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母親,是什麼?電影《艾草》教會我,關於媽媽的3件事

活躍星系核_96
・2016/05/07 ・3623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5 ・六年級
491562879_a81951c9e3_z
圖/Nina Hale @ flickr

作者/趙書賢(彰師大輔導諮商所)

又到了一年一度「感恩母親,讚嘆母親」的母親節了。當各個商家都在強打母親節優惠、你趕忙著訂餐廳的時候你是否問過自己一個問題:母親,究竟是什麼?當你回去和媽媽一起吃飯的時候,是尷尬、溫暖、開心、被逼迫、還是上面這些情緒的混和?

其實母親節,也是母親結。在大多數的家庭互動中,相較於父親,母親跟子女是接觸時間最長、關係也通常是最糾結的[7]。那些當年與你最親密的人,雖然在你最脆弱的時候給你安慰,但同時也可能在你最無助的時候傷害你。你可能曾經很努力地考了第三名為了換來母親的鼓勵,她卻幽幽地說:「隔壁小明每次都考第一名」;你也可能一直不想讓母親失望,但卻總是活在一個「不管則麼做,她都不會滿意」的陰影裡。但當有人傷害、糟蹋她的時候,你比誰都還要憤恨不平,你會拳頭 in in der 第一個衝出去。

怎麼樣,這些感覺熟悉嗎?

《艾草》:台灣女人的苦情腳本

fx_fatw29709152_0005
電影《艾草》劇照。圖/公視粉絲團

電影《艾草》描述女主角艾草的母親楊乖在年輕的時候丈夫就過世了,獨自把艾草撫養長大,艾草長大以後嫁給了一個外省的先生,很傳統又有省籍情節的楊乖根本不能接受,兩個人的關係惡化。可是,等到楊乖越來越老,發現自己另外三個兒子都在大陸經商工作,會回來照顧她的還是只有艾草。

艾草生下了一男一女,她的丈夫也在孩子都還很小的時候就過世了,兒子是同性戀,女兒宋伶和一個外國黑人未婚生下了一個混血女兒,故事就在描述這一個小小孫女回家見奶奶、阿祖的過程。宋伶希望得到家人的認同,尤其是母親艾草的認同,雖然她知道這條回家的路非常艱難,但還是硬著頭皮回來了。

艾草
電影《艾草》主要角色關係圖。

有沒有發現她們母女間正在重複一種奇怪的迴圈?

這就是傳說中的「代間傳遞」(intergenerational transmission),家庭會在世代之間傳承某些習慣、觀念、行為,更包含了某些更深層的問題如暴力、教養方式、衝突等等[1,8]。

在電影中祖母楊乖、母親艾草,甚至一直到女兒宋伶,三人在親密關係中的「苦情」遭遇彷彿詛咒一樣不斷重複,然而除了歸咎命運外,從代間傳遞的角度來看,親密關係中自己的人格特質、習慣的互動方式,可能都是母女相處時潛移默化傳承而來,形塑出三個女人儘管失去另一半,也能長出「為母則強」的特質,然而這傳承過程也讓兩代母女彼此的連結密不可分、幾乎讓人窒息,兩個媽媽都覺得女兒背叛自己、辜負自己。

1. 在我們的文化裡,「疼」和「愛」是一體的

弔詭的是,片中所有的女人雖然都需要愛,但卻也因愛而痛苦。我們常說你爸媽「疼不疼你」,可見在我們的文化裡,「疼」和「愛」似乎是一體的這也不禁人思考,主角的名字「吳艾草」代表著的是「吾愛」、「無愛」,還是「無礙」?

換句話說,其實從沒有誰背叛誰,我們只是用對方不喜歡的方式愛對方,或忘了我們的愛,有時更帶著傷害。若以西方文化的家族治療或心理諮商取向來看,這樣的家庭衝突必然是需要把每個人的心理距離拉開,讓彼此覺得更自在、有自我發展的空間。然而在華人親子關係的脈絡如孝道、家族、親屬等[3]之中,最有利於心理健康的互動方式不是全然的獨立自主,而是在彼此的關係中找到舒適的位子。

天下「有」不是的父母:看見傷害、承認傷害、終止傷害

與父母親和解的議題在不同的心理療癒書籍都是很重要的主題,如敘事王子周志建在書裡提到自己那貪婪、壞脾氣的母親,花了數年時間與自己內在那個母親形象告別,自己才從母親的陰影之下走出[4]。在這些幫受傷的自己止血、清瘡並復元的歷程之中,起點必然是承認「我們真的有『不是』的父母」[6],有時一昧用道德規範、自尊心、自我保護的機制「催眠」自己,相信所有人的家都是那個前面有小河、後面有山坡、可愛美滿的家,並不是一條「回家」的路[5]。

