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台灣女孩愛白男?跨國戀情的真面目!

(警告:本文因行文需要,有輕微裸露、性暗示字眼,未成年者請斟酌之。另,強烈建議參考最新的分析結果:http://pansci.asia/archives/45112)

最近洋版李宗瑞鬧得沸沸揚揚,就連前幾天我吃飯時,阿爸都一邊咬著雞腿問我:「現在的台灣女孩,真的都崇洋媚外厚?」

在Yahoo Answer有人問過這問題,但下面的回應大多是否定的;也有人在八卦版做了實驗──當他在文中分享他用洋男照在SKOUT上「釣」到的女性照片,並黯黯地說這是我們「一輩子也要不到的照片」時<1>,有些人竟然有種「被同理到」的感覺(OS:T^T對,你說的沒錯……)。

為什麼會這樣?

台灣女生真「哈」白人男生嗎?這麼偏頗的論述,為什麼還會有人相信?如果不是,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男生推文說中肯?

真正的事實是:台灣女性的偏好可能因人而異,但此現象著實掀起台灣男性的焦慮

 

崇洋的西餐妹,花心的西洋男?六個典型的刻板印象

多年前就有人曾經對這些問題,進行一項質性研究[1]。他訪談了26位平均26歲、有跨國戀情經驗的女性,與五位與台女交往的洋男(泛指歐裔白人男子(Caucasian),不是這個)。

研究中指出「台女白男」的配對,在PTT有被汙名化的現象。下面是幾個典型的刻板印象:

 表一:台女白男的刻板印象與汙名化
 刻板印象 針對台灣女性(下稱台女) 針對白種男性(下稱洋男)
 外貌打扮 典型東方臉:鳳眼、黑長髮
穿著曝露
典型西方臉:金髮碧眼
 性 哈洋屌
性慾強
性器又長又軟
性能力強
 特質 外向、主動 浪漫、紳士
交往對象 非洋男不愛,好吃西餐 不專情,腳踏多條船
 社經地位 (較少提及) 多金、出手大方、在國外混不下去
 認識場合 大多在夜店認識
 (取自:《"White"男人惹人愛?後殖民觀點的台灣女性主體經驗》表2-1)[1]

1.台灣女性崇洋? 

相較於台灣男生,台灣女生真的對國外男生比較有興趣嗎? 首先,這是一個以偏概全的論述,其實只要舉出任何一個反例就可反駁之。再者,以此研究訪談的26位台女為例,平均交往過2.23個台灣男友(或伴侶),1.46個國外男友<2>,可見得這些女生並非都「只愛洋人」,甚至大部分(77%)都有交過台灣男友;最後,如果以修成正果步入禮堂的配偶數來看,雙方都是台灣人的結婚對數還是大勝外籍配偶(這其中有一大部分還是由對岸貢獻,洋男台女的配對,相較之下真的是少之又少)。對於「台女崇洋」一假設,可能還要重新審視。

2.台女只是想要錢?洋男跨海來撒錢?   

至於撒錢的部分,可能剛好跟你想像的相反。研究者在後續的分析中指出,洋男友的戀愛觀念反而比較「平等」。相較一些於「幫女生提包包」、「吃飯請客」、「照顧」女友的台灣男性,洋男友傾向給彼此留更多自由的空間,以「支持」(supportive)取代「讓我照顧你」(take care of you)──當然,這和部分女性想像中的「洋男都比較體貼浪漫」(也是刻板印象之一)相反,的確使得有些台灣女性在和洋男交往時感到不習慣,但大多漸漸學會獨立。

3.台灣女性比較隨便?

台灣女生真的比較隨便嗎(Taiwanese girls are easy)?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我們得先定義「隨便」一詞。姑且把「比較標準」定為台灣男性。

  1. 如果「隨便」=常發生一夜情。 台灣女性比較容易有一夜情嗎?結果恰恰相反,一項研究顯示,3.20%的網路使用者有一夜情的經驗<3>,其中男性比女性有更多的網路一夜情經驗、更多性伴侶、更短的交往時間[2]。所以,恩……。
  2. 如果「隨便」=愛劈腿。 一般來說,習慣有「多重伴侶」的人,比較偏向「游移手段」型,隨時有備胎。而在全台一千八百四十七名樣本的分析中,男性這項得分(2.75)顯著高於女性(2.56)[3]。所以,恩……。
  3. 如果「隨便」=看到白人男性就想貼上去、想認識。 這或許是最貼近部分酸民口中對「隨便」的定義,不過卻沒什麼道理,也很遺憾沒有研究探討這個問題。畢竟我們沒有理由相信「想認識台灣男性」比「想認識洋男」更不隨便,而且,為什麼只把焦點放在女性身上呢?

