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孕婦請注意!—雙酚A讓肚子裡的女寶寶更焦慮

miss9_96
・2015/10/11 ・223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7 ・八年級

孕婦媽媽們,妳們家的奶瓶,是那些廠牌呢?四款奶瓶被驗出有微量的環境賀爾蒙-雙酚A(Bisphenol A, BPA),可能會讓肚子裡還未出生的女嬰,長大後容易產生焦慮、過動還有憂鬱症喔 [1]!

讓我們來關注一下鱷魚的陰莖

幾十年前,生活在美國奧克蘭附近的阿波普卡湖(Lake Apopka)的鱷魚,正被一群科學家性騷擾 [2]。以小路易斯 J. 吉萊特(Louis J. Guillette Jr)等學者為首,開始一隻一隻地抓住正值青少年的公鱷魚,仔細地打量牠們的陰莖,並且將他們變態認真的研究紀錄發表在比較內分泌學(General and Comparative Endocrinology)期刊上。

上面這個故事不是在講那群變態的科學家故事,也不是在說今年的搞笑諾貝爾獎(已經頒完了啦!),而是百年來人類自己製造出的小惡魔--環境荷爾蒙。

鱷魚
鱷魚。圖片來源: wikimedia

環境荷爾蒙對細胞而言,就像是錯誤的鑰匙卡在鎖頭上,從此再也打不開門

小路易斯 J. 吉萊特等人發表的研究中描述,阿波普卡湖的年青公鱷,陰莖長度比其他湖的公鱷短了約1/4,體內的雄性激素濃度更低了70%,而讓公鱷們只能擁有短陰莖的原因,作者們推測是體內存在過多的環境荷爾蒙,而這些偽裝成正常分子的化合物,佔住了細胞上的受體(receptor),猶如錯誤的鑰匙卡住了鎖孔,讓正常的荷爾蒙無法發揮作用,使得湖中的年輕公鱷,只能擁有短陰莖 [2]。

細胞需要荷爾蒙來調控生長,當化合物結構長得很像正常的荷爾蒙時,細胞可能就會誤認,此時化合物卡在細胞膜上的受器蛋白後,細胞無法執行任務 [3,4],因此就會影響到動物的生長。南京醫藥大學的王心如(Xin-Ru Wang)教授發現雙酚A會卡住細胞膜上的荷爾蒙受體蛋白,可能會阻礙正常訊息傳遞 [3]。而德克薩斯大學醫學中心的安L.沃茲尼亞克(Ann L. Wozniak)學者團隊,發現雙酚A會改變細胞內鈣離子的濃度,更解釋了雙酚A或其他環境荷爾蒙會影響細胞,並進而影響到動物的生長。

但以上都是理論,人類的世界呢?去年冬天英國衛報的一則新聞報導中提及,代表挪威、瑞典、芬蘭、冰島和丹麥的北歐理事會決定對化妝品等產品中的環境荷爾蒙採取行動,更提到醫學研究指出,北歐的男性因環境荷爾蒙的影響,生育能力已經減少了約30% [5]。

那雙酚A呢?來自哈佛大學的喬M.布勞恩(Joe M. Braun)以及各學校的學者,以雙酚A為例,想了解雙酚A對於胎兒和幼兒的情緒發展影響。研究中發現,不論是仍在母親中的女嬰,或是已經出生的小女孩,如果暴露在雙酚A 的環境下,女孩可能會變得更容易憂鬱、情緒焦躁不安 [1]!

奶瓶.2
塑膠製品之一,奶瓶。圖片來源: Alicia Voorhies

那裡會有雙酚A

雙酚A是工業上製造塑膠、環氧樹脂等產品的原料之一,其中製備出的聚碳酸酯(polycarbonate, PC),由於和其他種類的塑膠製品相較,具有透明度高、耐熱性較好等優點,所以是製備成奶瓶的良好材質 [6]。但各位讀者已經了解到,雙酚A對於幼兒的發育可能會有影響,所以台灣已經明令奶瓶不得被驗出含有雙酚A(加拿大為全球首國禁止)[7]。

