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另一半拒絕自己,該如何面對?──依附理論系列(九)

依附理論系列


「欸~禮拜六我跟朋友要聚餐喔!這禮拜沒辦法見面了。」

「蛤!為什麼?不是說好每週都要見面的嗎?為什麼突然說不能見了?」

「沒辦法啊!我跟我朋友約了很久,都一直約不出時間,只能這禮拜六了。我們一年才見一次耶!跟妳可以常常見阿。」

「吼!所以我沒那麼重要囉?可以讓你這樣說不見就不見嗎?」

這樣的對話,是不是也曾在你的關係中出現呢?當你面對伴侶的拒絕時,你都怎麼回應呢?上一篇文章曾經提到,唯有伴侶採取正向積極的態度回應你的喜悅,才會讓一段關係變得更好;但是百密總有一疏,我們都有可能面臨伴侶的拒絕,例如當我們興高采烈地邀請伴侶一起去旅遊,卻得到對方冷冷的回應時,確實是一件讓人很受傷的事情。

因此,在這一篇文章,我就要來談談,面對伴侶發出的拒絕訊號時,不同的依附型態會怎麼回應呢?我們又該怎麼回應,才能讓這段關係變得更好呢?

如何回應伴侶拒絕?

無論是誰,在面對伴侶的拒絕、批評、背叛等等,都會感到很受傷吧!我想,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情緒。但是,當一個不安全型依附者,面對伴侶的這些行為時,比起安全型依附者,更容易感受到強烈的受傷感,也比較容易對他們的伴侶產生敵意,甚至做出毀滅關係的行為[1],例如一哭二鬧三上吊、威脅伴侶分手,或是冷漠地對對方的訊息不讀不回等等。

如果是你,你會怎麼面對伴侶的拒絕?圖/Pixabay

在實驗研究中發現,無論是他們真的被伴侶拒絕了,或僅僅是透過實驗操弄讓他們想像伴侶對自己不贊同、批評、拒絕或背叛時,都會讓他們產生較為負面的反應[2][3][4][5][6];如果今天這個被拒絕的人,剛好處在強大的壓力之中,這樣的情形會變得更為明顯──焦慮型依附者在被伴侶拒絕時,會比其他人產生更強的生理反應與負面情緒,逃避型依附者則會為之退縮、對對方不理不睬,不願意去面對伴侶的拒絕行為[7]。

除此之外,不安全型的人在被伴侶拒絕時,生理上與認知上也會產生不利於他們有效處理問題的反應。

前面的文章當中曾經提到,不安全依附者對於自我的評價較低(焦慮型依附者總覺得自己很糟、他人很好,逃避型依附者則是覺得自己跟別人都很糟),和高自尊的人相比,低自尊的人在面對拒絕情境時,會產生較多的壓力賀爾蒙(cortisal)比較容易責怪自己,同時也會貶損那些拒絕自己的人、覺得對方是一個大爛人。

這是因為他們在面對被拒絕的情境時,會認為是自己不好,所以對方才會拒絕自己,而不會認為是對方有一些困境,不得不拒絕自己,就以我開頭的例子來說好了,當那個女生聽到男朋友要去和其他人見面時,她不會將之歸因為「我男友要去見久違的老朋友」,而是歸因為「我在我男友心中沒有那麼重要」,在這樣的情況下,她的身體就會做出準備要和對方吵架的準備,因此產生了較多的壓力賀爾蒙;而壓力賀爾蒙的出現,讓她陷入了備戰狀態中,從而做出貶損對方的行為[8]。

圖/Max Pixel

但神奇的是,安全型依附者在面對伴侶的拒絕行為時,卻能夠處之泰然──他們會藉由回想過去伴侶對自己的好,從而撫平當前的負面情緒[9];更神奇的是,他們能夠自然而然地去調適他們的負面衝動,採取有助於關係發展下去的反應方式來面對伴侶的拒絕;不安全依附者則得花上許多心力(適應資源,adaptive resource) 來調節他們的負面情緒[10]。

同時,安全型依附者也比較能夠主動地去找尋解決問題的方法(approach-oriented goals),並且了解到這只是伴侶一時的行為,並不會長久如此,因而不會責怪伴侶當前的行為、因為被拒絕而自怨自憐,或是疏遠、逃避伴侶(decreasing approach motivation,increasing avoidance goals) [11][12][13]。

如何寬恕?如何原諒?

