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6
0

文字

分享

0
6
0

隨著交通工具傳播的物種——擴散的生態危機│環球科學札記(30)

張之傑_96
・2021/06/09 ・2232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 / 張之傑

六月一日,吃過午餐到八樓散步,在星光廳外看到一隻小鳥,應該是停靠聖米格爾島時從八樓或九樓舷門飛進來的。我想把牠抓住,牠有氣無力地飛進星光廳的沙發椅底下躲起來。我們繞了一圈回到星光廳,看到一位日本婦人手捧著小鳥,另一人跟在後頭,連說tori(鳥)。日本婦人打開舷門,把小鳥放在甲板上放生。小鳥飛翔能力有限,沒能力飛回陸地。牠又是食蟲的(嘴巴是尖的),船上沒有蟲子吃,終究是死路一條。

嘴巴是尖的食蟲鳥很難在船上生存。圖/Giphy

此行在我們房間(7060室)發現過兩次蒼蠅,一次蚊子。我們上船時,已消過毒,蒼蠅、蚊子和那隻小鳥一樣,都是停靠港口時飛進來的。我們住的七樓沒有舷門,八樓和九樓有舷門,平時關得緊緊的。我們靠港時大多經由四樓舷門下船,而且在最後回船時刻之前,四樓舷門一直開著。蒼蠅、蚊子通常低飛,所以很可能是從四樓舷門飛進來的。至於那隻小鳥,可能隨著人們出入,從八樓或九樓舷門飛進船內。

如果以上推論正確,也就是蒼蠅和蚊子是從四樓舷門飛進船內的,那麼要飛進七樓的7060室仍得大費周章。可能經由樓梯間飛到七樓,也可能飛進電梯來到七樓。七樓有兩大排艙房,管家打掃房間時門開著,可能就那麼湊巧,當管家打掃7060室時趁機混了進來。當然啦,也可能是我們出入時跟著飛進來的。

從我們住的7060室就打死過兩隻蒼蠅、一隻蚊子來看,靠港時飛進來的蒼蠅、蚊子應該不少。船隻靠港時或運送貨物時,動物溜上船或被帶上船,這類事司空見慣。當年我帶學生到基隆八斗子採集,親眼看到老鼠沿著纜繩爬進漁船。

演化生物學有項基本理論——同源,意思是說,同一物種不可能有兩個起源地。舉例來說,人們咸信家貓(Felis catus)由野貓(F. silvestris)馴化而成,但野貓有若干亞種,近年經由基因分析,家貓的基因和中東亞種一致,意味著家貓起源於單一地區,即約一萬年前的肥沃月彎。

二○○四年,科學家在賽普魯斯發現一處約九五○○年前的墓葬,一旁有座小墳,其內有隻貓咪的骨骸。貓不是地中海地區原生動物,所以一定是隨著人類搭船來的,或許就是來自比鄰的地中海東岸地區。這一發現也和家貓源自中東一致。

如今常見的兩種蟑螂——美洲蟑螂(Periplaneta americana)和德國蟑螂(Blattella germanica),其實源自非洲,十六世紀隨著船隻進入美洲,現已分佈世界各地。之所以冠名美洲和德國,和冠名標本(模式標本)的採集地或來源有關。這和原產中國的山茶花(Camellia japonica)的情形類似,七世紀傳到日本,十七世紀從日本傳到歐洲,遂令歐洲人以為是日本原產的。

近年常有火蟻的新聞,最新一則為二○二○年三月十一日,台北市圓山兒童樂園舊址發生火蟻咬人事件。火蟻原產南美洲,一九三○年代侵入美國南方,其後隨著貨櫃四處傳播,二○○三年在桃園機場周邊出現,現已分佈至嘉義、新竹、新北市及台北市等地,被農委會列入十大外來入侵物種之一。火蟻咬人極其疼痛,少數人甚至有昏迷、暈眩現象。火蟻還會侵害土棲動物,危害嚴重地區常造成蚯蚓及本土螞蟻滅絕。

農地上的火蟻蟻丘。美國農業部發佈圖片。圖/Wikipedia

大虎頭蜂(Vespa mandarinia)侵入歐洲是另一個例子。大虎頭蜂分布東亞溫帶及亞熱帶地區,是世界上最大的胡蜂。二○○五年隨著從東亞進口的陶器中進入法國(大虎頭蜂喜歡在地下坑洞中築巢,生境和陶器相似,有些就在陶器內營巢),十年後已蔓延西歐各地,破壞了當地的生態平衡,對養蜂業危害尤甚。

