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米諾斯人與邁錫尼人來自何方?走出古希臘神話,用DNA追追追

米諾斯與米諾斯文明——迷宮中的牛頭人身怪

你聽過米諾斯和牛頭人的希臘故事嗎?

「克里特國王米諾斯(Minos)觸怒了海神波塞頓,波塞頓便使米諾斯的妻子戀上一頭白牛,並生下一隻牛頭人身怪。這隻牛頭人身怪愈長大愈兇殘,於是米諾斯請當時最傑出的建築師父子設計一座迷宮,將怪物關在裡面。

後來,在一次泛雅典娜節運動會中,雅典人殺了贏得勝利的米諾斯的兒子,米諾斯便出兵攻打雅典,討回血債。雅典敵不過米諾斯,只好答應他的要求,每年送上七對少男少女做為牛頭人身怪的食物。

有一年,雅典王子提修斯自告奮勇成為七位少男之一,並在米諾斯的女兒的幫助下,順利除掉牛頭人身怪,帶著其他的少男少女逃出迷宮。」

——引用自〈從神話到歷史:米諾安文明的出土

©Lapplaender/commons.wikimedia.org (CC BY-SA 3.0)

以牛頭人和迷宮的形象、流傳至今的米諾斯(Minoan,或米諾安)文明,是個「從神話到歷史」的經典案例。一百多年前,於克里特島正式出土的米諾斯遺址,讓神話進入現實世界;隨著考古學家對其了解愈多,米諾斯的神秘感,也逐漸轉換為現實歷史。

克里特島上,米諾斯文明留下的遺跡,克諾索斯宮殿一景。圖/取自〈從神話到歷史:米諾安文明的出土

感謝歷代學者的辛苦鑽研,如今我們已經知道,一度興盛於歐亞交界的愛琴地區,屬於青銅時代的米諾斯文化,主要分佈於克里特島,它距今 5100 年前衍生,3100 年前左右正式結束。

除了發達的宮殿建築、藝術等文化表現以外,米諾斯人最特殊的在於,他們是整個歐洲最早使用文字的人。米諾斯文字被稱作「線形文字 A(Linear A)」,遺憾的是,這種文字後來隨著米諾斯文明失勢而徹底失傳,至今都沒有人能夠看懂、解讀其義。

線形文字 A(Linear A)。source:wikipedia

邁錫尼——荷馬史詩的年代

在米諾斯勢力衰亡的後期,距今約 3600 年前,希臘本土興起一股新興勢力-邁錫尼(Mycenaean),他們取代米諾斯,成為稱霸愛琴地區的強勢力量,一直延續到 3000 多年前結束。

由於幾百年後荷馬史詩《伊利亞德》渲染,而家喻戶曉的特洛伊戰爭,就發生在邁錫尼時期。邁錫尼在後世印象中,是個有阿基里斯、赫克托、亞格曼儂、普利阿摩斯、奧德賽等英雄縱橫的時代;而在考古學上,邁錫尼的文化受到米諾斯影響,不過風格明顯有異;邁錫尼人跟米諾斯一樣都有文字,值得慶幸的是,有現代人能看得懂!

荷馬史詩《伊利亞德》記載的特洛伊戰爭,不斷被改編為各種藝術作品。事發地點特洛伊城,位於愛琴東方的安那托利亞。圖/取自 propbay

邁錫尼文字被稱作「線形文字 B(Linear B)」,語言考古學家發現,它書寫的語言,算是之後使用的希臘語的早期型號。更重要的是,線形文字 B 所載的語言屬於印歐語系,是距今最久,有保留記錄的印歐語言之一。另一方面,雖然米諾斯人的線形文字 A 至今無人能解,卻已經知道,它和邁錫尼人的線形文字 B 是兩種差異很大的語言,換句話說,線形文字 A 的語言很可能不屬於印歐語系。

線形文字 B(Linear B)。source:wikipedia

某些層面上,古希臘的米諾斯與邁錫尼,可謂「西方文明」的根源之一。近幾年蓬勃發展的古代 DNA 研究,當然不可能放過這兩個,一度在愛琴海域展現過強大影響力的古文明。[1]

打造出米諾斯與邁錫尼的居民,在遺傳上是哪種人?兩個古文明彼此之間、和當地更早以前的人,以及現代希臘人的關係,都是最近新發表論文探討的目標。

從新石器農村到愛琴文明

新的論文一共取得 19 個新的古代基因組。有 10 個來自距今 3700 到 4900 年前,米諾斯時期的克里特島,加上 1 個距今 3400 年左右,已經受到邁錫尼文化影響後的克里特島民樣本。邁錫尼人本身則有 4 個樣本,來自 3200 到 3700 年前的希臘各地。