正因為安全依附者能夠安然面對伴侶的拒絕,因此,他們比起不安全依附者,更能夠原諒他們的伴侶[14][15][16][17],從而採取有效的方式增進彼此的關係、修復傷痕關係中的傷痕、重建關係的和諧[18]。但是不安全依附者可就沒這麼幸運了,他們在原諒伴侶的時候,常常會感到關係變差了[19],這是因為焦慮依附者在受到關係傷害之後,會不斷沉浸在被傷害的感受之中(ruminating),因而比較難以原諒伴侶;而和伴侶不太親近的逃避依附者,較難同理伴侶的困境,因此也很難原諒自己的伴侶[20]。

另一個研究則採取每日記錄觀察的方式來研究「伴侶對受試者的支持」與「受試者是否原諒伴侶」之間的關係,結果發現,不安全依附者在21天的觀察之中,很少原諒自己的伴侶,即使是伴侶採取正向的態度對待自己的時後依舊如此;相反的,安全型依附者,在察覺到伴侶釋出善意之後(perceived their spouse to be available),比較會選擇原諒自己的伴侶[21]。而另一個長達六個月的追蹤研究則發現,越是高焦慮傾向的人,在面對伴侶的防衛時,越難去原諒他們[22]。

「我真的很想再相信他一次,畢竟我對他還是有感情在……可是他曾經對我做過的那些都讓我很害怕……我真的不知道該不該再相信他一次……」每次想起那個曾經背叛她,卻又企圖追回她的前男友,她就變得矛盾不已,不知道該前進呢?還是該後退呢?

eye-716008_1920

或許我們可以反過來想,要怎麼樣做,傷害人的一方才能讓被傷害的一方重新獲得安全感呢?過去的研究發現,若是曾經傷害人的一方,能夠真誠地關懷被傷害者的需求,對她的需求表達充足的興趣,將能為被傷害的一方提供安全感,使得他比較願意去原諒另一方的過錯,從而恢復關係的和諧[23]。除此之外,實驗者也採用實驗觸發的方式,透過「愛人的名子」作為刺激材料來觸發被傷害方的安全感,讓被傷害的一方更願意去原諒傷害他的那個人[24]。

另一群研究者則透過一系列的實驗與追蹤來研究這樣的現象,發現安全感確實是「被傷害者能否原諒傷害者」不可或缺的要素──被傷害者感到傷害者能夠回應自己的需求、提供安全感(security)與穩定感(stability),是被傷害者原諒對方的充分且必要條件。例如,在婚姻的前五年當中,若是對方越能給予自己安全感、越願意負責任,則越能提高當事人的自尊(self-respect),也越願意原諒對方的過錯。

除此之外,若是傷害人的一方越能對受傷害的一方真誠負責,除了更能夠增加受傷害的一方原諒另一半的可能性之外,也會讓受傷害的一方更有自尊(self-respect),以及更了解自己(self-concept)。如果反過來想的話,不安全依附者之所以這麼難原諒對方,就是因為無法感受到對方的真誠負責,如果原諒對方的話,反而會讓他們的自尊受損,也會對自己為何要選擇原諒對方感到很矛盾,對自己的低自尊(self-respect)和不了解自己要的是什麼(self-concept),正是他們不願意原諒對方的原因[25]。

_MG_1240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如何提升安全感?讓我們從自己出發吧!

