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智活星期二】余誌民:「跟大自然學習無為自在的境界。」

PanSci_96
・2013/09/05 ・1113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73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文/林俞佐

中華大學通訊工程系助理教授余誌民,利用遠距教學,協助新竹縣五峰鄉桃山國小學童在課後進行國語、數學等科目輔導,將本身專長與社會關懷、服務學習結合。

今天的講題:「泰雅、桃山、自在」主角是有著豐富文化內涵的五峰地區。五峰鄉地處新竹境內高山,景色優美,風景名勝環繞,原住民賽夏族及泰雅族在此地定居已久。而五峰鄉桃山國小除了是余老師實施遠距教學的服務場地,也是學習泰雅文化的資源寶庫。

P1050855

開頭介紹的就是五峰鄉推廣泰雅文化給觀光客認識的木板圖畫,眾所皆知泰雅族的黥面相當著名(一個月前位在苗栗的泰雅族黥面耆老高天生先生病逝,是國內僅存的男性黥面者),木板上也有關於泰雅族神話射日勇士、狩獵文化、勇士舞的象徵圖騰。另外還有泰雅文化的技藝:織布、口簧琴、摏米的形塑雕像和圖畫。桃山國小更把一些泰雅的特殊建築景物復刻在校園裡面,有縮小版的望樓跟泰雅穀倉,架高的設計分別有警戒、驅鳥及防潮、避免鼠害的功能。文化傳承從小就觸目可及。

圖片1桃山國小的學童在去年的國慶典禮大會上受邀領唱國歌,學校合唱團演唱收錄的專輯獲獎連連,天籟美聲孕育於地靈人杰之處。余老師說:「這裡有三個100(年),代表這裡的歷史淵遠及驕傲。分別是桃山國小、五峰吊橋、張學良。」桃山國小是五峰人的驕傲,學校的合唱團用優美歌聲讓更多人知道泰雅民謠;五峰吊橋是當地代表的風景名勝;百餘歲的張學良先生曾在這裡住了十三年,各有不同的歷史意涵。

圖片2與先前許家彰老師介紹平埔族的「笴仔」類似,五峰的泰雅族也有他們自己的漁獵文化代表工具,就是「魚簍」。魚簍的製作由老師傳承,在國小內開設工藝課,教導小朋友用竹編技藝體會先民的環境智慧。

在傳統技藝之外,余老師也透過遠距教學加強國小同學們國語、數學的課後輔導,但最主要其實是為了跟學童們互動,讓他們有諮詢、溝通的對象。為了使這群活潑好動的同學們定下心,志工團隊也搭配一些電子積木、繪本導讀的活動,寓教於樂。除了遠距教學,余老師也安排時間,帶領通訊工程學系同學親自探訪桃山國小。

對於通訊工程,余老師有一番自己的見解:如何更提升自己的專業境界,可以從自然萬物中得到啟發。像是螞蟻的遷移路線是由費洛蒙濃度控制、人體細胞跟細胞之間的溝通,都是無線網路的効法對象。余老師認為,「自在的溝通」關鍵在於「異質性網路」及「隨意網路」的概念。異質性網路意指在不同的操作平台上,如手機與電腦,原本各自負責手機與電腦的通訊網絡架構仍可透過有線或無線的網路訊號連接來傳送信息。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3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美國的後疫情時代:來自史丹佛醫學教授的觀察——《矽谷為什麼》
商周出版_96
・2022/07/09 ・3228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專訪柳勇全/史丹佛醫學院副教授

在全球疫情緊張的現在,史丹佛醫學院副教授柳勇全說出了睡眠對提升免疫力的重要性,在這個時間點更形重要。柳醫師是耳鼻喉外科併整形外科副教授、生物設計(Bio Design)教師培訓學者,專精於睡眠呼吸中止症的外科治療。

他指出,過去曾經做過一個研究,把感冒病毒置於病人鼻腔,發現睡眠少於五小時的團體,50% 會得到感冒,睡眠多於七小時的人,只有 18% 得到感冒。同樣地,睡眠多於六小時的人,打疫苗後身體會產生大量抗體,而少於六小時的人,抗體反應不明顯,就算事後補眠,效果也不彰。

