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真相水落石出!但,嗑大麻嗑嗨了的貂要怎麼治?——《獸醫超日常》

PanSci_96
・2019/06/13 ・3638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436 ・四年級

誤食大麻的貂

這下子,一切都有道理了。我全都明白了。在我面前的這隻寵物貂嗑藥嗑茫了,牠現在high 得亂七八糟! 這對我而言無疑是一個全新的案例。我記得在獸醫學院學過狗吃大麻會怎麼樣,但沒學過貂會怎麼樣。不過,合理推測,這兩者的症狀和療法應該類似。至於牠的預後如何,關鍵在於牠吃了多少。

圖/pixabay

如果大麻的口味不像氣味那般吸引牠,牠只嚐了一小口,那就不至於有什麼大礙。牠可能會昏睡一段時間,但應該會完全復原。相反的,如果牠吃了滿肚子的大麻,那這一餐無疑就是牠的最後一餐。

小倆口依舊在我面前吵得不可開交。

「聽著,我不會報警。」我打斷他倆道:「我只需要知道牠確切的服用量,還有牠是以什麼形式服用。這樣我才知道牠的預後如何,以及現在該怎麼急救。」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 史提夫?」潔絲轉向史提夫,責問道:「你和你的豬朋狗友星期六晚上剩下多少沒抽?」

小倆口依舊在我面前吵得不可開交。圖/pxhere

「少裝蒜,潔絲,妳也抽了。」顯然史提夫不完全信任我,如果他被抓,他要把潔絲一起拖下水。

「史提夫! 你就告訴他可以嗎?!」

「好,好。我不認為牠吃了很多。我聽到背包裡有窸窸窣窣的聲音,一開始沒想太多,接著想起裡面有大麻。所以我就衝過去,把牠抓出來了。牠鼻子上沾了一些,但背包裡的大麻看起來沒少。我不認為牠在裡面待了很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嗯,很好。照你這麼說的話,牠的預後應該很樂觀。但牠還是需要特別照顧,直到大麻的效果退掉。我們要給牠打點滴,幫牠保暖,並監測牠的生理機能。」

「所以牠不會有事囉?」史提夫的語氣變得比較放鬆。

「嗯,我不敢完全保證。我從沒碰過這種狀況,但我知道這在狗身上很少會致命,重點顯然還是在牠吃了多少。」

「真的不多,我很確定。」史提夫說。他大概是意識到如果潔絲能放下心來,那他當前所受的砲轟即可告一段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謝謝你,醫生。」潔絲說:「看你覺得該怎麼治就怎麼治,福萊迪是我們的心肝寶貝。」

圖/pexels

我印出一份同意書,並說明治療費用。在這種情況下,荷包失血有著額外的威嚇作用,可以避免他們下次再犯。

「你可以把你下次買大麻的錢拿來付醫藥費。」潔絲一邊簽同意書,一邊對史提夫說。

「我帶牠進去開始治療,晚點再打電話通知你們狀況。但如我所說,我想牠可能要在這裡待幾天。」我從診療檯上撈起那團毛巾。福萊迪的頭就露在毛巾外面,潔絲彎身過來親親牠。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位先生會讓你好起來,福萊迪。」她說完又轉向我道:「謝謝你,醫生,請好好照顧牠,我知道這裡是牠最好的去處了。」

「我們會盡全力照顧牠。」我向她保證,接著就朝處理室走去。潔絲和史提夫雙雙離開,想必在開車回家的路上還要繼續爭吵。海瑟正忙著把手術器械送進高壓滅菌釜消毒。看見我懷裡那團毛巾時,她有點疑惑地抬起頭來。

嗑茫了。圖/pixabay

「這就是那隻寵物貂嗎?」她關切道:「牠怎麼了? 我們要為牠做什麼?」

「妳永遠也猜不到。」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到底怎麼回事?」海瑟一邊問,一邊在診療檯上清出一塊空間,讓我把牠放下。