那麼,不安全型依附到底該怎麼做,才能讓他們的關係變得更好呢?過去研究發現,透過增加關係中的承諾,可以減少不安全型依附被拒絕時破壞關係的傾向,消除他們的被拒絕感,並增加他們被伴侶接納的感受[26]。除此之外,如果讓這些對於自己有負面看法的不安全依附者,透過自我肯定(self-affirmation)的方式來增加對自己的正向看法,則有助於他們在伴侶做出負面行為之後去面對他們的伴侶,而不是逃開來[27]。

最後,透過安全感觸發的方式,也可以使不安全型依附的人用更好的方式來面對伴侶的拒絕行為,在這一個研究中,受試者要先寫下一件伴侶批評、不贊同、拒絕、排斥他們的事件,接著用電腦完成一個實驗,在這個實驗當中,他們會受到一個22毫秒的字詞觸發,這個時間短到無法被我們的意識知覺到;有些人接收到的是有助於安全感提升字眼(如:愛、安全、情感等字),有些人則是接收到中性字 (如:燈、釘書機、建築)觸發;在觸發之後,受試者被要求回想那件被拒絕事件,並評估該如何回應。

一般而言,在面對拒絕情境時,焦慮型依附者會感受到強烈的被拒絕感,因而採取哭泣等負面情緒回應;逃避依附者則會透過防衛、敵意等來保護自己;但是在接受了安全型觸發之後,比起接受中性觸發的人,他們使用這些反應的可能性便大幅的降低了[1]。也就是說,無論是你本來就是個安全依附的人,或者是透過一些外在情境讓你感到有安全感,都能夠使你在面對伴侶的負面行為時,採取更好的應對方式,來解決眼前的困境。

_MG_1987

圖/Psyphotographer(作者攝影粉專

那麼,接下來就提供幾個方法,讓讀者們動手做做看吧:

一、自我肯定法

上面提到了,透過自我肯定的方式,有助於我們面對伴侶的拒絕行為,而非逃避開來。這是因為,當我們能夠把自己看成一個有價值、值得被愛的人之後,就不會認為伴侶的拒絕是不愛自己,只是因為她需要一些時間、空間,或者有其他事情要忙而已。因此,透過自我肯定書寫,將有助於我們提升對自己的自信心,更加的愛自己。現在,就請你拿一張紙和一支筆,寫下自己值得被愛的地方吧!

請記得,寫的東西盡量以自己與人互動的特質為主,盡量不要寫外在的名聲或是價值,例如你可以寫「我是一個樂於助人的人」、「我是一個溫柔的人」、「我是一個善於反思問題的人」,而盡量不要寫「我是一個很有錢的人」、「我是一個很會打球的人」,雖然外在的名聲或許可以吸引到他人願意認識你,但是與人互動的特質,是能夠建立長久關係的關鍵,畢竟一個人即使球打得再好、文章寫得再厲害,但對人頤指氣使,也很難讓其他人喜歡自己。

二、想法自我駁斥

一段關係之所以能夠長久走下來,代表自己一定有一些吸引對方的地方,那些特質是什麼呢?如果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那麼為什麼對方會願意跟我在一起呢?先寫下自己覺得受傷背後的原因,譬如說「對方都不願意花時間陪我,一定是沒那麼重視我」、「為什麼他可以這樣爽約,是不是他沒那麼愛我」、「他一定是重視別人比重視我還多」。

接著,試著找證據駁斥自己的這些想法,例如「如果她不願意陪我,那麼就不會在我生日時精心準備禮物了」、「如果他重視別人比重視我還多,那麼為何不跟其他人在一起呢?」、「他也有他的朋友,他花時間陪伴他朋友,並不代表我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人與人的重要程度無法被比較的,他花時間給別人,並不代表我就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

或許你會問我說,這樣做不是在欺騙自己嗎?但是,事實上我們本來就不可能完全理解對方的想法。但我們從上面的研究中可以發現,安全型依附的人,比較能夠主動地去找尋解決問題的方法(approach-oriented goals),並且了解到這只是伴侶一時的行為,並不會長久如此;而他們自然而然也就比較不會咄咄逼人地威脅他們的伴侶,使他們感到很不自在、壓力很大,而這也有助於他們選擇讓關係往正向的方向走下去。除此之外,由於他們能夠較為平靜地看待伴侶的拒絕行為,較少分泌壓力賀爾蒙,讓我們能保持更大的視野(註1),來看見我們原本「覺得自己不值得被愛」的這個想法之外更多的可能性(註2)。

