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美味的山竹,如何由禁止輸入再開放進口?談植物產品檢疫──《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19/07/22 ・2922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69 ・九年級

文/林明瑩│國立嘉義大學植物醫學系助理教授。

山竹,屬藤黃科藤黃屬,盛產於南洋熱帶地區,有「熱帶果后」的美名。可食用的白色內果皮口感特殊且鮮甜,更富含多種維生素,具營養價值。 2003 年,因擔心泰國發生的果實蠅會隨山竹進口入侵臺灣,影響農業而禁止輸入。多年後,山竹的再開放,讓人們在有機會重新憶起往日滋味之餘,也審視當年的問題是否已不復在。

甜美多汁的山竹,是許多台灣人思念不已的好滋味。圖/wikipedia

農委會在今 (2019) 年 4 月 26 日預告修正「中華民國輸入植物或植物產品檢疫規定」,在輸入植物及植物產品的檢疫條件下增加「泰國產山竹鮮果實輸入檢疫條件」。此預告的主題立刻引起媒體的關注,且添加不同層面的解讀。究竟,植物產品能順利的進出口,需要具備哪些完善的相關檢疫制度?

是什麼阻擋了植物產品跨國輸出的腳步?

臺灣於 2002 年起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WTO) ,依成員國間對國際公約,不能無原因或理由拒絕產品的自由進出口。所以,必須依循國際規範,在會員國間對等看待、公平處理任何植物產品的進口申請。當然,臺灣必須在受理後,著手進行後續申請與評估作業,而這項把關作業在臺灣則隸屬行政院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

動植物防疫檢疫局會針對植物進出口做嚴峻的審查。圖/pixabay

植物產品最常見在貿易上受到的限制,無法順利透過貿易方式順利進入輸入國或外銷至輸出國,主要原因多以植物產品上夾帶有害生物或是農藥殘留等議題為主。

植物產品農藥的殘留,與檢疫作業較沒有直接的關聯,通常將進口的植物產品進行農藥殘留分析檢驗,即可了解是否合乎標準,出口國往往會依植物產品進口國允許使用,且有殘留標準的農藥進行生產上的管理,符合標準才會將植物產品輸銷至進口國。

然而,植物產品上若藏著有害生物,因在運輸上極易不慎夾帶,具產生有害生物入侵的風險。所以,面對此風險的管控,世界各國均非常重視,並進行有害生物風險分析之評估作業。當然,這些評估作業有相關的規範可依循,稱之為國際植物防疫檢疫措施標準 (International Standards for Phytosanitary Measures, ISPM) ,此訂定的國際標準是由國際植物保護公約 (International Plant Protection Convention, IPPC) 所制訂,相關準則是以達到調和各個國家相關植物產品的貿易,並以減少非關稅貿易障礙為目標。

泰國山竹的全身健康檢查──有害生物風險分析

因此,當泰國進行山竹進口申請,相關申請文件送達後,政府部門認定屬必須進行風險分析的貨品,便會啟動植物產品進口之有害生物風險分析。而這些工作往往是委由有害生物領域的專家、學者進行協助,在風險分析的過程中,會將輸出國與貨品相關聯的有害生物進行名錄整理。這是一個繁雜但相當重要的工作,多數會以關鍵字在資料庫、研究報告、網際網路上進行搜尋,來掌握輸出國與貨品有關之有害生物的清單。接著再由清單中確認具檢疫重要性的有害生物,並試圖分析清單中最可能在貨品輸入時傳入有害生物風險分析的管制類有害生物。

有害生物領域的專家、學者一同對植物產品進行有害生物風險分析。圖/pixabay

楊桃果實蠅 (Bactrocera carambolae Drew & Hancock) 及木瓜果實蠅 (Bactrocera papaya Drew & Hancock) 便是在此分析的過程中,確定最可能隨泰國山竹的進口、具高度傳入風險的有害生物。然而,臺灣目前並沒有這兩種果實蠅,若不慎因輸入泰國山竹而導致傳入,將會嚴重影響農業的生態及農作物的管理。

果實蠅是什麼?台灣有嗎?