「牠跑進飼主裝大麻的背包裡,嗑藥嗑茫了!」

「別鬧了。」海瑟說著哈哈大笑,但當我打開毛巾,露出暈頭轉向、昏沉踉蹌的福萊迪之後,她看了立刻改口道:「喔,可憐的小東西,牠有多少存活的機會?」

「這個嘛⋯⋯ 他們認為牠吃得不多,所以存活的機會應該很高。狗通常都沒事,但我沒聽過貂誤食大麻的。我們只能走著瞧了。牠可能過一、兩天會清醒過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什麼白痴會把大麻放在貂拿得到的地方。」

我說明了來龍去脈。「牠自然會認為背包是個藏身的好地點,跑進去之後,牠又無法抗拒那誘人的氣味!」

診治方式

「難以置信。所以,你打算怎麼治?」

「打點滴。把牠放在黑暗、溫暖、安靜的地方,減少任何可能的刺激,剩下的就是等著瞧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好,牠可以睡在貓籠裡,墊上保暖墊。我們沒有貓咪住院,所以貓籠那裡很安靜。我會在牠的籠子上蓋一條毛巾。」她開始收拾要用的東西。

「漂亮。謝了。」

「你接下來還要看診嗎?」她補問一句。

我確認一下房間角落裡的電腦螢幕。「下一位是十分鐘後。」

「好,用黃色的靜脈內導管,對嗎? 打哈特曼氏液(Hartmann’s)還是生理食鹽水?」

「對,用黃色導管,打兩百五十毫升哈特曼氏液。」導管的顏色代表尺寸。一般而言,粉紅色或綠色是給狗用的,藍色是給貓用的,黃色給奶貓、幼犬,以及寵物貂──如果碰到今天這種情況的話。

所有設備都擺出來,點滴管也裝好了,海瑟就抱起福萊迪,把牠的左前腳拉直。我幫牠剃毛、消毒,再輕輕插上靜脈內導管。正常來講,如果貂是清醒的,這個步驟少不了幾經波折,牠不可能不發動攻擊,但福萊迪沒怎麼反抗。我接上 Y 型管,接著黏上膠帶把它固定好。

「你量過牠的體重了嗎? 點滴的流速要定在多少?」

「沒量,抱歉。維持率輸液應該就可以了。牠沒脫水,但要到復原之後才能喝東西。」維持率指的是一隻動物每日的液體需求量。正常來講,像貂這樣的小動物是一天每公斤體重六十毫升。

「好,貓咪病房有體重計,我們帶牠過去量體重吧,量好了我就去弄牠的籠子。」海瑟說著,邊拎起裹在毛巾裡的福萊迪。我拿起點滴架和接了點滴管的點滴袋,點滴管穿過一個準確控制每小時輸液量的調節器。東西都拿好了,我們就朝隔壁的貓咪病房走了進去。福萊迪接上點滴,在漆黑的籠子裡安頓下來。

籠裡鋪了保暖墊和幾條毛巾,免得牠在頭腦昏沉的狀態下不小心撞傷。我回去把剩下的門診看完。接下來就沒什麼稀奇古怪的門診──一隻皮膚搔癢的狗狗、一隻長了肉瘤的倉鼠、兩隻要打疫苗的狗、一隻得了跳蚤過敏性皮膚炎的貓咪,以及一隻卡蛋*的母雞。這些都忙完了,我就回去察看福萊迪。

弗萊迪的迷幻夢境

我躡手躡腳溜進貓咪病房,儘量不發出一絲聲響,以免對牠造成太大的刺激。我踮著腳靠近牠的小窩,輕輕拉開毛巾偷看,耳邊傳來尖銳的嘶嘶聲。我的眼睛花了一會兒適應黑暗,但一適應過來之後,我就能看到福萊迪把頭埋在毛巾裡趴著,鼻子擠到一側,四隻腳攤開。

