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大稻埕風華再現一日遊

PanSci_96
・2014/11/10 ・3656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436 ・四年級

文/Gene Ng(黃貞祥)

大稻埕@維基
大稻埕舊街景@維基

今年初有部國片《大稻埕》(Twa-Tiu-Tiann),因為看了一些影評,所以沒去看XD

過去,我只有在淡水河騎車運動時,在大稻埕碼頭休息,後來才知道原來迪化街就在大稻埕。捷運橘線開通後,才開始注意到附近的景點。去年中,有位朋友生日,宴請大家到著名的寧夏夜市吃千歲宴,我們用完餐後走到大稻埕碼頭欣賞夜景,途經民生西路上著名的波麗路西餐廳,有位朋友說她在那用過餐,裡頭不僅非常復古,還有道很特別的西餐,就是法式鴨腿飯,裝在不鏽鋼便當盒裡,而且還有米粉哦,夠台吧!

其實,我來台灣唸書的第一年,因為想嘗試在國外過春節,就沒回馬來西亞。沒想到當年台北的春節還真是冷清得可以,印象唯一深刻的,就是學長姐帶我們去逛的迪化街,不僅好不熱鬧,還有很多我們遊子從前從未見過的各種南北乾貨,還能一路試吃。我們去之前都沒吃過晚餐,可是迪化街走了一兩趟,肚子就飽了:p

活動當天早上,我們在永樂國小集合,聽完諸位老師的解說,就兵分二路前去參觀各處景點,順便測試iPad mini上的大稻埕專屬APP。首先,我們走到延平北路及涼州街口有著古典山牆外觀的仁安醫院,入內快速地參觀了保留著古早醫院設備的手術台等等,以及二樓的書房;接著,我們到了慈聖宮,即大稻埕媽祖廟,裡頭有福建同安人渡海來台時帶來的媽祖本尊。和許多寺廟一樣,慈聖宮外面有許多地方小吃,可惜我們還要繼續散步,不能慢慢品嘗品嘗;然後,我們又到了一處宗教景點,是大稻埕教會,是大台北地區僅存的三座建於日治時期的長老教會教堂。大稻埕教會雖然因為需求而擴建,但樣式融合西方歌德建築與閩南圖案的主體建築仍被移動後保留了下來。當天教會剛好有位熱心的志工為我們解說,還順便欣賞了一下管風琴音樂。

離開大稻埕教會後,我們走著快到重慶北路時,就見到搭客運上國道前常會看到的葉金塗宅,是過去的豪宅洋樓「金泰享商行」。經都更折衷後,融合歷史景觀與現代使用,歷史豪華的立面予以保存,後方大樓於2000年落成。雖然遠看是有點怪,不過近看保留下來的建築立面充滿當時的文化特色。葉金塗宅建築立面為雕樑畫棟華麗外觀的巴洛克式建築,據說當年頂樓設有空中庭園、水池假山。iPad mini的APP不僅能快速找到附近的景點,還能用文字或語音做介紹,是不錯的導覽方式。

台灣真該多保留更多的文化古蹟,像我來自的馬來西亞,就很有遠見地保留各種古蹟,宣導民眾大賺觀光財!趁機說個故事,我在美國念博士班時,有年回家時,媽媽帶我們去她馬六甲的娘家。我們有天下午到我二姨老家,閒著無聊,問媽媽附近有何處可遊玩。老媽回說沒有,建議我們在家乖乖睡午覺。我和弟弟睡飽還是閒著無聊,就出去隨便走走。沒想到我二姨家就在馬六甲老街後方,整條老街還非常完整地保留了當時葡萄牙、荷蘭和英國殖民時期的建築,大部分有著天井的老厝都還在,讓遊客在古意盎然的天井下喝咖啡。

我和弟弟逛得不亦樂乎,真是樂不思蜀。回去時就責備老媽為何不告訴我們有老街可逛,她就冷冷地說她從小逛到大,沒啥特別的Orz  還好老街所有老建築都保留下來了,成為旅遊名勝。馬來西亞迄今仍有不少保留完好的老街,連台灣導演李安要拍《色,戒》,為了重現上海舊街道,都是到馬來西亞的檳城和怡保去拍呢!雖然人口僅比台灣稍多一些,但是大馬去年,單單首都吉隆坡一年的旅客數量,就是台灣全國的兩倍哦!這才真的是叫作標準的錢躺著都能賺,台灣人為何只想要在血汗工廠裡拚死拚活地爆肝呢?台灣的教育、經濟、文化、科技程度都遠在馬來西亞之上,只要有心,台灣絕對可以做得更好!