大虎頭蜂以昆蟲為食,經常攻擊蜂巢,牠們對東方蜜蜂(Apis cerana)的危害不大,這是因為東方蜜蜂已演化出一種防衛機制,集合起來把入侵者裹成蜂球,使裹在其中的大虎頭蜂熱死。西方蜜蜂(A. mellifera)沒有這樣的防衛機制,一窩大虎頭蜂平均可以摧毀五個蜂巢!檢測各地大虎頭蜂的基因,其實是少數幾隻蜂后的後代。

大虎頭蜂原分佈東亞,現已散播至歐洲,對歐洲養蜂業造成重大為害。圖為其蜂后。Yasunori Koide攝。圖/Wikipedia

蘋果蠹蛾(Cydia pomonella)也是個例子。媒體常有從美國進口的蘋果又檢出蘋果蠹蛾幼蟲,防檢疫局已全數銷毀,並暫緩核准進口云云。蘋果蠹蛾是世界上最嚴重的蛀果害蟲之一,一九九五年列為我國十六大害蟲名單。成蟲通常將卵產在果實表皮或果實附近葉片上,孵化的幼蟲尋找適當蛀入點侵入果實蛀食,造成落果,或果實品質低劣,無法食用。果園一旦遭到入侵,被害率可達百分之九十以上。所幸因防治得法,目前尚未造成危害。

船隻為了維持空載時的穩定度,常汲取海水注入船艙,稱為壓艙水。當壓艙水排放時,水中的生物就會移到另一個地區,影響當地的生態系統。舉例來說,我們吃的長牡蠣(Crassostrea gigas)原產西太平洋海域,但隨著壓艙水已分佈到南北美洲、歐洲、澳洲、紐西蘭及非洲。在丹麥,已排擠當地原產牡蠣,造成生態危機。

關於隨著交通工具傳播的物種,我個人有個經驗。約十年前,我從敦煌買回一些葡萄乾,回家後裝在玻璃罐裡。一天發現罐子裡有隻蛾,正在撲弄著翅膀,我把牠放了。隨即想到外來物種問題,如果再孵化出一隻,而且和前一隻是一公一母,豈不惹出禍事!我把買回的葡萄乾放在微波爐裡加熱,殺死可能藏在裡面的蛹,那放出去的一隻孤寡一人,已不足為害。

文章難易度
張之傑_96
43 篇文章 ・ 194 位粉絲
張之傑教授,科學史家,為中央研究院科學史委員會委員、中華科技史學會創始人;另研究科普學、辭書學、民間宗教、民間文學、西藏文學等。寫作小說及少兒讀物大多使用筆名(章杰),其餘大多使用真名。其科普作品以文筆流暢、條理清晰、富含人文精神著稱。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用最新儀器,分析鯨豚死因的「鯨豚調查局」——專訪臺灣大學獸醫學院楊瑋誠教授

科技大觀園_96
・2021/06/23 ・3657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受訪時被問及人們鯨豚最大的誤解是什麼?「海豚過得很好,想要像海豚一樣在海裡自由自在。」台大獸醫專業學院副教授,專業為鯨豚保育醫學的楊瑋誠談到遭遇到生存危機的鯨豚,直率坦言:「我不想跟海豚一樣,尤其是在台灣。」

全世界共有 80 多種鯨豚,有 30 多種會出沒在台灣周遭的海域,許多生存狀態都岌岌可危。舉例來說,近年來大眾最耳熟能詳、在政治攻防佔有一席「會轉彎」名言的台灣白海豚(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就是生活在台灣海峽的特有種,近年來的觀察顯示,其族群數量約莫不超過 50 隻。

現今的鯨豚研究有哪些主要的努力目標?生活在大海中的鯨豚面臨了那些威脅?一般人對於鯨豚有哪些誤解?楊瑋誠創立粉絲頁「CIB 鯨豚調查局」,就是希望經由研究專題介紹、擱淺事件追蹤等,讓大眾更認識鯨豚。

FB 粉絲專業「CIB 鯨豚調查局」旨在讓大眾更了解鯨豚。圖/pexel

鯨豚調查局在調查什麼?

