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假裝久了也會變真的 改變身體語言讓你成為有自信的人

貓心
・2016/05/29 ・5692字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SR值 485 ・五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假想你今天準備要走進一個面試場合裡,你腦袋中不斷重複地想著你等等想要講的台詞,但是手卻不由自主地顫抖著。你拿出了手機,蜷縮在椅子上隨便划著 Facebook,腦袋中是如此的混亂。或是假想你遇見了你心儀的異性,但是卻不知道該怎麼和對方搭話,你張開了嘴,但是卻像一個不斷忘詞的歌手,像是金魚一般嘴巴一開一合的吐著空氣,卻什麼也說不出來。

在這些高壓力的社會互動情境當中,我們總是顯得焦躁不安,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我們不斷告訴自己不要緊張,但是卻無法安定下來。那麼,我們到底該怎麼辦呢?

_MG_7337
圖/作者攝影。

先了解什麼人比較有自信?

如果只花 2 分鐘,就能夠改變你緊張的感受,提升你的自信心,或許會是一個不錯的方法。這聽起來有點像是傳奇武功,但是根據一篇實驗的研究結果[1],這或許有可能成真。但在開始說故事之前,也請你先花個 2 分鐘,聽我鋪陳一下實驗的背景。

首先,什麼樣子的人比較能夠展現自信呢?權力或許是其中一個答案。根據過去的研究,有權力的人能夠感覺到較高的效能感(higher level of agency),對於自己的身體、心智以及正向感覺更有控制感[2];除此之外,權力還可以讓一個人對於未來抱持著更正向的態度,也可以提升我們的認知資源,變得更容易採取行動,更容易去尋找資源幫助自己,更容易針對目標前進(goal-oriented)[3-9];也更願意去承擔一些風險[10]。恩,沒錯,如果你對於憂鬱症有一些了解,有權力者所展現出來的這些特質,剛好是憂鬱者特質的相反。(關於這一方面的資料,可以讀讀另一篇文章〈半杯水的故事:樂觀,真的比較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了,既然權力可以展現自信,那麼高權力的人,會有什麼樣的特徵呢?先就高權力者的姿勢來看吧!不論是古時候的皇帝,或是現代電影中的老大(想想《動物方城市》當中的 B 老大、《與森林共舞》當中的紅毛猩猩領袖),總是會霸氣地坐在一張寬闊的椅子上吧!你應該很難想像,蜷縮在角落裡抱著膝蓋、低著頭的人是一個團體當中的領袖。沒錯,開闊的姿勢、寬廣的四肢、佔有較多空間的姿態,正是高權力的象徵;相反的,封閉的姿勢、蜷縮的軀幹則是低權力的象徵[9, 11-13]

_MG_9549
美國華盛頓 D.C. 林肯像。圖/作者攝影。

權力高低也會影響內分泌!

再來看看高權力者與低權力者的內分泌激素有何不同吧!高權力者和低權力者的內分泌激素差異,主要反映在兩個關鍵的賀爾蒙──睪固酮(Testosterone)和可體松(Cortisol)之上。睪固酮是一種和權力、領導力相關的賀爾蒙,也就是俗稱的雄性賀爾蒙,男性的第二性徵發育也與此賀爾蒙有關;而可體松則幫助我們面對壓力的賀爾蒙,會讓我們減少食慾,專注面對眼前的挑戰。

首先來看看睪固酮,在人類和其他生物身上,睪固酮的水平都反映並增強了一個個體的氣質性、情境性的狀態,以及他的主導地位;同時,外在和內在的線索都能夠提升睪固酮的含量,增加主導性行為,而這些行為也能反過來提升睪固酮含量[14, 15]。舉個例子來說,有研究者調查了網球比賽和睪固酮含量的關係,發現在網球比賽前,所有參賽者的睪固酮都會增加;但是在比賽結束之後,贏的那一方睪固酮含量會上升,輸的那一方則會下降[16],這就好像反應出了古代勝者為王、敗者為寇的生存之道,透過外在的競爭區分出權力位階的高低,位階高的人睪固酮含量會上升,反之則會下降。

再來看看可體松吧!和低權力者相比,高權力者的基礎可體松水平較低,面對壓力時的可體松也較低,而當我們獲得權力時,我們體內的可體松水平也會下降[17-19]。而長期的可體松含量過高,也會導致免疫系統缺失、高血壓、記憶喪失等等[19, 20];而可體松的含量過高,也會影響我們大腦海馬迴(hippocampus)在儲存和提取記憶時的表現[21](壓力和記憶喪失的相關文章可以參考這篇)。這也是為什麼低權力的社會團體和高權力的社會團體相比,有較高的機會發生壓力相關的疾病,其中一部分的原因便是來自於慢性的高可體松水平[22];而高權力者因為具有高睪固酮與低可體松含量,因此有助於抵抗疾病[23];值得注意的是,唯有高睪固酮加上低可體松的組合,才和領導能力有關,若是高睪固酮配上高可體松,則會阻止領導能力的發揮,甚至造成反效果[24]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的,感謝你耐心的花 2 分鐘看完我的前情提要,那麼,我們回到那個「兩分鐘護一生(?)」的實驗吧!