接著我們沿著重慶北路走,到了歸綏戲曲公園。據說當地是各種傳統戲曲藝技聚集的中心,雖然隨著時代變遷,當年戲曲盛況已不復存在,但仍建了個公園紀念,用現代化舞台來每年舉辦北部傳統戲曲比賽等等活動。可惜我還未在那看過表演,看來是參加未來藝文活動的好選擇。

在到圓環用午餐前,我們先到了重慶北路二段60巷內「王有記茶行」參觀。路上雖然經過朝陽茶葉公園,可惜在整修,所以我們並沒有打卡;快走到有記茶行前,就先傳來一陣非常濃郁的茶香,讓人垂涎三尺!有記茶行還保留有最完整的製茶廠,還有古早的「焙籠和焙窟」,使用「焙籠間」以炭火慢焙、利用裝茶竹簍製作好茶。大稻埕過去也是台灣重要的茶葉出口貿易中心,有記傳承的是百年的絕活。我們聽了製茶過程的解說,長了不少知識,離開前也拿到一小包茶包來泡冷泡茶。

我們喝了好茶,就移駕到建成圓環裡的「呷保庇」餐廳用午餐。我剛來台灣到新竹唸書時,每次搭客運來台北,在到台北車站前,客運必經過傳說中的建成圓環。據說建成圓環原本規劃為綠地休憩,隨著大稻埕的繁榮,逐漸攤販雲集,成了小吃雲集之處,堪稱大稻埕最具特色景點。可惜後來在馬九英市長任內,由李祖原建築師事務所設計、耗資兩億元新建的「建成圓環美食館」規劃不完善,成了蚊子館一陣子。

用完午餐,休息了一下,又展開了下午的散步行程。我們走到法主公廟、二二八紀念碑,停留一下聽帶隊老師講解了當年的歷史,以及法主公廟的特色。法主公廟原本因拓寬道路後殿拆除,後來重建,殿址改建為五層樓建築。高聳的牆面背對道路,樓下挑空,供巷道出入,二至四樓分為祭祀法主公及旁祀神明的四座神殿,是為台灣僅見。

歷史慘劇二二八事件引爆點,即在台北法主公廟後面。可惜時間的關係,我們沒進去法主公廟參觀;接著,我們走到延平北二路的義美食品門市,原址為蔣渭水先生開設的「大安醫院」。在炎熱的天氣下,大家看到義美有賣霜淇淋,都很開心地爭相購賣。開心地吃著霜淇淋時,帶隊老師告訴大家,大安醫院隔壁就是台灣民報社舊址,對台灣早期社會運動貢獻卓越。另外,義美食品裡還有張老相片還顯示大安醫院附設有花柳科哦XD  因為當年當地非常繁華,當然也少不了尋花問柳之處啊。

我們經過鈕釦街,走到姚德和青草茶,每人都能喝上一杯青草茶,或苦茶。我從小愛吃苦的東西,原本該嘗嘗苦茶,可是剛吃了甜膩的霜淇淋,喝苦茶確定是自找苦喝,所以還是喝青草茶吧。看到選喝苦茶的伙伴表情,真慶幸自己沒輕易嘗試,不過下次倒是可以試試。喝完了青草茶消了些暑,我們就走到永樂布市去。

我們先到樓上的大稻埕戲苑去參觀,聽解說布袋戲的由來等等,然後就跟著老師做手工藝,做了一個名字掛飾,還有一個中國結編的小人偶。英文名掛飾看似較複雜,可是好做得很,可是看似簡單的人偶,我做了五分鐘就放棄了,還是老師看不下去,幫我迅速編好XD  做完手工藝後,我們離開前先順便去快速參觀二、三樓的布市。沒想到,布的種類可以有那麼多!我妹剛好下個月要來台北實踐大學修習服裝設計,到時搞不好可以帶她去參觀選購。