2.唯有你看見並嘗試去接納過往「家」帶給你的幸福與痛苦,療癒與成長的力量才能長出來

94178114553

電影中,艾草反覆躊躇著,是否該把大女兒未婚生子的事告訴老媽媽。一直到老媽媽生日這天回到娘家的艾草,一邊跟兄弟姊妹張羅母親的生日,一邊忍受著母親一句句尖酸刻薄的話,

楊乖:「不幸喔!今天是要害我讓人看笑話,過什麼生日,笑破人的嘴!」

艾草:「(沉默)」

楊乖:「什麼樣的人就生什麼樣的女兒,一個比一個不像樣,不要臉,還敢回來!」

艾草:「(沉默)」

楊乖:「女孩子出國念書,念什麼書!都念到哪裡去了?還沒結婚就生孩子,乾脆去當妓女算了!」

艾草:「(拍桌子)講話一定要那麼難聽嗎?囉嗦又難伺候,難怪討人厭!」

但那像是刺在自己和子女的尊嚴上利劍,積壓多年的艾草終於忍不住脫口而出,一句話將累積數十年的不滿傾瀉而出,也止住了傷害、忍耐傷害的惡性循環。於是,擋在雙方和解之前的情緒被阻斷,更真誠的對話(或互動)才能展開。

在對方的傷口中,找到療癒自己的藥

宋伶在外婆家看到媽媽艾草抱著小女兒向阿嬤爭取認同後,回到家裡兩母女開始了一段對話,艾草質疑為何女兒要回台灣氣自己,但女兒的一句話卻是兩人打開心胸的起點:「可是如果你沒有接受,我永遠都會有遺憾」,原來很多我們以為是故意、是傷害,但真正造成傷害的是自己的誤解所造成。

當然傷害的也可能真的是惡人,或者慣於傷人的人,在關係裡他們可能真的永遠無法變成我們心目中的慈父慈母。在電影裡正因為艾草知道在母親成長的年代,對要養活一群孩子的單親媽媽來說,貪婪、多疑並習慣嘴裡不饒人來宣洩情緒是可以理解的,雖然這輩子大概沒有機會「改造」母親,自己仍常透過迂迴的方式來提醒母親。就像父母無法替孩子成長一樣,孩子也無法操控父母改變,也幸好我們不能代替別人改變,才能專注療自己的傷。

而宋伶看著媽媽苦過來,理解媽媽過得不容易,但也覺得媽媽做得到、自己應該也做得到;也看見對方的傷痛、辛苦與立場,並不只是單純的認同對方、貶抑自己,而是當衝突發生且別人用主動攻擊來表達自己的傷痛時,不再放任這些攻擊真的傷到自己。

3. 有時候我們被最愛的人傷害,只是因為他們不知道如何表達愛

衝著自己來的傷害,還有人可以恨。那「掃到颱風尾」的人呢?其實在關係裡,很多人是分不清二者的。知道曾經傷害自己的那些人事物,不是因為我們沒有價值、不是因為愛不存在、不是因為我們將被拋棄,而是對方從來不知道怎麼表達愛[2]。於是從他人的傷裡找到療癒自己的藥,用來原諒別人,也原諒受苦的自己。

212642

吃母親節大餐前,你可以做的事

有人說母親節是一年一度感謝媽媽的機會,有人說是一年一度提醒媽媽生孩子的痛的母難日,但我反而覺得一年一度的母親節,是讓我們(或許在奔波回家的路上)好好思考自己彼此關係的機會。

至少一年一次,在見面之前、在送禮之前、在扮演孝順乖巧的孩子之前,把媽媽對我們的傷害、我們說不出口的辛苦、一直以來困住的互動方式拿出來好好梳理,在自動化地勉強自己裝出笑臉或武裝自己之前,把心中的怨先卸掉,用書寫的方式、求助專業助人者,或只是在河岸邊大喊幾聲「媽媽你真的很過份,我知道你很愛我,但你的所作所為還是讓我遍體鱗傷!」

有時候光是這樣的一種承認,就可以讓兩人的結鬆開一些。

真正的愛不是委曲求全、犧牲自己,當然也不是唯我獨尊、破壞關係,而要做到兼顧關係與自我需求不是一蹴可幾,從現在起,你也可以跟自己、跟內在的父母和解。

 