所以,我想修改一下這個問題:什麼樣的人會有「習慣性行為」(Casual sexual behavior)<4>?

John Marshall Townsend與他的夥伴調查了333位男大生與363位女大生發現,不論男女,性態度開放(permissiveness)的人有較多的一夜情;不過在各項性態度上,女性都比較保守、比較無法「有性無愛」(Sex without love)、比較擔心性行為之後會動真感情、較少「習慣性行為」等等(Worry-vulnerability)[4]<5>。

整體來說,真正隨便的反而不是女性。而且,雖然男性在各項指標上都比較「高分」,但做這樣性別差異的結論其實是沒什麼意義的。真正重要的應該是:性態度越開放、追求性刺激的人越有習慣性行為[5]。

4.你願意跟誰一夜情?

其實這篇文章早就會跟大家見面了,只是我將稿子給Z編看的時候,他問了一個致命性(?)的問題:「台灣女跟台灣男發生一夜情的比例」與「台灣女跟洋男發生一夜情的比例」,誰比較高?

所以我只好翻山越嶺、三顧茅廬、六出邔山地找了好多天文獻,無奈並沒有找到相關的調查報告(所以,請協助我們調查,本匿名問卷共計10題)。雖然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將這個問題修改成這樣:我們究竟喜歡跟誰發生一夜情? Li等人曾針對男女的「伴侶偏好」(包括一夜情與婚姻伴侶的偏好)進行調查[6],結果如下:

 表二:不同性別在不同擇偶目標下所強調的特質
 女性優先重視(prioritized)  男性優先重視
一夜情對象
  • 外表
  • 男子氣概(Muscularity and masculinity)
  • 外表,外表,還有外表(Physical attractiveness even more than women)
  • 胸部與臀部(Breasts and buttocks)
 婚姻對象
  • 社會地位與資源
  • 善良(kindness)
  • 能力(intelligence)
  • 外表
  • 善良(kindness)
  • 能力(intelligence)
 摘自:<Sex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preferences for short-term mates: what, whether, and why>[6]

綜合這些現象來看,與其說這些「西餐妹」喜歡「白」人男子,不如說她們是受到對方的社會地位、善良、氣魄或能力吸引。換言之,如果今天一個帥氣善良又多金的台灣男子,與其貌不揚、身無分文又陰柔的洋男同時站在吧檯前,很難說她們不會選擇前者。

洋男真的有比較好嗎?Li的研究雖然沒有比較種族,但過去研究顯示,男性偏好皮膚偏淺的女性,女性反而偏好膚色較深的男性[7],在台灣的研究也獲得類似的結果[8]<6>。

5.洋男用情不專?

這要看比較的標準是什麼。如果是「洋男比洋女更不專情?」,這個問題上面已經回答過了,以美國人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如果是「洋男比亞洲男更花心?」,我手邊沒有直接切入這個問題的資料,不過,仍然可以嘗試回答之。 在Lee的愛情風格裡,「遊戲型」(Ludus)指的是一種玩世不恭、用情不深、遊戲人生的感情觀。Sprecher等人曾調查了美國、俄羅斯與日本人的愛情風格,發現了兩件事情[9]:

  1. 在遊戲型的得分上,俄羅斯人(Ludus =2.89)比美國人(Ludus =2.17)和日本人(Ludus =2.20)高。
  2. 美國男生比美國女生更傾向遊戲型,但這個現象在俄羅斯人與日本人身上並不顯著(也就是亞洲男生和亞洲女生遊戲型得分相仿)。 可惜的是,該研究並沒有比較美國男(Ludus =2.40)、俄羅斯男(Ludus =2.92)與日本男(Ludus =2.17)遊戲型戀愛風格是否有差別。在後續研究中,也華人與洋人在此一風格也沒有差異[10]。 總而言之,從愛情風格的角度,我們沒有證據可以說明「洋男比亞洲男更花心」。

6.洋男比較大?

「真愛無國界板」(Cross Cultural Romance, CCR,曾被戲稱為ㄈㄈ尺)最常見、也最難聽的刻板印象,就是批評這些女性「哈洋屌」。有些人會問「他們比較大嗎?」、「感覺舒服嗎」等充滿攻擊性的問題。 其實,如果真的對陽具大小有興趣,去查維基百科就有了。幾位受訪者指出,洋男的陽具其實和台男差不多<7>,而且這也不是「想和洋男交往」的關鍵因素。真要說的話,洋男比較會希望在過程中讓「雙方」都舒服,而不是只顧著自己爽而已[1]。 總之,這樣的「陽具焦慮」,與其說是諷刺女性,不如說是一種「外團體貶損」(out group discrimination),動機雖出於「非我族類,其心必異」<8>,卻讓這些跨國情侶感到很受傷。