古代基因組的取樣地點。圖左上是希臘本土,右上是安那托利亞,下方是克里特島。圖/取自 ref 1

剩下 4 位,一位是距今 7400 年,新石器時代的希臘人;另外 3 位是 3800 到 4800 年前,青銅時代的安那托利亞人。替已經發表過的上百個古代基因組列表,又增添一些新成員。

近年來的古代 DNA 研究讓我們得知,大概在距今 9000 年前過後,安那托利亞的農夫們,攜家帶眷大舉向歐洲方向移民,把新石器式的生活方式,連同自己的 DNA 引進歐洲,而第一站,就是地理上最接近的愛琴。[2]

米諾斯跟邁錫尼,文化風格和文字都不太一樣,遺傳上用各種分析方法,卻皆顯示兩者高度相似,而且大部分祖源(ancestry)都能追溯到更早之前,新石器時代的農夫;另外他們也和數千年後,現代的希臘族群有相當的延續性。

整體看來,米諾斯人和邁錫尼人,遺傳上大致算是同一種人,而且和同一地區,年代上更早與之後的族群間,都有延續關係。

把古代基因組樣本,擺在一起的 PCA 結果。圖/取自 ref 1

愛琴文明有外來血緣,來自何時、何地?

在遺傳延續性之外,和新石器時代的農夫相較,希臘族群隨著時間演進,祖源中也出現愈來愈多外來的成分。青銅時代的米諾斯跟邁錫尼人,兩者都配備可以追溯到伊朗與高加索一帶的 DNA,它們從何而來?解釋起來其實有點複雜,不過不能逃不能逃不能逃~

由遺傳上看,歐亞大陸的西部在一萬年前,存在 4 個代表性的族群,各自都分家數萬年之久(也可以不這樣解釋,不過米諾斯跟邁錫尼人,用這個脈絡解釋比較方便)。[3]

它們是歐洲的西方採集狩獵族群(Western Hunter Gatherer,簡稱 WHG)、東歐大草原的東方採集狩獵族群(Eastern Hunter Gatherer,簡稱 EHG)、黎凡特的新石器時代農夫(稱作 Levant_N)、伊朗的新石器時代農夫(稱作 Iran_N)。隨後一萬年至今,歐亞大陸西部的族群,大部分都可以視為以上 4 種祖源按不同比例的組合。

歐洲自 9000 年前起,經歷過新石器時代的大移民之後,使得歐洲族群在遺傳上,成為多數 Levant_N,加上少數 WHG 的組合。大約 5000 年前起,歐洲又接受過一波大規模的移民潮,這群移民在遺傳上可以追溯到草原,是 EHG 與 Iran_N 的組合(Iran_N 祖源是透過情慾流動,由較南方間接影響到草原地區的)。

用 4 個祖源來理解各族群,關係其實是長這樣……圖/取自 ref 3

歐洲各地,隨後又經歷過幾千年的融合,這也是為什麼現代的歐洲族群,主要由以上 4 種祖源構成。

米諾斯人外來 DNA,源於東方

回到米諾斯與邁錫尼人。他們配備少量(10 % 多),源自伊朗與高加索一帶的 DNA,考量到地理距離,不太像是直接因情慾交流取得。由米諾斯人的遺傳組成看來,他們擁有伊朗祖源,卻完全缺乏 EHG 祖源,因此論文推論,帶來這些遺傳影響的,不會是北方草原的移民(因為草原移民皆配備 EHG),而是直接由東方而來。

希臘的東方是安那托利亞,也就是幾千年前,農夫脫亞入歐的源頭。位於克里特島的米諾斯人,之所以擁有能追溯到伊朗的 DNA,應該是由東方輾轉獲得,這也是歐洲在農夫與草原,兩波特大型移民潮之外,另一波規模較小,之前所知有限的情慾交流。

論文指出,由於 6100 年前的希臘農夫,並沒有這款「東方祖源」,所以情慾交流的年代,或許發生在此之後,米諾斯之前。

用模型估計各古代基因組,可以視為哪些祖源的組合。表格上半部的橘色部分,表示米諾斯基因組中,源自伊朗或高加索的祖源比例(約占 10 % 多);紅色部分,表示邁錫尼基因組中,源自草原的祖源比例(約占 4 到 16 %)。表格下半部的灰色部分,表示邁錫尼基因組,可以視為亞美尼亞青銅時代人士,與安那托利亞農夫的組合;藍色部分,則是邁錫尼基因組的另一種組合可能:由青銅時代的米諾斯人,與草原移民合體。圖/編修自 ref 1