下一站是著名的霞海城隍廟,據說是日本遊客必到勝地之一!因為聽說那裡的月老超靈。有朋友建議我,有天該到霞海城隍廟,看到有正妹求到好姻緣時,就上前告知說,我其實就是月老派來的XD  不過我還不想上水果日報,所以還是先忍一下吧。我們進到廟裡走了一圈就出來了,沒機會拜月老。

當初福建同安人家園於頂下郊拼中毀於械鬥焚燒,他們捨命護送城隍金身至大稻埕,六年後集資重建城隍廟於迪化街現址。當時三邑人雖然得勝,佔得了艋舺大部分利益,但好景不長,後來艋舺河沙淤積,不易停泊,船隻大多改停大稻埕。危機還真的是轉機啊!大稻埕於是逐漸取代艋舺,成為北台灣的商業貿易中心,大稻埕同安人又得到了商利。所以能夠逞一時之快,也未必佔得永久的利益啊!

我們很快地在迪化街逛了一下,當天正好封街辦市集,我們又能感受當年和過年前的熱鬧。迪化街還保留有幾幢有豪華巴洛克立面的老房子,可惜還未像歐洲或許多有歷史文化的國家一樣做到整條街原樣保留。我們走到鴻翔蔘藥行,老闆請我們喝了杯茶,我們猜半天沒人猜到是什麼茶,答案公佈才知是山楂茶,大家都拍頭大叫「哦」,是這個小時候就很熟悉的味道太久沒再出現了吧XD迪化街還有不少中藥店,現在仍賣著許多名貴藥材。

為了讓我們知曉迪化街的店鋪有多「狹長」,我們到了URS127。URS是都市再生前進基地(Urban Regeneration Station,URS),把破舊荒廢的都市空間或角落保留並再利用。URS127的老房子,讓我們見識到當年為了節稅,屋房設計成狹長型,因為稅是依照門面面積算的。為了透氣,中間還有個天井,並還裝飾有假窗,連排水的水管都是竹子造形等等。過去的老房子,真的比現在大多數水泥建築有人性化多了,而且也各角落都深藏文化意義,不像現代建築那麼單純重視功能性而膚淺。聽說迪化街因為巷弄太擁擠而曾被列入都更,還好因為會毀掉太多有特色的古蹟而暫時作罷。

由於時間不早了,我們得趕著回到永樂國小,途中經過大稻埕公園,大稻埕公園有塊泥塑看板,介紹了大稻埕當年販賣布帛、中藥、南北乾貨、包材、茶葉等的盛況。大稻埕公園裡還有寫出台灣歌謠〈望春風〉的李臨秋紀念銅像,旁邊有他的各種歌謠作品歌詞看板,以及輪流播出的歌謠。

最後,我們就回到了永樂國小,休息一下喝著工作人員為我們準備的珍珠奶茶,填寫問卷和領取證書,一天愉快的大稻埕文創之旅又劃下了滿好的句點。多虧了這次的文創之旅,以後經過大稻埕這些老地方,心中必然會上演許多有趣的故事 ^_^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74 篇文章 ・ 442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9
0

文字

分享

0
9
0

火箭阿伯的「臺灣太空港」願景——專訪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吳宗信

科技大觀園_96
・2022/01/16 ・4906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臺灣的「國家太空中心」於 1991 年成立至今屆滿 30 年。恰好在而立之年,行政院 11 月 25 日拍板「國家太空中心設置條例」,若立法院審查順利,太空中心將於 2022 年升格為直屬科技部的行政法人,大力推動我國太空科技及產業發展!

