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含有瘦肉精的美豬進台灣前該知道的那些事:肉品暴露萊克多巴胺的健康風險評估怎麼做?

活躍星系核_96
・2020/09/24 ・4922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76 ・九年級
  • 文/李俊璋 特聘教授兼主任秘書/中心主任|國立成功大學醫學院環境醫學研究所/秘書室/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

編按:2020 年 8月 28 日,總統蔡英文宣布,將擴大開放美國牛肉和豬肉進口,引發社會議論擔心「萊克多巴胺」會造成之健康風險。事實上,在食品與食品添加物的範疇中,關於其「安全風險分析」有一定之科學分析流程,以協助大眾與相關當局對於化學物質於食品的使用作出判斷。

為此議題,泛科學特別邀稿成大李俊璋特聘教授,亦是 108 年《食用肉品暴露萊克多巴胺之健康風險評估》的執行單位,成功大學環境微量毒物研究中心之主任。除說明關於食品安全風險分析的重要概念,亦簡述此次評估對於萊克多巴胺的結論。

什麼是食品安全風險分析?

由於食品及食品添加物種類繁多,不論是食物原料在生產、製作的過程中避免被病蟲害或環境污染,又或是為求精緻化而額外添加,過程中難免會使用到各式各樣的化學物質。而近年來,有許多食安事件與化學物質使用不當有關。

關於化學物質應不應該被限制使用、局部禁用或全面禁用?或是其在食品中的安全容許濃度應該是多少?這些問題一直是食品安全管理爭論的核心。

那該如何化解此爭論呢?

食品安全衛生管理屬於風險管理,在決定如何管制食品中化學物質、擬訂最大殘留濃度(Maximum Residue Level, MRL)亦即安全容許濃度,以避免危害人體健康之前,必須有風險及效益分析(risk and benefit analysis),此一個有系統的科學即稱之為「風險評估」。

因此,要討論暴露萊克多巴胺之食用進口肉品對於國人可能造成的健康風險,也應該要進行審慎的風險評估。

什麼是萊克多巴胺?

萊克多巴胺為乙型受體素類動物飼料添加物,多國登記核准添加於牛、豬及火雞飼料,以增加牛、豬、火雞體重及改善飼料效率,提高瘦肉比率,亦訂定 MRL(國際間萊克多巴胺之 MRL 彙整如表 1);然歐盟、中國大陸及俄羅斯均明令禁用。

顯然各國對於萊克多巴胺是否可被接受使用的態度並不相同,對於國人來說,要進行相關的考慮,需要回到根本的問題做討論:在台灣進口含有萊克多巴胺的肉品健康風險有多高?會影響哪些人?

萊克多巴胺結構式。圖:WIKI

進行健康風險評估的假設與目的為何?

對於此一議題的評估,會以保守方式評估進行一般族群,包括不同年齡層、性別與高暴露族群如坐月子之婦女,所受之影響,會假設在全數食用進口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之情境下,了解暴露萊克多巴胺而導致之健康風險。

重頭戲:萊克多巴胺的健康風險評估怎麼做?結果又是如何呢?

依據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擬訂之「食品安全風險分析工作原則」,食品安全風險評估共分四個步驟:危害鑑定危害特徵描述暴露評估風險特徵描述。以下一併說明此次食用進口肉品,暴露萊克多巴胺之健康風險評估。

圖:PEXELS

危害鑑定:萊客多巴胺有哪些毒性?對健康可能有哪些影響?

危害鑑定即針對食品中的危害物質之毒性及健康影響進行確認。

  1. 聯合國糧農組織/世界衛生組織聯合食品添加物專家委員會(JECFA, 2004)之資料簡要羅列如下:
    1. 萊克多巴胺於動物體中可迅速經由尿液或排泄物代謝,在動物血漿中之半衰期約為 4~7 小時,在人類血漿中之半衰期約 4 小時。
    2. 6 名自願之健康男性,在 48 小時的間隔期間(Washout Period)分別漸增投予萊克多巴胺 0、5、10、15、25 及 40 mg,觀察受試者之心跳及血壓等心臟功能。歸納觀察之結論,在投予劑量 5 mg 時,不會對心臟造成任何異常反應。
  2. 日本(日本食品安全委員會, 2004):依據各種遺傳毒性試驗及慢性毒性、致癌性合併試驗結果,判定萊克多巴胺不具遺傳毒性及致癌性。
  3. 歐盟(EFSA, 2009):歐洲食品安全署的報告指出,萊克多巴胺在豬、牛、受試動物和人類之代謝特性(Metabolic Fate)相似。