兩分鐘的身體姿勢訓練,就可以改變你的自信

source:i.ytimg.com
source:i.ytimg.com

實驗是這個樣子開始的,過去有一些實驗發現,我們只要單純做一些動作,就能夠改變我們的情緒和認知,例如刻意去做一個笑的動作會增加愉悅感[25];把頭向上仰起用鼻孔看人(喂)會增加自豪感[26];駝背和挺起胸膛的姿勢相比,駝背的人會變得更憂鬱[27];在傾聽對方強烈的說服性論述時,持續點頭會比持續搖頭更容易被說服[28]等等。但是,先前的研究都沒有對於生理回饋的部分和後續行為的部分做研究,因此,這篇研究的實驗者決定特別針對這一部分進行研究。實驗者好奇的是,如果讓受試者做出高權力的姿勢(擴張身體的姿勢)和低權力的姿勢(蜷縮身體的姿勢),會不會影響受是者體內的生理激素變化,以及後續願意承擔風險的行為呢?

在受試者來到實驗室之後,實驗者先測量受試者口水當中的睪固酮和可體松含量;接著,實驗者欺騙受試者,這是一個關於心電圖生理紀錄的研究,他們想知道把心電圖安裝在心臟上方或是下方是否會影響實驗結果,因此要把受試者擺成一些固定姿勢,從而讓受試者做出實驗者想要的高權力姿勢與低權力姿勢。在高權力姿勢組當中,他們會先維持下圖中左邊的姿勢一分鐘,接著再維持下圖中右邊的姿勢一分鐘[1]

high-power-poses-color

同樣的,低權力姿勢組也先維持下圖中左邊的姿勢一分鐘,再維持下圖中右邊的姿勢一分鐘[1]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110F4_T

接著,實驗者檢測這兩組人口水當中的睪固酮和可體松含量。由於男生先天睪固酮含量就大於女生,因此實驗者在分析時將男女生分開來分析;結果發現,高權力組的人睪固酮有顯著的上升,可體松則是顯著的下降;反之,低權力組的人睪固酮則是顯著的下降,可體松顯著的上升。

1

實驗者也測試高低權力姿勢姿勢是否會讓他們願意冒險的程度有所差異,他們設計了一個期望值合理的賭局,如果不願意賭的話,他們只能拿到 2 美金,但如果願意賭的話,有 50% 的機會會拿到 4 美金,50% 的機會則是什麼都得不到(我覺得好摳啊!4 美金在美國連一個麥當勞套餐都吃不起阿)。學過機率與統計的都知道,這個賭局的期望值是 2 美金,是一個合理的賭局,不像夜市當中那些坑錢的賭博遊戲一樣期望值是負的,但是在低權力姿勢組當中,只有 60% 的人願意冒險(有 40% 的人選擇風險趨避),而高權力姿勢組當中,則有 86.36% 的人願意賭(有 13.63% 的人選擇風險趨避)。

但是,這樣的兩分鐘護一生,真的有助於應用到實際生活中嗎?實驗者設計了另一個實驗來驗證這一點[29]。對於大多數人來說,職業面試肯定是個高壓力的社會情境,尤其當你面試的工作是你夢寐以求的職業時,你總不能像《三個傻瓜》當中的拉加一樣,拍拍屁股推輪椅走人吧!因此,面試情境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實驗操弄。實驗者好奇的是,如果權力姿勢有助於改變面試時的表現,進而增進被錄取的機率的話,那麼是改變了面試當中的哪一個部份呢?因此,他們把面試表現分成兩個部分:面試談話品質(speech quality)──面試時講述的內容、談話的架構等等,以及呈現品質(presentation quality)──個人的談話表現是否讓人著迷?是否充滿信心?

首先,實驗者依舊將受試者隨機分派成兩組──高權力姿勢組與低權力姿勢組;接著,兩組人如同上面那個實驗一樣,都得做出兩個姿勢各一分鐘。但是為了(怕受試者太無聊)讓受試者搞不清楚實驗者葫蘆裡賣什麼藥,受試者在做這些姿勢的同時會觀看一個螢幕,螢幕上會呈現一些人,然後要他們對於裡面的人物進行評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接著,實驗者要這些被惡整完的受試者進行一個模擬面試,他要他們想像現在要面試一個夢寐以求的職業,給他們五分鐘準備,要求他們等等得詳細地把自己的優勢、資格,以及為何他們應該被錄取這個工作的理由,說出來給兩個經驗豐富的評審聽(哇靠!這根本是整人遊戲阿!)。除此之外,在這五分鐘內,受試者依然得維持剛剛的第二種姿勢(連準備時的姿勢都要管阿……真的是整人遊戲)。好了,這下受試者維持了七分鐘的姿勢操弄了。