其他的刻板印象,如「典型東方美假說」洋男特愛丹鳳眼、黑長髮、溫順東方小女人)或「可慾白人特徵假說」(藍眼、金髮、浪漫、對英語的崇敬)等等,雖然的確描繪部分跨國戀情中,台女與洋男的相互期待,但這些想像與期望,在交往之後還要面對更多的困難與挑戰。

愛在他國:跨種族的戀情

縱使台灣這方面的研究甚少,但跨種族的戀情並不是台灣的專利,所以我們或許可以參考「其他國籍的亞洲人」是怎麼戀愛的。

有一個灑狗血(?)的研究是Ayse等人做的,他們請120位平均22.2歲的歐裔與亞裔加拿大人來閱讀一個故事,內容是一個歐裔(或亞裔)加拿大青少年(女)愛上異族,但父母強烈反對之類的羅密歐茱麗葉式劇情(腦內小劇場:噢!班恩,我是不會離開你的!噢!柯莉絲提,今夜三點我在港口等妳,我們一起走!)

在他們看完故事後,問這些大學生「支持爸媽的程度」與「支持孩子的程度」。 結果發現,雖然大部分的人都比較支持孩子,但是在「支持爸媽的程度」上,亞裔學生顯著高於歐裔學生,這樣的現象在「亞裔男大生」身上更為明顯;而在後續的研究中也發現,相較於亞裔女大生,亞裔男大生更為保守、更無法接受跨種族戀情[11]!

另一個研究由Shana Levin等人在一種族混雜的學校所進行。他們針對3877位大學生進行長期追蹤,發現三件有趣的事情[12]

  1. 較不排外者,比較有可能與異族情人交往
  2. 和異族情人交往久之後,「非我族類,其心必異」的外團體貶抑會下降。
  3. 一般來說,大多數的人「第一順位」都會選同種族的人(符合相似性假設),而且亞裔美國人也是。94%的亞裔美國人回答他們曾和亞裔的在一起,但只有39%說他們曾跟美國白人在一起。

整合上面這些研究,不才敝熊的理解如下:

  1. 其實我們找不到證據支持台女(或者至少是亞洲女性)特別「哈」白種洋人。
  2. 相反地,大多數人還是喜歡和同種族的人交往
  3. 但是,亞洲男性的確比較不能接受跨種族戀情

真實的焦慮,偏頗的印象

因此,有些媒體對這些跨國戀者的渲染是偏頗的,但文化殖民對台灣男性所產生的焦慮卻是真實的!而且,這並不是跨國戀的全部。

整體來說,跨種族的戀情和一般同種戀情在關係品質、會面臨的衝突類型等等,並沒有太大差別[13]。只是,兩人在相處的過程中,會受到親友的不支持、要忍受路人的眼光、經歷語言文化、生活習慣與價值觀的差異等等威脅[1],這些都是更重要、更值得討論、更需要去克服的──但我們卻很少談。

一般來說,文化差異的討論越多(Open communication),就較少面臨關係裡的失落(distress) [14];這些跨種族的情侶,也在的確戀愛的過程中,一點一點,減少了對外國人的成見[12]。

下次,如果你再想對洋男台女的配對做出回應,可能要先問問自己兩個問題:

  1. 你的回應,是不是正反映了你的焦慮?
  2. 如果別人也這樣評論、檢視你的感情,你覺得舒服嗎?

最後,我想引研究中一位受訪者的經典體悟做結[1]:「人生裡不做愛的時間比做愛的時間長很多,挑個屌再大或再會做前戲的也沒有意義,還是要找個不做愛時,也能很合的比較重要!」