福萊迪把頭埋在毛巾裡趴著,鼻子擠到一側,四隻腳攤開。圖/pixabay

我頓時明白那道嘶嘶聲是牠在打呼。牠看起來睡得又香又甜,但完全沒有意識,已經陷入神志不清的昏迷狀態。

接下來兩天,牠就這樣待在那裡,沒怎麼動,鼾聲平穩。有貓咪病患進出時,開關籠門的聲響偶爾會將牠稍微吵醒。飼主來看牠時,牠也會稍微醒過來,試圖辨認來者何人。牠似乎很滿足、很放鬆地做著迷幻的貂之夢。

夢醒之後

第三天早上,我一進辦公室就接到夜班護士的消息。牠似乎從漫長的大夢中甦醒了。我晃過去查看牠。的確,牠已經完全清醒過來,正在籠子裡探索逃生路徑呢。

「早安,福萊迪,你睡得可好啊?」

「要給牠吃點東西嗎?」茱莉問道。

「好,吃點東西好。牠顯然已經清醒到可以吃東西了。」

「那要給牠吃什麼?」

「最好是貓食,一小袋貓食之類的。」

不一會兒,茱莉就帶著一小碗食物回來。她打開籠門時,福萊迪的反應激動異常。她都還來不及把碗放下,牠就衝過來把臉埋進碗裡,幾秒鐘就吃得一滴都不剩,接著在籠子裡狂繞圈,想找東西吃。

福萊迪把臉埋進碗裡,幾秒鐘就吃得一滴都不剩。圖/pxhere

「看來牠餓壞了。」茱莉淡淡地下了個註腳。

「我想這就是傳說中的嗜食反應*。」

「太搞笑了。那要再給牠吃一些嗎?」

「好啊,有何不可,就給牠再來一份一樣的吧。」這次福萊迪迫不及待地爬上籠門,熱烈歡迎茱莉再次帶著食物歸來。只見牠又不顧形象地埋頭大吃,吃得唏哩呼嚕,一副引人發噱的餓鬼樣。

「我想牠已經好多了,妳不覺得嗎?」我說。

「我也這麼認為。」

在牠餓得把點滴管吃下肚之前,我們把點滴管拔掉,接著我就去聯絡飼主。

「好消息。福萊迪醒了,而且牠看起來好得很,所以你們可以過來接牠了。喔,我要謝謝你們讓我增廣見聞。我從沒見識過所謂的嗜食反應,但我敢說吸了大麻的貂也有這種反應。」

譯註:

  1. 又稱挾蛋症或產卵困難,即鳥類動物無法順利將整顆蛋產下。
  2. 吸食大麻後,神經系統受到影響,產生無法控制的強烈飢餓感,此為嗜食反應。

 

 

 

——本文摘自《獸醫超日常:犰狳、鬃狼,有時還有綠鬣蜥,《侏羅紀世界:殞落國度》特聘獸醫顧問的跨洲診療紀實》,2019 年 5 月,麥田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3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7 篇文章 ・ 303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標靶藥物、免疫治療、化學治療?肺癌治療有哪些進步?
careonline_96
・2024/05/08 ・252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給 每一位剛踏上抗癌路上的鬥士與戰友

確診晚期肺癌時,病友可以跟醫師討論幾個重要事項,包括轉移的部位,並評估是否需要進行一些預防性的處置。治療過程中,第一線治療可能會在某個時間點開始出現抗藥,接下來就會需要做第二次組織採樣,來進行次世代基因檢測 NGS。對於晚期肺腺癌病友而言,並非第一線治療之後就結束,在第一線治療之後,還有非常多選擇,而且在接下來三、五年,還是有新的藥物,提供更多治療選擇。病友最重要就是積極面對,與醫師配合,進行完整的治療,才會有機會把肺癌的控制做到最好!