史丹佛醫學院副教授柳勇全說出了睡眠對提升免疫力的重要性。圖/envato

柳勇全醫師指出,新型冠狀病毒與過去 SARS 病毒很大的不同點在於潛伏期相當長,SARS 病毒的症狀明顯,可以馬上隔離,但在新型冠狀病毒,許多患者剛開始都是無症狀感染,等到看到症狀時,已經感染給許多人。

所以只要呼吸不順、胸痛、發燒、咳嗽,或是頓時失去味覺、嗅覺,都不用等,需要馬上就醫篩檢。

新型冠狀病毒迷思

針對這次疫情,剛開始的時候亞洲人戴口罩,許多美國人則戴手套,差異極大,其實不論哪種形式,都是為了保護自己與別人。但以科學的角度來看,新型冠狀病毒是由上呼吸道感染病人,所以任何可以降低病毒進入人體的都是好方式。

以口罩為例,除了戴好之外,千萬不要用手摸前方,就算丟棄也要丟入有蓋的垃圾桶,不要讓病毒有機會感染其他人。

此外,針對新型冠狀病毒大家有許多迷思,包括下列兩項。

  1. 高齡者比較容易被感染
    其實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沒有年齡的問題,不只是高齡者,目前也有許多年輕患者,譬如本來就有呼吸道疾病,或者是年輕醫護人員在工作過程中吸入大量病毒都有可能。在標榜個人主義的美國,許多年輕人在疫情初期都不願意戴口罩,但是現在的確是一個「你什麼都不做,只要乖乖待在家裡,就可以救別人」的非常時期。
  2. 社群媒體的藥物討論
    疫情過程中,不斷有許多社群媒體討論,哪些藥物可以有效治療新冠肺炎,影響了許多人對藥物的看法。柳醫師指出,藥物是否有效,是相當嚴謹的臨床實驗過程,答案絕對不會來自於社群媒體,這當中有很多報導可能都沒有根據,也未經證實,最好的方式還是向醫生詢問,絕對不要亂吃藥物,造成身體不必要的損傷。
柳醫師指出,藥物是否有效的答案絕對不會來自於社群媒體。圖/Pexels

疫情對於美國醫學體系的衝擊與改變

這次疫情讓美國各大學首次停辦畢業典禮,過去在畢業典禮中的歡樂與淚水,也在病毒的影響下,只能成為遙遠的小確幸。

柳醫師從醫學教授角度來看,這次疫情對美國醫學體系的衝擊與改變如下:

  1. 基礎研究停止
    疫情爆發後,醫院只開急診刀,讓人力保持最大的彈性,許多老師的基礎研究,如果與新型冠狀病毒無關也都須先暫停,而基礎研究是支撐醫學進步的重要基石,暫停雖迫於無奈,但的確也對醫學界產生長遠的影響與衝擊。
  2. 遠距教學
    因應疫情時代的來臨,遠距教學將對生活產生根深蒂固的影響。但有許多事務仍是遠距無法取代的,以教學為例,老師在遠距的情況下,無法確切觀察到小朋友的互動、因材施教。
    同樣地,外科醫學院學生或許可以看影片來學習與模擬,但與開刀房的實作環境仍有相當大的不同。在開刀房中對於整個開刀房情況的掌握,絕對不是線上教學可以取代。
  3. 創新的限制
    所有領域的創新一直是矽谷的靈魂,幾個人卡在車庫裡的創新,絕對不是遠距可以取代的。而這次疫情的經驗,讓我們知道哪些事情可以善用遠距,同時也更了解,人與人之間的溫度仍是無法取代的門檻。
  4. 傳統看診方式正在改變
    傳統的看診方式也正在被遠距取代,問診的確很重要,但是很多測試可以改以行動健康管理的方式進行。以睡眠測試為例,以前到睡眠中心睡一晚的費用相當高昂,但是效果可能不如受試者利用手錶記錄的睡眠數據來得有用。