不過,在臺灣是否有其他果實蠅類呢?答案是有的,但主要是東方果實蠅 (Bactrocera dorsalis) 與瓜實蠅 (Bactrocera cucurbitae) ,且寄主植物相當多,前者危害國內所有農民種植的水果,後者則是葫蘆科瓜類作物的大害蟲。由於這類害蟲雌成蟲會將卵產在果實內部,卵孵化後的幼蟲形狀似蛆,以頭部黑色的口鉤來回搓刺果實,將組織搗碎後以其汁液為食,老熟幼蟲會跳入土中,於土壤表層縫隙中化蛹,羽化為成蟲後,體型大小及型態有點像蒼蠅,飛行能力強,在農業的環境中普遍存在著。受果實蠅產卵、幼蟲危害過的果實全無商品價值,所以,果實蠅的防治管理實屬不易,一直是國內農業生產環境的重要害蟲,也影響著臺灣水果類的生產及外銷的貿易量。

東方果實蠅。圖/wikipedia

現今東方果實蠅與瓜實蠅在臺灣持續出現,已經造成農作物相當程度的危害,也增加許多防治管理的成本。因此,當然不樂見也不願意有更多其他的果實蠅種類進入到臺灣,所以政府部門在農產品進口的把關便顯得更重要,肩負著守護臺灣農業生產環境永續的重要任務。

具有高度傳入風險的果實蠅類,目前在國際間有相關的檢疫措施標準可以參考。主要的方法就是在出口時能將鮮果進行殺蟲處理,倘若果實有夾帶檢疫害蟲時,亦能百分之百殺死,以杜絕有害生物入侵的風險。殺蟲處理多數是以高溫或低溫的條件處理,例如,此次泰國山竹進口的檢疫處理條件為「蒸熱殺蟲」處理,果實中心溫度達到攝氏 46°C 以上,相對濕度需在 90 %以上,持續處理 58 分鐘,才能包裝進口輸臺。

專家遠渡重洋,直至產地做最嚴格的把關

另外,在有害生物風險分析之作業完備後,還有一個相當重要的工作,便是派專家實地前往出口國進行產地查證的作業,確定具杜絕果實蠅問題的能力。這個工作除了前往當地產地外,也必須查看集貨包裝場的設施、作業方式及最重要的檢疫殺蟲處理設備查證。以泰國山竹為例,臺灣在前往產地查證,觀察當地山竹生產情形、集貨包裝及檢疫蒸熱殺蟲的設施後,認定已具檢疫殺蟲處理能力時,便會新增檢疫條件修正的預告

專家將會至進口產地查證,確保山竹的產製、運輸和滅蟲防疫的措施均符合本國的條件。圖/pixabay

因此,臺灣所預告第十八項附件泰國產山竹鮮果實輸入檢疫條件修正草案,便是在前述作業,逐一完成後,確立泰國已具備檢疫殺蟲的設備及處理能力時,進行公告日後泰國山竹進口需遵守的條件,明訂 12 點相關規定。這些條件便是泰國政府必須進行官方指導實施,進行病蟲害防範及相關管理的措施,而且臺灣在泰國每年蒸熱處理設施開始運轉前,必須前往當地進行蒸熱處理設施測試認證作業,測試合格後,始得進行蒸熱處理作業。每批進口的山竹均需進行檢疫殺蟲的處理,以有效杜絕有害生物的夾帶入侵。

慎重的進口規範,是對臺灣環境最堅實的保護

不用出國便可品嘗到世界各國的各種水果,其背後是政府部門層層的把關與繁瑣作業,才能食用到的美味。這些作業制度不外乎希望農產品在進口時,能將疫病蟲害的檢疫工作做到滴水不漏,百分之百防止並杜絕有害生物的侵入,才能確保國內農業生產環境不受外來生物入侵的衝擊,保護並維持臺灣原有的生態系統。

