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牛奶的事實與被抹黑

活躍星系核_96
・2014/10/16 ・294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624 ・十年級
Credit: Judy Baxter via Flickr
Credit: Judy Baxter via Flickr

文/杜宗哲|中興大學動物科學所碩士

相信很多人都看過〈牛奶將人類送進癌症的墳墓〉、〈千萬不要把牛奶、優酪乳當好東西了〉之類的文章。這類文章大部分僅引用單方面的論文就做出結論,可信度非常值得商榷。乳牛產乳、牛乳成分到致癌機制,這背後牽扯到相當多的科學理論與實務及許多酪農的心血,以下就網路文章內容的一些問題進行討論。

《牛奶、謊言與內幕》牛奶可能致癌及糖尿病〉這篇是很多畜牧人,看到會火冒三丈的謠言文章。該文章提到很多科學文獻,其實很多都是片段隻字而已。針對該文章提到的一些質疑,提出另一方面的看法供大家參考,畢竟這種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事情,就由得大家自己判斷了。

科學家找到了牛奶致癌及導致糖尿病的證據?

近期的學者研究顯示,青春期大量攝取乳製品、全脂乳與前列腺癌的相關性可能存在[1][2];但同時也有學者認為乳糖、牛乳、乳製品與前列腺癌兩者之間沒有關聯[3][4]。對子宮內膜癌[5]、膀胱癌[6]、心血管疾病[7]均顯示無直接相關,可能還有降低大腸癌的風險[8]。另外有顯示攝取乳製品可能會增加乳癌的風險[9];而另一篇研究顯示沒有證據證實牛乳、乳製品與乳癌有關聯[10]。也有研究顯示牛乳與卵巢癌無直接相關[11]。Crane等人綜合了許多研究報告,亦指出卵巢癌與所攝食的食物沒有關聯[12]。而搜尋diabetes(糖尿病)也有增加、無關連,甚至降低致病風險的結果[13][14][15][16]。

以上列舉的論文正反面都有,顯示牛乳與癌症、糖尿病不一定相關的事實,更可能根本不是因為牛乳導致的。

乳牛都打高劑量的賀爾蒙才會不斷的產乳?

網路謠言總是利用生長激素來大做文章,說乳牛一整年都會產乳是因為打了生長激素。在作業上的確會對乳牛施打一些激素,不過乳牛為什麼一整年都會產乳在先前的文章已經介紹過,在這裡就介紹牛到底打了什麼激素。

美國 FDA 在 1994 年通過了重組牛生長激素(rbGH)的使用,他是一種是透過生物科技合成的蛋白質,與牛自己產生的生長激素具有相同結構與功能。在乳牛產乳高峰前施打,使得產乳高峰可以維持,延緩產乳量下降的時間,以增加產乳,不過這在台灣、加拿大、日本、紐西蘭、澳洲、歐盟等是不被允許使用的。

以台灣來說,真要發生施打激素這件事情,會發生在使動物「發情同期化」。為了管理作業上的方便,發情同期化可以省去發情觀察的步驟,目前已有相關產品可以直接應用。原理大致上就是注射 GnRH(激性腺釋放激素),之後注射 PGF2α,有個固定的步驟,過程就不詳述。

如此一來,場內的乳牛下一個發情週期就會在同一個時間發生,就可以在同一時間配種。不過那藥1個劑量要價350元台幣,一頭乳牛的一個療程約需要1400元台幣,萬一同期化失敗就要重來一次,因此到底要不要花錢使乳牛群同期化也是一個課題,基本上看見母牛發情就會盡快配種。同期化跟產乳並沒有太直接的關係,同期化之後還是要經過人工授精、懷孕後才會開始產乳,並不是靠施打激素來讓乳牛產乳的。

牛乳中的IGF-1會致癌?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1 (IGF-1, 類胰島素生長因子第一型),當生長激素進入肝細胞後,會使肝細胞分泌 IGF-1。IGF-1 能夠增加肌肉強度、增加骨質密度、幫助神經修復、減少膽固醇、減輕高血壓症狀等功能。有研究顯示酪蛋白、IGF-1、雄性激素、雌性激素會有致癌風險,又牛乳中含有這些物質,因此有心人士就將三者劃上等號,牛乳=有激素=會致癌,這對牛乳太不公平。