臺灣大學醫學院附設醫院新竹臺大分院院長余忠仁教授

標靶藥物是晚期肺癌的治療非常重要的里程碑

一名晚期肺腺癌的病友,三年前確診時即有骨頭和淋巴腺的轉移,肺部也有好幾處腫瘤,在初步基因分析裡,並未找到基因突變,開始使用化學治療,中間也嘗試雙免疫治療。兩年後,出現了腦部的轉移。做了次世代基因定序 NGS,發現有基因突變,也找到相對應的標靶藥物可以使用。余忠仁教授說,經過兩個月的治療,病友腦部的腫瘤完全消失,持續治療期間也沒有明顯副作用,疾病控制達到非常理想的狀況。

2004 年,台灣開始引進標靶藥物,對晚期肺癌的治療是非常重要的里程碑。余忠仁教授指出,之前的治療都是以化學治療為主,治療過程較辛苦,成效也相當有限。在標靶治療藥物問世後,對晚期肺癌的治療就轉變為以口服藥物為主,相較於化學治療,標靶藥物的副作用是大多數病友都可以接受,也有助維持生活品質。

未來治療走向逐漸邁向合併治療 具有精準性,作用好、副作用低

後續晚期肺癌治療又進入免疫治療藥物的時代,對於那些不適合做標靶治療的病友而言,免疫治療提供了新的希望。免疫治療可以結合化學治療藥物使用,得到更好的治療效果。余忠仁教授說,近年與抗體合併的治療藥物又進入另外一個新的時代,現在有以抗體為主的標靶治療藥物,包括雙標靶藥物,以及抗體結合化學治療,這些都讓肺癌持續朝著精準治療的方向邁進。這些治療方式具有精準性,作用好、副作用低,在未來三到五年之內,都是可以真正應用到臨床治療的藥物。

晚期肺癌已逐漸慢性病化 標靶藥物接續治療延長控制時間

在標靶藥物開發之後,晚期肺腺癌便已逐漸慢性病化。余忠仁教授說,雖然第一代標靶藥物可控制大約十個月,但是隨著第二代、第三代標靶藥物的開發,已能進行接續治療,中間再穿插化學治療,很多病友可以達到四年、五年的控制時間,甚至持續十年以上的治療,讓整個晚期肺癌的治療達到非常長久,朝著慢性化的方向前進。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他的故事 談關懷陪伴

罹癌不怨天尤人 迎來風雨後的彩虹

恐懼會傳染,希望也是!

2018 年 11 月 22 號,太太確診晚期肺腺癌。睡覺時一直乾咳,原以為是血壓藥引起,換藥幾個月後仍然乾咳;某次到診所就醫,細心的醫師幫太太照 X 光發現 7 公分腫瘤,我心懷感謝。

太太先做 4 次化療後,腫瘤從 7 公分縮小到 4.9 公分,之後手術切除,再做 4 次化療後定期追蹤。動手術前,我聽見一位醫生對家屬說「打開來是滿天星,一點一點小小,整個肺部都是,沒辦法手術,要把它縫回去」。我擔心太太也是如此,最後醫師說「恭喜,手術成功了!」我跟孩子說「媽媽手術成功了!」說完淚水就像潰堤一般,流個不停。

治療過程跌宕起伏,幸好目前已漸入佳境。發生過肺癌轉移,試過免疫療法一年,服用標靶藥物兩年。去(2023)年年底因肋膜腔積水,一天要抽 300 cc 肺積水,11 月改用乳癌藥物,使用後排除了肺積水,太太現在還能去市場買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太太剛罹癌時,心中湧出無以名狀的恐懼與害怕,就像一首歌寫的「這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卻都沒有哭泣」,結婚 40 幾載,無法想像她離我而去;太太罹癌後幾天,即使腫瘤 7 公分,我們仍參加早己預定的南投武界旅行,擔心以後沒有機會。開始治療後,太太因為甲溝炎,不能碰水,我幫她擦澡,怕油煙不敢進廚房,我烹調食物鼓勵她吃。

疾病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該被它限制生活快樂的可能性。太太容易累,活動範圍受限,於是把去市場買菜、公園散步當成去玩;我在住家旁種菜,十幾坪的大小生機盎然,簡單的行動就能療癒情緒。