延伸閱讀

  1. Gilbert, R.(2013)。Bowen家庭系統理論之八大概念:一種思考個人與團體的新方式(江文賢譯)。台灣:秀威資訊科技。
  2. Johnson, S.(2009)。Hold Me Tight:Seven Conversations for Lifetime of Love(抱緊我:扭轉夫妻關係的七種對話)(劉淑瓊譯)。台北:張老師文化。
  3. 卓馨怡、利翠珊 (2008)。 成年子女的孝道責任與焦慮:親子關係滿意度的影響[Filial Obligation and Anxiety of Adult Children: The Effect of Satisfaction with Parent-Child Relationship]。本土心理學研究(30),頁 155-197。
  4. 周志建(2013)。擁抱不完美,認回自己的故事療癒之旅。台灣:心靈工坊。
  5. 洪仲清、李郁琳(2015)。找一條回家的路:從跟家庭和解出發,再學會修復自己與關係。台北:遠流。
  6. 許詩淇、黃囇莉 (2009)。 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華人父母角色義務對親子衝突與親子關係的影響[Are Parents Never Wrong? The Influence of Chinese Parents Role Obligation on Parent-Child Conflict and Relationship]。中華心理學刊, 51(3),頁 295-317。
  7. 程景琳、陳虹仰 (2015)。 父親及母親心理控制行為與子女同儕受害的關聯:社交焦慮的中介影響[The Influence of Parental Psychological Control on Adolescents’ Peer Victimization: Mediating Role of Social Anxiety]。教育心理學報, 46(3),頁 357-375。 doi: 10.6251/bep.20140612
  8. 趙文滔、許皓宜(2012)。關係的評估與修復:培養家庭治療師必備的核心能力。台灣:張老師文化。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9
1

文字

分享

1
9
1

〈長髮公主〉隱含女性不孕的問題?你所不知道的童話剖析——從榮格心理學分析童話的隱喻

Bonnie_96
・2021/08/06 ・4366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編按:動畫故事近年翻案頻頻!網上流傳著《神隱少女》的千尋隱喻雛妓、《龍貓》的大龍貓隱喻死神的種種都市傳說。本文借用分析心理學開山祖師榮格的視野,一探動畫文本中的隱含義?

《咒術迴戰》中的七海健人有云:「枕邊掉的頭髮越來越多,喜歡的夾菜麵包從便利商店消失,這些微小的絕望不斷積累,才會使人長大。」——泛科《童年崩壞》專題,邀請各位讀者重新檢視童年時期的產物,讓你的童年持續崩壞不停歇 ψ(`∇´)ψ

看過迪士尼動畫電影《魔髮奇緣》的你,想必對樂佩公主的 70 英尺長(約 21.3 公尺)的金髮印象深刻。這部取材自《格林童話》中〈長髮公主〉(又譯萵苣公主)的動畫電影,背後有哪些難以窺見的隱喻呢?本文將以榮格童話分析來討論〈長髮公主〉,這個故事其實隱含女性渴望生育的訊息。各個角色如何以不同方式呈現相同的焦慮?最後他們又是如何化解這樣的渴望?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迪士尼動畫《魔髮奇緣》中樂佩公主的金色長髮。圖/Giphy

先來談談,什麼是「榮格童話分析」?

在深入分析〈長髮公主〉的隱喻前,得先來介紹什麼是「榮格童話分析」。

一提到童話,大家腦中馬上浮現罐頭開場「在很久、很久以前」。緊接著,主角一定會遇到三次困難。不管挑戰如何困難,都能迎刃而解。最後來個華麗結尾「公主與王子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專屬於孩童讀物的童話故事,卻對瑞士心理學家榮格(Carl Jung)十分重要。他認為不會受限各歷史文化、能被大眾喜愛的童話,是人類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中最原始的結構

最重要的是,如何詮釋童話中的隱喻與象徵。因為要找到進入更深層集體無意識的方法,就需要找出並分析這些深藏在童話中的原型(archetypes)和隱喻。並能從童話中,更認識心靈運作的模式和歷程。

原型,是一種集體無意識(Collective unconsciousness)的結構。它會存在各種心靈活動當中,我們通常很難從意識中直接捕捉。包含會在神話、童話故事、宗教,以及藝術等中發現。 像是接下要談的〈長髮公主〉,或是大家熟知的〈睡美人〉、〈白雪公主〉等童話,必定都會出現美公主、帥王子、壞巫婆三種典型的角色,這其實就是榮格心理學中的原型之一