「那麼人類母乳的 IGF-1 含量是 2.2 ng/mg protein,牛乳 IGF-1 含量則是 0.6 ng/mg protein,人乳是牛乳的3.6倍[17],而酪蛋白則是普遍存在於哺乳動物的乳汁中,又該如何解釋呢? 」

網路的文章中提到了 Shen et al. (2004)這篇論文[18],作者群為哈佛大學醫學院、牛津大學和「成功大學醫學院」,題目是「IGF-1會刺激鉀氯離子的運輸通道,而此運輸為人類卵巢癌和子宮頸癌細胞入侵及擴散必須的途徑」。這篇文章通篇「完全沒有提到任何牛乳或乳製品」,卻將牛乳冠上會致癌的污名。引用這篇文章的作者同樣也是犯了牛乳、IGF-1及致癌三者直接畫上等號的謬誤。

為什麼不能直接將他們畫上等號? 這就要回到消化吸收的概念。

有研究顯示施打 rbGH 的乳牛,其產的牛乳當中 IGF-1 含量會增加,但不管所喝的牛奶是否使用過 rbGH,牛奶中 IGF-1 的含量還是很低的。牛乳經過消化、吸收之後,就算 IGF-1 濃度再高,到達人體內也「不再具有生物學活性」。亦有研究顯示,單獨口服 IGF-1 不能使其進入血液,且用同位素標記法直接測量發現,從腸道吸收的 IGF-1 的量可以忽略[19][20]。

結語

牛奶的確是個優良的蛋白質來源,但凡事物極必反,任何單一食品食用過多都會造成的營養不均衡,因此建議大家還是要均衡飲食。另外,網路上充斥著太多危言聳聽、內容不實或是偏頗的文章,又網路上習慣快速閱讀文章的風氣,造成讀者不容易判斷文章內容的真偽。要傳播自己的理念非常歡迎,但實在是沒必要利用攻擊他人的手段來達成目的。

參考資料:

