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7
1

文字

分享

0
7
1

古希臘建築柱式——結構與美學的結合│環球科學札記(20)

張之傑_96
・2021/03/31 ・223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文/張之傑

和平號離開聖托里尼,開了一夜,五月二十日清晨七時來到雅典外港比雷埃夫斯,預計將在此停靠兩天。二○一六年,希臘將該港百分之六十七的股權售予中國大陸的中遠集團,現該港由中遠接管,成為一帶一路的重要成果。

十六年前我們曾經到過希臘,內人只記得衛城,所以沒報名參加雅典衛城觀光,只報了翌日的埃皮達魯斯一日遊。吃早餐時,發現有幾位台灣團員揹著行囊預備下船自由行,都說從比雷埃夫斯到雅典,搭公車轉地鐵不過一個小時,聽了不禁怦然心動。

既然來到雅典,就再去一次衛城吧。

建築一覽——衛城所見所聞

我們依照工作人員的指示,買了公車、地鐵一日聯營票,每張五塊半歐元。搭上公車,沿著海濱大道前行。比雷埃夫斯的郵輪碼頭好大啊!走了兩站,仍是大小不一的郵輪或渡輪,可見觀光業多麼興盛。

雅典衛城,上方從左至右為山門、厄瑞克忒翁神殿、帕德嫩神殿,下方為酒神劇場。
A. Savin 攝。圖:Wikipedia

公車走了約五站,來到地鐵綠線的起點站。我們搭乘的綠線地鐵,一部分地上,一部分地下,一部分半地下,即在露天的涵溝中行進。涵溝兩側的牆壁上,盡是塗鴉。希臘到處都有塗鴉,連地鐵車廂中也有呢!不知只能容得下一個人側著身子站立的涵溝,塗鴉者是怎麼進去塗的。

在公車或地鐵上,最能看出當地人的高矮和形貌。車上的希臘男子,不論高矮,年輕人的脖子都很長,也都有個希臘鼻子,臉部輪廓和古希臘雕像相彷彿。然而,古希臘人生機勃勃的創造力不見了,代之而起的是幾分慵懶、幾分頹廢。

我們坐到 Monastiraka 站,轉藍線,搭一站到 Syntagma 站轉紅線,也是搭一站,就到了 Acropolis 站(衛城站)。雅典的地鐵只有紅綠藍三條線,我們都搭過了。搭綠線時,車子剛離開某站,忽然聽到嘹亮而略帶悲戚的吟唱聲,一位少婦手上拿個紙杯子向人乞討。不久又上來一位帶著幼女的少婦,拉著手風琴乞討。

從衛城地鐵站到衛城有一小段路。衛城建於西元前四世紀,座落在一處高約一百五十公尺的小山崗上。門票每人二十歐元,連同博物館的門票是三十歐元。參觀衛城,主要是看古希臘建築,包括神殿和衛城下方的戴奧尼索斯(酒神)劇場。

酒神劇場至今仍能使用,前幾年曾經上演《牡丹亭》,是個不小的新聞。古希臘劇場依山而建,亦即在山坡上挖出一個扇形的斜坡,砌上石材階梯。扇形底部中央的圓形部位,就是演出舞台。

從衛城入口,登上重重台階進入山門,右方為雅典娜神殿,正中央為帕德嫩神殿,左方為厄瑞克忒翁神殿,還有些不知名的大小建築,雖然多已殘破傾圮,但仍可看出古希臘建築之美。

排隊進入山門的遊客,山門之石柱為多利克柱式。作者攝。

古希臘由眾多城邦構成,是個文化共同體,不是個統一的大帝國,因而人性上較少受到鉗制。古希臘人喜歡運動,個性活潑,愛好自由,具有民主精神。在藝術上,表現出健康、自然、樂觀、優雅的特質。藝術工作者受到重視,譬如衛城神殿的建築師,姓名大多可考。

神殿大多呈矩形,其基本結構包括柱頂楣構、圓柱、柱基平台三大部分。柱頂楣構以上的山形牆是古希臘建築特色之一,其作用係將屋頂之重量放於直立之石柱上。山形牆的形狀是個等邊三角形,以下面的那條水平飛簷,上面兩條傾斜簷口為框,中間部分大多飾以浮雕。