綜合以上國際的相關資料資料,顯示若民眾因食用含萊克多巴胺之肉品而暴露時,可能產生不良之心臟效應;長期食入研究尚無可供進行萊克多巴胺致癌風險評估之致癌資料。

因此,後續進行健康風險評估時,僅進行非致癌性風險評估。

表 1 國際間萊克多巴胺之最大殘留容許量(2019/04)

種類部位台灣Codex美國加拿大澳洲紐西蘭日本韓國香港馬來西亞
肌肉10103010101010
脂肪10101010
409040404040
9090909090
可食內臟40
肌肉105010501010101010
脂肪10501010101010
40150402004040404040
90902009090909090
90
可食內臟40
火雞肌肉10030
450200

單位:ppb。表中所示「-」,表示該國/地區目前未訂有該類食品之標準。

危害特徵描述:怎樣的劑量或情境下,萊克多巴胺可能會造成危害?可被容許的使用劑量是多少?

危害特徵描述為風險評估的第二個步驟,主要為描述危害物質對人體的健康危害效應,最佳的危害特徵描述,是完整建立危害物質的劑量效應評估

在劑量效應評估部分,萊克多巴胺已進行過一系列的動物毒理試驗及人體試驗部分。國際間依據文獻研究資料中,具科學代表性之動物或人體實驗結果,計算食品殘留萊克多巴胺健康風險評估所需的 ADI 值。

圖:PEXELS

彙整國際間之 ADI 值規範如下︰

  1. JECFA:0~1 μg/kg bw/day。(JECFA, 2004)
  2. 美國:1.25 μg/kg bw/day。(US FDA, 1999; US FDA, 2018)
  3. 加拿大:1.4 μg/kg bw/day。(Health Canada, 2013)
  4. 澳洲:0.001 mg/kg bw/day。(APVMA, 2002)
  5. 日本:0.001 mg/kg bw/day。(日本食品安全委員會, 2004)
  6. 中華民國:1 微克/公斤體重/天。

μg=微克;mg=毫克;1000μg=1mg

暴露評估:在已知的使用情境下,是否可能會達到造成健康風險的劑量?

暴露評估,主要在於量測或估計經由攝食暴露危害因子之期間、頻率及強度的過程。

所謂的「攝食暴露危害因子」簡單來說就是考慮到國人的飲食習慣、或者已知特定的飲食風俗,針對其進行風險評估,執行之方法及結果分述如下:

(一)暴露參數及情境設定

如前面所提及,健康風險評估會以以保守方式進行,除了評估一般族群(不同年齡層、性別)所受的影響,也需要考慮到高暴露族群(坐月子之婦女),並假設在全數食用進口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之情境下,健康風險評估,對於暴露參數及情境假設如下:

  1. 所食用之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皆為進口。
  2. 牛、豬肉之萊克多巴胺濃度以 10 μg/kg 計;牛、豬腎臟之萊克多巴胺濃度以 90 μg/kg 計;牛、豬肝臟及其他可食內臟以 40 μg/kg 計。文獻顯示萊克多巴胺熱穩定性高,故保守假設在烹調過程中萊克多巴胺未降解。
  3. 一般族群之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的每日攝入量,依據國家攝食資料庫公告(當時最新資料為 106 年度)之各年齡層、性別攝食量計算。
  4. 高暴露族群(坐月子之婦女)則以育齡婦女的攝食量,參考一般針對坐月子婦女之飲食建議,每日攝取一副(兩顆)豬腎:260 公克及豬肝:360 公克。
  5. 在不確定分析上,針對主要變異參數即暴露族群之攝食量與體重,以蒙地卡羅模擬法(Monte Carlo Simulation)描述機率性風險分布,設定暴露劑量的 95% 上限值為非致癌風險描述之判定值。
圖:PEXELS