  1. Torfadottir JE et al. Milk intake in early life and risk of advanced prostate cancer. Am J Epidemiol. 2012 Jan 15;175(2):144-53. doi: 10.1093/aje/kwr289.
  2. Song Y et al. Whole milk intake is associated with prostate cancer-specific mortality among U.S. male physicians. J Nutr. 2013 Feb;143(2):189-96. doi: 10.3945/jn.112.168484.
  3. Pettersson, et al. Milk and dairy consumption among men with prostate cancer and risk of metastases and prostate cancer death.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12 Mar;21(3):428-36. doi: 10.1158/1055-9965.EPI-11-1004.
  4. Travis RC et al. Genetic variation in the lactase gene, dairy product intake and risk for prostate cancer in the European prospective investigation into cancer and nutrition. Int J Cancer. 2013 Apr 15;132(8):1901-10. doi: 10.1002/ijc.27836. Epub 2012 Oct 17.
  5. Ganmaa D et al. Milk, dairy intake and risk of endometrial cancer: a 26-year follow-up. Int J Cancer. 2012 Jun 1;130(11):2664-71. doi: 10.1002/ijc.26265. Epub 2011 Sep 17.
  6. Fei Li, Sheng-li An, You Zhou, Zhong-kun Liang, Zhan-jiang Jiao, Yu-ming Jing, Pei Wan, Xiao-jun Shi, Wan-long Tan. Milk and dairy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bladder cancer: a meta-analysis. Urology. 2011 Dec;78(6):1298-305. doi: 10.1016/j.urology.2011.09.002.
  7. Sabita S Soedamah-Muthu et al. Milk and dairy consumption and incidence of cardiovascular diseases and all-cause mortality: dose-response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Am J Clin Nutr. Jan 2011; 93(1): 158–171. Published online Nov 10, 2010. doi: 10.3945/ajcn.2010.29866
  8. Aune D et al. Dairy products and colorectal cancer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cohort studies. Ann Oncol. 2012 Jan;23(1):37-45. doi: 10.1093/annonc/mdr269. Epub 2011 May 26.
  9. Jia-Yi Dong, Lijun Zhang, Ka He, Li-Qiang Qin. Dairy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breast cancer: a meta-analysis of prospective cohort studies. Breast Cancer Research and Treatment. May 2011, Volume 127, Issue 1, pp 23-31
  10. Berkey CS et al. Dairy intakes in older girls and risk of benign breast disease in young women.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13 Apr;22(4):670-4. doi: 10.1158/1055-9965.EPI-12-1133. Epub 2013 Mar 29.
  11. Merritt MA et al. Dairy food and nutrient intake in different life periods in relation to risk of ovarian cancer. Cancer Causes Control. 2014 Jul;25(7):795-808. doi: 10.1007/s10552-014-0381-7. Epub 2014 Apr 11.
  12. Tracy E. Crane et al. Dietary Intake and Ovarian Cancer Risk: A Systematic Review. Cancer Epidemiol Biomarkers Prev. 2014 Feb;23(2):255-73. doi: 10.1158/1055-9965.EPI-13-0515. Epub 2013 Oct 18.
  13. Choi et al. Dairy Consumption and Risk of Type 2 Diabetes Mellitus in Men. Arch Intern Med. 2005;165(9):997-1003. doi:10.1001/archinte.165.9.997.
  14. Van Belle et al. Type 1 Diabetes: Etiology, Immunology, and Therapeutic Strategies. PPhysiol Rev 91: 79–118, 2011; doi:10.1152/physrev.00003.2010.
  15. Struijk EA et al. Dairy product intake in relation to glucose regulation indices and risk of type 2 diabetes. Nutr Metab Cardiovasc Dis. 2013 Sep;23(9):822-8. doi: 10.1016/j.numecd.2012.05.011. Epub 2012 Jul 23.
  16. O’Connor LM et al. Dietary dairy product intake and incident type 2 diabetes: a prospective study using dietary data from a 7-day food diary. Diabetologia. 2014 May;57(5):909-17. doi: 10.1007/s00125-014-3176-1. Epub 2014 Feb 8.
  17. Nagashima K et al. Levels of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I in full- and preterm human milk in comparison to levels in cow’s milk and in milk formulas. Biol Neonate. 1990;58(6):343-6.
  18. Meng-Ru Shen et al.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 1 Stimulates KCl Cotransport, Which Is Necessary for Invasion and Proliferation of Cervical Cancer and Ovarian Cancer Cells. J Biol Chem. 2004 Sep 17;279(38):40017-25. Epub 2004 Jul 19.
  19. Burrin DG et al. Is milk-borne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I essential for neonatal development? J Nutr. 1997 May;127(5 Suppl):975S-979S.
  20. Donovan SM et al. Orally administered iodinated recombinant human 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I (125I-rhIGF-I) is poorly absorbed by the newborn piglet. J Pediatr Gastroenterol Nutr. 1997 Feb;24(2):174-82.
  21. 沈華山。乳品加工學
  22. 牛乳不該一味受負面新聞挨打〉中華民國乳業協會 。[ 2012/3/16]
  23. 徐濟泰。〈牛乳到底能不能喝?〉臺大農業推廣通訊雙月刊91期
  24. 牛奶致癌?〉泛科學[2013/11/29]

本文轉載自你所不知道的畜產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喝母乳的寶寶能提升神經認知功能?——是真的!而且「曾經喝過就有效」

查克爸
・2021/10/26 ・301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喝母乳的寶寶,真的會更聰明嗎?母乳不僅能夠提供小寶寶所需的營養以及免疫力,而透過母親的生理機制,更能將各種符合自己孩子需求的成分,客製成孩子專屬的母乳。需要發育大腦,就多給些相關的成分,如果要長肌肉也沒問題,媽媽隨時隨地都準備為孩子產製最適合的母乳,這可是任何產業都難以複製的機能。因此母乳被說是對寶寶是最好的禮物,想當然各種與母乳哺育相關的研究主題,便是眾多學者探討了解的目標。