「為什麼用『調查』這兩個字,而不是鯨豚研究室,或單純的鯨豚愛好者的FB社群,是因為我們認為『調查』這兩個字是有需要的。」楊瑋誠分享當初也考慮過「救援隊」之類的稱呼,最後還是決定用「調查局」,一方面強調其中的急迫性與重要性,另一方面保留其中抽絲剝繭解開鯨豚的遭遇、針對事實下判斷的語感。

不只錯誤的迷思,人們的「感性」有時也會成為保育討論的阻礙。楊瑋誠認為,處理鯨豚面對的問題,極度需要科學、理性的證據。不管是討厭或喜歡鯨豚,都要保持理性、有多少數據說多少話。在公共政策或各種爭議上,才有討論對話的空間。

舉例來說,楊瑋誠多年前在海洋公園服務時,就曾遇過遊客投訴表演音響音量過大、認為會傷到海豚。團隊後來秉著研究精神測量水下音量,發現經過水的隔絕後,真正在水中傳播的音量,尤其是在海豚能夠接收到的音頻已經減弱到幾乎沒有影響。

「鯨豚擱淺的死因分析」是鯨豚調查局的重要目標,在死因資訊尚未明瞭時,不少人會捕風捉影任意猜測,像是看到胃裡面有垃圾,就說死因是吃垃圾。楊瑋誠舉例,在 2020 年 1 月 19 日,宜蘭新城溪出海口擱淺的柯維氏喙鯨,外表並無重大創傷,經解剖、組織切片與細菌培養後,才在排除細菌感染的情況下,診斷是罹患了「潛水夫病」,根據過往研究,巨大噪音(如軍事聲納)會使鯨豚受到驚嚇,改變鯨豚原本潛水的模式,使鯨豚罹患潛水夫病。因此調查局也推測,這次的擱淺原因,很可能是源於台灣周邊海域軍事升溫,海上軍事演習頻繁所造成。

鯨豚擱淺事件層出不窮,「鯨豚擱淺的死因分析」是鯨豚調查局的重要目標。圖/pexel

噪音對鯨豚的影響是非常大的,而近期即將組建的風力發電機組,其打樁造成的巨大聲響,無疑是鯨豚保育必須關注的現況。近期,楊瑋誠也發表了打樁機噪音對鯨豚影響的研究,希望能藉由科學研究提供的數據為基礎,一同制定相關規範,並在施工階段採取預防性措施。

楊瑋誠對鯨豚調查局的期許,就是能夠提供更多經過科學考驗過的數據資料,讓未來相關的保育政策討論,能有堅實的科學基礎。而他也強調,也是這二十年的人才與研究能量累積,才讓鯨豚調查局開始有機會發掘、展現更多更在地的鯨豚資訊。「生命有限、人力有限,時間要花在刀口上(累積事實與資料)。鯨豚調查局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很重要。」

調查局用上了什麼特別的技術?

從 1999 年起開始鯨豚相關研究,浸淫其中超過 20 年的楊瑋誠分享,剛起步從事研究時,不僅國內資料闕如,就連國外文獻都找不到幾篇。只能一步步摸索、從實務中累積經驗與數據。

鯨豚調查局使用的技術,有沒有什麼比較特別的地方?楊瑋誠表示,一般會用在人身上的檢測儀器,像是X光機、超音波、熱成像儀等設備,都能用於擱淺鯨豚的驗傷上。過去,楊瑋誠就曾使用高解析度的熱成像儀用在擱淺海豚上面,除了偵測體溫,還能用來檢查是否有表面看不出來的瘀青,或是牙齦發炎等情況。

此外,雖然聽力對於鯨豚的重要性人盡皆知,但令人出乎意料的,世界上有在針對鯨豚進行聽力檢測的團隊不到十組,而臺灣正是其中一處,楊瑋誠說:「一般獸醫檢測中,很少有對聽力做檢測,世界上能做的人很少,臺灣更是花了兩、三年的時間,才完善了儀器、技術與人員培訓。」鯨豚聽力檢測的原理,其實跟人類新生兒一樣,都是給予聽覺刺激後用腦電圖觀察腦波變化。楊瑋誠認為目前聽力檢查需耗時 3-4 個小時,實在太長,希望未來能跟美國合作更新軟硬體,把檢查時間壓低在 1 小時以內。這樣往後就可以在野外現場直接檢查鯨豚,不用限制於有運回水池的個體。