現代醫療發達,吃好、睡好很重要,我雖然無法完全了解太太正經歷的苦,但是會做到耐心陪伴,幫助她轉移負面情緒。由於醫師看診、說明時間短,提供幾個不錯的方法:多多請教個管師、重大事件做紀錄、提醒醫師做 CEA 指數、看診前將症狀先寫好。罹癌不會只有傷痛的記憶,透過細心陪伴、用心關懷,可以從雜質中萃出回甘雋永的人生滋味。

0

2
2

文字

分享

0
2
2
來點刺激的研究!吃下這朵蘑菇就可以通靈、戒菸酒還能止痛……?
PanSci_96
・2024/04/11 ・6748字 ・閱讀時間約 14 分鐘

有人在討論大麻合法化,那迷幻蘑菇呢?

迷幻蘑菇這個吃了會 chill 的酷東西在國內歸屬於第二級毒品,但全世界用這玩意兒的人可不少。

它不只會出現在墨西哥的通靈體驗,神經科學家也認為它可以用來研究大腦;精神科醫師想看看它對精神疾病的療效;甚至連專門查禁毒品的 CIA,都曾經想要「利用利用」這個好東西! 迷幻蘑菇有多神奇?裡頭的「裸蓋菇素」除了讓你 chill,還有哪些神奇效果?

人類使用迷幻蘑菇已經九千年了?

九千年前就有人在吃迷幻蘑菇?

有歷史學家認為,這類致幻菇早在距今九千年前,就已經是北非原住民愛不釋手的好物,他們甚至還把菇菇們刻到岩畫裡。中美洲則有阿茲特克人當嗑菇代表,嗑的是一種名叫⋯⋯teonanácatl 的東西。我也不會念,反正大概是「眾神之肉」的意思。如今我們知道,當時他們使用的就是墨西哥裸蓋菇。當時人們認為用了它,就可以和神明溝通無礙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中美洲阿茲特克人認為用了墨西哥裸蓋菇,就可以和神明溝通無礙了。
圖|PanSci YouTube

1950 年有人驗證了這件事,真菌學家高登・沃森為了更瞭解墨西哥裸蓋菇的神奇之處,來到墨西哥南部的瓦哈卡州,見證馬薩特克民族的薩滿儀式。之後,沃森的好友亞伯特・霍夫曼從這些墨西哥帶回的菇中,成功萃取出「裸蓋菇素」和「脫磷酸裸蓋菇素」。他們將藥丸送回瓦哈卡,交到了負責執行秘密儀式的巫師莎賓娜手中。1 看到莎賓娜親自服下這顆「仙丹」後回報的體驗,霍夫曼等人大喊「警察杯杯就是它」(逼)——看來古老儀式的通靈效果,八九不離十就是裸蓋菇素在那邊作怪。

不只通靈巫師,連 CIA 也想好好利用迷幻蘑菇!

裸蓋菇素的研究引起了美國中央情報局 CIA 的注意,不過不是因為什麼違法亂紀的問題,而是他們⋯⋯也想「瞭解更多」!1950年代 CIA 有項名為 MK-Ultra 2 的精神控制計畫,希望找到一些可以作為吐真劑、審訊和行為操縱工具的潛力藥物。他們的實驗藥物包括裸蓋菇素、迷幻藥 LSD、嗎啡、海洛因、一種萃取自仙人掌的致幻劑麥斯卡林等,並在監獄、醫院、學校,甚至從巧立名目的慈善基金會裡招募試驗對象。3

結果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裸蓋菇素的幻境令許多人為之瘋狂。據傳,曾參與這項實驗的美國歌手羅伯特・亨特曾經這樣點評這個奇幻旅程:「看在上帝的份上,請允許我保持精神錯亂吧。」雖然如此,MK-Ultra 計畫後來還是受到負評居多,畢竟這當中許多藥物都有危害健康的可能性,違反了法律裡的知情同意權之外,也踩了人道底線。

1950年代 CIA 有項名為 MK-Ultra 的精神控制計畫,希望找到一些可以作為吐真劑、審訊和行為操縱工具的潛力藥物。
圖|PanSci YouTube

除了被強迫食用,很多人也「自願」嗑菇?