〈本文轉載自《科學月刊》2019年7月號〉 一個在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的科普雜誌。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16 篇文章 ・ 1238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1

6
2

文字

分享

1
6
2

陸上生命的根源:菌根菌——《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6 ・153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我們目前還不清楚菌根關係最初是怎麼形成的。有些人大膽提出,最初的相遇溼黏而沒有條理──藻類被沖上泥濘的湖岸和河岸,而真菌在這些藻類體內尋找食物和庇護。有些則主張,藻類來到陸地時,體內已經帶著真菌夥伴了。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凱蒂.菲爾德(Katie Field)解釋,不論如何,「它們很快就變得依賴彼此」。

常出現於兒童繪本的毒蠅傘,就是一種能與植物共生的菌根真菌。圖/WIKIPEDIA by R Henrik Nilsson

菲爾德是一位傑出的實驗者,投入多年的時間研究現存最古老的植物支系。菲爾德用生長箱模擬遠古的氣候,並用放射性示蹤劑,測量生長箱裡真菌和植物之間的交換作用。真菌與植物的共生方式提供了線索,讓我們了解植物和真菌遷移到陸地的最早階段是怎麼互動的。化石也讓我們一瞥這些早期的聯盟。最精細的樣本來自大約四億年前,含有明確的菌根菌痕跡──羽狀瓣和今日一模一樣。菲爾德讚歎道:「你可看到真菌居然就長在植物細胞裡。」

最早的植物幾乎只是一坨綠色組織,沒有根或其他特化的結構。而這些植物逐漸演化出粗糙的肉質器官來容納真菌同伴,真菌則搜尋土壤中的養分和水。最初的根演化出來時,菌根關係已經存在五千萬年了。菌根菌是陸地上後續所有生命的根源。菌根(mycorrhiza)這個詞真是取得好。根(rhiza)隨著真菌(mykes)存在於世。

數億年後的今天,植物演化出更細、生長更快、更能見機行事的根,這些根表現更像真菌。不過即使是這些根,探索土壤的表現也無法超越真菌。菌根的菌絲比最細的根細了五十倍,長度可以超越植物根部達一百倍,比植物根部更早出現在植物上,延伸到根系之外。有些研究者更進一步。我的一位大學教授向一班吃驚的學生吐露:「植物其實沒有根,只有真菌根,也就是菌根。」

毒蠅傘在樹的細根上形成的外生菌根。圖/WIKIPEDIA by Ellen Larsson

菌根菌太多產,菌絲體占土壤中活生物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根本是天文數字。全球土壤表層十公分之中,菌根菌絲的總長度大約是我們銀河系寬度的一半(菌絲長 4.5 × 1017 公里,銀河系寬度 9.5 × 1017 公里)。如果把這些菌絲熨成一片,總表面積是地球上乾燥土地面積的二點五倍。然而,真菌不會停滯不動。菌根菌絲迅速死去、再度生長(一年十到六十次),一百萬年後,累積的長度會超過已知宇宙的直徑(菌絲長 4.8 × 1010 光年,已知宇宙直徑是 9.1 × 109 光年)。菌根菌已經存在了大約五億年之久,而且不限於土壤表層十公分的地方,所以這些數字顯然低估了。

植物和菌根菌在彼此的關係中產生一種極化現象──植物的莖處理光與空氣,真菌和植物的根則處理周圍的土壤。植物把光和二氧化碳打包成醣類和脂質。菌根菌則把固著在岩石裡的養分拆開,分解物質。這些是真菌在雙重棲位下的情況──真菌一部分的生命發生在植物體內,一部分在土壤中。菌根菌駐紮在碳進入陸生生命循環的入口,牽起大氣和土地的關係。時至今日,菌根菌就像擠進植物葉和莖裡的共生真菌,會幫助植物應付乾旱、炎熱和其他許多陸地生命一開始就有的逆境。我們稱為「植物」的,其實是演化成來栽培藻類的真菌,以及也演化來栽培真菌的藻類。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