然後他們就死掉了。呃,不是他們就被帶去面試了。在面試完之後,他們會完成一份自評量表,評量自己感覺到的權力感有多少、在面試中有多少主導性、以及在面試當中的可控制感多寡。

同時,整個面試過程都被錄影記錄下來。而這段影片會被拿給四個訓練有素的評審審查,評審並不知道他們拿到的是哪一組受試者的影片,藉此排除先入為主的觀點。而這些評審的工作是針對受試者的影片,評量他們的整體表現決定是否應該錄取,結果分為不錄取、可能錄取和錄取三種。此外,他們同時也會評價受試者的談話品質與呈現品質。

結果發現,如同前面所說的,高權力姿勢組確實比低權力姿勢組感到更有權力感。而就面試談話的評價部分,高權力組也獲得了較高的評價。至於高權力組到底是在談話品質或呈現品質上,表現的比低權力組好,讓評審會比較想錄取他們呢?讀者要不要試著猜猜看,究竟是(1)談話品質、(2)呈現品質、(3)以上皆是、(4)以上皆非?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下好離手喔!

5498329705_3a3059b478_z
圖/World Relief Spokane@flickr, CC BY-NC-ND 2.0

答案是……呈現品質!

高權力組在呈現品質上的表現比低權力組好,他們的表現更為迷人、更有自信,因此增進了評審給予他們的表現較高的評價,同時也更想錄取他們。但是,談話品質對於表現分數和是否被錄取,在本實驗研究結果則沒有顯著相關。意思是說,你的談話有沒有架構、呈現的內容是否豐富,並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展現自信,可能才是你能不能被錄取的關鍵啊!因此,我在猜,無論是你在說服他人、上台演講、推銷產品,或是你在與異性相處時,比起不斷思考該講些什麼,讓自己變得越來越焦慮,你反而應該展現出自信的一面,才是你能否成功的決定性因素啊!

順帶一提,實驗者為了確保不是受試者在接受面試時的姿勢有所差異——有一組的人都很龜縮,另一組的人都很膨脹——造成實驗誤差。他們分析了受試者在面試時的姿勢,結果發現兩組人在面試時的姿勢沒有差異,因此實驗結果確實是來自於面試前不同姿態的操弄所造成。這個實驗結果也告訴我們,面試之前,與其蜷縮在椅子上划手機或是祈禱,還不如站起來做幾個擴胸運動,將有助於我們在面試當中表現得更好呢!而實驗者也在文末提到了,沒事多做伸展操,不僅能讓我們變得更健康,更有助於我們提升執行能力[30]。「裝久了就變真的了」,這句我們耳熟能詳的建議,似乎真的是有科學根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考資料