(二)攝入牛、豬肉品所致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評估結果

各年齡族群攝入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所致之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 95% 上限值介於 0.026~0.092 μg/kg bw/day 之間;高暴露族群(坐月子婦女)攝入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所致之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 95% 上限值為 0.899 μg/kg bw/day,大約是育齡婦女一般飲食之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 95% 上限值 0.042 μg/kg bw/day 的 20 倍,遠較一般族群的暴露劑量高,其主要貢獻來源為坐月子期間每日攝取的豬肝及豬腎。

若各暴露族群僅食用牛、豬肉及其製品,不食用含有萊克多巴胺的內臟,則各年齡族群之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 95% 上限值介於 0.023~0.083 μg/kg bw/day 之間。坐月子婦女攝入牛、豬肉及其製品之萊克多巴胺每日暴露劑量 95% 上限值降為 0.034 μg/kg bw/day,介於各年齡族群的暴露劑量之間,與一般 19~65 歲女性族群之暴露劑量 0.035 μg/kg bw/day 相近。

圖:PEXELS

風險特徵描述:各種狀況下,萊克多巴胺對於大眾會有多大的危害?

風險特徵描述係針對危害鑑定、危害特徵描述及暴露量評估所得之結果,加以綜合計算,以評估各種暴露狀況下對人體健康可能產生之危害性,並提出預測數值。

非致癌風險評估執行之結果以危害指標(Hazard Index, HI)為每日估計暴露劑量每日可接受攝入劑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 ADI)之比值。

當危害指標小於 1,表示暴露量低於會產生不良反應的閾值,預期將不會造成健康危害。當危害指標大於 1,表示暴露量可能會超過此閾值而產生健康危害。

在擬定之暴露情境下,各暴露族群因攝入含萊克多巴胺之牛、豬肉品所致之非致癌風險均屬可接受風險如下圖所示,一般族群之 HI 僅佔 ADI 之 2.6~9.2%;高暴露族群(坐月子婦女)之 HI 雖佔 ADI 之 89.9%,仍小於 1,風險尚在可接受範圍。

最後最後,萊克多巴胺健康風險評估的結論

以上保守評估顯示,若進口牛、豬肉品中的萊克多巴胺含量均控制在 Codex 建議的 MRL 時(編按:此與法規限制與執行有關),一般族群(不同年齡層、性別)即使全數食用進口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因暴露萊克多巴胺所致之 95% 非致癌風險上限值均遠小於 1;高暴露族群(坐月子婦女)之 95% 非致癌風險上限值佔 ADI 的 89.9%,仍小於 1。因此一言以蔽之,風險尚在可接受範圍。

但另外考量到國人對動物內臟的攝食量較高,飲食習慣與西方大不相同,尤其國人在坐月子時期可能會攝取較大量的豬腎與豬肝。最後仍額外建議應透過宣導及標示降低高暴露族群(坐月子婦女)之牛、豬內臟的攝食量,以保障高暴露族群的飲食安全。

圖:PEXELS

本健康風險評估是以極端保守的方式,評估以 Codex 所訂定之最大殘留濃度(MRL),在台灣民眾全數食用進口牛、豬肉及其製品與內臟下,能否保護至少 95% 的民眾免於健康危害,評估結果顯示在一般民眾之攝食量下,暴露劑量遠遠低於每日可接受攝入劑量(ADI),因此對一般民眾而言沒有健康危害的問題。

至於坐月子婦女,在坐月子期間,即使每天多吃一副兩顆進口豬腰子及 360 公克進口豬肝,95% 的坐月子婦女之暴露量仍低於每日可接受攝入劑量,但其暴露劑量已達 ADI 之 89.9%,因此建議對於豬腰子及豬肝之食用不可過量。

最後,在不至於產生健康危害前提下,基於所有民眾有選擇吃或不吃進口肉品之權利,因此應該將選擇權還給民眾,讓民眾可以清楚辨識其所購買之肉品、內臟及其加工品之產地來源,以利民眾自由選擇。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喝母乳的寶寶能提升神經認知功能?——是真的!而且「曾經喝過就有效」