1960 年代的哈佛大學心理學家蒂莫西・利禮,就在經歷過致幻菇帶來的深刻體驗後,馬上回到哈佛建立「裸蓋菇素計畫」,利用實驗室製作的裸蓋菇素,與團隊夥伴在美國麻州一棟豪宅的客廳裡集體嗑菇。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利禮不只邀請當時主要的宗教研究者休斯頓・史密斯,以及英國作家奧爾德斯・赫胥黎加入,還前後找來了超過兩百位的受試學生。後來有大半的參與者認為,這不僅是一趟愉快的旅程,還改善了他們的生活。而且,利禮自己也嗑了一些裸蓋菇素,對此他曾解釋,研究者得跟受試者處在相同的精神狀態中,才能在實驗發生的那一刻,理解對方經歷了什麼。嗯⋯⋯真是個好藉口?但有部分人士擔心「研究致幻劑」和「促進娛樂用途」之間的界限被模糊了,也高聲疾呼研究計畫可能變相成為某種群嗑派對⋯⋯欸不是,根本就是啊!後來他與團隊中的學者夥伴,也確實陸續遭到解雇。4

「研究致幻劑」和「促進娛樂用途」之間的界限被模糊了,研究計畫可能變相成為某種群嗑派對⋯⋯
圖|giphy

所以,裸蓋菇素到底真的對身心靈有好處,還是只是讓你 chill 的迷幻藥?別急,先讓我們看看如果接觸到迷幻藥,我們的身體會產生哪些變化。

迷幻蘑菇是毒還是藥?

迷幻藥物有哪些?

除了裸蓋菇素以外,一般所說的致幻劑或迷幻藥物,還有麥角酸二乙醯胺 LSD、仙人掌毒鹼、搖頭丸 MDMA 或大麻等等,它們都能讓人產生幻覺、改變意識、扭曲知覺和情緒。5 這些具有精神活性的物質,能夠穿越血腦屏障、直接作用在中樞神經系統上,改變大腦神經的傳導。6

一般所說的致幻劑或迷幻藥物,除了裸蓋菇素以外,還有麥角酸二乙醯胺 LSD、仙人掌毒鹼、搖頭丸 MDMA 或大麻等等,它們都能讓人產生幻覺、改變意識、扭曲知覺和情緒。
圖|giphy

人們會迷戀致幻劑,通常來自於使用後思想和情緒因而改變的效果,或是體驗到情感與精神上不可名狀的愉悅。於是有些人服用這類藥物,便是為了改善心理狀態,或是緩解疼痛和壓力。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那麼,吃下裸蓋菇素會有什麼反應呢?

這玩意吃了之後,除了造成精神層面的影響,不少研究都指出在生理方面會導致血壓上升、心率加快、瞳孔放大、視覺扭曲等方面的可能變化,也曾有調查發現,近四分之一的體驗者出現嘔吐和噁心等症狀。緊隨其後的,則是放鬆、暈眩、欣快感和視覺增強等知覺扭曲。美國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 NIDA 的官方資料則是提到,服用這類致幻劑,人們的行為可能會產生快速波動,比方說從激動好鬥到鎮靜放鬆。聽起來要麼嗨嗨的,要麼就是有點 chill,沒什麼不得了的,但如果劑量沒有把控好,或因為身體條件等因素,也可能會發生心律失常、癲癇、肌肉強直或急性腎功能衰竭等問題 7

為什麼裸蓋菇素能有迷幻的效果?

