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形」的寄生生物學

尾蚴,左處為已經脫落的尾部。

破胸體爆胸而出的景象,小小一隻好袖珍呀(誤)

至於植入人體的破胸體,乍看之下設定上似乎沒有什麼太多的問題(如果前面兩階段的問題還不夠大的話)。不過,值得思考的是,如果破胸體幼體是從食道植入,那麼照理說應該是在消化道中成長,怎麼後來好像跑到體腔裡頭去了?雖然說不少的寄生線蟲也是經由口部進入消化道之後,穿過消化道管壁進入血液系統轉送到寄生的目的地(例如肺部)。但是如果抱臉體那麼大一個,想來破胸體幼體也不會太小,應該是個無法進入血液系統的尺寸。而如果不太小的破胸體從消化道中是採暴力挖穿消化壁以進入體腔的話,那麼寄主應該在破胸體穿過消化道管壁的時候就痛得死去活來,之後更容易就死於消化道穿孔造成的感染和敗血症;而如果破胸體幼體小到可以穿出消化道進入血液系統或體腔的話,那麼長那麼大一個抱臉體卻搞成免洗,只為了一個讓針尖大小的破胸體幼體進入寄主食道到底是要做什麼?如果把所有的能量都省下來產出成千上萬個微小的卵,並且直接孵化出微小的破胸體,甚至可以把卵產在水中讓不知情的寄主喝下去而被寄生,這樣豈不方便省事?這樣沒效率的擬寄生物種如果可以演化成功,大概也只有在電影裡才可能了。

最後,破胸而出同時殺死寄主的破胸體,蛻皮長大之後就變成兇惡可怕的異形成體。但是,電影裡頭的異形成體似乎不需要進食就可以蛻皮成長體積倍增,倒是一件讓人費解的謎題。假設破胸體藉由在寄主的體內大量掠奪寄主的營養和能量而能在日後迅速蛻皮成長,那麼寄主在破胸體破胸之時應該是個乾癟枯瘦將死的模樣,但是電影裡的寄主們卻總是一臉健康正常的時候就莫名地爆胸死去,一點也看不出組織或營養被消耗了多少。另外,成體的異形好像只是不斷的殺戮,若說是個兇殘的捕食者,卻不見異形將殺死的獵物吃掉(當然,如果以生態紀錄片的角度,有可能是因為吃掉的時候沒拍到,拍到的都是異形受到干擾所以丟下獵物逃跑的狀況)。如果我們大膽假設異形是個捕食者,那麼異形成體和幼體之間便出現強烈的競爭,只要成體吃掉一個人,未來的幼體就少了一個寄主,這樣的生活史在筆者所知的擬寄生物種當中似乎從未出現,想來也是個頗為糟糕的狀態。畢竟若以寄生蜂為例,寄生蜂成體多半取食與幼體時的寄主風馬牛不相及的其他食物資源,成體幼體之間並沒有食物資源上的競爭關係。而,如果我們大膽假設異形成體其實不進食,那麼電影中的兇殘行為又更是一個白白浪費幼體寄主資源的愚蠢表現,就算異形並不總是把人類殺死,而且會把半死不活的人類帶回巢穴中放在卵旁讓子代寄生,我們總是可以看到有些人類角色是白白的死在異形嘴裡,似乎一點都沒有要被帶回巢穴利用的跡象,當人類寄主已經是相對稀少,而異形卻還這麼隨性的浪費糧食,或許又再一次的暗示了異形瀕臨絕種的可能…

到此,異形的擬寄生生活史已經討論得差不多了。雖然設定上看得出有一些巧妙之處,但是畢竟異形最初是個恐怖片而不是生態紀錄片,因此諸多不符合寄生生物學的部分也是情有可原。至於其他因為異形系列電影延伸出來的更細節部分,例如擬寄生過程中會竊取寄主的基因因此成體會帶有寄主的某些生物特徵、或者是後續電影中畫蛇添足的真社會性動物情節等,就容我們笑笑搖搖頭就算了。畢竟電影終究只是電影,看電影的時候也不需要想太多(除非扯到無可忍受),就讓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而異形什麼的就歸類為單純的恐怖電影吧。是說不過只是一部電影就可以想這麼多,我是有沒有這麼職業病….

<<回上一頁


該怎麼幫助學生擁有「科學思辨力」?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精心打造,專屬於教師的科普閱讀基礎課《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

 


關於作者

YTLai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