而運用斷層掃描技術做死因分析,雖然無法取代法醫解剖,卻有機會指出一些解剖時不易發現的狀況,如骨骼上細微的骨折、骨刺、退化性關節炎,或是其他隱晦的損傷,更重要的是,解剖會破壞骨骼或臟器間的相對位置,這時不具破壞性的斷層掃描技術,就能提供相對完整的資訊,幫助辨別死因。楊瑋誠舉例,香港的研究團隊針對擱淺死亡的鼠海豚進行斷層掃描,才發現許多個體有出現頸椎脫位的情況 ,爾後才推測此類死亡的原因,有可能與受困漁網掙扎有關。此研究也揭露鯨豚與漁業衝突的另一層面相。像這樣的資料,都直接或間接支持了楊瑋誠的「調查」理念,在開始討論之前,累積源自於事實的科學數據,自有其重要性。

利用電腦斷層掃描技術做死因分析,能夠找到解剖時難以找到的細小線索,提供更加完整的資訊。圖/ pexel

不管是研究上的突破或新設備的投入,每一點數據的累積都代表我們對鯨豚欠缺的認識補足了一點,逐漸步上更理想的保育路線。

從照顧單隻海豚到保育整個族群

對不同物種先入為主的誤解,往往在進行保育討論時,造成溝通上的障礙。「有些人覺得『海豚有海就可以活』,那就表示施工的時候(海豚)就應該閃邊去。又沒有把整個海圍起來,你可以去其他地方啊!」說到大眾對鯨豚常有的迷思,楊瑋誠只能苦笑。其實就跟人類都市會劃分商業區、住宅區一樣,鯨豚在海中也有屬於自己的覓食區、育幼區、繁殖區。而各種鯨豚對於海洋自有不同的棲地需求,像是台灣白海豚就生活在深度不超過二十公尺水域,離岸多在三至五公里範圍內,大海雖大,卻也不是到處都能去的。

多數大眾對於鯨豚的關注主要從擱淺事件開始,關心的是某個個體是否回復健康、回到大海。楊瑋誠在鯨豚調查局的研究,從鯨豚面對壓力的緊迫生理、潛水夫病等疑難雜症,甚至是如何在檢測違法鯨豚肉的試紙開發,以及發現鯨豚身上有來自陸地汙染海洋的病原,皆是期待能做得更多。「我們在做的事情已經不是在保護一隻海豚,而是保護更多海豚。」

除了累積研究科學研究之餘,如何把成果傳達給更多人、發揮影響力也是同等重要的任務。經過二十年的累積,楊瑋誠團隊開始經營起 FB 粉專「CIB 鯨豚調查局」傳遞相關的知識洞見。除此之外,他也期待近年鯨豚保育議題已經開始逐漸發酵,如出現在中小學課本中,或者有更多相關的展覽等,都能加深大眾對鯨豚的認識。雖然「保護更多鯨豚」的目標任重而道遠,但楊瑋誠認為這就跟種樹一樣,即便可能要很久才能看到成果,卻絕對有努力去做的價值。

「保育一詞雖代指『保護各種生物的行為』,但其內涵是生物的『共存』,讓不同生物都能活在這個地球上。我認為推廣保育的工作,也應該秉持『共存』的概念,讓意見相左的人一同前進,才是真正的保育。透過公開數據與資料,將不同意見的人們拉向針對事實的討論,正是鯨豚調查局的初衷。」

鯨豚保育的初衷為人類與鯨豚「共好」。圖/pexel

鯨豚身為海洋食物鏈的頂點消費者,其種類與數量反應了海洋的生產能量,是海洋健康的指標物種。台灣周遭海域的鯨豚,既是自然的餽贈,維繫其健康與福祉,也應是我們無法推卸的責任。

參考資料

科技大觀園_96
7 篇文章 ・ 1 位粉絲
為妥善保存多年來此類科普活動產出的成果,並使一般大眾能透過網際網路分享科普資源,科技部於2007年完成「科技大觀園」科普網站的建置,並於2008年1月正式上線營運。 「科技大觀園」網站為一數位整合平台,累積了大量的科普影音、科技新知、科普文章、科普演講及各類科普活動訊息,期使科學能扎根於每個人的生活與文化中。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