查克爸
・2021/10/26 ・301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喝母乳的寶寶,真的會更聰明嗎?母乳不僅能夠提供小寶寶所需的營養以及免疫力,而透過母親的生理機制,更能將各種符合自己孩子需求的成分,客製成孩子專屬的母乳。需要發育大腦,就多給些相關的成分,如果要長肌肉也沒問題,媽媽隨時隨地都準備為孩子產製最適合的母乳,這可是任何產業都難以複製的機能。因此母乳被說是對寶寶是最好的禮物,想當然各種與母乳哺育相關的研究主題,便是眾多學者探討了解的目標。

其中,研究智力發展應該是最吸引人的主題之一,不過目前為止也是有研究指出,母乳哺育的孩子,他們的平均智商與沒有母乳哺育的孩子相差無幾,這不知潑了多少人一身的冷水,掃了無數爸媽的興致。但以前的證據說智商沒差異,不代表新的研究一樣沒差異,科學這件事就是會不斷變化,產出新的結論,全世界仍有不少研究都提出母乳可能使寶寶更聰明。

這次要介紹的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URMC)神經科學研究所(Del Monte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的成果就是其中之一,他們這次提出的新證據是與認知能力有關,而且他們的結論應該會讓人眼睛一亮,因為他們發現,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與 9-10 歲兒童的部分認知發展有關連,而且只要孩子有吃母乳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出差異[1]

人類積極探索智力,母乳與智力的關係更是熱門主題之一。圖/Pixabay

改變研究方向,找出母乳與智力之間的正向證據

隨著各種研究產出,我們得以知道智力受到很多變項影響,尤其是與父母親直接相關的因素,例如父母的社經地位、智力程度、學經歷等都可能使孩子擁有較高的智力。換句話說,也就是研究者比較了相同教育程度或是經濟程度的母親後,結論是不管有沒有哺餵母乳,他們孩子的智商分數可能相近。

既然知道多種因素可以影響智力,便要在研究方法的設計下足功夫,因為要盡可能控制所有影響,讓母乳哺育的小孩,以及沒有母乳哺育的小孩都能在同一個基準線上比較,才能看出客觀上的差異,或可說是未能控制好混雜因素[2]

不過就如開頭所說,研究目標、方法不同,看到的成果就不一樣,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這篇藉由分析青少年大腦認知發展研究計畫[3](The Adolescent Brain Cognitive Development Study;ABCD Study)數據的報告,就看到了母乳與認知的正向關係,改而分析更細項的各種認知能力[4],其涉及了執行與感知、學習、記憶、理解、意識、推理、判斷、直覺和語言相關的等各種任務技能。

認知能力分好多,研究分析哪些?

這個認知研究採用 ABCD 研究數據來探討,但為了減少測量誤差的影響(例如孩童曾經暴露會接觸酒精的環境、未參加訪視的兒童等因素),研究者最終保留了 9,116 名兒童的數據,並以此分析母乳哺育時間與神經認知能力之間的關係。那列入分析的認知能力向度有哪些?

向度一共有三項,而且跟每個人都有關,分別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執行能力(executive function)以及記憶力(memory),而這三項能力各自有其解釋在,如一般能力,美國心理學會對此提出的解釋定義是,一種可以被衡量的能力,且被認為是基礎能力,用來處理所有與智力相關的任務。

再來是執行能力,這個能力則可用來管理和控制工作記憶、注意力,也跟抽象思考等種種認知過程有關,像是設定目標、想像並預見;最後一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記憶力,是透過大腦系統所儲存的訊息,是能回憶特定訊息或曾經有過的經歷。

不過這些能力的發展程度真的能評量嗎?放心,各項認知能力背後有眾多的研究依據,也發展出各種不同的測量方式來評定。像是「魏氏兒童智力量表的矩陣推理測驗」就在這個研究被用來測量知覺推理和組織、空間訊息處理等相關的能力;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 NIH Toolbox®-Cognition battery,也在這個研究裡被整合運用評估兒童的神經和行為功能。最後通過次數以極多的神經認知測驗,也才讓研究結果得出有吃母乳的小朋友,是能改善某個認知能力。

針對各種能力、認知所開發的測驗,不斷的被開發出來並應用。圖/Pexels

母乳真的有助於認知能力!是哪一項呢?