而食品藥物管理署在9月底發佈了一則消息,抽查了350件奶瓶、奶嘴,其中有4件商品驗出雙酚A,分別是喜洋洋1件、優生2件、培寶1件 [8]。

該怎麼避免奶瓶裡的雙酚A

首要當然是不要購買上述4件商品,再者也許可以改用玻璃製的商品,如此就可以避免接觸到塑膠奶瓶所溶出的雙酚A了。

寫在文末

在這則新聞播出以後,有些媽媽朋友請筆者去詢問食藥署,「有那些商品是合格,可以讓消費者安心購買的呢?」,但目前我還沒有獲得答案,無法給媽媽朋友們解答,筆者覺得有點沮喪。我希望能夠得到答案。

另外筆者在看了食藥署的「不合格產品清單」,發現到一個讓我很困惑的點。可能會溶出雙酚A的塑膠是聚碳酸酯(PC)和聚氯乙烯(PVC),而它們的塑膠分類標誌分別是「7」和「3」,但食藥署公佈的喜洋洋奶瓶上標誌卻是「5」,這是什麼原因呢?不解 @_@

塑膠標誌
塑膠分類標誌,3代表PVC;7代表其他種類的塑膠,其中包含了PC。from: wikimedia
奶瓶
食藥署公佈的喜洋洋奶瓶外觀。from: 食品藥物管理署 [8]

參考文獻

  1. Joe M. Braun, Amy E. Kalkbrenner, Antonia M. Calafat, Kimberly Yolton, Xiaoyun Ye, Kim N. Dietrich, and Bruce P. Lanphear, (2011) Impact of Early-Life Bisphenol A Exposure on Behavior and Executive Function in Children, Pediatrics, 128, 873-882
  2. Louis J. Guillette Jr., Daniel B. Pickford, D. Andrew Crain, Andrew A. Rooney, and H. Franklin Percival (1996) Reduction in Penis Size and Plasma Testosterone Concentations in Juvenile Alligators Living in a Contaminated Environment, General and Comparative Endocrinology, 101, 32-42
  3. Li-Chun Xu, Hong Sun, Jian-Feng Chen, Qian Bian, Jie Qian, Ling Song, Xin-Ru Wang (2005) Evaluation of androgen receptor transcriptional activities of bisphenol A, octylphenol and nonylphenol in vitro, Toxicology, 216, 197-203
  4. Ann L. Wozniak, Nataliya N. Bulayeva, and Cheryl S. Watson (2005) Xenoestrogens at Picomolar to Nanomolar Concentrations Trigger Membrane Estrogen Receptor-α–Mediated Ca2+ Fluxes and Prolactin Release in GH3/B6 Pituitary Tumor Cells, Environmental Health Perspectives, 113, 431-429
  5. Germaine M. Buck Louis, Kurunthachalam Kannan, Katherine J. Sapra, José Maisog and Rajeshwari Sundaram (2014) Urinary Concentrations of Benzophenone-Type Ultraviolet Radiation Filters and Couples’ Fecundity,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DOI: 10.1093/aje/kwu285
  6. 雙酚A (Bisphenol A, BPA),食品藥物管理署官方網頁。 http://www.fda.gov.tw/TC/siteContent.aspx?sid=3822#.VhEvTN-qqko
  7. 環保署公告雙酚A為第四類毒性化學物質 規範其運作以減少國人環境荷爾蒙暴露風險,環保署官方網頁。
  8. 公布「市售塑膠類奶瓶及奶嘴稽查專案計畫」之稽查結果,食品藥物管理署官方網頁。

 

文章難易度
miss9_96
156 篇文章 ・ 373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母體的免疫特區:為什麼子宮不會排斥胎兒?——《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2 ・225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說來奇怪,人們早在十七世紀就開始嘗試輸血了。當然,最初人們並不瞭解血型或關於血液的其他基本事實,但他們已經開始把血液從一個人的身體輸到另一個人的身體裡,事實上,這無疑等於謀殺(現在眾所周知的 ABO 血型劃分是從一九○○年開始的)。

人們嘗試了各種類型的實驗和手段:把一隻動物的血輸進另一隻動物,把動物的血輸進人體,把一個人的血輸進另一個人體內,等等。

說得客氣一點,結果有好有壞,不過,在出現了一、兩例死亡事件之後,法國立法禁止了輸血。在接下來的一個半世紀裡,輸血幾乎銷聲匿跡。到了十九世紀,這項操作又重新引起了人們的興趣。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