  • [1]Carney, D. R., Cuddy, A. J. C., Yap, A. J. (2010). Power posing brief nonverbal displays affect neuroendocrine levels and risk tolerance. Psychological Science, 21, 1363-1368.
  • [2]Keltner, D., Gruenfeld, D.H., & Anderson, C. (2003). Power, approach, and inhibition. Psychological Review, 110, 265–284.
  • [3]Anderson, C., Galinsky, A. D. (2006). Power, optimism, and risk taking.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36, 511-536.
  • [4]Burgmer, P., & Englich, B. (2012). Bullseye! How power improves motor performance. Social Psychological and Personality Science, 3, 1-9.
  • [5]Anderson, C., & Berdahl, J. L. (2002). The experience of power: Examining the effects of power on approach and inhibition tendenci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3, 1362–1377.
  • [6]Galinsky, A. D., Magee, J. C., Gruenfeld, D. H., Whitson, J. A., & Liljenquist, K. A. (2008). Power reduces the press of the situation: Implications for creativity, conformity, and dissonanc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5, 1450-1066.
  • [7]Guinote, A. (2007). Power and goal pursuit.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Bulletin, 33, 1076-1087.
  • [8]Smith, P. K., Jostmann, N. B., Galinsky, A. D., & van Dijk, W. W. (2008). Lacking power impairs executive functions.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 441-447.
  • [9]de Waal, F. (1998). Chimpanzee politics: Power and sex among apes. Baltimore, MD: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 [10]Anderson, C., & Galinsky, A.D. (2006). Power, optimism, and the proclivity for risk. European Journal of Social Psychology, 36, 511–536.
  • [11]Carney, D.R., Hall, J.A., & Smith LeBeau, L. (2005). Beliefs about the nonverbal expression of social power. Journal of Nonverbal Behavior, 29, 105–123.
  • [12]Darwin, C. (2009). The expression of the emotions in man and animals. New York, NY: Oxford. (Original work published 1872)
  • [13]Hall, J.A., Coats, E.J., & Smith LeBeau, L. (2005). Nonverbal behavior and the vertical dimension of social relations: A meta-analysi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1, 898–924.
  • [14]Archer, J. (2006). Testosterone and human aggression: An evaluation of the challenge hypothesis. Neuroscience & Biobehavioral Reviews, 30, 319–345.
  • [15]Mazur, A., & Booth, A. (1998). Testosterone and dominance in men.Behavioral & Brain Sciences, 21, 353–397.
  • [16]Booth, A., Shelley, G., Mazur, A., Tharp, G., & Kittok, R. (1989). Testosterone and winning and losing in human competition. Hormones and Behavior, 23, 556–571.
  • [17]Abbott, D.H., Keverne, E.B., Bercovitch, F.B., Shively, C.A., Mendoza, S.P., Saltzman, W., et al. (2003). Are subordinates always stressed? A comparative analysis of rank differences in cortisol levels among primates. Hormones and Behavior, 43, 67–82.
  • [18]Coe, C.L., Mendoza, S.P., & Levine, S. (1979). Social status constrains the stress response in the squirrel monkey. Physiology & Behavior, 23, 633–638.
  • [19]Sapolsky, R.M., Alberts, S.C., & Altmann, J. (1997). Hypercortisolism associated with social subordinance or social isolation among wild baboons. Archives of General Psychiatry, 54, 1137–1143.
  • [20]Segerstrom, S., & Miller, G. (2004). Psychological stress and the human immune system: A meta-analytic study of 30 years of inquiry.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0, 601–630.
  • [21]Kuhlmann, S., Piel, M., Wolf, O.T. (2005). Impaired Memory Retrieval after Psychosocial Stress in Healthy Young Me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25(11), 2977-2982.
  • [22]Cohen, S., Schwartz, J.E., Epel, E., Kirschbaum, C., Sidney, S., & Seeman, T. (2006). Socioeconomic status, race, and diurnal cortisol decline in the Coronary Artery Risk Development in Young Adults (CARDIA) study. Psychosomatic Medicine, 68, 41–50.
  • [23]Sapolsky, R.M. (2005). The influence of social hierarchy on primate health. Science, 308, 648–652.
  • [24]Mehta, P.H., & Josephs, R.A. (2010). Dual-hormone regulation of dominance. 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
  • [25]Strack, F., Martin, L.L., & Stepper, S. (1988). Inhibiting and facilitating conditions of the human smile: A nonobtrusive test of the 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4, 768–777.
  • [26]Stepper, S., & Strack, F. (1993). Proprioceptive determinants of emotional and nonemotional feeling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4, 211–220.
  • [27]Riskind, J.H., & Gotay, C.C. (1982). Physical posture: Could it have regulatory or feedback effects on motivation and emotion? Motivation and Emotion, 6, 273–298.
  • [28]Briñol, P., & Petty, R.E. (2003). Overt head movements and persuasion: A self-validation analysi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84, 1123–1139.
  • [29]Cuddy, Amy J.C., Caroline A. Wilmuth, and Dana R. Carney. “The Benefit of Power Posing Before a High-Stakes Social Evaluation.”Harvard Business School Working Paper, No. 13-027, September 2012.
  • [30]Smith, P. K., Jostmann, N. B., Galinsky, A. D., & van Dijk, W. W. (2008). Lacking power impairs executive functions. Psychological Science, 19, 441-447.
文章難易度
貓心
76 篇文章 ・ 118 位粉絲
心理作家。台大心理系學士、國北教心理與諮商所碩士。 寫作主題為「安全感」,藉由依附理論的實際應用,讓缺乏安全感的人,了解安全感構成的要素,進而找到具有安全感的對象,並學習建立具有安全感的對話。 對於安全感,許多人有一個想法:「安全感是自己給自己的。」但在實際上,安全感其實是透過成長過程中,從照顧者對自己敏感而支持的回應,逐漸內化而來的。 因此我認為,獲得安全感的兩個關鍵在於:找到相對而言具有安全感的伴侶,並透過能夠創造安全感的說話方式與對方互動,建立起一段具有安全感的關係。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1

4
1

文字

分享

1
4
1
權力從何而來?從基因上來看男女不平等的起源!——《我們源自何方?》
馬可孛羅_96
・2023/03/18 ・297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歷史學家長久以來都在爭論,某個人如果留下了不成比例的後代數量,對於人類歷史影響會有多大。星團分析提供了客觀的資訊,讓我們知道在歷史中不同的時間點上,權力極端不平等的重要性。

以 Y 染色體追蹤權力不平等的原因

托馬斯.奇維希德(Toomas Kivisild)與馬克.史東金(Mark Stoneking)各自帶領的研究,都比較了對於 Y 染色體序列和粒線體DNA星團分析的結果,並且得到一個令人驚奇的結果。