這些遠端測試數據都是相當重要的資產,如果可以活化應用,以後疫情只要在世界任一角落出現,馬上可以進行隔離、醫治,等於把國防的概念帶到防疫,絕對相當受用。

柳醫師笑著說,美國零售量販賣場塔吉特百貨(Target)發現,疫情期間,襯衫的銷量大增,而褲子的銷量下降,主要原因是大家現在用線上軟體開會,只需要上半身穿著正式即可。雖然說這是個疫情期間的笑話,但是透過會議軟體舉辦的遠距研討會,沒有臨場感,加上看不到聽眾的反應、缺乏互動,效果的確不如實體會議。

美國零售量販賣場發現,疫情期間襯衫的銷量大增而褲子的銷量下降,因為大家用線上軟體開會只需要上半身穿著正式即可。圖/Pexels

美國醫療系統在疫情期間受到嚴重衝擊的主因

這次疫情的爆發,對美國的醫療體系產生巨大影響,柳醫師指出,美國擁有龐大的醫療資源,但長期以來,美國的健康數據卻比不過其他先進國家,也比不過台灣,主要歸因於:

  1. 資源分配與供應
    美國的醫療狀況是大城市的資源多,小城市相對少。再者,在醫材零件上較缺乏韌性,一遇到問題時,是否可以即時供應就成為瓶頸。以台灣為例,口罩一有缺,一星期便可以開始產出,但美國較缺乏這種彈性。
  2. 人力使用
    疫情爆發期間,美國醫學院學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AAMC)即指出需要更多醫生,美國其實擁有充足的護理能量,但由於法規的限制,讓人力使用的彈性與效率相對降低。
  3. 缺乏全民保險
    美國沒有全民健保,就算有保險也有分類,所以大家不敢隨意看病,這不僅是保險問題,也是政治問題,對於弱勢族群的保障相對薄弱。
台灣口罩一有缺,一週便可以開始產出,而美國較缺乏這種彈性。圖/Pexels

目前經濟力較為充裕的加州,正著手以地方的力量解決並改革問題,希望可以透過正確的方式改正目前醫療體系暴露的問題,讓其他地方開始複製、學習。

「疫情把我們打垮,我們才會改變。」雖然這是我們絕對不樂見的狀況,但危機正是轉機,也期待疫情造成的犧牲能為全球醫療與保險體系的修正帶來曙光。

= I C 筆記/ 詹益鑑=

這次訪談是我跟 KT 節目開播後的第一次訪談,也就是說,柳醫師是我們第一個來賓。但因為當時是加州疫情剛爆發的階段,我們所有人都正在適應居家避疫,節目也從第一集開始就採用隔空遠距錄音的方式,因此在準備器材跟訪問資料時,都顯得手忙腳亂。

幸好在柳醫師充足的準備與協助下,我們有了很精彩、順利的第一次訪談錄製經驗,也由於他的專業背景與近距離觀察(日後才知道全灣區第一個新冠肺炎的病患就是送進史丹佛附設醫院),讓我們跟聽眾對於疫情的理解、對於醫療系統所遭受的衝擊,有了明確而清晰的輪廓。

在這集訪問之後,我跟柳醫師成了好友,經常交流醫療科技創新跟疫情相關的資訊,更開始認識跟連結在灣區的醫學研究與公衛體系。現在還出了書,這都是節目錄製前沒有想過的事!