研究要分析的有一般能力、執行能力以及記憶力,那究竟哪像能力獲得提升呢?鏘鏘,從數據提供的結論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與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有顯著關聯[1]。但你可能會說「怎麼才提升一種能力?」,這時候我們要關注的是,在心理學上的一般能力也包含多種能力,一般能力只是所有分向能力的統整稱呼。

研究中把這九千多位 9-10 歲的孩子,依照他們吃母乳的時間長短分成四組,第一組是 0 個月的控制組,接著是三組母乳哺育的實驗組,分別是 1-6 個月、7-12 個月以及吃母乳超過 12 個月的寶寶,可以看到在母乳哺育期最短的 1-6 個組別寶寶,他們在一般能力的測驗結果,比起沒吃母乳的寶寶有所提升,而且隨著母乳哺育的時間變長,孩子們在一般能力的發展程度也越來越高。

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研究結果就是,今天有某一個家庭選擇餵養母乳,即便哺育期間落在有點長又不算太長的 2 個月或是半年內,對寶寶的神經認知發展來說也是有幫助的,這也符合研究人員的設定目標,因為這有望幫助改善人們的動機,讓更多人想要母乳哺育,不只告訴每個家庭們可以量力而行,也藉此呼籲政府、社會企業能夠更設身處地為媽媽們著想。

母乳哺育與一般能力認知的關聯性較高,且隨著期間變長而增加。資料/參考資料1

研究成果重要,但更該考慮「人」

各種母乳相關的科學證據報告,讓母乳對孩子的好處不言而喻,這次介紹的研究也是,也的確可以藉由這些證據協助家庭做出決定,讓他們決定是否要餵養母乳,但這篇研究成果的重點,是希望能夠「鼓勵」家庭選擇用母乳哺育寶寶,而不是「非得要」。

不可否認的是,母乳哺育對媽媽們是一個壓力來源,常常聽到「給寶寶最好的」,反而讓各種美好變成壓力,像是聽到哪位媽媽不給寶寶吃母乳,各種批評襲來,不餵母乳變成一種罪過。而如果選擇母乳哺育,又可能因為家人不支持而宣告放棄。

母乳對寶寶有幫助,但家人彼此間的支持才更重要。圖/Pixabay


研究也實實在在告訴我們,餵養母乳的意願及時間長短,可是牽涉眾多因素,其中個體因素如教育程度、年齡會改變想法,還有環境和社會文化影素也會影響,例如就業問題、丈夫支持程度、家人態度也都大大的參雜其中[6]

因此每個家庭間的討論、媽媽的個人意願都很重要,有了共識後再來下決定,而當你們決定好要給寶寶母乳,又就差那決定性的臨門一腳時,不妨想想這篇研究提出的結論,「只要曾經給寶寶喝母乳,便有機會提升他特定的認知能力喔」。

參考資料

  1. Lopez, D. A., Foxe, J. J., Mao, Y., Thompson, W. K., Martin, H. J., & Freedman, E. G. (2021). Breastfeeding Dur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Domain-Specific Improvements in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9-10-Year-Old Children.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9, 657422. https://doi.org/10.3389/fpubh.2021.657422
  2. Walfisch, A., Sermer, C., Cressman, A., & Koren, G. (2013). Breast milk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the role of confoun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BMJ open, 3(8), e003259. https://doi.org/10.1136/bmjopen-2013-003259
  3. https://abcdstudy.org/
  4. https://dictionary.apa.org/cognitive-ability
  5. Natland ST, Andersen LF, Nilsen TI, Forsmo S, Jacobsen GW. Maternal recall of breastfeeding duration twenty years after delivery. BMC Med Res Methodol. 2012 Nov 23;12:179. doi: 10.1186/1471-2288-12-179. PMID: 23176436; PMCID: PMC3568415.
  6. Shi, H., Yang, Y., Yin, X. et al. Determinants of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for the first six month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t Breastfeed J 16, 40 (2021). https://doi.org/10.1186/s13006-021-00388-y

查克爸
955 篇文章 ・ 242 位粉絲
查克爸|醫學生物技術領域 碩士,現職為開發自然科學評量工具的研究 人員,將各種研究設計為科學教育評量工具的同時,也投入喜愛的科普領域。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