兩個人計算一對序列中 DNA 字母的差異數量,由於突變的累積速度是固定的,他們的研究可以估計出不同的兩人組合之間,純父系譜系(Y 染色體)的共同祖先和純母系譜系(粒線體 DNA)的共同祖先各自存在的時代。

在關於粒線體 DNA 的研究中發現,現今族群中幾乎所有的兩人配對,在萬年內純母系譜系相同的機率非常低,世界許多地區是在那個年代之後才出現了農業。如果那段期間中族群都很大,可以預期會出現這樣的結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在關於 Y 染色體的研究中,發現的模式卻截然不同。在東亞人、歐洲人、中東人和北非人,那些科學家都發現許多「星團」,這些共同的男性祖先生活大約在五千年前。

五千年前在歐亞大陸,正好發生了考古學家安德魯.謝拉特(Andrew Sherratt) 所說的「次級農產品革命」(Secondary Products Revolution):人類發現到牲畜除了能作為肉品來源之外,還有其他用途,例如拉車、耕地、產生乳汁與織品(例如羊毛)。

次級農產品革命後,民族擴張造成權力不平等的社會。圖/envatoelements

莫約也是從青銅時代開始,拜馴化馬匹與發明輪子及具備輪子的交通工具之賜,人類移動的能力增加,同時能夠累積大量財富。同時累積的還有銅和錫等比較稀有的金屬,這些金屬是青銅的材料,可以運到數百或甚至數千公里外。

Y 染色體模式指出,就是在這段時間,人類之間的不平等狀況增加了,遺傳狀況道出了當時一個群體中,權力集中到一小部分人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可能是新的經濟體制促成了這種狀況。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那個時期中,具有權力的男性對所處族群的影響力非常巨大,遠遠超過之前的時代,讓有自己 DNA 的後代數量超過成吉思汗留下的。

顏那亞民族擴張帶來的不平等社會

結合古代 DNA 和考古學研究,我們正在開始了解到這種不平等可能具備的意義。五千年前,剛好是顏那亞人在黑海與裏海的北方興起的時間。在第二部中討論過他們藉由馬匹和車子,首度能夠使用廣闊草原地帶上的資源。

遺傳資料指出,顏那亞人和他們的後代非常成功,幾乎取代了在其西方的歐洲北部農耕者,以及在其東方的中亞狩獵-採集者。

顏那亞(Yamna)文化的擴張。圖/wikipedia

考古學家金布塔絲認為,顏那亞社會中性別不平等和社會階級分明的現象是前所未有的。顏那亞人留下了巨大的墳丘,中心部位中,男性的骨骸佔了約八成,這些骨骸上通常具有暴力傷害的痕跡,同時有其他可怕的金屬短劍和斧頭陪葬。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金布塔絲認為,顏那亞人抵達歐洲,預示了兩性之間權力關係的轉變。這個時期剛好是金布塔絲所說的「舊歐洲」沒落時期。舊歐洲的社會比較少暴力活動的證據留下,社會中女性處於核心地位,到處都有小型女神雕像留下。

在她重構出的歷史中,「舊歐洲」被以男性為中心的社會所取代。相關證據並不只來自於考古證據,那些可能經由顏那亞人所散播的印歐文化,例如希臘文化、北歐文化和印度文化中,神話都是以男性為中心。

對於文字歷史時代之前人類文化的詳細描述,都需要謹慎看待。不過古代 DNA 資料的確證明了顏那亞人的社會中,權力集中在少數菁英階級的男性。顏那亞人的 Y 染色體類型就只有幾種,代表了少數男性成功散播了自己的基因。

相較之下,顏那亞人的粒線體 DNA 序列就更為多樣。顏那亞人的後代或是他們的近親,把自己的Y染色體散播到歐洲和印度,這種擴張對人口造成了重大的影響。在歐洲與印度,這些 Y 染色類型在青銅時代之前並不存在,但是現在卻是這兩個區域中主要的類型。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現今在歐洲西部和印度的人口中,來自草原的 Y 染色體類型所佔的比例要比草原基因組其他部分所佔的比例高出許多,從這點就可以看出來,顏那亞人的擴張並非全然都是友善的。草原男性血統所佔的比例高,代表了顏那亞人的男性後代在政治上或經濟上比較成功,在與當地男性競爭伴侶的時候占優勢。

我所知最令人驚訝的例子來自於歐洲西南端的伊貝利亞半島,在四千五百年前到四千年前青銅時代一開始的階段,來自於顏那亞的血統抵達了那裡。

布萊德利的實驗室和我的實驗室各自從那個時期的遺骸中取出古代 DNA,發現在草原血統抵達時,伊比利亞族群中有百分之三十受到取代,但是 Y 染色體受到取代的幅度更高:在我們的資料中,在具有顏那亞人血統的男性,有九成帶有來自草原的 Y 染色體類型,這種染色體之前未曾在伊比利亞出現過。顯然草原族群在擴張的時候,階級高低非常分明,而且權力分配極度不平衡。