壞巫婆是童話三種典型角色之一。圖/Giphy

常被提及的原型圖像,還包含:阿尼瑪(anima)、阿尼姆斯(animus)、陰影、老者、孩子,以及魔法師等。其中,陰影(shadow),則是不符合社會規範及道德標準的特質。像是自私、軟弱、貪心等。因為存在無意識中,所以不容易被個體所覺察的內容。

而「阿尼瑪」和「阿尼姆斯」則是比陰影更深層的無意識內容。阿尼瑪是男性中的女性特質,阿尼姆斯是女性中的男性特質。會因為不同的社會文化、個人發展有不同的顯現程度。

在我們的一生中,只能真正體驗或是理解幾個原型而已。但透過童話,我們能夠認識更多不同原型的運作方式,以及集體無意識的運作歷程。

正如,榮格童話分析最權威的代表人物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Marie-Louise von Franz)在《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一書中提到,「童話是集體無意識心靈歷程中,最純粹且精簡的表現方式,⋯⋯童話以最簡要、最坦誠開放且最簡練的形式代表原型。在此一純粹的形式中,原型意象提供我們最佳的線索,以了解集體心靈所經歷的歷程。」

榮格童話分析最權威的代表人物 Marie-Louise von Franz。圖/Amazon

人人熟悉的〈長髮公主〉,其實在談不孕?

從前有一對夫妻,結婚很久,他們非常想要一個孩子。但多年過去了,他們都得不到孩子。最後,女人向上帝請求,希望能賜予他們一個孩子。
房子的後方有個小窗戶,可以看到一座美麗的花園,裡面有著奇花異草。但是,花園四周環繞著高牆,誰也進不去。因為它的主人是法力高強的女巫,人人都很害怕她。
有天太太極度想吃女巫花園內所種的萵苣,難以拒絕的丈夫只好去三番兩次去偷來給太太吃。某天被女巫抓到,丈夫不斷向她賠罪,後來不得不答應巫婆的交換條件——「萵苣可以讓你們隨便採,但你們的小孩生下,要交給我。」

從榮格學派童話分析的觀點來看,每個童話故事都會提出一個精神世界,等待被解決的問題。尤其,故事開場的第一段,就決定精神世界的方向。也就是人類共同面臨的某種困境。而故事的情節與鋪陳,是這個解決方案的演繹。

所以從人物設定可以發現,長髮公主的父母及未來的養母(女巫)都至少有「生育困難」及「想要孩子」的其中一種困境,這不但是文本中推動劇情的關鍵要素(促成雙方用萵苣吃到飽交換長髮公主的撫養權),也反映了現實中一般家庭被賦予傳宗接代這種社會責任所衍生的生育焦慮。

貫穿整個故事的核心主題「無法生育」。圖/Pexels

同是身為女性的妻子及女巫,兩人卻擁有不同、甚至是對立的生命議題。動畫中的妻子,象徵著傳宗接代、照顧家庭的責任,以及成為母親與妻子的女性能量。 

相反地,女巫則是象徵著傳承智慧、帶有純潔,沒有小孩的女性能量。若以現代社會類比,就類似在專業領域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女性,能夠靠著才華及知識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選擇不進入婚姻、不投入家庭

兩種不同的角色,雖然有各自的生命議題,可是在文本中都指向同樣的「生育焦慮」。這裡的生育焦慮不只是生理上的無法生育,它背後潛藏人類心靈創造力的枯竭,更是一種對「創造希望」與「新的可能」的渴望。

這樣的渴望和能量,也驅動雙方有了接下來的行為——偷竊。從對方那裡,偷些原本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妻子央求丈夫從女巫花園偷些萵苣,而女巫則是以童話故事慣用手法「交換」取得對方的孩子。

王子闖入「禁忌高塔」,象徵公主逝去的童貞

時間很快地過去了,生下來的女嬰就被命名為拉芬采兒(Rapunzel;意譯萵苣)。在小女孩滿12歲的那年,女巫決定將她送到森林深處,把她關在一座高塔裡。這是沒有門、沒有樓梯的高塔,她就過著禁錮生活。
「拉芬采兒、拉芬采兒,垂下妳的長髮!」每當扶養她的女巫要送飯菜過來時,就會在塔下呼喊她名字。要她放下一頭金色長髮,讓女巫可以藉由爬髮從窗戶進入塔內。
有天,王子騎馬路過森林,被拉芬采兒的歌聲所吸引。在白天,觀察完女巫進入塔內的方法後。隔天夜晚他模仿女巫的通關密語,進入塔內。當拉芬采兒看見陌生男子,簡直嚇壞了。但聽完王子溫柔的自我介紹後,兩人瞞著女巫多次在高塔幽會,日久生情後,拉芬采兒也答應王子的求婚。直到王子帶足夠的線繩能夠編成梯子,就能帶她遠走高飛。