談到臺灣的太空發展,你可能會先想到 2019 年發射的「福衛七號」;但若談到火箭,你可能會先想起一個身著橘色連身衣的阿伯,操著臺語在 TED 講台上侃侃而談的身影,也就是現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吳宗信。

「火箭阿伯」吳宗信在今年 8 月接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在「產官學」三界都走了一遭。圖/呂元弘攝

放眼宇宙卻心懷鄉土的「火箭阿伯」,是很多人對吳宗信主任的印象。吳宗信在 2012 年在陽明交通大學創立了前瞻火箭研究中心(ARRC),同時也有創立太空科技公司的經驗。如今他在今年 8 月接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在「產官學」三界都走了一遭。

談到何為「太空產業」的基礎問題?吳宗信解釋,火箭與衛星的發展,需要很多不同專長的人才,仰賴跨領域合作,「是一門精密且嚴謹的系統工程。」

火箭產值雖然不大,卻對太空產業至關重要

談到臺灣的太空產業該如如何發展?吳宗信指出,要發展太空產業,除了過去國家太空中心專注於的衛星發展,擁有自主發射火箭的能力也很關鍵。以馬斯克的 SpaceX 為例, SpaceX 是先將火箭發展起來,接著才有如星鏈(Starlink)的衛星服務,透過這樣的過程來達成太空產業一條龍。

然而有趣的是,火箭其實只佔太空產業總產值的大約 2-3%,因此光靠火箭賺大錢其實很困難。既然產值很少,那大費周章的研發火箭到底有什麼好處呢?

對此吳宗信解釋,一個用在衛星上的設備和地面設備最大的差別,就是前者必須能在真空、高輻射、高溫差的太空環境運作,也要能承受震動、噪音等火箭發射過程帶來的考驗。

因此,雖然地面上也能模擬出類似太空中的環境,但要驗證一個設備是否符合「太空等級」,還是要直接送上太空長時間運作,經過真實的極端環境考驗才能見真章。如果有能力自己發射衛星,那對於太空相關設備的驗證頻率就能得到顯著提升,整條產業鏈的進步的速度才會快。

「遙測」及「通訊」雙軌進行,強化自主衛星發展能力

火箭研發是臺灣太空產業未來發展的關鍵,但同時衛星發展的腳步也並未因此停下來!國家太空中心目前正在執行自 2019 年起為期 10 年的「第三期太空計畫」,該計畫以開發「遙測衛星」為主。

吳宗信提到,在遙測衛星部分,目前有六枚解析度1米,經地面影像處理後解析度可達 0.7 米的「光學遙測衛星」(也就是福衛八號計畫)。福衛八號衛星第一枚(FS-8A)科學酬載的研製由成功大學負責,主要發展雙波段大氣瞬變影像儀與電子溫度密度儀,目前規劃於 2023 年發射;同時,太空中心未來也將再發展兩枚「超高解析度遙測衛星」。

福衛八號衛星示意圖。圖/國家太空中心提供

吳宗信指出,第三期太空計畫還有兩枚合成孔徑雷達(SAR)遙測衛星的計畫,不同於福衛二、五、八以「可見光」遙測,合成孔徑雷達因為觀測波段可以穿透雲層,全天候皆可使用是其優勢之一。

除了遙測衛星以外,發展「通訊衛星」也是國家太空中心的重要計畫。目前正在執行兩枚 B5G(Beyond 5G)衛星計畫,目前規劃 2025 可以發射第一枚;在研發上,衛星可以分成本體(Bus)與酬載(Payload)兩部分,對於臺灣首次自主發展通訊衛星,吳宗信表示,在衛星本體上,國家太空中心已經有一定的自製能力,「臺灣幾乎能百分之百自主研發了。」

至於 B5G 衛星的酬載部分,例如通訊模組等等,則正與工研院資通所合作,並與產業界一同發展相關技術,也希望未來能達到高度自主的研發能力。

臺灣太空產業要升級,得先著手打造「環境」

為了國產衛星載具的目標,吳宗信在 2012 年於交大成立了前瞻火箭研究中心,但這些年來前瞻火箭其實經營的非常辛苦。過去幾年,前瞻火箭大約募得一億六千萬新臺幣,製造火箭的技術也達到能讓火箭在空中懸浮的水準,但這似乎已經達到學校單位能做的極限,若要繼續發展下去,在人、時、地、物的支援都需要有更大的規模,然而學校不是企業或是國家單位,學生有自己的前途,因此難以留住人才。