事實上造成迷幻感的主角並不是裸蓋菇素本人。當裸蓋菇素進到體內,會經過去磷酸化反應後形成「脫磷酸裸蓋菇素」。這個脫磷酸裸蓋菇素能和大腦皮質錐體細胞上的血清素受體 5-HT2A 結合 8,進而阻斷大腦前額葉皮質處、包含預設模式網路在內的諸多神經傳導。這邊提到的預設模式網路指的是一個存在於大腦內的網路,連接了許多區塊。與「自我意識、自我參照、內省」的腦部活動有關,通常在你放空、陷入回憶時,沒有明確任務時,這片網路就會自動開啟。而當你開始處理有目標的重要任務時,這個網路又會關閉。這樣你就知道這個網路為什麼會被稱為「預設模式」。

當裸蓋菇素進到體內,會經過去磷酸化反應後形成「脫磷酸裸蓋菇素」。
圖|PanSci YouTube

預設模式網路過度活躍,可能會導致焦慮。反過來說,當裸蓋菇素降低預設模式網路的活性,就會關閉這種自我反思的內省行為,人們的自我邊界變得模糊,導致一種「自我溶解」的感覺,放大對周圍世界和他人的開放性和連結感。這種自我意識的減弱,可以促使人們突破固有的思考模式和行為模式,使他們能夠從更廣泛、更整體的視角來看待自己和世界!

沒錯,有看過 EVA 一定馬上發現,這不就是人類補完計畫嗎!碇源堂你還造什麼使徒,直接把裸蓋菇素發下去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迷幻蘑菇的好處?

迷幻蘑菇能帶來好處嗎?

看到這裡,是不是覺得裸蓋菇素除了帶領人類進入超現實的世界,還有⋯⋯通靈之外,似乎沒什麼太大的用處?

事實上,最近幾年陸續有證據指出,在醫療監督下對病患施予裸蓋菇素,用來治療某些精神疾病是有潛力的。比方說,它能改善強迫症患者在情緒、社交、工作與生活品質上的表現 9,也能減輕憂鬱症狀長達兩週的時間 10,甚至對「重度或難治型憂鬱症」也有用。

迷幻蘑菇甚至能反過來解決患者對其他物質的濫用問題。在以裸蓋菇素輔助的心理治療中,酒精成癮患者大量飲酒的天數明顯下降。11 至於菸癮,接受兩到三次中度至高劑量的裸蓋菇素後,老菸槍們居然能戒除菸癮長達十六個月以上。12 更驚人的是,不只有菸酒,服用中高劑量的裸蓋菇素,竟然也有機會減少大麻、鴉片類藥物和興奮劑的用量。13

欸等等,迷幻蘑菇為什麼對戒菸、戒酒有幫助?

研究發現,施用裸蓋菇素也能降低情緒中心杏仁核的活性,促使情緒穩定。更能提升大腦神經可塑性,讓神經網路功能性連接能力變得更強。14 這意味著什麼呢?答案可能就是「靈活」這兩個字。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明明嗑了迷幻藥的人看起來就超鏘(ㄎㄧㄤ),到底關靈活什麼事?大腦某些高階網路的功能異常,是促成物質濫用的元兇。15 像是執行網路,是由背外側前額葉皮質和頂下迴組成、與「操縱外部資訊」有關,還有警覺網路,是以前額葉皮質和前腦島作為關鍵連接點,負責處理外部刺激和內部訊號、分配注意力資源。16

大腦某些高階網路的功能異常,是促成物質濫用的元兇。
執行網路,是由背外側前額葉皮質和頂下迴組成、與「操縱外部資訊」有關。
圖|PanSci YouTube
警覺網路,是以前額葉皮質和前腦島作為關鍵連接點,負責處理外部刺激和內部訊號、分配注意力資源。
圖|PanSci YouTube

過去有研究發現,裸蓋菇素的使用,能降低這些網路過度活躍的問題,輔助治療物質濫用和憂鬱症。由於這些網路往往有著豐富的 5-HT 受器,加入裸蓋菇素能和這些受器作用,讓大腦任務之間的切換變得更靈活、更不受既有框架的約束。

迷幻蘑菇還能治療許多疾病?