權力累積代代相傳

對於「星團」的研究主要靠分析Y染色體和粒線體 DNA,那麼分析全基因組會有幫助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用全基因組資料可以重建出最近一萬年中絕大多數農業群體的祖先族群大小,發現到在這段期間族群增大了,看不出 Y 染色體所指出在青銅時代出現了瓶頸效應。那是只彙整 Y 染色體資料和粒線體 DNA 資料所看不出來的。

其實我們很清楚,用 Y 染色體是看不出來某些遺傳類型是否能夠更成功的傳到後代。理論上,我們可以用天擇來解釋,說有些 Y 染色體類型能夠讓攜帶者具有某些生物優勢,例如生育能力提高。

某個時期男性權力擴張到可以與大量女性交配,並把優勢與權力留給自己的後代。圖/GIPHY

但事實上全世界在同個時期有數個地方同時都出現了這種遺傳模式,那個時段剛好是社會階級明顯的社會興起時期,用天擇利益來解釋多個地區各自出現了有利於生物繁衍的突變,實在太勉強。

我認為比較有可能的解釋是在這段時期,某一個男性開始累積的權力大到不只能夠和大量女性交配,而且能夠把自己在社會上的優勢傳給下一代,確保自己的男性後代在生育上也那麼成功。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代代相傳之下,使得這些男性的 Y 染色體在族群中的頻率增加,留下的遺傳痕跡充分表示出過往社會的狀況。

在這段時期,個別女性累積權力也有可能比以往更多。但是由於生物特性的限制,即使是集權力於一身的女性也不可能有超多的後代,因此社會不平等在男性血脈中更容易看出來。

——本文摘自《我們源自何方?:古代DNA革命解構人類的起源與未來》,2023 年 3 月,馬可孛羅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馬可孛羅_96
25 篇文章 ・ 19 位粉絲
馬可孛羅文化為台灣「城邦文化出版集團」的一個品牌,成立於1998年,經營的書系多元,包含旅行文學、探險經典、文史、社科、文學小說,以及本土華文作品,期望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可以縱橫古今、和全世界對話的新閱讀空間。

0

3
2

文字

分享

0
3
2
姿勢不良影響全身——檢查這十點,拒絕當懶骨頭!
careonline_96
・2023/02/16 ・214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今天你怎麼看起來無精打采的模樣?」開會的時候,王副問了小奧一句。

「報告王副,我很有精神喔。」小奧連忙換上了笑容,打直身軀,坐得直挺挺的。

你平常的姿勢好嗎?姿勢是我們身體語言的一部分,萬一姿勢不良,很可能就會被視為一個懶骨頭,或是沒有精神活力,很難給人好印象。然而,保持好姿勢,不僅是為了做做樣子,還影響著長期的身體健康。如果你長期姿勢不良,脊椎更容易磨損,神經更容易受到壓迫,引發肩頸與背部的疼痛。各種疼痛會讓你的姿勢更不好,部分肌肉更為緊繃,影響到肌力平衡,進而增加跌倒的風險。

而且,姿勢不良除了影響到肌肉骨骼的狀況,其實也會影響到胸腔和腹腔。當胸腔的空間變化或侷限,呼吸就會受到影響;而腹腔的狀況也影響體內器官的運作,尤其影響到腸胃活動和消化,都會帶來更多的麻煩。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怎樣算是好姿勢?

「姿勢」就是你如何擺放你的身體,如何 hold 住你的身體,包含了走路、跑步等「動態姿勢」,也包含坐著、站著、睡覺的「靜態姿勢」。沒錯,即使你現在正進行著網路追劇馬拉松,我們也需要放點心思,注意姿勢。

基本上,好的姿勢就是讓身體重量平均分布於地面或椅子上,而脊椎維持正確自然的弧度,沒有過度前傾或後彎,也沒有往一側傾斜,讓骨架、肌肉、筋膜不緊繃,也不過度伸展。

我們先來看最基本的站姿和坐姿:

  • 站姿:

練習站姿站直的時候,可以先靠著牆站好,像要量身高那樣。背部打直並維持自然的弧度,下巴微收,肩膀往後,雙手自然垂放,收進肚子,膝蓋打直,注意重量平均分布於兩腳,且不要翹出臀部。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 坐姿:

椅子不要太低。良好坐姿通常代表椅子坐到底,維持脊柱自然的彎曲弧度,在背部中段可以用一捲毛巾或買個椅子靠背墊來輔助。雙腳放在地上,膝蓋九十度,最重要就是不要翹腳,要讓臀部平均分配重量。不要坐太久,每個小時要記得變換姿勢、站起來走一走。

保持好姿勢,還要這幾招

開車的時候不要坐太低,讓膝蓋和髖部約在同一個高度。方向盤高度約在胸口,不要在臉的高度。椅背不要往後倒太多,盡量讓身體一樣是坐直的,屁股坐到底。當然,盡量不要長時間開車。