——本文摘自《矽谷為什麼:科技、新創、生醫、投資,矽谷直送的最新趨勢與實戰經驗》,2022 年 6 月,商周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商周出版_96
104 篇文章 ・ 344 位粉絲
閱讀商周,一手掌握趨勢,感受愜意生活!商周出版為專業的商業書籍出版公司,期望為社會推動基礎商業知識和教育。

2

5
1

文字

分享

2
5
1
遠距教學難題——線上測驗監考是否侵犯了學生的隱私?
科技大觀園_96
・2022/01/27 ・216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今年(2021年)夏天,因 Covid-19 疫情警戒提升至第三級,從五月18日全國各級學校停止到校上課,然而在這段期間內,並不是真的放大假,為了降低疫情對學生學習的影響,教育部強調「停課不停學」, 將課堂學習、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

因應疫情,許多課程、測驗評量等都移到線上進行。圖/pixabay

後來一路停課至七月底,當時教育部給予的建議為期末考可採多元評量,以不到校為主,然而遠距期末考到底要怎麼考,成為大家當時關心的話題,有些仍採測驗模式的科目爲求公平,老師們紛紛祭出各種防弊作法,例如大學教授提前制定嚴格的線上考試規範通知學生;或者規定學生架設手機、鏡子、電腦至特定角度,讓老師能夠從鏡頭中監考;師大附中則是自建系統舉辦期末考,每次螢幕只顯示一道題目並限定考試時間,全程錄影防止舞弊。

其實在這十年來,線上課程便已成為一股潮流,而 Covid-19 的流行更加速了遠距教學發展的步伐,隨著線上教學越來越普遍,不同公司紛紛推出遠距監考服務,試圖解決教育工作者的煩惱 ——「遠距考試怎麼做才公平?」。根據 2020 年 EDUCAUSE 雜誌的調查發現,超過一半(54%)的高等教育機構使用遠距監考服務,另外有 23% 的機構正在考慮或計劃使用。

常見的監考服務形式有以下幾種,例如要求學生安裝瀏覽器擴充功能,以「鎖定」他們的瀏覽器,防止學生在考試期間瀏覽其他網站;有些則是追蹤學生在電腦上使用的軟體;或者透過能夠進入學生網路鏡頭的軟體來監視他們,甚至再加上一位監考員;也有服務是利用眼動追蹤或網路流量分析來進行監考。然而,這些因應遠距考試的監考服務看似方便,卻也帶來更多挑戰。

常見的線上考試監考方式。

今年八月,美國喬治華盛頓大學發表的一項研究,探討了被遠距監考的學生們對安全與隱私的看法。首先,他們分析了八種遠距監考 Chrome 瀏覽器擴充功能的用戶評論,發現自 Covid-19 大流行後,2020 年 2 月評論數量迅速增加,同時這些擴充功能的星級評分也急劇下降,這可能表示用戶們不喜歡監考服務,接著,他們對 102 名參加過線上測驗的學生進行調查,以了解他們的想法及疑慮。

結果顯示,只有 39% 的參與者表示他們偏好線上監考測驗,大多數的參與者,即便認同遠距監考是維持線上測驗公平性的解決方法之一,但他們還是偏好傳統考試。學生們了解,為了在家中安全考試,他們需要放棄一些隱私權,然而,大部分學生還是會擔心為了參加考試,必須向遠距監考的公司提供個人資料,尤其在身份驗證的過程,例如學號、電話、地址,甚至學生證及駕照等重要個資,學生們在意的是這些資訊會被如何處理,以及會被留存多久。

雖然一半以上的學生認為線上監考過於侵犯隱私,但對不同監考方式的反應仍有些差距,像是鎖定瀏覽器、使用網路鏡頭以及螢幕錄影等,是較為常見的遠距監考模式,但研究結果表示,只有一半的人能接受鎖定瀏覽器,而四分之一的人對攝影機和螢幕錄影感到自在,代表目前常用的監考方式和學生能接受的有一定落差,至於參與者們最不喜歡的方式,就是瀏覽器歷史紀錄被監視。而到底遠距監考能不能有效避免舞弊,大部分的參與者不認為監考有用,約 61% 的人認為仍然有辦法作弊。

是否該因為線上監考而侵犯學生的隱私權,仍有待商榷。

這項研究也探討了權力動態對學生看法的影響,意思是 97% 的學生被遠距監考是因為老師或學校要求,因此他們可以為了考試公平犧牲一些隱私,也有些參與者表示,不認為遠距監考會侵犯他們的隱私,因爲他們信任提出監考要求的教育機構。

