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真相水落石出!但,嗑大麻嗑嗨了的貂要怎麼治?——《獸醫超日常》

誤食大麻的貂

這下子,一切都有道理了。我全都明白了。在我面前的這隻寵物貂嗑藥嗑茫了,牠現在high 得亂七八糟! 這對我而言無疑是一個全新的案例。我記得在獸醫學院學過狗吃大麻會怎麼樣,但沒學過貂會怎麼樣。不過,合理推測,這兩者的症狀和療法應該類似。至於牠的預後如何,關鍵在於牠吃了多少。

圖/pixabay

如果大麻的口味不像氣味那般吸引牠,牠只嚐了一小口,那就不至於有什麼大礙。牠可能會昏睡一段時間,但應該會完全復原。相反的,如果牠吃了滿肚子的大麻,那這一餐無疑就是牠的最後一餐。

小倆口依舊在我面前吵得不可開交。

「聽著,我不會報警。」我打斷他倆道:「我只需要知道牠確切的服用量,還有牠是以什麼形式服用。這樣我才知道牠的預後如何,以及現在該怎麼急救。」

「這⋯⋯ 史提夫?」潔絲轉向史提夫,責問道:「你和你的豬朋狗友星期六晚上剩下多少沒抽?」

小倆口依舊在我面前吵得不可開交。圖/pxhere

「少裝蒜,潔絲,妳也抽了。」顯然史提夫不完全信任我,如果他被抓,他要把潔絲一起拖下水。

「史提夫! 你就告訴他可以嗎?!」

「好,好。我不認為牠吃了很多。我聽到背包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一開始沒想太多,接著想起裡面有大麻。所以我就衝過去,把牠抓出來了。牠鼻子上沾了一些,但背包裡的大麻看起來沒少。我不認為牠在裡面待了很久。」

「好,嗯,很好。照你這麼說的話,牠的預後應該很樂觀。但牠還是需要特別照顧,直到大麻的效果退掉。我們要給牠打點滴,幫牠保暖,並監測牠的生理機能。」

「所以牠不會有事囉?」史提夫的語氣變得比較放鬆。

「嗯,我不敢完全保證。我從沒碰過這種狀況,但我知道這在狗身上很少會致命,重點顯然還是在牠吃了多少。」

「真的不多,我很確定。」史提夫說。他大概是意識到如果潔絲能放下心來,那他當前所受的砲轟即可告一段落。

「謝謝你,醫生。」潔絲說:「看你覺得該怎麼治就怎麼治,福萊迪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圖/pexels

我印出一份同意書,並說明治療費用。在這種情況下,荷包失血有著額外的威嚇作用,可以避免他們下次再犯。

「你可以把你下次買大麻的錢拿來付醫藥費。」潔絲一邊簽同意書,一邊對史提夫說。

「我帶牠進去開始治療,晚點再打電話通知你們狀況。但如我所說,我想牠可能要在這裡待幾天。」我從診療檯上撈起那團毛巾。福萊迪的頭就露在毛巾外面,潔絲彎身過來親親牠。

「這位先生會讓你好起來,福萊迪。」她說完又轉向我道:「謝謝你,醫生,請好好照顧牠,我知道這裡是牠最好的去處了。」

「我們會盡全力照顧牠。」我向她保證,接著就朝處理室走去。潔絲和史提夫雙雙離開,想必在開車回家的路上還要繼續爭吵。海瑟正忙著把手術器械送進高壓滅菌釜消毒。看見我懷裡那團毛巾時,她有點疑惑地抬起頭來。

嗑茫了。圖/pixabay

「這就是那隻寵物貂嗎?」她關切道:「牠怎麼了? 我們要為牠做什麼?」

「妳永遠也猜不到。」

「到底怎麼回事?」海瑟一邊問,一邊在診療檯上清出一塊空間,讓我把牠放下。

「牠跑進飼主裝大麻的背包裡,嗑藥嗑茫了!」

「別鬧了。」海瑟說著哈哈大笑,但當我打開毛巾,露出暈頭轉向、昏沉踉蹌的福萊迪之後,她看了立刻改口道:「喔,可憐的小東西,牠有多少存活的機會?」

「這個嘛⋯⋯ 他們認為牠吃得不多,所以存活的機會應該很高。狗通常都沒事,但我沒聽過貂誤食大麻的。我們只能走著瞧了。牠可能過一、兩天會清醒過來。」

「什麼白痴會把大麻放在貂拿得到的地方。」

我說明了來龍去脈。「牠自然會認為背包是個藏身的好地點,跑進去之後,牠又無法抗拒那誘人的氣味!」

診治方式

「難以置信。所以,你打算怎麼治?」

「打點滴。把牠放在黑暗、溫暖、安靜的地方,減少任何可能的刺激,剩下的就是等著瞧了。」

「好,牠可以睡在貓籠裡,墊上保暖墊。我們沒有貓咪住院,所以貓籠那裡很安靜。我會在牠的籠子上蓋一條毛巾。」她開始收拾要用的東西。

「漂亮。謝了。」

「你接下來還要看診嗎?」她補問一句。

我確認一下房間角落裡的電腦螢幕。「下一位是十分鐘後。」

「好,用黃色的靜脈內導管,對嗎? 打哈特曼氏液(Hartmann’s)還是生理食鹽水?」

「對,用黃色導管,打兩百五十毫升哈特曼氏液。」導管的顏色代表尺寸。一般而言,粉紅色或綠色是給狗用的,藍色是給貓用的,黃色給奶貓、幼犬,以及寵物貂──如果碰到今天這種情況的話。

