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1/12/22
和平號第一○一回約有乘客一千人,不少已七老八十,年紀最大的一位已九十四歲,一百多天下來,難道沒人有個三長兩短?有倒是有,不過沒人喪亡。我們臨下船時,有位船上的職員說:「你們一○一回真幸運!」
・2021/12/15
拜寧族的火焰舞,起源於慶祝新生嬰兒誕生,或迎接收穫季節,或緬懷逝去的祖先,此外也是男孩的成年禮儀式。火焰舞只允許男子參加,女子和兒童不許參加甚至觀看。
・2021/12/08
高林村居民屬拜寧族(Baining people),是新幾內亞人的一支。他們不論男女,大多高大壯碩。頭型偏長,眼眶凹陷,鼻子不算扁。下巴短,使得下嘴唇顯得外突。皮膚呈深褐色,頭髮也呈褐色,但較膚色稍淺。髮質濃密、柔細,狀如羊毛,男童與女童從髮型上不易分辨。
・2021/12/01
我們在半潛艇和玻璃底船到底看到了什麼?由於污染和氣候變遷等因素,大堡礁的珊瑚約有六成出現白化現象。也就是因為失去共生藻(蟲黃藻),變得灰灰土土,不再色彩絢爛,綠島一帶應該白化得更為嚴重。從凱恩斯到綠島的渡輪、半潛艇、玻璃底船來來去去,引擎所排出的廢氣哪能不影響到水質!再說,美麗的海葵、帚蟲(屬環節動物)、海蛞蝓等受到騷擾,哪會不縮起來或躲起來!
・2021/11/24
珊瑚之所以呈現五顏六色,其實與體內的共生藻有關。當水溫升高,共生藻便會分泌有毒的過氧化氫,珊瑚蟲為了自保,不得不將海藻排出體外。共生藻提供珊瑚蟲百分之九十的營養,一旦失去共生藻,珊瑚蟲就會失去顏色,逐漸走向死亡。目前各地的珊瑚礁,包括大堡礁,都受到白化現象的威脅。
・2021/11/17
在皇后區的兩個半小時,印象最深刻的是看到澳洲白䴉。牠們大搖大擺地在路上行走,一點兒也不怕人,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這種鳥呢!據說此鳥過去市區少見,一九七○年代後期進入澳洲東海岸城市,數量愈來愈多,牠們原有的沼澤區自然棲地反而愈來愈少。澳洲白䴉進入城市後,已成為市區一景。
・2021/11/10
導遊嘉麗,斐濟人,曾到北京一年,會說華語,而且帶有京腔。對我來說,嘉麗才是斐濟之行最重要的景點。從車子開出碼頭,嘉麗就說個不停。她是典型的斐濟人,身體健壯,皮膚棕黑,頭髮微捲,大眼豐唇,鼻子寬扁。穿黑長褲,藍白花紋襯衫。她說話風趣、真誠,他竟然說:「你們來斐濟,沒什麼可以看,也沒甚麼可以買,斐濟真正值得看的是那些環礁和離島,可是你們去不了。風景好的地方都被國際財團佔去了。」
・2021/11/03
離開大溪地,和平號一路向西,航向美拉尼西亞的斐濟。太平洋有三大島群:玻利尼西亞、美拉尼西亞和密克羅尼西亞。斐濟面積一萬八千餘平方公里,人口約九十萬人。全國有三百多座島嶼,大多為珊瑚礁環繞的火山島,其中三分之一有人居住。最大島維提島,面積一萬多平方公里,全國四分之三人口住在該島,首都蘇瓦位於維提島南岸。島上其他重要城市有南迪與勞托卡,我們將停靠勞托卡。
・2021/10/27
和平號和NGO組織關係匪淺,船到港口,常有當地的NGO組織到船上開會。這天上來了七、八位年輕人,以領航人的身份,將隨船前往紐約。這些年輕人是「保護海洋與氣候行動青年大使」,來自太平洋、印度洋及加勒比海某些島國,看來在船上開的會議和環境變遷有關。
・2021/10/20
我小學就讀台北市松山區的興雅國小,記得小時候台語稱剪刀石頭布猜拳就是janken。外省社區,如四四兵工廠子弟小學的孩童,則稱作「將-軍-寶」,顯然來自日語。看來剪刀石頭布猜拳可能源自日本,且傳入中國可能是清末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