時至今日,只要確保血型匹配,輸血就是安全的。圖/Pixabay

這就是血液的情況。相對來說,輸血比較簡單,但是要在人與人之間移植其他細胞或組織,就困難多了。隨著移植技術的進步,人們可以從供體那裡接受心臟、腎臟、肝臟,以及其他器官,但是受體會出現排斥。受體的免疫系統會馬上識別出一大塊外來物質進入了身體,並試圖反抗。即使移植的器官來自最匹配的供體,受體患者也需要接受免疫抑制藥物治療,來緩解它們對「入侵器官」的免疫排斥。通常來說,人體並不會輕易接納外來物質——在上一章裡,我描述了人體不接納它們的一些方式。

但是,即便我們知道了這些事實,直到一九五三年,才有人試著來認真思考懷孕這件事:在十月懷胎的過程中,孕婦可以跟肚子裡的孩子和平相處,似乎沒有什麼負面效應。顯然,孩子並不是母親的簡單複製品,他們的免疫組成也不盡相同——因為胎兒有一半的基因來自父親,因此遺傳重組之後產生了一個明顯不同的新個體。

所以,問題是,母親如何容忍了體內的另一個生命呢

我們的生殖策略(即「用一個人來孵育另一個人」)裡有許多未解之謎,這不過是其中一個較不明顯並且格外難解的問題而已。事實上,即使在今天,我們也不清楚孕婦容忍胎兒的生理機制。我們知道,母親依然會對所有其他的外來物質產生免疫反應,我們也知道胎兒並沒有與母親的免疫系統在生理上完全隔離,受到特殊庇護。貌似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

孕婦與胎兒的關係裡有一些特殊而且非常複雜的事情。圖/Pexels

這可能早在受精之初就開始了。從那時起,母親的身體就開始逐漸習慣父親的基因。在懷孕的早期,發育中的胚胎就與母親的子宮開啟了複雜的對話。胚胎不僅躲在胎盤背後來逃避母親的免疫反應,而且還分泌一些分子用來針對性地防禦母親的免疫細胞,因為後者更危險。母親的自然殺手細胞和 T 細胞在胎盤外盤旋,但是它們並不是為了殺死胚胎細胞,而是轉入調控模式,開始釋放出抑制免疫反應的訊號,並確保胚胎安全進入子宮(同時促進胚胎的血管生長,這對胎兒來說是好事)。同時,胚胎細胞也不會表達第一型主要組織相容性複合體分子,以逃避免疫監視(有些感染病毒也使用這種策略來逃避免疫監視和攻擊)。此外,母親的免疫系統接觸胎兒的蛋白質並開始學著容忍它們。

除此之外,母親的免疫系統也會受到廣泛且微妙的抑制——但不嚴重,因為孕婦仍然能夠抵禦感染。整個免疫系統會下調一級。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女性的自體免疫疾病在懷孕期間會有所緩解。

目前我們的理解是這樣的: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其他免疫特區還包括大腦、眼睛和睪丸),更少發生發炎。胚胎與母親的免疫細胞會進行活躍的對話,它們能在整個孕期和平相處。

在不同類型的細胞和訊號的作用下,子宮成了免疫系統的特區,更少發生發炎。圖/Pexels

當然,這個過程可能會出錯,而且偶爾也的確會出錯。當出現問題的時候,母親就會對胎兒發生免疫反應。在極端的情況下,這可能會導致女性不孕。在懷孕的早期,它可能會引起自然流產;在懷孕後期,這可能會引起一種叫作「子癇前症」的發炎反應,對母子都非常危險。

最後,說一件有點詭異的事情:胚胎細胞有辦法從胎盤中游離出去,進入母親的血液系統。

之前有理論認為,這也許是為了下調母親的整個免疫系統,使它對胎兒的出現做足準備,這可能也是母嬰對話的一部分。但是,最近幾年,研究者發現事情可能沒有那麼簡單:有些胚胎細胞即使在分娩之後仍然在母親的血液裡逗留——事實上,可以在分娩之後存活數年,從免疫學的角度看,這真說不通。研究者發現,它們會出現在母親的許多組織裡——包括肝臟、心臟,甚至大腦——它們可以發育成熟,變成正常的肝臟、心臟或是腦細胞,留在母親體內。讓我再說一遍:由於我妻子生了我的孩子,她體內和大腦裡的一些細胞現在也有我的基因了。這被稱為母胎微嵌合。目前沒人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