註解

  1. 當我們處於戰或逃的時候,視野就會變得很狹隘,看不見其他的可能性;但當我們處於平靜或是愉悅的心情時,便能保有更大的心理彈性,看見「我是一個不值得被愛的人」之外的其他可能性。有興趣的可以參考我的這篇文章:《跨出你的舒適圈──正向心理學給我們的一些啟示
  2. 若是我們的傷痕並沒有很深,那麼可以試著透過「看見更多可能性」,來找到我們未來的出路。詳細的介紹可以參考海苔熊的這篇文章:《失戀的第五種可能

延伸閱讀

  1. Cassidy,Shaver, Mikulincer & Lavy(2009) Experimentally Induced Security Influences Responses to Psychological Pain Read More: http://guilfordjournals.com/doi/abs/10.1521/jscp.2009.28.4.463
  2. Brsser & Priel,2009 Emotional responses to a romantic partner’s imaginary rejection: the roles of attachment anxiety, covert narcissism, and self-evaluation.77(1):287-325. doi: 10.1111/j.1467-6494.2008.00546.x. Epub 2008 Dec 10.
  3. Brsser & Priel,2010 Pathological Forms of Narcissism and Perceived Stress During the Transition to the University: The Mediating Role of Humor Styles
  4. Carnelley, Israel , & Brennan ,2007 The role of attachment in influencing reactions to manipulated feedback from romantic partners Volume 37, Issue 5, pages 968–986
  5. Collins, N. L. (1996). Working models of attachment: Implications for explanation, emotion, and behavio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1, 810-832.
  6. Rhodes, G., Sumich, A., & Byatt, G. (1999). Are average facial configurations attractive only because of their symmetry? Psychological Science, 10, 52-58.
  7. Dewitte, De Houwer, Goubert & Buysse(2010) A multi-modal approach to the study of attachment-related distress.Biol Psychol. 85(1):149-62. doi: 10.1016/j.biopsycho.2010.06.006. Epub 2010 Jun 18.
  8. Ford, M. B., & Collins, N. L. (2010). Self-esteem moderates neuroendocrine and psychological responses to interpersonal rejection.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8, 405-419.
  9. Mikulincer, Gillath & Shvaer,2002 Activation of the attachment system in adulthood: threat-related primes increase the accessibility of mental representations of attachment figures.
  10. Perunovic & Holmes(2008) Automatic accommodation: The role of personality.Volume 15, Issue 1, pages 57–70,
  11. Gaines, S. O., Jr., Marelich, W. D., Bledsoe, K. L., Steers, W. N., Henderson, M. C., Granrose, C. S., Barajas, L., Hicks, D., Lyde, M., Takahashi, Y., Yum, N., Rios, D. I., Garcia, B. F., Farris, K., & Page, M. S. (1997). Links between race/ethnicity and cultural values as mediated by racial/ethnic identity and moderated by gender.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2, 1460-1476.
  12. Scharfe, E. A., & Bartholomew, K. (1995). Accommodation and attachment representations in young couples. 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 12, 389-401.
  13. Park, L. E. (2010). Responses to self-threat: Linking self and relational constructs with approach and avoidance motivation. Social and Personality Psychology Compass, 4, 201-221.
  14. Burnette, J. L., Taylor, K., Worthington, E.L., Jr., & Forsyth, D. R. (2007). Attachment and trait forgivingness: The mediating role of angry rumination.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2, 1585-1596. doi: 10.1016/j.paid.2006.10.033
  15. Kachadourian, Fincham & Davila,2004 Forgiveness in Marriage: Current Status and Future Directions.Family Relations, 55, 415–427. Blackwell Publishing.
  16. Lawler-Row, Younger, Piferi, & Jones, 2006 The Role of Adult Attachment Style in Forgiveness Following an Interpersonal Offense.Volume 84, Issue 4, pages 493–502.
  17. Yarnoz-Yaben, 2009 Forgiveness, Attachment, and Divorce.
  18. Gordon, Hughes, Tomcik, Dixon & Litzinger, 2009 Widening spheres of impact: the role of forgiveness in marital and family functioning.J Fam Psychol. 23(1):1-13. doi: 10.1037/a0014354.
  19. Mikulincer, M., Shaver, P. R., & Slav, K. (2006). Attachment, mental representations of others, and interpersonal gratitude and forgiveness with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In M. 25 Mikulincer & G. S. Goodman (eds.), Dynamics of romantic love (pp. 190-215).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20. Burnette, Davis , Green ,Worthington & Bradfirld(2009) Insecurity attachment and depressive symptoms: The mediating role of rumination , empathy, and forgivenes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46, 276-280.
  21. Mikulincer, M. (2006). Attachment, caregiving, and sex within romantic relationships: A behavioral systems perspective. In M. Mikulincer & G. S. Goodman (eds.), Dynamics of romantic love (pp. 23-44). New York: Guilford Press.
  22. Finkel, Burnette & Scissors(2007) Vengefully ever after: destiny beliefs, state attachment anxiety, and forgiveness. J Pers Soc Psychol. 92(5):871-86.
  23. Hannon, Rusbult,Finkel & Kumashiro(2010) In the wake of betrayal: Amends, forgiveness, and the resolution of betrayal.Personal Relationships 17 (2), 253-278.
  24. Karremans& Aarts(2007) The role of automaticity in determining the inclination to forgive close others.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3, 902–917.
  25. Luchies, Finkel, McNulty & Kumashiro(2010) The doormat effect: when forgiving erodes self-respect and self-concept clarity.J Pers Soc Psychol.98(5):734-49. doi: 10.1037/a0017838.
  26. Tran, S., & Simpson, J. A. (2009). Pro-relationship maintenance behaviors: The joint roles of attachment and commitment.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7, 685–698.
  27. Jaremka, Bunyan, Collins& Sherman(2011) Reducing defensive distancing: Self-affirmation and risk regulation in response to relationship threats. Department of Psych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Santa Barbara, CA 93106-9660, USA.