希臘神殿柱式——結構與美學的結合

希臘神殿的柱式,是種兼具結構與美學的系統。一根柱子分為柱頭、柱身與柱礎三個部位。古希臘人發明了多利克柱式、愛奧尼亞柱式與科林斯柱式三種基本柱式,每一種柱式都和整棟建築的高度與規模形成一定的比例。

希臘建築的三種柱式,依次為多利克柱式、愛奧尼亞柱式、科林斯柱式。原載狄德羅編纂Encyclopédie(百科全書)第18卷,1761年出版。圖:Wikipedia

多利克柱式造型樸實沉穩,柱子只有柱頭與柱身,沒有柱礎。柱頭是一塊方形頂板,柱身上有二十個凹槽,中央微凸,略呈酒瓶狀。柱頭上是楣樑,與飾以豎條紋的橫飾帶。衛城的帕德嫩神殿是古希臘最大的多利克式神殿,周圍是由縱向八根、橫向十七根的列柱構成,整體比例在協調中帶有舒朗的節奏感。

愛奧尼亞柱式較為修長,柱身上有二十四條凹槽,立於柱礎上。柱頭擁有一對向下捲的渦卷,將柱子之承載力沿著楣樑展開,使得較為纖細的柱子得以在視覺上與楣樑以上的重量得到平衡。衛城的雅典娜神殿與厄瑞克忒翁神殿都採用愛奧尼亞柱式。厄瑞克忒翁神殿南壁還有女像柱,亦即以女性雕像作為建築的支撐結構,這是參觀衛城建築的重點之一。

科林斯柱式,柱頭是從愛奧尼亞式演變而來。愛奧尼亞式柱頭只能從正面欣賞,而科林斯柱式卻以圍繞毛茛葉的方式,使之從各個方向皆可欣賞。因此,科林斯柱式特殊的之處,在於其裝飾性效果。雅典衛城沒有科林斯柱式建築,十六年前我們參觀過的雅典宙斯神殿,就是座古老的科林斯柱式建築。

古希臘建築由羅馬人繼承,此後歷經衍變,影響西歐達兩千年之久,說它是西方建築的開拓者一點兒也不為過。十九世紀末傳到東亞,我們在台灣的若干建築上,也經常可以看到希臘建築的影子呢。

文章難易度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第二屆泛科幻獎佳作——〈最後一個威尼斯人 〉(一)

泛科幻獎_96
・2021/04/16 ・251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拿出最後一顆安德魯蛋塔,放入烤箱,轉九十秒。

再打開冰箱,為自己倒一大杯可口可樂,加一大勺冰塊。倉庫裡還有八大箱可口可樂,大概是沒機會喝完了,全送給地球吧。藍色行星不辭辛勞照顧人類這麼多年,無以為報,就用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當謝禮。

再倒一杯。地球沒有那麼容易渴,喝不了那麼多的。

等我到了那邊,肯定要跟紀錄部討一張「喝到最後一杯可口可樂的人」證書。 

叮。 

安德魯蛋塔真是人間美味。商場全面歇業前,請陌陌幫我買了兩盒,我真有遠見。雖然大家都說,何必弄得像世界末日,去了那邊要什麼有什麼,還怕吃不到嗎?不一樣,去了那邊之後,再也不會有這種嘴饞微餓的感覺了。那種有點餓,又不太餓,吃一個蛋塔剛剛好的食慾,正是「吃」這件事最幸福的狀態。 

更不用說可口可樂了,那邊沒有。

說來諷刺,知道關鍵配方的人很固執,怎麼勸都勸不聽。總指揮特別飛了一趟亞特蘭大做簡報,告訴他們說,那邊什麼資源都有,而且用不到錢。他們卻非常堅持,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行為,如果那邊沒有規劃貨幣,可口可樂就會是未來的流通單位。這麼會算,偏偏忘記要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裡,載著那三個人的私家客機還沒到澳門,撲通一聲掉進太平洋裡了。 

這起意外毫無意外地成為那邊的頭條大事。美國總統特別打跨界電話來這邊,哽咽地表達哀悼之意,並且告訴總指揮說,這件事攸關全人類福祉,就算把整個亞特蘭大翻過來,也要找到寫著配方的紙。

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找到。可口可樂世界裡那張紙最誇張,上面只有一行字:「這麼簡單幾個字,不需要寫下來。」聽說解密小組組長一看到那句話,狠狠地被氣哭了。解密小組的錄影畫面儲存在一張記憶卡裡,埋在倉庫深處,跟其他可口可樂共存亡,不會去到那邊。