從開場到故事的中段,出現兩個榮格學派所說的「禁忌空間」。分別是女巫的花園,以及拉芬采兒所居住的高塔。兩個場域,都是人無法輕易進入的空間。因為無法輕易接近,往往禁忌會帶有神聖性的意義與象徵。

將正值青春期的拉芬采兒關在高塔中,有種與外界隔絕、刻意孤立他人的意味。女巫所做的其實正是在呵護少女的純潔狀態,讓她維持在未受外界玷汙、最完美的心靈。

然而,王子進入塔內的那刻起,象徵禁忌的高塔,也不再禁忌。他無疑打破女巫為拉芬采兒所呵護的純潔。逝去的童貞,也象徵著她將從女孩轉變為女人,迎來青春期階段的自我認同危機。

拉芬采兒所居住的高塔是故事中的「禁忌空間」之一。圖/Giphy

有趣的是,拉芬采兒不僅是故事中出現的第三個女性角色,也是故事中唯一有名字的主角。童話故事中的角色,從沒有名字到有名字的轉變,也體現榮格學派所強調的「自性化歷程」。

自性化歷程,是一種個體尋找認定、發展獨特,以及創造生命的過程。因此,生下即被賦予名字的拉芬采兒,也預示著她的人生將完成追尋自我的任務。她也將從原先任女巫擺布、獨自生活在高塔中;與王子的相識相戀,找到屬於自身的認同,並創造自身新的可能與新生命。

被放逐的懲罰,公主邁向獨立的契機

拉芬采兒某次拉女巫上來時,卻說溜嘴:「教母,為什麼你這麼重?我拉王子都沒有這麼費力,可一下子就把他拉上來了!」聽完一氣之下的女巫,剪去拉芬采兒的秀麗長髮、把她丟到沙漠之中。
不知情仍前來幽會的王子,依舊喊著那句通關密語。但爬上塔內,卻發現前來等著他的,不是拉芬采兒,而是女巫。絕望之餘,王子縱身一躍。掉進一片荊棘叢裡,不慎刺傷雙眼失明,為此流浪多年。
直到,王子來到拉芬采兒所待的沙漠,再度聽見熟悉的歌聲。兩人相擁而泣,她的淚水滴到王子的眼睛,竟然就恢復視力、重見光明。這時的她,也生下一男一女的雙胞胎。最後,王子帶一家四口回到自己的王國,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從上一段中,我們也能看到過去受到女巫擺布的她,是處於女性內在分裂的狀態,沒有足夠的能量找到自我認同。

而〈長髮公主〉這篇故事最重要的轉折點,在於女巫的懲罰——剪去她秀麗的頭髮,將她放逐到沙漠之中。本是讓女巫、王子攀爬的金色秀髮,卻因為犯錯而被迫剪去,這象徵著「階段的轉變。」

現今,我們常會看見有些人在經歷失戀、出社會等重要事件後想換換造型,會把過去留了很久的長髮一口氣全部剪掉。在某種意義上就代表「階段的轉變」,也代表期待下個階段的到來。 

但在〈長髮公主〉中,剪髮沒有期待迎向下個階段的喜悅,而是一種初嘗禁果所要承受的代價。且被丟到不毛之地、毫無生機的沙漠,在絕境之中,她需要展現女性內在的力量,同時肩負起成為母親及父親的責任,獨自扶養一雙兒女。

兜了一圈後,童話故事的最後,依然是王子與公主過著快樂的日子。最終,原先女性內在的分裂狀態,現在也經驗了完整的內在歷程,感受到「生」的希望。

初嘗禁果要肩負的責任與「生」的希望。圖/Pexels

 參考資料

  • 呂旭亞(2017)。《公主走進黑森林:榮格取向的童話分析》。台北:心靈工坊。
  • 瑪麗-路薏絲.馮.法蘭茲(2016)。《解讀童話:從榮格觀點探索童話世界》。台北:心靈工坊。

所有討論 1
Bonnie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