最後,研究團隊也根據他們的發現,對教育機構提出了一些建議。

例如在考慮班級規模及學生預期行為後,建議選用最少監控的監考方法,並在考試前向學生提供明確的理由,說明為何選擇這個監考類型;並希望各機構能徹底了解線上監考軟體的常見漏洞及風險,並在考試前詳細說明,在考後協助卸載,或將軟體安裝在學校發放給學生的設備裡。當然,更理想的作法是,和學生一起評估和選擇監考軟體。

Covid-19 的到來,讓數位學習前進的步伐被迫加速,然而這種跨越時間、空間的學習模式並不會隨著疫情趨緩而停滯,不論是教學模式或評量方式,學習者和教育者都在適應這些改變,新的挑戰接踵而至的同時,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教育的本質是什麼。

資料來源

所有討論 2
科技大觀園_96
82 篇文章 ・ 1104 位粉絲
為妥善保存多年來此類科普活動產出的成果,並使一般大眾能透過網際網路分享科普資源,科技部於2007年完成「科技大觀園」科普網站的建置,並於2008年1月正式上線營運。 「科技大觀園」網站為一數位整合平台,累積了大量的科普影音、科技新知、科普文章、科普演講及各類科普活動訊息,期使科學能扎根於每個人的生活與文化中。

2

6
0

文字

分享

2
6
0
疫情下,理工科的教學活動該怎麽辦?來看看世界各國怎麽做!
安比西林_96
・2021/07/23 ・3918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Covid – 19 病毒來襲,為了制止疫病擴散傳染,人類的生活可謂迎來天翻地覆的改變。我們再也不能隨心所欲地出門,口罩與消毒酒精成為日常用品,居家上班上課、一整天呆坐在螢幕前已成為生活常態。 STEM 學科 (即科學 Science、技術 Technology、工程 Engineering 及數學 Mathematics)向來講求「動手做」、親身體驗的實作精神。但在這樣不自由的光景下,世界各地的科學教育工作者們,又該如何進行教學活動?

講求「動手做」、親身體驗的實作精神的理工科學習,在疫情下應該何去何從?圖/Pexels

互動模式大翻轉,大家化身線上直播主

從影片中,實驗者準備了馬鈴薯、鹽巴、水、鉛筆、電線和一顆電池,透過觀察被放置在鹽水中一晚的馬鈴薯,呈現皺縮或膨脹的狀態,來瞭解水分子從低濃度溶液往高濃度溶液移動的滲透原理;再來,以球狀的橘子模擬地球,可以講解如何從地球表面兩點找到最短的路徑,而剝下的橘子皮,是能夠説明怎樣把三維的地球,攤平投影成二維平面的最佳道具。

這是來自浦那(Pune)的印度科學教育與研究中心(Indian Institute for Science  Education and Research)的大學生,在疫情中以數位化的新形式,進行科普推廣工作。疫情前,這個從 2014 年啓動的科學培育計劃每週都會預備課程,並帶領參與的孩子到當地科教館參觀。現在,該中心底下科學培育計劃的志工們利用這些居家生活中隨處可得的東西,繼續用影片講解的方式,教導高中理組的學生。

遠在七千公里外的倫敦, 物理研究所(Institute of Physics,IOP)的科學家們,也採取了類似的策略,為當地的國小學生製作一系列的線上科學實驗影片。他們原本預定要與學生家長們一起合作舉辦實體科展,無奈礙於疫情必須中止這項計劃。

IOP 所策劃「在家動手做實驗」的系列特輯中,製作火箭氣球的示範影片。
Do Try This at Home episode 7: Rocket balloon. 影片來源:Institute of Physics,IOP

在病毒肆虐的光景下,致力轉型線上化的這兩家科教機構,絕不孤單。全球疫情警戒的狀態,對於想要栽培下一代科學家的研究者而言,是一場無比艱巨的挑戰。被迫關閉的實驗室,讓學生們不能再親身體驗科學工作;空蕩蕩的課室與博物館,限制了人與人之間最直接的知識經驗分享與傳承。在家上課和被取消的考試,也讓學生家長叫苦連天。