註解

  1. 這個實驗的精神很好,但似乎無法排除一些混淆變相。如果問題是「在SKOUT上,相較於台灣男,台灣女比較容易受到洋男的吸引,而向洋男攀談認識」,那麼要有一個台灣男性的對照組,最好連帥氣度等其他條件都能差不多,然後觀察「上鉤」的女性是否有顯著差異。不過,無論在SKOUT上做出來的實驗結果為何,依然無法類推到真實環境中,因為會使用該APP的,只是某一特定族群。
  2. 統計自該文附錄,欲知細節者可參閱原文。但本文樣本數過少,不宜作過度推論。
  3. 問人家有沒有發生過一夜情,其實是很敏感的。有項研究用改良的方式詢問,估計出台灣有一夜情經驗的男性為7.83%,女性為6.71%。不過,不論用什麼估計法,一夜情經驗的比例都是男高於女[15]。
  4. 包括前一年擁有的性伴侶、一夜情數目、想要發生無性之愛的意圖(Intentional sexual relations without emotional involvement)等等。
  5. 有趣的是,此研究發現,女性的性伴侶越多,越怕動真感情;但男性卻呈顯相反的情形。此外,此研究在美國進行,類推性還需多加考量。
  6. 或許是在男人眼裡白色象徵著溫柔純潔;在女性眼中皮膚黑的男子象徵力量與可靠。膚色與擇偶的關係,其他研究有更多討論[16];也有學者指出日本男性較看重女性的膚色,西方人則較重視女生的身材(例如腰、臀)(p.170-171)。當然,萬事都有其限度,白到嚇死人的女生或黑到看不見的男生,吸引力反而會下降[8]。
  7. 如果你不相信這些人說的,有研究者曾比較幾個國家的屌大小:美國人平均陰莖長度為8.85(軟時)~12.45(硬時)cm,周長9.71cm;韓國人平均陰莖長度為6.9(軟時)~9.6(硬時)cm,周長8.5cm[17]。至於長度對性愛滿意度的重要性,目前的研究尚未有一致看法[17-19]。
  8. 研究者指出,對台灣女性交白人男友的性污名論述,最早可追朔到1960年代的「休息復原計畫」(Rest and Recreation Program,簡稱R&R)[1]。
  9. 本文中所有性別差異均只描述平均值,尚需考量個別差異;另外,引用之質性研究[1]雖尚未發表,但非常有可讀性,非常建議一讀。
  10. 為討論此議題,本文用了很多性別歧視字眼,敬請見諒。
  11. 圖片引自金牌大風這裡這裡

延伸閱讀

  1. 張德瑩, “White"男人惹人愛?後殖民觀點的台灣女性主體經驗, in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學位論文2009, 高雄醫學大學. p. 1-123.
  2. 熊威, 網路人際關係的行為意圖:網路交友與網路一夜情, 2008, 臺北大學.
  3. 卓紋君, 臺灣人愛情風格之分析研究. 中華輔導學報, 2004. 16: p. 71-117.
  4. Townsend, J.M. and T.H. Wasserman, Sexual Hookups Among College Students: Sex Differences in Emotional Reaction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11. 40(6): p. 1173-1181.
  5. Lu, H.Y., Sexual Sensation Seeking as a Driver of Acceptance of Cybersex, Multiple Sexual Partners and One-night Stands. Cyberpsychology & Behavior, 2009. 12(1): p. 96-96.
  6. Li, N.P. and D.T. Kenrick, Sex similarities and differences in preferences for short-term mates: what, whether, and why. Joum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6. 90(3): p. 468-89.
  7. Vandenberghe, P.L. and P. Frost, SKIN COLOR PREFERENCE, SEXUAL DIMORPHISM AND SEXUAL SELECTION – A CASE OF GENE CULTURE COEVOLUTION. Ethnic and Racial Studies, 1986. 9(1): p. 87-113.
  8. 吳惠婷, 膚色白皙的吸引力與性別差異, in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社會與區域發展學系學位論文2011, 臺北教育大學. p. 1-73.
  9. Sprecher, S., et al., LOVE – AMERICAN STYLE, RUSSIAN STYLE, AND JAPANESE-STYLE.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94. 1(4): p. 349-369.
  10. Goodwin, R. and C. Findlay, “We were just fated together"… – Chinese love and the concept of yuan in England and Hong Kong.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997. 4(1): p. 85-92.
  11. Uskul, A.K., R.N. Lalonde, and L. Cheng, Views on interracial dating among Chinese and European Canadians: The roles of culture, gender, and mainstream cultural identit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7. 24(6): p. 891-911.
  12. Levin, S., P.L. Taylor, and E. Caudle, Interethnic and interracial dating in college: A longitudinal study.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7. 24(3): p. 323-341.
  13. Troy, A.B., J. Lewis-Smith, and J.P. Laurenceau, Interracial and intraracial romantic relationships: The search for differences in satisfaction, conflict, and attachment style.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6. 23(1): p. 65-80.
  14. Reiter, M.J. and C.B. Gee, Open communication and partner support in intercultural and interfaith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 relational maintenance approach.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2008. 25(4): p. 539-559.
  15. 王智立 and 吳又親, 應用分層隨機作答模式於“一夜情”敏感性問題之實證研究. 智慧科技與應用統計學報, 2009. 7(2): p. 49-61.
  16. Madrigal, L. and W. Kelly, Human skin-color sexual dimorphism: A test of the sexual selection hypothesis. Reply to Frost (2007).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al Anthropology, 2007. 133(1): p. 780-781.
  17. Mondaini, N. and P. Gontero, Idiopathic short penis: Myth or reality? Bju International, 2005. 95(1): p. 8-9.
  18. Stulhofer, A., How (un)important is penis size for women with heterosexual experience?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06. 35(1): p. 5-6.
  19. Francken, A.B., et al., What importance do women attribute to the size of the penis? European Urology, 2002. 42(5): p. 426-431.

關於作者

海苔熊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