總指揮說:「就當沒這回事,別讓那邊的人不開心。反正大家很快就會忘了計較這件事,那邊的生活很愜意,可樂沒那麼重要。」行,他說了算。我和總指揮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越早把計畫完成,越早過去那邊。 

我和總指揮都是遷移指揮總部第三代,從小一起在威尼斯人長大。

沒有人料想到,最初因應彗星撞地球,打算秘密送一千人去那邊的計畫,最後雖然彗星沒有來,計畫卻意外曝光,不得不擴增規劃到一千萬人,接著指揮總部擋不住「一個都不能少」的國際輿論壓力,在聯合國安理會強勢主導之下,決定將世界逐步移往那邊。第一代總指揮花了整整四年擴充硬體,擬定一套十年遷移計畫。

「只要在全世界設置一千五百個轉移接點,每個接點一天進行二十回批次轉移,每回轉移一百個人,一年就可以轉移十億人。扣掉期間內自然死亡的人口,估計六到十年讓全世界都到那邊。」

真不知道第一代總工程師到底哪來的信心,給出這種天真爛漫的算式。

倫敦、馬德里、孟買的大型接點輪番遭受駭客入侵那時候,我還沒出生。母親告訴我說,那陣子全世界都跑到澳門總部來,從三十六樓看下去的景象教人永遠都忘不了。萬頭攢動,還是個小女孩的他甚至擔心整塊路氹城都會被踏回海平面底下。在聯合國秘書長強力要求下,第一代總指揮決定關閉所有不安全的外部接點,想去那邊,只能經由澳門總部。

八十億人不是小數目,就算扣掉自然死亡人口及一般情況下非自然死亡人口,單單靠澳門總部的設備,最快最快也要五十年才能完成運送作業。為了避免核心技術遭到有心人士利用,上至總指揮,下至像我這樣的前端作業員,頓時成了責任制的世襲工作。第一代總指揮說定了:「爸爸送不完沒關係,二十五年期滿退休先去那邊休息,交給兒子繼續。」 

送走最後一億人之前,我用交友軟體認識了陌陌。 

陌陌今年三十三,比我大一歲。陌陌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日文名字唸起來也是陌陌。陌陌跟大部分同齡的人一樣,從小就知道自己將是這邊的最後一代,三十歲一到,先把爸爸媽媽送去那邊,接著背上裝備,走訪幾個有人的景點和上百個早就沒有人的景點,心滿意足地來到澳門,等著輪到自己被送去那邊。

我的自我介紹欄是這樣寫的:嗨,你好,我是第三代前端作業員,歡迎來威尼斯人找我。其實我不只是普通的第三代前端作業員,在總指揮的安排中,我還是全世界最後一位前端作業員。但是這件事感覺不會加分,所以我就沒寫。陌陌見面劈頭第一句話就問我:「那邊通用的語言是什麼?」

去了那邊,要說什麼語言都可以,系統會自動將所有字句轉換為聽者習慣的語言。 

總有科技無法處理的難題,任憑工程部研究了三代仍然找不出解。比如三十歲以下的人幾乎無法成功傳送過去那邊,就算真的到了那邊,也是缺胳膊斷腿。計劃剛開始那幾年,許多人緊抓著這一點不放,認為我們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上帝意旨。還好在我出生之前,這些有意見的人都已經自然死亡了。

我在從前的報導中看過一個有趣畫面,反對派宗教領袖在曼谷某會議上攔截美國總統,慷慨激昂地說了二十分鐘後,美國總統臉不紅氣不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看樣子是沒有機會在那邊見到你了。真好。朋友,我們就此別過吧。」

為了避免橫生枝節,我們這一代人都在還沒有記憶的年紀,預先動過了生育控制手術。小時候問過母親,老電影裡面的人為什麼那麼喜歡脫光光在床上滾來滾去,他們都不會冷嗎?母親擺出一個無法判讀的表情,看著我說:「等你到那邊就會知道了。」於是我和陌陌約定好,以後要一起弄清楚這回事。

抄襲老電影裡面常見的橋段,送陌陌去那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我告訴陌陌,我一定會去找你,等我。

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吃完這顆蛋塔,馬上就去那邊找你。 

泛科幻獎_96
17 篇文章 ・ 13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