除了精神上的難題,嗑菇還能解決一些生理症狀。主要是疼痛方面的困擾。

例如一旦發作,會出現比一般頭痛更難受,痛到想把頭給砍下來的「叢發性頭痛」。這個叢發性頭痛相當特別,它的痛點通常集中在一側眼眶周圍或顳側,也就是太陽穴附近,還常常伴隨同側眼結膜充血、流鼻水、流淚等等的症狀。而且有別於偏頭痛,叢發性頭痛在休息的時候會顯得更痛,甚至大多數就像設了鬧鐘一樣,會定時發作。17 目前在一個小小的試驗中,研究者就發現,服用裸蓋菇素可以大幅降低這種頭痛的發作頻率。18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幻肢痛指的是截肢患者明明手臂或腿部被切掉了,卻還是能感覺到「那個部位」隱隱作痛。目前認為這種奇異的疼痛,可能源自大腦頂葉中的初級體感覺皮質區訊息重組出現一些錯誤。
圖|PanSci YouTube

聽起來,迷幻蘑菇還有很多用途等著我們去探索。

而且除了今天提到的故事,還有很多更 ㄎㄧㄤ 的迷幻蘑菇研究故事我們來不及講。例如第一個萃取出裸蓋菇素的霍夫曼,竟然也是 LSD 的發明人。

最後我們也必須提醒,現階段臺灣仍把迷幻蘑菇歸類於第二級毒品,請不要以身試法。

但我們也想問看看,如果迷幻蘑菇合法化了,你會想嘗試看看嗎?

  1. 當然,可以通靈又能放鬆,這麼好的東西我還不嗑爆?
  2. 我非常期待作為慢性疼痛與精神疾病的藥物使用
  3. 先不要好了,我看泛科學的 Shorts 就夠 High 了

歡迎訂閱 Pansci Youtube 頻道 獲取更多深入淺出的科學知識!

註腳

  1. A Brief History of Magic Mushrooms – How Magic Mushrooms Work | HowStuffWorks ↩︎
  2. MKUltra – Wikipedia ↩︎
  3. The CIA’s Secret Quest For Mind Control: Torture, LSD And A ‘Poisoner In Chief’ : NPR ↩︎
  4. Harvard Psilocybin Project – Wikipedia ↩︎
  5. Hallucinogen – Wikipedia ↩︎
  6. Psychoactive drug – Wikipedia ↩︎
  7. Psilocybin – Wikipedia ↩︎
  8. Vollenweider FX, Smallridge JW. Classic Psychedelic Drugs: Update on Biological Mechanisms. Pharmacopsychiatry. 2022;55(3):121-138. doi:10.1055/a-1721-2914 ↩︎
  9. Single-dose psilocybin for treatment-resistant 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A case report – PMC (nih.gov) ↩︎
  10. Single-dose psilocybin-assisted therapy in 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 a placebo-controlled, double-blind, randomised clinical trial – eClinicalMedicine (thelancet.com) ↩︎
  11. Percentage of Heavy Drinking Days Following Psilocybin-Assisted Psychotherapy vs Placebo in the Treatment of Adult Patients With Alcohol Use Disorder: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 | Substance Use and Addiction Medicine | JAMA Psychiatry | JAMA Network ↩︎
  12. Long-term Follow-up of Psilocybin-facilitated Smoking Cessation – PMC (nih.gov) ↩︎
  13. Frontiers | Persisting Reductions in Cannabis, Opioid, and Stimulant Misuse After Naturalistic Psychedelic Use: An Online Survey (frontiersin.org) ↩︎
  14. Emotions and brain function are altered up to one month after a single high dose of psilocybin | Scientific Reports (nature.com) ↩︎
  15. Functional and Structural Alteration of Default Mode, Executive Control, and Salience Networks in Alcohol Use Disorder – PMC (nih.gov) ↩︎
  16. Increased global integration in the brain after psilocybin therapy for depression | Nature Medicine ↩︎
  17. 醫生,我頭痛的想撞牆啊! 談「叢發性頭痛」 (kmuh.org.tw) ↩︎
  18. Can Psilocybin Treat Cluster Headache? | American Migraine Foundation ↩︎

參考資料

PanSci_96
1220 篇文章 ・ 2239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