2017 年泛知識節 早腦人必搶的早鳥優惠開跑啦!

「3 大領域 x 150 場分享、體驗、工作坊 x 200 個意見領袖 x 1000 個參與者」2017 年兩岸三地最大知識饗宴 – “泛・知識節" 早鳥票開賣啦!

由泛科知識旗下 PanSci 科學新聞網、 娛樂重擊 Punchline、PanX 泛科技新聞網聯合超強協力夥伴,邀你在兩天內火拼知識,替自己的大腦做個版本升級。11月 11&12 日到泛.知識節直搗知識核心,挑戰與創造未知 ∞ 種可能!手腳迅速,眼光精準的早腦人如你,還不速速搶下早鳥優惠及獨家周邊商品!(購票還贈 TAAZE 讀冊生活折價卷)

>>早鳥優惠只到 10/27<<

關於作者

國中的時候很著迷於偵探小說,跟著那些名偵探們,一步一步的抽絲剝繭,從線索裡找出真相。 到了大學之後接觸心理學,發現心理學不也是這樣的東西嗎?隨著線索一步一步的探索,在最悲傷的事情裡面找回力量,在最脆弱的傷痕裡面找回希望。也許心理學沒辦法給我們世界的真相,但是它卻能帶領我們,去選擇這個世界的模樣。 我是貓心偵探,很喜歡貓。貓是一種很奇特的動物,兼顧孤傲與溫柔,就如同心理師一般,在和個案保持界線的同時,溫柔的陪伴個案成長。 個人攝影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photographer/ 個人專欄粉專: https://www.facebook.com/psydet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