邁錫尼人外來 DNA,來自北方或東方

希臘本土的邁錫尼人,遺傳上和克里特島的米諾斯人大部分相同,卻又多了一點點 EHG 祖源,根據不同樣本估計,比例為 4 到 16 %(米諾斯末期的克里特島人,和同年代的邁錫尼人較為類似)。比例很低,但就是存在,顯示希臘移民史上,還有另一位隱藏角色。

希臘距離草原很遠,而且在邁錫尼那個年代,世界上已經沒有單純 100 % 配備 EHG 祖源,完全未經混血的族群了。是誰間接把「北方祖源」帶到希臘?把已知的古代樣本分別代入模型,結果有 2 個族群符合,分別是青銅時代的亞美尼亞,或是青銅時代的草原族群。

希臘在邁錫尼時期的外來祖源,可能來自北方,青銅時代能追溯到草原的移民;或是來自東方,受到青銅時代,亞美尼亞族群的輾轉影響。圖/改編自 ref 3

依據已知線索,兩條路都說得通。亞美尼亞位於希臘的東方,中間只隔著安那托利亞,兩地距離不是太遠;假如之前希臘接受過一次東方來的小規模移民,那麼後來又發生一次,想來十分合理。

不過,自 5000 年前起的草原移民潮,在隨後的一兩千年間,影響過歐洲大部分地區,南方的愛琴一帶很可能不會是例外。若是席捲全歐的草原移民潮,也小幅影響過邁錫尼時期的希臘族群,並帶來印歐語,看起來也是有模有樣的推測。[4]

古愛琴人的文字、外貌、文明

之前發表的幾個古代遺傳學研究,認為印歐語傳入歐洲,與青銅時代的草原移民息息相關。邁錫尼文字記錄的語言屬於印歐語系,印歐語如何傳到希臘?誠實的答案是,憑目前資訊尚不足以回答。不過看起來,印歐語系傳入愛琴一帶的情況,或許與其較北邊、西邊的歐洲不太一樣。

在克里特島望向愛琴海。圖/取自〈米諾安文明研究重鎮:愛琴海區域史前研究中心

另一個有趣的問題是,愛琴文明留下一些有人類長相的藝術品,當年是照實創作嗎?根據這回取得的基因組重建古代人外貌,結果發現,米諾斯與邁錫尼人天生的頭髮和眼珠是深色,並非金髮碧眼,表示當時的藝術作品,對人的外貌算是忠實呈現。

儘管有過少量外來血緣,持續進入希臘族群,但論文特別指出,構成米諾斯與邁錫尼人基因組的主體,仍是繼承自當地更早以前的人。因此,青銅時代發達的愛琴文明,本土居民在其發展過程中,應當扮演過重要的角色。

值得一提的是,有些人會認為文化不應區分高下,因此將愛琴古文化描述為「文明(civilization)」並不適當。

論文在附錄第 4 頁有特別說明,使用「米諾斯」和「邁錫尼」稱呼遺骸所屬的文化,是為了方便敘述。「文明」在常用定義中,有城市化、社會階級組織、書寫文字這些元素,而米諾斯與邁錫尼都具備以上特徵,因此稱之為文明,單純只是為了描述它們是擁有複雜元素的古代文化,並不牽涉到它們和其他文化間,優劣的價值判斷。

創造愛琴文明的古希臘人,不只和當地更早以前的新石器時代,也和現代希臘族群在遺傳上有延續性,只是現代人和古時候相較,又有了更多外來的血脈。

整體而言,希臘族群史可以這樣描述:從新石器時代延續至今,又不斷有小規模外來血緣融入

延伸閱讀:

參考文獻

  1. Lazaridis, I., Mittnik, A., Patterson, N., Mallick, S., Rohland, N., Pfrengle, S., … & McGeorge, P. J. P. (2017). Genetic origins of the Minoans and Mycenaeans. Nature.
  2. Hofmanová, Z., Kreutzer, S., Hellenthal, G., Sell, C., Diekmann, Y., Díez-del-Molino, D., … & Kirsanow, K. (2016). Early farmers from across Europe directly descended from Neolithic Aegeans.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201523951.
  3. Lazaridis, I., Nadel, D., Rollefson, G., Merrett, D. C., Rohland, N., Mallick, S., … & Connell, S. (2016). Genomic insights into the origin of farming in the ancient Near East. Nature, 536(7617), 419-424.
  4. Mathieson, I., Lazaridis, I., Rohland, N., Mallick, S., Patterson, N., Roodenberg, S. A., … & Sirak, K. (2015). Genome-wide patterns of selection in 230 ancient Eurasians. Nature, 528(7583), 499-503.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關於作者

寒波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