不要太常低頭看手機,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反覆看著訊息與閱讀網頁,加諸在頸椎的壓力可是不小,已經是現代人頸椎快速退化的主因了。要有意識地注意自己使用手機時的姿勢,盡量抬頭、挺胸、縮下巴使用。不要低頭使用手機,要把手機拿高,讓手機上方高度約與鼻子同高。坐著的時候要靠著椅背,調整好螢幕高度,減少駝背或低頭的機會。

延伸閱讀:
脖子緊,頭好暈,站不穩 — 可能是「頸因性眩暈」

少穿高跟鞋!穿高跟鞋的時候,會讓背部弧度太過彎曲,容易引發背痛。而且對膝蓋來說,負擔也會比較大。平常還是多穿著舒適,腳底有軟墊的低跟鞋子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不要選擇太軟的床墊,硬一點的反而能讓脊椎維持正常的彎曲弧度。仰睡的話,枕頭不要選太大,低低的就可以。如果要側睡的話,膝蓋稍微彎曲,並在頭部墊個枕頭,才能保持脊椎的自然弧度。

平常多運動,各種運動對姿勢都有幫助,像是多做背部肌群的訓練,姿勢通常會好一些。而多做瑜珈、皮拉提斯、或芭蕾雕塑類型的練習,也是特別讓你會注意自己的動作與姿勢,並有很大一部分會鍛鍊到背肌和核心,讓你在平時都有好姿勢。

每天至少花十分鐘做伸展拉筋,改善肌筋膜和肌肉張力平衡。如果比較沒有時間,可以做帶有有氧運動效果的動態伸展。

如果需要久坐或久站的時候,可以稍微緩慢地動一下脖子,轉向左邊,再轉向右側,反覆做個幾次來舒緩緊繃的頸部肌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持之以恆保持著「維持好姿勢」的概念,多多檢查自己的姿勢,是為了健康很棒的投資。

careonline_96
453 篇文章 ・ 271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

0

2
4

文字

分享

0
2
4
「時間」是誰定義的?隱藏在鐘錶下的謊言——《時鐘在說謊》
時報出版_96
・2022/11/25 ・321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是誰定義了時間

我們都知道就某種程度而言,時鐘的計時只是為了方便起見而採取的人為手段。我們鐘錶所報出的時間,是我們大家都同意使用的時間,我們的社會則是依循此一時間運作,但是我們的時間其實只是大家所認同的一個近似值。

今天我們所遵循的時間,是誰定義的? 圖/GIPHY

即使是在今天,原子鐘與全球定位衛星向世人提供的時間能夠精確到十億分之一秒,也並非真正的時間。這些原子鐘都是政治協議下的產物,例如一秒鐘的長度或是時區的幅度,而且我們會為了配合國界來改變時間或是使用日光節約時間。

因此,時間並非由物理決定,而是政治。

事實上,物理學否定單一真時的概念。根據阿爾伯特.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相對論,現代物理學家主張時間是相對的,會根據速度與重力而改變。

就一般大眾而言,相對性是在我們不知不覺中產生的效應,微小到幾乎無從衡量,但是卻足以讓衛星系統計算時間膨脹來維持穩定運作。總而言之,愛因斯坦的真知灼見意味人類無法找到一個統一的全方位計時標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時間是由我們來決定,因此,時間就應了那句老諺語:「大家異口同聲的謊言。」

計時系統並沒有「真正」的時間,時間並不完美,世界時(universal time)仍有待我們發現。

現在的時間完全是編造的。本書所敘述的就是我們如何編造時間的故事,質疑為什麼時間是現在這個樣子?尤其是計時如何成為全球標準化的系統?畢竟它是相對近期才有的現象。

世界的時鐘開始轉動

在十九世紀之前,所有的時間都是地方時(local times)。巴黎的時鐘與莫斯科的時鐘並不需要相互校正。不論是徒步還是騎馬,來往於城鎮之間的旅行都沒有快到需要考慮距離中午或是超過中午幾分鐘,還是幾小時。

過去的移動速度較慢,因此不用特別校正不同國家的時間。 圖/GIPHY

我們可以這麼說,在那個時候,騎馬旅行沒有所謂時差的問題。一直到了十九世紀中期才開始出現改變。鐵路與電報的發明幾乎是單槍匹馬創造了一個相互連接的新世界。與此同時,各城市之間的時差突然也開始變得重要。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電報需要細心協調發送者與接收者之間的時間,鐵路若是沒有精確的時刻表,就會面臨生命損失的重大威脅。因此,為了避免混亂,必須有一套各方都同意的新計時系統。這些新科技無庸置疑為時間的標準化帶來動力。

