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陳竹亭:「我實在很好奇台灣有多少比例的笨蛋」

PanSci_96
・2012/12/27 ・33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492 ・五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在科學教育領域,台大科教中心主任陳竹亭教授一向是不遺餘力且推陳出新。在科教中心有限的資源下,持續舉辦叫好叫座的科教活動,如探索科學講座、科學到民間Magichem魔幻化境青年尬科學等等。另外,他引入開放式課程概念,建立了線上影音平台,並成立多個部落格,其中的CASE PRESS也是很受歡迎的科學新知網站。在這許多的科學教育推動計劃背後,是陳竹亭教授率性不拘泥的個性及豐富的想像力。就讓我們透過PanSci小編天馬行空的發問,來更了解這位科學家吧!

P:保持這髮型多久了?

陳:我大學的時候就開始留了,那時候披頭四正流行嘛。不過沒有留這麼長,因為那時候註冊的時候要檢查頭髮,而且在路上條子也會抓,所以就只是比一般同學長,和現在的髮型差很多。後來在國外開始留長,頭髮一長,波浪就出現了。

其實留這髮型沒特別用意,就是符合我的個性;不是作怪,是想 make difference。

貝多芬影響了我的人生觀,不過沒有影響我的髮型。我在高二的時候讀到貝多芬的傳記,對我的衝擊很大。很難想像一個人生經歷這麼多不順遂的人,創作出的作品可以流傳幾百年。如果你們來參加我的葬禮(funeral),就會聽到我選他的克羅采(Kreutzer)。我第一次聽到克羅采是大學的時候……嗯…我不知道,我聽到克羅采會哭。我這個人蠻鐵齒的,但有些東西還是會讓我哭;我看電影的哭點也很低,我自己會把感性的一面藏起來,用一種漠然的態度來面對。

不過這髮型讓我在社交的時候可以當做話題,像是很多學生就問「老師那你游泳的時候頭髮怎麼辦?」我就說「簡單呀,我上岸之後換一頂就可以了呀」(編:驚?!)有學生到畢業的時候還相信我戴的是假髮。(P:哈哈哈…真的不是嗎…哈哈哈…)

P:近年來健康、食物安全事件頻傳,您也曾在塑化劑事件爆發後立刻為文。你認為這樣的問題有什麼可以解決的契機?或者科學家、媒體或教育該做些什麼?

陳:這些我們擔心的化學物質,大部分都是在製造過程中出現,所以就是看這些食品公司是不是有良心,還有社會上有沒有具有公信力的檢驗機制。現在國內還沒有周延又具有公信力的檢驗機制,所以出現很多食物安全問題。現在我們不可能脫離科技製程,回歸到人工製程,QC(Quality Control)就更重要。

西方社會也不是一開始就有完善的檢驗機制,一開始因為他們的文化信仰,公信力的把關機制由宗教組織負責。後來由中產階級、知識分子組成公信力團體,一直到今天,還是西方社會上監督政府的一股重要力量。在我看,中產階級的道德意識,會是民主社會的倫理規範。台灣現在不多學者會站出來指出政府哪裡作不對,社會要有人說真話,第一個要找回大學裡這些知識分子的使命感。

其實類似的問題不只在台灣,全世界都有這問題,但是有些社會-像是台灣缺少校正的力量,問題就會變得很嚴重。如果學術界不被論文發表綁架,培養出的優秀學生可以在社會各角落,像是檢驗公司,成為專業又公正的檢驗員,未必要留在學校作學術研究;只要不背離知識的核心價值,就能成為校正社會的力量。

P:很多消息在講「吃…..恐致癌」,或者恐怕造成什麼疾病,你有什麼看法?

陳:Correlation(相關性),又不是科學的唯一核心,在不知道why and how之前只是表象,不過百姓不了解……這又是科學素養的問題,台灣不只科學素養,什麼素養都低耶!連香灰都敢吃,花錢買了就往身上塗,這樣的事現在還是一直出現。我實在很好奇台灣有多少比例的笨蛋,百分之50嗎?從生物的角度來講,族群裡的笨蛋不可能這麼多,顯然是文化養成的嘛!

P:對於李嗣涔校長的研究有什麼看法?

陳:科學社群有科學社群的遊戲規則,這關係到資源的分配還有公平性,像是你總不能在籃球場上用腳踢球吧?這樣踢進了要不要算得分?

李校長的一些作法我是有意見的,比如說在科學演講的時候應該要盡量不談自己的信仰,這個在西方文化中切割得很清楚,但在東方文化似乎就很模糊。另外,是不是可以用公家的資源來進行這些現在還有爭議的研究?當然審查研究計畫的委員也該負點責任。還有研究的報告怎麼可以藏著不發表?這都不符合遊戲規則。

「科學」當然除了知識,還包括科學方法;用科學方法去了解我們未知的事情當然也是科學。其實我不是對李校長的研究有意見,而是對他破壞了科學的遊戲規則有意見。就我看,「特異功能」在科學上成為「假說」都還有困難了,更何況是去檢驗,甚至還形成「理論」。

P:對下一位台大校長有什麼期許?

陳:至少以前有位校長說過「貢獻這所大學於宇宙的精神」。「你把一所大學放在local的社會,還是國際社會?」難道不是一位校長在募款之餘應該想一下的嗎?再說台大又不太需要募款。

如果台灣人會說「要不是台大出了某某某,台灣今天還會不會像今天的榮景」…或者亞洲人、全世界說「要是台灣沒有『他』,我們就不會有今天這樣」,那我們就可以看人類歷史上台大的位置。真有那天的話,我會以台大為榮。

不過現在的制度像是灑米餵雞,大家低頭先吃了再說;教授搶著寫論文,學生搶分數,沒人想過要做點別的。就像我年輕的時候讀過的《天地一沙鷗》,族群裡總有幾隻個體認為自己的翅膀是為了某些更偉大的事而存在的,不該留自己在地上;人類社會也是如此,我認為大學裡頭這樣的個體應該比例上要多一點。

P:很多年輕學者有熱情要投入科學傳播或是科學教育,但很難不顧慮研究、升等。你怎麼看這樣的現象?