其中,研究智力發展應該是最吸引人的主題之一,不過目前為止也是有研究指出,母乳哺育的孩子,他們的平均智商與沒有母乳哺育的孩子相差無幾,這不知潑了多少人一身的冷水,掃了無數爸媽的興致。但以前的證據說智商沒差異,不代表新的研究一樣沒差異,科學這件事就是會不斷變化,產出新的結論,全世界仍有不少研究都提出母乳可能使寶寶更聰明。

這次要介紹的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URMC)神經科學研究所(Del Monte Institute for Neuroscience)的成果就是其中之一,他們這次提出的新證據是與認知能力有關,而且他們的結論應該會讓人眼睛一亮,因為他們發現,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與 9-10 歲兒童的部分認知發展有關連,而且只要孩子有吃母乳一段時間就可以看出差異[1]

人類積極探索智力,母乳與智力的關係更是熱門主題之一。圖/Pixabay

改變研究方向,找出母乳與智力之間的正向證據

隨著各種研究產出,我們得以知道智力受到很多變項影響,尤其是與父母親直接相關的因素,例如父母的社經地位、智力程度、學經歷等都可能使孩子擁有較高的智力。換句話說,也就是研究者比較了相同教育程度或是經濟程度的母親後,結論是不管有沒有哺餵母乳,他們孩子的智商分數可能相近。

既然知道多種因素可以影響智力,便要在研究方法的設計下足功夫,因為要盡可能控制所有影響,讓母乳哺育的小孩,以及沒有母乳哺育的小孩都能在同一個基準線上比較,才能看出客觀上的差異,或可說是未能控制好混雜因素[2]

不過就如開頭所說,研究目標、方法不同,看到的成果就不一樣,羅徹斯特大學醫學中心這篇藉由分析青少年大腦認知發展研究計畫[3](The Adolescent Brain Cognitive Development Study;ABCD Study)數據的報告,就看到了母乳與認知的正向關係,改而分析更細項的各種認知能力[4],其涉及了執行與感知、學習、記憶、理解、意識、推理、判斷、直覺和語言相關的等各種任務技能。

認知能力分好多,研究分析哪些?

這個認知研究採用 ABCD 研究數據來探討,但為了減少測量誤差的影響(例如孩童曾經暴露會接觸酒精的環境、未參加訪視的兒童等因素),研究者最終保留了 9,116 名兒童的數據,並以此分析母乳哺育時間與神經認知能力之間的關係。那列入分析的認知能力向度有哪些?

向度一共有三項,而且跟每個人都有關,分別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執行能力(executive function)以及記憶力(memory),而這三項能力各自有其解釋在,如一般能力,美國心理學會對此提出的解釋定義是,一種可以被衡量的能力,且被認為是基礎能力,用來處理所有與智力相關的任務。

再來是執行能力,這個能力則可用來管理和控制工作記憶、注意力,也跟抽象思考等種種認知過程有關,像是設定目標、想像並預見;最後一個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記憶力,是透過大腦系統所儲存的訊息,是能回憶特定訊息或曾經有過的經歷。

不過這些能力的發展程度真的能評量嗎?放心,各項認知能力背後有眾多的研究依據,也發展出各種不同的測量方式來評定。像是「魏氏兒童智力量表的矩陣推理測驗」就在這個研究被用來測量知覺推理和組織、空間訊息處理等相關的能力;而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 NIH Toolbox®-Cognition battery,也在這個研究裡被整合運用評估兒童的神經和行為功能。最後通過次數以極多的神經認知測驗,也才讓研究結果得出有吃母乳的小朋友,是能改善某個認知能力。

針對各種能力、認知所開發的測驗,不斷的被開發出來並應用。圖/Pexels

母乳真的有助於認知能力!是哪一項呢?