不過鐵路與電報的發明並不足以說明,世人為何要以他們當初使用的方式來化解全球計時的挑戰。這些解決方式並非由科技來決定,而是透過社會與政治途徑形成,也因此更為有趣。

這是一則關於互連新世界成長煩惱的故事,(就計時而言)這樣的煩惱大約在一八七五到一九一四年達到高峰。

時間的齒輪在十九世紀悄悄轉動了。圖/envato.elements

啟動計時革命的必要性在十九世紀逐漸浮現,尤其是在歐洲,我們或許可以把那段時期稱作存貨時代或盤點時代。當時長達幾世紀的全球探險傳奇已經結束,維多利亞時代於是全心投入測量與盤點全球的資源。

這類活動可以是良性的,例如在科學界建立新的專業領域,將所有的事物標準化,包括度量衡、為蝴蝶分類以及時間。另外還有以商業利益為目的的測量、土地測繪、為作物分類與安排出口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但是這類盤點的活動也有黑暗的一面,即是形成殖民剝削。

權力與地位決定了你能擁有的時間

土地的測繪與測量可以用來作為都會區佔用全球其他地區資源的工具。時間的測量可以幫助水手在汪洋大海中找到他們的經度,然而這樣的能力也促成海外殖民化。

不論是好是壞(往往是壞的一面),整個世界都開始接受測量、組織、分類與標準化,所有的事物都各有其位,計時也不例外。可想而知,這是一段混亂的過程。

人類要掌控一切的野心已超過他們的技術水準。國家、專業與商業的競爭,再加上階級的不平等與殖民地的爭奪,使得這些工作難臻完美。

世人永遠不缺如何組織與管理這個世界的法子,但是要讓大家都接受,不論是憑三寸不爛之舌或是脅迫的手段,都不是容易的事情。就計時而言,意味十九世紀中葉若問某人現在時間為何,可能會引出一個複雜的回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問題並不在於缺少來源:當時鐘錶已廣為流行,市政廳與火車站的牆壁上都掛有裝飾用的大鐘,各個不同的宗教在全球許多地方都會以鐘聲來提醒信徒。同時,在緊要關頭,太陽與潮汐也可以用來粗估時間。不論是都市還是鄉村、富人與窮人、國家與殖民地,報時的工具無所不在。

問題是,儘管時間並不缺乏測量的工具,但是卻往往會造成始料未及的衝突與競爭。鐘錶相互之間並不同步,即使是最精美的鐘錶也只能維持完美的節奏幾個星期而已。這樣的情況意味每個鐘錶所報的時間都不一樣。

然而使這個問題更加複雜的是,決定一座鐘錶是否準確的依據不是科技,而是權勢、政治與社會規範。

雖然鐘錶互不相同只是無意間的結果,但是也可能是人為故意的,因為不同的專業、宗教、文化與國家都自有一套計時的方法(更別提日曆了,每一種都是依據不同的文化、宗教與天文學基礎而制定)。

權力與階級決定了時間的準確性。圖/envato.elements

Time’s law——被規範的時間法

時間的不確定已成常態,但人們質疑我們在二十一世紀視為當然的操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時鐘有十二個小時?

為什麼一天是從午夜開始?

為什麼波士頓的鐘錶要與伊斯坦堡或東京的相互連接?

為什麼全球的時間要從英國格林威治皇家天文台(Greenwich Observatory)一條想像中的經線開始起算?

為什麼是二十四個時區,不是十個,或者根本就沒有時區?

時間並非由天文、地理,或是任何一種「自然」力量所制定,而是人們在特殊的情況下所決定,而且往往對於可能造成的結果毫無頭緒。如何測量時間已成為一項極具爭議的問題,引發激烈的辯論,而且難以解決。

這些激辯的中心是一八八四年在華盛頓特區舉行的國際子午線會議(International Meridian Conference, IMC)。在這裡,來自近三十個國家的外交官、科學家、海軍軍官與工程師齊聚一堂,討論本初子午線的創設與全球計時,以及地圖繪製的未來。

該會議身為現代標準時間的起源,本身就具有神話與傳奇的色彩。通俗歷史將此會議描繪成如桑福德.佛萊明(Sandford Fleming)與威廉.艾倫(William Allen)等改革家,為全球設立時區之類創舉的時刻。

但這是過度簡化這場會議的意義了。我們如今所知道的標準時間,並非在這場於一八八四年華盛頓召開的會議中敲鑼打鼓下誕生的。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確實如此,有些歷史學家還認為,這場會議對於艾倫與佛萊明等推動時間改革人士而言是一大挫敗,因為儘管該會議創立了本初子午線,但是並沒有達成任何與時區、標準時間相關的協議。

IMC 最多也不過是邁向現代標準時間長期發展路途的踏腳石,是全球時間測量方式改變的開始,而非結束。標準時間至少要到一九四○年代才在全球通用。

——本文摘自《時鐘在說謊》,2022 年 10 月,時報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時報出版_96
174 篇文章 ・ 34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