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打針西瓜」只是個童話

人類從來不缺乏想像力,尤其對於食品。每當看到跟自己「心目中的食物」有所不同,就總是有人相信是它們不是「自然生長」的。「打針西瓜」是一個例子,傳說是奸商往沒成熟的西瓜裡注射甜蜜素和胭脂紅,而這兩種物質有著「破壞肝臟、腎臟的功能、影響兒童智力發育等毒性」。

對食品安全杯弓蛇影的公眾,再一次憂心忡忡,許多人一如既往地發出「西瓜也不能吃了」的喟嘆。無辜的瓜農們,或許只能再一次無助地欲哭無淚。

然而,「打針西瓜」,只是一種童話般的想像。

首先,通過注射甜蜜素和胭脂紅,很難讓生西瓜變得像正常西瓜一樣紅而甜。給人打針,藥物能夠迅速地達到人體各處,是因為人體有一個強大的血液循環系 統。而西瓜,只能像是一塊切下的肉。對著豬肉打針,血液循環系統就不能發揮作用了。打進去的東西,只能通過「擴散」的方式在肉中慢慢滲透。做過鹹肉的人就 知道,要把一塊不薄的肉醃「透」,需要的時間並不短。西瓜也是如此,當把甜蜜素和胭脂紅注射進西瓜之後,會聚集在注射點,然後向周圍擴散。擴散是一種緩慢的傳遞過程,距離越遠,擴散所需要的時間就越長。用糖水來浸泡水果,都需要很長的時間才能讓糖進入「裡面」,而西瓜要比通常浸泡的水果大得太多了。即使注 射到西瓜中心,要等它們擴散到整個西瓜,也需要極其長的時間。在這個時間內,可能西瓜早就變壞了。而且,這個時間,未必比把它們留在地裡自己成熟更短。

當然,技術上的不現實並不代表著沒有人去嘗試。就像童話能讓小朋友們相信一樣,「打針西瓜」的傳說也難免讓一些像小朋友們一樣天真的人去嘗試。

不過,即使是真的存在「打針西瓜」,它也不會有著「破壞肝臟、腎臟的功能、影響兒童智力發育等毒性」。

甜蜜素是一種常用的甜味劑。跟糖精、阿斯巴甜、三氯蔗糖等甜味劑相比,它並不高效,甜味只有蔗糖的30到50倍。它的優勢在於甜味比糖精更「純正」,尤其是與糖精混合使用,可以彼此掩蓋「異味」,從而更加接近蔗糖的甜味。此外,價格低廉也使得它比較受歡迎。

對甜蜜素的質疑起源於1966年。有一項研究發現它在腸道細菌的作用下可能分解為有一定毒性的環己胺。而1969年,更有一項研究說糖精與甜蜜素的 混合物會增加老鼠的膀胱癌風險。於是,美國FDA禁止了它的使用。不過,這項致癌實驗得不到重複,而又有了大量的其他實驗來證明甜蜜素可以安全食用。世界 衛生組織和聯合國糧農組織的食品添加劑聯合專家組(JECFA)審查評估了這些研究,在考慮甜蜜素的吸收率以及轉化成環己胺的轉化率基礎上,再基於環己胺 的安全劑量,得出的結論是:每天每公斤體重攝入1100毫克甜蜜素,不會產生不良影響。按照常規,把這個動物「安全劑量」的百分之一,作為人的安全劑量。

按照國家標準,甜蜜素可以用於很多類食品中。因為它的甜度不夠高,單獨使用的話需要的量比較大,確實很容易超過國家標準。對於公眾來說,只要在符合 國家標準,即使是天天吃也不會危害健康。即使是「超標」了,因為那個安全係數的存在,也只是說有一定的風險,而不是就有多大的「毒性」,偶爾吃了一點也不 用擔心。因為「超標」了就應該被查處,這個安全係數也就很好地保護了公眾健康。

胭脂紅的情況跟甜蜜素有點類似。它是一種合成的色素,穩定性比較好,能夠用於各種食品中。它的安全性也有一些爭議。此外,它含有鋁,而鋁是人體不需 要的元素,大量攝入的話可能損害神經。JECFA制定的安全標準是每天每公斤體重不超過4毫克。歐盟以前採取的是這一標準,不過後來把它降低到了0.7毫 克,而美國則沒有批准它的使用。中國的標準是針對每一種食品具體制定的。總的來說,只要符合標準,可以認為沒有什麼危害。即使是「超標」的食品,只要不是 長期大量地吃,也用不著擔心「中毒」。

對於農產品,人們很容易形成固定的形象。一旦與自己心中的形象不符合,就懷疑是「奸商搗鬼」,而進一步懷疑它「有害」。我們應該理解,動植物本身具 有很大的多樣性,很多看起來「異常」的產品,僅僅是品種不同而已。還有許多「不正常」,只是生長條件控制不當導致的。這些「異常」,恰恰是「天然形成」 的。我們應該關注這些「異常」,但是不應該一見到「異常」就用最大的惡意去展開豐富的想像。謠言損害的,不僅僅是無辜的農民,最終也是每一個消費者。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作者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