過往許多實體科普活動舉辦的用意,都是為了推廣那些鮮為人知的科學領域,以及幫助偏鄉社區、資源稀缺的學子。如今該怎麽在受限的情況下,發揮創意設計新的遠距活動,可讓活動推廣部門的人員傷透了腦筋。

但是,孩子的教育不能等啊!所謂生命會自己找到出路,這個世代,正是人類將通訊科技發揮到淋漓盡致的時候。自 2020 年 Covid – 19 疫情爆發以來,不管是會議報告人或校園中的老師教授,都被迫成為斜槓青年(或中年),通通卯起來當線上直播主,開始進行虛擬會議或課程。

非常時期,老師們都卯起來當線上直播主啦!圖/Pexels

如此前所未有、史無前例的大轉變,卻也讓許多教育工作者認識到,數位化的形式看似受局限,卻也可以像實體活動般,與參與者互動,且具有更多可調整的彈性空間、吸引更多人的關注。

實體活動被迫取消,卻意外觸及更多人?!

危機,或許是轉機也説不定。德國波茨坦(Postdam)的馬克斯·普朗克植物分子生理學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of Molecular Plant Physiology, MPI-MP ) ,既是其中一所因為轉為數位模式而受惠的科教機構。在此之前,MPI-MP 會向高中生開放參觀所内的植物園區,介紹各種育種、基因遺傳學與作物技術知識。疫情爆發之後,他們改為拍攝從植物中萃取 DNA 分子、研究中心的線上導覽等影片,獲得相當好的回響。根據 MPI-MP 發言人 Ulrike Glaubitz 所稱,線上導覽活動的開展讓研究中心網站的參與人數增加了一倍,他們的 Youtube 頻道訂閲人數更在今年有所提升。

印度一項旨在鼓舞青少年在科學職涯志趣的活動,也因為線上化的轉向,大大增加了參與人數。這項名為 INSPIRE Awards – Manak ( Million Minds Augmenting National Aspirations and Knowledge ) 的計劃,原本是藉由舉辦校際之間科學競賽,鼓勵學生進行創意發想,願景是找尋一百萬個原創的科學新想法。這項盛事原本就已吸引接近 40 萬名來自印度各地的參賽者,疫情後主辦單位轉向影片和廣播形式,參與人數更飆升至超過 65 萬人。管理該計劃的印度科技部發言人 Sanjay Mishra 表示,入圍的學生可以獲得 10,000 盧比(相當於 137 美元)的獎金。

雖然實體活動被迫改為線上形式,但卻意外觸及更多人。圖/Pexels

改變為線上形式,也讓活動的策劃擁有更多的彈性變化。由美國維吉尼亞州的卓越教育中心(Center for Excellence in Education)贊助、鼎鼎大名的麻省理工學院主辦的科學研究項目(Research Science Institute,RSI),是一項面向全世界優秀高中生招生的暑期科研項目。過去,他們會帶領 80 名來自美國和世界各地的青少年,進行為期五週的研究實習計劃。來到受疫情影響的當下,可以跨越疆界限制的線上互動模式,取代了過去有所限制的實體活動。

「當我們無法在實驗室的工作臺上進行傳統的科學實驗時,我們就不再受空間或距離的局限。」

RSI 負責人 Maite Ballestero 如是説道。

她透露,新的數位化模式對數學、電腦科學及天文學的教學工作沒有太多影響,但有些生物與化學的實驗不得不轉為資料科學導向。舉例而言在 2020 年,線上的參與者一起腦力激蕩,產出不少有趣的結果,例如:研發出可以應用在原子核物理學及電腦科學中複雜系統的演算法;分析從小鼠腦部取得的一系列蛋白質數據,以解密神經退化性疾病的致病機理。他們還緊跟最新趨勢,對 Covid – 19 的確診與死亡案例進行統計分析,以找出藏在數據背後的社會性決定因子。RSI 的活動,還涵蓋了自然科學、數學與工程領域的網絡研討會、虛擬課程與線上客座講座,為參與者提供豐富的學習資源。

問題來了:欠缺設備的偏鄉地區怎麽辦?