另一方面,很多大學研究室在做的東西,由於相對單純,需要控制的變因很少,可以相對簡單的透過改變某一個部分就能夠看到效果,同時也可能只需要幾個學生合作就能夠完成。但火箭與衛星可不是這樣,它需要數百人的團隊合作,而一個系統可能有一萬個零件,只要一個螺絲做得不對,整個系統就會失效。這樣的工作,沒有一個由全職工作者組成的團隊,是很難完成的。

也因為火箭研發在學界內缺乏資源及環境,今年 8 月甫接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的吳宗信,在「換了位置卻沒換腦袋」的情況下,轉換跑道繼續推動臺灣的太空產業發展,捲起袖子,誓言把臺灣的太空產業環境建立起來!

吳宗信(左)8 月接任國家太空中心主任;中為國研院吳光鐘院長、右為前代理主任余憲政。圖/國家太空中心提供

建立產業基石,是國家機關的重責

吳宗信表示,過去開發火箭跟很多廠商合作的過程中,他也將臺灣的產業掃過一遍,發現臺灣的太空相關產業鏈其實深度及廣度兼具,甚至有許多廠商原本就有接到歐美國家訂單生產太空相關零組件,只是基於保密協議廠商不能宣傳。

那既然臺灣並非沒有發展太空產業的能力,以前為什麼不做呢?吳宗信說,就像是廣告中的一段經典台詞:「阿伯,失火了你怎麼不跑?」「啊腳麻是要怎麼跑?」由於沒有適當的發展環境與法規,很多事情就無法順利進行,像是不久前晉陞公司的飛鼠一號火箭在國內無法順利發射,就是實際的例子。

因此吳宗信認為,雖然國家單位的效率一定不比有生存壓力的私人公司,但國家卻能夠改善整體產業的發展環境,「就如同廚師要煮出好菜,也要先有廚房和爐具。」而在未來的太空產業中,廚師是民間廠商,那麼國家的角色就是幫忙把廚房準備好。像是目前完成立法的《太空發展法》、以及未來國家火箭發射場的設立等,就是建立太空產業發展基石的重要工作。

同時,與民眾、民代的溝通,也是發展太空產業非常重要的一環,吳宗信也提到,讓事情清楚透明,是讓大眾與民意代表從懷疑到支持的關鍵。

打造臺灣太空港:實現「南火箭北衛星」願景

隨著全世界太空產業的發展,未來也充滿不同的可能性,像是 SpaceX 有提出利用星艦(Starship)火箭系統,進行長程國際航班的構想,如同現代的港口與機場,未來臺灣可能會需要「太空港」來滿足各種火箭發射的需求。而太空港也會需要對應的後勤設施,並且可以結合太空產業科學園區,讓國內外的太空公司設廠製造火箭與衛星。

另一方面,這樣的太空港也可以結合地方特色發展觀光,「說不定以後每個臺灣的年輕人成年禮,都可以去參觀火箭發射和國家太空博物館」吳宗信說道。

吳宗信也提出了「南火箭、北衛星」的構想,期許未來臺灣南部能成為火箭研發、生產與發射的重要基地,而北部則可以延續過去國家太空中心發展衛星的基礎,成為衛星發展重鎮。 

吳宗信指出,未來臺灣可能會需要「太空港」來滿足火箭發射的需求;圖為美國的甘迺迪太空中心,為 NASA 發射火箭的重要太空港。圖/Pixabay

投資太空不是豪賭,科研走的每一步都算數!

吳宗信表示,在太空產業發展上若政府願意帶頭出來衝,民間會有更多企業投入太空產業。

吳宗信說,過去臺灣在不同產業的嘗試,有半導體業的成功案例,但也有許多投入資源卻沒發展起來的產業。但投資本來就不可能穩賺不賠,也不能永遠固守既有的優勢產業。現在太空產業出現了機會,並不代表做了一定會成功,「但不做就完全沒有機會了。」

另外,太空產業的發展最終不論是否能開花結果,投入資源訓練出來的人才、發展出的技術其實都能應用在不同領域。像是 1960 年代的美國,就因為阿波羅登月計畫所需,大力推動如 IBM 等民間電腦公司的快速發展,「科技就是這樣一步一腳印創造出來的。」

如果想要進入太空產業,可以怎麼準備?