研究要分析的有一般能力、執行能力以及記憶力,那究竟哪像能力獲得提升呢?鏘鏘,從數據提供的結論是一般能力(general ability)與母乳哺育的時間長短有顯著關聯[1]。但你可能會說「怎麼才提升一種能力?」,這時候我們要關注的是,在心理學上的一般能力也包含多種能力,一般能力只是所有分向能力的統整稱呼。

研究中把這九千多位 9-10 歲的孩子,依照他們吃母乳的時間長短分成四組,第一組是 0 個月的控制組,接著是三組母乳哺育的實驗組,分別是 1-6 個月、7-12 個月以及吃母乳超過 12 個月的寶寶,可以看到在母乳哺育期最短的 1-6 個組別寶寶,他們在一般能力的測驗結果,比起沒吃母乳的寶寶有所提升,而且隨著母乳哺育的時間變長,孩子們在一般能力的發展程度也越來越高。

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研究結果就是,今天有某一個家庭選擇餵養母乳,即便哺育期間落在有點長又不算太長的 2 個月或是半年內,對寶寶的神經認知發展來說也是有幫助的,這也符合研究人員的設定目標,因為這有望幫助改善人們的動機,讓更多人想要母乳哺育,不只告訴每個家庭們可以量力而行,也藉此呼籲政府、社會企業能夠更設身處地為媽媽們著想。

母乳哺育與一般能力認知的關聯性較高,且隨著期間變長而增加。資料/參考資料1

研究成果重要,但更該考慮「人」

各種母乳相關的科學證據報告,讓母乳對孩子的好處不言而喻,這次介紹的研究也是,也的確可以藉由這些證據協助家庭做出決定,讓他們決定是否要餵養母乳,但這篇研究成果的重點,是希望能夠「鼓勵」家庭選擇用母乳哺育寶寶,而不是「非得要」。

不可否認的是,母乳哺育對媽媽們是一個壓力來源,常常聽到「給寶寶最好的」,反而讓各種美好變成壓力,像是聽到哪位媽媽不給寶寶吃母乳,各種批評襲來,不餵母乳變成一種罪過。而如果選擇母乳哺育,又可能因為家人不支持而宣告放棄。

母乳對寶寶有幫助,但家人彼此間的支持才更重要。圖/Pixabay


研究也實實在在告訴我們,餵養母乳的意願及時間長短,可是牽涉眾多因素,其中個體因素如教育程度、年齡會改變想法,還有環境和社會文化影素也會影響,例如就業問題、丈夫支持程度、家人態度也都大大的參雜其中[6]

因此每個家庭間的討論、媽媽的個人意願都很重要,有了共識後再來下決定,而當你們決定好要給寶寶母乳,又就差那決定性的臨門一腳時,不妨想想這篇研究提出的結論,「只要曾經給寶寶喝母乳,便有機會提升他特定的認知能力喔」。

參考資料

  1. Lopez, D. A., Foxe, J. J., Mao, Y., Thompson, W. K., Martin, H. J., & Freedman, E. G. (2021). Breastfeeding Duration Is Associated With Domain-Specific Improvements in Cognitive Performance in 9-10-Year-Old Children. Frontiers in public health, 9, 657422. https://doi.org/10.3389/fpubh.2021.657422
  2. Walfisch, A., Sermer, C., Cressman, A., & Koren, G. (2013). Breast milk and cognitive development–the role of confounders: a systematic review. BMJ open, 3(8), e003259. https://doi.org/10.1136/bmjopen-2013-003259
  3. https://abcdstudy.org/
  4. https://dictionary.apa.org/cognitive-ability
  5. Natland ST, Andersen LF, Nilsen TI, Forsmo S, Jacobsen GW. Maternal recall of breastfeeding duration twenty years after delivery. BMC Med Res Methodol. 2012 Nov 23;12:179. doi: 10.1186/1471-2288-12-179. PMID: 23176436; PMCID: PMC3568415.
  6. Shi, H., Yang, Y., Yin, X. et al. Determinants of exclusive breastfeeding for the first six month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tudy. Int Breastfeed J 16, 40 (2021). https://doi.org/10.1186/s13006-021-00388-y

所有討論 1
查克爸
156 篇文章 ・ 376 位粉絲
查克爸|醫學生物技術領域 碩士,現職為開發自然科學評量工具的研究 人員,將各種研究設計為科學教育評量工具的同時,也投入喜愛的科普領域。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