雖然線上的形式帶來人數增長和提高活動彈性的優勢,但不能忽略的問題是:不是每個人家裏,都擁有足夠完備的網絡通訊設施。

「我們不想要僅僅只是將所有的活動搬到線上進行,就好像世界沒發生什麽劇變一樣。」

IOP 的公衆參與部門經理 Toby Shannon-Smith 這麽說。考慮到每一位學生所在地的網絡普及率程度不一,他們非常謹慎地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幫助受困家庭的小孩就學。為了彌補通訊軟硬體上的代溝,IOP 將活動講義電郵給老師們,以便列印出來給居家上課的孩子。小朋友可以一邊拿著學習單,一邊觀看用紙箱等回收物品製作成的實驗或游戲影片,例如把牛奶盒 DIY 改造成一個環保澆花器。

在非洲肯亞,遠距教學也是一大挑戰。位於該國東南部的城鎮基利菲(Kilifi)的肯亞醫學研究機構威康研究計劃(Kenya 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Wellcome Trust Research Programme, KWTRP) ,一直支援在地 50 所學校約 4000 位學童的科學教育工作,舉辦了實驗室導覽、科學職涯講座和各校之間年度科學知識問答比賽等活動。他們還為高三生提供進入職場的工作機會,讓他們可以在奈洛比的肯亞醫學研究機構總部累積實習經驗。

科學教育工作者也以不同形式如寄發講義、與電視頻道合作,來幫助缺乏網絡資源的學童。圖/Pexels

但這一切都在 2020 年喊停。 KWTRP 的校際參與推廣負責人 Alun  Davies 指出,由於大部分人家中都沒有網絡設施,只有到學校才有使用電腦的機會,因此學校因疫情關閉時,學生也無法在家遠距上課。直到今年一月學校重開,KWTRP 開始在 10 所基利菲的學校試行線上職業課程。Davies 表示,共用電腦參與課程的學生們,可以與遠處的研究者展開實時的互動,觀賞和健康醫療領域相關職業的影片。此外,他們也開發可以流通的教學素材和動畫影片,鼓勵國小生自行組織科學團體活動,並向學生科普有關 Covid – 19 的疫苗研究與人體生物資料庫(Biobank)的資訊。

開羅美國大學(The American University in Cairo)的物理學程 Fun Lab,也同樣面對受衆網絡設施不佳的問題。大學物理系所的科學傳播部門負責人 Mohamed Soliman 透露,他們寄發了不少教材如影音光碟,給那些無法上網的家庭。而他們也與埃及教育部轄下的頻道合作,播放 Fun Lab 的科學影片,讓被迫待在家保持社交距離的學生,還是可以透過電視不間斷學習。

結語:從困境中,看見不一樣的可能性

説起線上的學習資源,台灣也是不遑多讓!早在進入三級警戒前,國内大大小小科教機構便已超前部署,設立各種虛擬的網絡教學活動,讓防疫不停學,知識的學習不打烊。不管是國立台灣博物館 或是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都開始搭建線上博物館,讓人不出門也能參觀展覽。而涵蓋了物理、化學、生命科學,和尖端工程等前沿科技的「展望系列」科普演講,也因應疫情改為直播講座,讓大衆可以免費在網上觀看。

儘管仍在疫情中,各方的努力創意讓科學教育的推展有更多可能性!圖/Pexels

從各國分享的經驗談,可以看到疫情雖然阻斷了人與人進行面對面的交流,卻無法隔絕科學教育工作者們分享知識的熱誠。每個身處其中的人都發揮巧思、使盡渾身解數,在疫情下仍繼續耕耘不輟、在困境中締造不同的可能性,努力澆灌科學的幼苗,期待疫情的陰霾過去,彼此可以在線下相聚的一天趕快到來!

參考資料

所有討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