跨領域合作在太空產業非常重要。吳宗信說明,在衛星方面,大約有三分之二與電機和資訊工程相關,而火箭方面,則是有三分之二與機械、材料與結構等等相關。因此對於有志在未來投入太空產業的學生,航太系會是很好的選擇,但很多理工科系也都與太空產業有關,職涯發展上不會因「非航太系」而受限。

吳宗信也鼓勵對於太空產業有興趣的大學生在本科系繼續學習的同時,可以在大三大四去修一些與衛星、推進等等課程,接著研究所再到國內外相關系所深造。

而職場的選擇,則要取決於自己想要「怎麼參與太空產業」,像是進入一家太空產業鏈上製造特定零組件的公司,也是參與太空產業的一種方式,而若是想接觸更完整的太空產業,則可以選擇到做系統整合的公司或是太空中心就職。

火箭與衛星都是複雜的「系統工程」

火箭與衛星的研發製造,都必須整合很多不同次系統,是一門非常精密且嚴謹的系統工程。以火箭系統為例,推進、結構、航電、軟體、硬體和通訊等系統缺一不可,這些系統各自都是不同的專業,但系統間又要能完美的配合,若火箭上任何系統無法順利運作或配合,這支火箭就跟「沖天炮」差不多了。

而臺灣的大學科系目前在授課上較少有「系統工程」的規劃,每個不同專業的領域各做各的就像是一個樹林裡,「有些人種芒果,有些人種龍眼,每一群人都很擅長照顧自己的作物,但卻不知道樹林裡還有哪些水果。因此就需要有人開直升機從上往下看,看看到底有哪些資源,並且對其他領域稍微多懂一些,才能有效的整合。」

吳宗信強調,系統工程就是「不能見樹不見林,更要『見樹又見林』」。也因此,吳宗信也期待未來臺灣能有「太空系統工程」碩博班的設立,以培育更多產業所需的太空人才。

從打橄欖球到做火箭,那些同樣重要的事

訪談中吳宗信也分享自己在臺大時期是橄欖球隊一員,主打九號傳鋒[註]位置的吳宗信笑著說:「那時候我這個體格,在全臺灣高中以上的橄欖球員中應該就是我最輕,不到 50 公斤,但憑著快速靈活的身手,也能成為球隊中重要的一員。橄欖球很好玩,在倒地之前只能將球往後傳,一定要球傳下去,任何位置都很重要,我也在那邊學到很多團隊合作精神。」

吳宗信表示過去做火箭時,有好幾次測試中火箭摔在地上,甚至斷成兩截,面對不斷失敗產生的壓力,其實對身體及精神都是折磨,這些挫折也曾讓團隊懷疑過,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做火箭?但就如同橄欖球場上的磨難,但當很多人一起做事時,就可以分工合作,克服很多困難與阻礙。

而不論是打橄欖球或是做火箭,吳宗信說,他很喜歡扮演「箍桶」(臺語:khoo-tháng)的角色,也就是木桶上的鐵環。因為有了箍桶將木片整合在一起,木桶才不會散掉,就像是系統工程中,要將不同次系統整合串聯一樣。

註解

  • 註 1:「傳鋒」是橄欖球隊型的九號位,在多數的比賽中,Scrum-half 擔任從前鋒群中接過球並傳給後衛的角色。他們善於團隊溝通,特別擅長指揮前鋒,主要目的是提供後衛群穩定俐落的傳球。

科技大觀園_96
84 篇文章 ・ 331 位粉絲
為妥善保存多年來此類科普活動產出的成果,並使一般大眾能透過網際網路分享科普資源,科技部於2007年完成「科技大觀園」科普網站的建置,並於2008年1月正式上線營運。 「科技大觀園」網站為一數位整合平台,累積了大量的科普影音、科技新知、科普文章、科普演講及各類科普活動訊息,期使科學能扎根於每個人的生活與文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