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日:夕陽的浪漫突進,現代的天文街景

  • 文/王均豪

“I figured let the traffic stop, because the people want to drink in the cosmos.” ─Neil deGrasse Tyson(影片

每隔一段時間,你可能會看到有人聚集在西門的峨嵋街或是忠孝東西路上,架起一台台相機對著大樓之間的那片天空拍照。直到日暮時分,太陽進入大樓之間,宛如懸掛在街道的盡頭,浪漫美景誘導人們按下相機的快門。這就是現代美景「懸日」。

攝影/王均豪

懸日就是夕陽?

「我拍的懸日都不朝大樓之間的方向拍攝,我都是去海邊拍,少了一股車水馬龍的味道,改用海景提味。橙紅色的太陽照印整片天空,真的美。」
『那就是夕陽了吧。』
「不是夕陽,這懸日,拍起來跟夕陽有90%像。」
『這就是夕陽啊幹!』

懸日其實就是夕陽,當太陽與地表間的夾角愈來愈小,陽光必須透過較厚的大氣才能被我們看到。因為「瑞利散射」的原故,短波長的藍光已在途中散射開來,沒有辦法達到遠方觀察者的眼睛,剩下長波長的橙紅色陽光抵達我們的眼底,因此黃昏時分的夕陽渲染整片天空會顯出橙紅色的光芒,這就是一般常見的夕陽。

曼哈頓懸日:曼哈頓加巨石陣

明明就是夕陽,那為何我們要給這個夕陽特別的稱呼?這就要從曼哈頓懸日的命名說起。曼哈頓懸日(Manhattanhenge)是由天文物理學家 Neil deGrasse Tyson 在 2002 年所命名,他將曼哈頓(Manhattan)與巨石陣(Stonehenge)兩個單字結合,來稱呼這種夕陽恰好懸掛於樓與樓間的美景,而在中文裡,我們則稱之為懸日。

怎麼會想用巨石陣來替懸日命名?其實這個靈感是來自於 Neil deGrasse Tyson 小時候,他參觀了巨石陣,當時是由天文物理學家 Gerald Hawkins 負責導覽。Gerald Hawkins 推測巨石陣有可能是古代的天文觀測台,並且也將這個想法寫於他的書《Stonehenge Decoded》(暫譯:巨石陣解碼)之中,這令 Neil deGrasse Tyson 在 2002 年拍下第一張懸日照片時獲得了聯想。

如果巨石陣是古人的天文觀測台,那麼現代才有的高樓大廈就成為了我們的觀測台。

台北哪裡看得到懸日?

依中央氣象局所公布的懸日預報,2020 年的懸日將出現在西門的峨嵋街以及台北新生高架橋以西的忠孝東西路段,時間分別會在 8 月 7 到 9 日與 10 到 12 日兩個時段。

在欣賞或拍攝懸日的時候要注意不能用肉眼直視太陽過久,與任何觀測有關太陽的活動一樣,直視太久會造成眼睛損害,建議可以透過鏡頭或其他觀測工具觀看。

拍攝時也必須注意安全,為了讓夕陽恰好出現在照片的中間,拍攝者必須站在馬路中央才能拍得到,不過同時得避開來來去去的車子。建議可以在天橋或是西門徒步區這種不會有車子經過的地方拍攝。

 

「讓它落下/讓我放下/我沒放下/我想放下。」
欸不是,等等,我還沒拍完,先不要落下。

自古以來太陽東升西落,夕陽已經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但懸日是現代社會才能見到的美景。在都市高樓林立之間出現的太陽、被抹上橙紅色的街景,懸日是自然與人文的結合,它讓忙碌的街景停滯,享受現代的天文觀測。

參考資料

  1. WIKI – 曼哈頓懸日
  2. 報天文 – 中央氣象局 (FB粉絲專頁)
  3.  Neil deGrasse Tyson 採訪影片
  4. Neil deGrasse Tyson 影片

編按:原描述 Neil deGrasse Tyson 獲得曼哈頓懸日靈感之文字有所誤植,已修改。(2020/8/21)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