所有設備都擺出來,點滴管也裝好了,海瑟就抱起福萊迪,把牠的左前腳拉直。我幫牠剃毛、消毒,再輕輕插上靜脈內導管。正常來講,如果貂是清醒的,這個步驟少不了幾經波折,牠不可能不發動攻擊,但福萊迪沒怎麼反抗。我接上 Y 型管,接著黏上膠帶把它固定好。

「你量過牠的體重了嗎? 點滴的流速要定在多少?」

「沒量,抱歉。維持率輸液應該就可以了。牠沒脫水,但要到復原之後才能喝東西。」維持率指的是一隻動物每日的液體需求量。正常來講,像貂這樣的小動物是一天每公斤體重六十毫升。

「好,貓咪病房有體重計,我們帶牠過去量體重吧,量好了我就去弄牠的籠子。」海瑟說著,邊拎起裹在毛巾裡的福萊迪。我拿起點滴架和接了點滴管的點滴袋,點滴管穿過一個準確控制每小時輸液量的調節器。東西都拿好了,我們就朝隔壁的貓咪病房走了進去。福萊迪接上點滴,在漆黑的籠子裡安頓下來。

籠裡鋪了保暖墊和幾條毛巾,免得牠在頭腦昏沉的狀態下不小心撞傷。我回去把剩下的門診看完。接下來就沒什麼稀奇古怪的門診──一隻皮膚搔癢的狗狗、一隻長了肉瘤的倉鼠、兩隻要打疫苗的狗、一隻得了跳蚤過敏性皮膚炎的貓咪,以及一隻卡蛋*的母雞。這些都忙完了,我就回去察看福萊迪。

弗萊迪的迷幻夢境

我躡手躡腳溜進貓咪病房,儘量不發出一絲聲響,以免對牠造成太大的刺激。我踮著腳靠近牠的小窩,輕輕拉開毛巾偷看,耳邊傳來尖銳的嘶嘶聲。我的眼睛花了一會兒適應黑暗,但一適應過來之後,我就能看到福萊迪把頭埋在毛巾裡趴著,鼻子擠到一側,四隻腳攤開。

福萊迪把頭埋在毛巾裡趴著,鼻子擠到一側,四隻腳攤開。圖/pixabay

我頓時明白那道嘶嘶聲是牠在打呼。牠看起來睡得又香又甜,但完全沒有意識,已經陷入神志不清的昏迷狀態。

接下來兩天,牠就這樣待在那裡,沒怎麼動,鼾聲平穩。有貓咪病患進出時,開關籠門的聲響偶爾會將牠稍微吵醒。飼主來看牠時,牠也會稍微醒過來,試圖辨認來者何人。牠似乎很滿足、很放鬆地做著迷幻的貂之夢。

夢醒之後

第三天早上,我一進辦公室就接到夜班護士的消息。牠似乎從漫長的大夢中甦醒了。我晃過去查看牠。的確,牠已經完全清醒過來,正在籠子裡探索逃生路徑呢。

「早安,福萊迪,你睡得可好啊?」

「要給牠吃點東西嗎?」茱莉問道。

「好,吃點東西好。牠顯然已經清醒到可以吃東西了。」

「那要給牠吃什麼?」

「最好是貓食,一小袋貓食之類的。」

不一會兒,茱莉就帶著一小碗食物回來。她打開籠門時,福萊迪的反應激動異常。她都還來不及把碗放下,牠就衝過來把臉埋進碗裡,幾秒鐘就吃得一滴都不剩,接著在籠子裡狂繞圈,想找東西吃。

福萊迪把臉埋進碗裡,幾秒鐘就吃得一滴都不剩。圖/pxhere

「看來牠餓壞了。」茱莉淡淡地下了個註腳。

「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嗜食反應*。」

「太搞笑了。那要再給牠吃一些嗎?」

「好啊,有何不可,就給牠再來一份一樣的吧。」這次福萊迪迫不及待地爬上籠門,熱烈歡迎茱莉再次帶著食物歸來。只見牠又不顧形象地埋頭大吃,吃得唏哩呼嚕,一副引人發噱的餓鬼樣。

「我想牠已經好多了,妳不覺得嗎?」我說。

「我也這麼認為。」

在牠餓得把點滴管吃下肚之前,我們把點滴管拔掉,接著我就去聯絡飼主。

「好消息。福萊迪醒了,而且牠看起來好得很,所以你們可以過來接牠了。喔,我要謝謝你們讓我增廣見聞。我從沒見識過所謂的嗜食反應,但我敢說吸了大麻的貂也有這種反應。」

譯註:

  1. 又稱挾蛋症或產卵困難,即鳥類動物無法順利將整顆蛋產下。
  2. 吸食大麻後,神經系統受到影響,產生無法控制的強烈飢餓感,此為嗜食反應。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娛樂重擊影視資料庫正式上線,台灣影視作品詳細資料&線上看一次幫你準備好,還有重擊獨家片單推薦!

泛.生活:大人放暑假

小時候等著放暑假,長大只能期待颱風假……工作太苦悶,除了滑手機看電視劇,泛科學院為重視新知的你,精選結合知識與生活的實體及線上課程。

泛.生活」新館別隆重推出,收納所有新奇好玩的生活知識課程,用知識調劑身心,建立新的 泛.生活 Style!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