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2

0
0

文字

分享

2
0
0

稻田裡的魚和水稻一起興旺

SciDev
・2011/11/24 ・879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502 ・六年級
圖片取自Flickr用戶 IRRI,根據創用CC-By 2.0條款使用

一項研究發現,一種同時種植水稻和養魚的傳統農業技術可能有助於小農從他們的農作物中獲得更多的錢,並減少對環境的影響。

在中國進行的一個為期6年的研究發現,當把魚引入到水稻田之後,農民能夠種植與傳統的水稻單一栽培同樣數量的穀物,但是殺蟲劑用量少了2/3、化肥用量少了1/4。

發表在本週(11月14日)的《美國科學院學報》(PNAS)上的這項研究說,這些水稻-魚聯合生產可能減少農業化學品的環境影響並且有助於讓水稻種植更有利潤。

「在用於發展水稻和魚類生產的土地和水都有限的地區,進行RF(稻田養魚)是很重要的,」該研究的第一作者、中國浙江大學的科研人員陳新(音譯)告訴本網站說。他還說,這種技術應該與諸如灌溉和機械使用等現代技術結合起來。

該研究使用的這種魚是一種美味的當地鯉魚品種,因此農民可能賣掉它們。它們還可以大量減少肥料和殺蟲劑的使用,這通常佔了水稻生產總成本的60%到70%。

魚顯著減少了水稻紋枯病和稻瘟病,並且減少了雜草和害蟲,諸如水稻飛蝨。這種入侵昆蟲有潛力破壞整個水稻田——去年泰國的一場飛蝨暴發毀掉了該國4%的收成

通過調節生態系統中的氮的數量,魚還讓施肥的需求最小化。

水稻植株也提供了蔭涼,讓水保持涼爽並且讓魚甚至在最熱的月份也也能保持活躍。而且植物吸引來的昆蟲為魚提供了額外的食物。

設在菲律賓的國際水稻研究所的農業系統專家Zainul Abedin說:「這是一個用於減少貧窮和促進食品安全的特別有用的工具,可以在整個熱帶地區使用。」

他還說,由於新的研究改良了這已有千年歷史的技術,這種做法可以比僅僅種植水稻的收入多一倍。

非洲水稻中心的非洲東部和南部代表Paul Kiepe告訴本網站說:「由於捕魚量變得越來越小,這種方法將對於確保食品生產為人們提供足夠的蛋白質變得越來越重要。

但是Kiepe強調說,許多農民沒有正確的知識和工具從而讓這個體系運作。

鏈接到PNAS的論文全文

參考文獻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doi:10.1073/pnas.1111043108

本文原發表於Scidev[2011-11-16]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2
SciDev
4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科學與發展網絡(SciDev.net),提供有關科學、技術以及發展中國家的新聞、觀點和信息。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回到大正 13 年的臺北!認識植物採集人的日常——《採集人的野帳 第二集》

蓋亞文化_96
・2022/01/23 ・164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由蓋亞文化出版,臺灣首部植物採集漫畫續作《採集人的野帳 第二集》於 12 月 15 日上市,本書描繪大正 13 年植物採集人的日常,由漫畫家英張構思取材並汲取台北植物園研究史料,帶領讀者重溫臺灣原生植物發掘的黃金年代。

採集人的理想與堅持

《採集人的野帳》故事描述大稻埕藥草堂獨子涼山意外將植物學者上山採集的標本燒毀,於是被父親送到植物園勞動抵債。從採集、鑑定到研究、紀錄,讀者將逐步了解植物標本的製程,同時也將隨著劇情推進經歷各種事件,如於山區採集期間誤闖私種罌粟並自製生阿片販賣的山賊村、於颱風天時追捕在蘭花溫室行竊的小偷、於基隆採集時見證當地腦寮的興衰。此外本系列也揭露各種植物的神秘面紗,從死而復生的萬年松、能預測未來的颱風草,到被視為不祥之兆的竹子花等等,讀者將踏上百年前的植物旅路,探索採集人的足跡與精神。

國立臺灣博物館.jpg
總督府博物館(現稱為國立臺灣博物館),是日治時期重要的植物標本典藏設施。圖/WIKIPEDIA

穿梭古今,還原歷史

注重漫畫娛樂性的同時,《採集人的野帳》為了能正確傳達知識,每一個環節都有林試所學者專業監修,上至植物名稱下至葉片形狀、長度、分布等細節,都有層層的把關與考據,力求能修改成最完美、最還原的植物樣貌。此外本書也重現了大正時期植物園與博物館的樣貌,從植物園蘭花溫室到臺灣總督府博物館 (今國立臺灣博物館) 都參考了當代照片,並由作者英張還原時代背景下的種種細節。

植株細節特徵修正前後對比圖。圖/蓋亞文化 提供

植物串起的羈絆與成長

《採集人的野帳》除了是一部職人漫畫,同時也是部青春成長的故事,個性看似幼稚急躁的藥草堂獨子涼山,卻熟知植物種類並以其獨特藥性來幫助別人,與父親的衝突以及對於繼承藥草堂的排斥更是源於一段悲傷的過往;看似成熟可靠的松尾做事拼搏努力,背後也有著他的苦衷;而從山賊村逃出、缺乏山下生活常識的霧草,透過涼山與松尾的教導和幫助才能融入大家。

本集內容更深入描寫了採集人的日常和植物園腊葉館眾人的羈絆,帶領讀者探索採集人的足跡與精神,重溫台灣原生植物研究蓬勃時期。

▲博物館館長介紹植物學家川上民彌 ( 致敬川上瀧彌 )。圖/蓋亞文化 提供

▲作者英張參考老照片繪製的蘭花溫室,潮濕的痕跡還原日治時期的排水降溫法。圖/蓋亞文化 提供

▲涼山運用對植物藥性的了解救人。圖/蓋亞文化 提供

▲因泡水而恢復生機的萬年松。圖/蓋亞文化 提供

▲在基隆加工樟腦的「腦寮」附近,佐佐木先生科普樟腦的知識,樟腦加工後可以製成火藥、藥物以及用途廣泛的賽璐珞。圖/蓋亞文化 提供

▲因為竹子的開花週期長,加上竹林可能為同一株竹子長成,所以會同時開花,在當時這少見的景象被人們視為凶兆。圖/蓋亞文化 提供

——本文摘自《採集人的野帳 第二集》/ 英張,2021 年 12 月,蓋亞

 

蓋亞文化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蓋亞文化,記憶與想像的國度。成立於2001年,致力於挖掘、出版台灣與香港、中國的華文原創作品,同時也譯介歐美日韓書籍。 2009年起,新增圖文漫畫品牌(原動力出版),透過圖像說故事,累積原創漫畫能量。 不論是文字作品或圖文漫畫,我們期許透過精準選書與合宜的編輯行銷,提供讀者多元題材的閱讀樂趣, 在作者與讀者,個人與社會,這個世界與其他世界之間,扮演文化傳遞者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