由寄主接近時產生的震動、光影溫度的變化、或是二氧化碳濃度的改變而孵化的。這樣的設定的確讓抱臉體找到寄主的機會大增,在寄生生物當中這樣的習性也所在多有,例如跳蚤的蛹就是在寄主帶來震動、溫度和二氧化碳時才會破蛹為成蚤。但是即便如此,跳蚤的生活史包括蛹期在內也還是在寄主周遭的環境裡,但異形光是卵期不知道要等多久才會有遠道而來的人類或其他動物可以寄生,而且對孵化出來的抱臉體而言,既然每一個寄主只能接受一個抱臉體,那麼卵的數量顯然遠超過可能出現的寄主數量,再加上這麼多的卵都產在同一個地點,簡直就是把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看來還是免不了瀕臨絕種的命運。(說不定就是因為這樣,異形其實已經是個瀕臨絕種的生物,所以才那麼難找?)

看下一頁>>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