陳:我是天生反骨的人,剛回國就被《科學月刊》當時的總編劉康克找我去作編輯,待了至少三年。其實有一部分的人就是有這樣的志向:願意走科普、科教;我大學之前成績最好的科目就是國文,還不時參加演講比賽、書法比賽,加上我自己高一開始就大量的閱讀各領域不同的東西,所以我會走上科普這條路,某方面也是因為適合做這件事。

不過我們那時候的壓力,沒有現在新進老師的壓力大,而且我拿過兩次傑出研究獎,比較沒有後顧之憂。我作科普,但研究上的基本貢獻沒有少。但如果我當時選擇繼續作研究,會不會第三次得獎?得獎之後會不會作科普?我想都是人生抉擇;機緣加上選擇。

有年輕學者來問我這問題(該不該投入科普),我都會勸他「先升到不想再升」;如果升到副教授,不想再繼續升,fine,那就轉作你想做的事情。不要轉了以後,又想回頭來作,或者又看著同輩升到教授,「怎麼我還沒」……兩邊都做不好。我想不只在學界如此,每個都是人生抉擇。

科教不等於科普,因為科學教育是在學校裡發生,科普是學校外。學校要思考,教學生這麼專業的東西,有必要嗎?如果有必要的話,教的內容是不是合適?像是我教電機系學生量子理論,他們都覺得「我們又不需要念這個?」。可從我專業觀點來看,這是化學基本的概念,你不想學,我就當你!這是一種態度;另一種態度是,我思考「他們需要學什麼樣的化學?」

如果全台灣的大學-包括台大的研究背後真正的目的都是為了教學,而不是學術發表,那我們的視野會變得很不一樣。

另一個我感慨的是,現在有多少年輕人願意投入自己的興趣?在二、三十歲的時候已經發現自己的興趣,然後學習相關的知識、技能,最後踩進職涯-包括沒人走過的路。不過最近創業的氛圍很蓬勃,讓我又覺得有點希望,好像民間有些改變的力量出現。

P:你對於國內「有系統地傳播錯誤科學訊息」的名嘴很感冒,但或許節目之外他們是好人。如果有機會,你會想跟他們做朋友嗎?

陳:如果上他們的節目我是一定不會願意,這無關他們(名嘴)的人格,是那樣的節目我就不會去。有些老師去過那節目,在裡面的表現我是覺得失望。要是我上節目,聽到其他人講到不對的就直接開罵了嘛,要不要播是你家的事,下次就不要請我去了嘛!我也上過幾次電視節目,節目的確會有自己的安排,但我覺得自己要有自己的立場,不要完全被節目牽著走。

不過如果在私底下遇到寶傑或者西屏他們,要當朋友當然沒有問題。


採訪後記:

陳竹亭教授從PanSci兩年前剛開站至今便持續支持我們,雖然他對科學教育、科學素養的現況多所批判,但更多的時候是反求諸己,檢討自己是否做得不夠好,還有哪些可以改善的,雖然看起來瀟灑不羈,但對自己卻相當嚴格。未來PanSci也會爭取多與台大科教中心合作,敬請期待!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38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金魚的記憶才不只 7 秒!記憶力怎麼回事?好想要超大記憶容量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12/01 ・272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本文由 美光科技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你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本來想上樓到房間拿個東西,進到房間之後卻忘了上樓的原因,還完全想不起來;到超巿想著要買三四樣東西回家,最後只記得其中兩樣,結果還把重要的一樣給漏了;手機 Line 群組裡發的訊息,看過一轉身回頭做事轉眼就忘了。

發生這種情況,是不是覺得很懊惱:明明才想好要幹嘛,才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全部忘記了?吼呦!我根本是金魚腦袋嘛!記憶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要是能擁有更好的記憶力就好了!

明明才想好要幹嘛,一轉眼卻又都忘記了。 圖/GIPHY

金魚的記憶才不只 7 秒!

忘東忘西,我是金魚腦?!無辜地的金魚躺著也中槍!被網路流傳的「魚只有 7 秒記憶」的說法牽累,老是被拖下水,被貼上「記憶力不好、健忘」的標籤,金魚恐怕要大大地舉「鰭」抗議了!魚的記憶只有 7 秒嗎?

根據研究顯示,魚類的記憶可以保持一到三個月,某些洄游的魚類都還記得小時候住過的地方的氣味,甚至記憶力可以維持到好幾年,相當於他們的一輩子。

還有科學家發現斑馬魚在經過訓練之後,可以很快學會如何走迷宮,根據聲音信號尋找食物。但是當牠們壓力過大時會記不住東西,注意力分散也會降低學習效率,而且記憶力也會隨著衰老而逐漸衰退。如此看來,斑馬魚的記憶特點是不是跟人類有相似之處。

記憶力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魚會有記憶?為什麼人會有記憶?記憶力跟腦袋好不好、聰不聰明有關係嗎?這個就要探究記憶歷程的形成源頭了。

依照訊息處理的過程,外界的訊息經由我們的感覺受器(個體感官)接收到此訊息刺激形成神經電位後,被大腦轉譯成可以被前額葉解讀的資訊,最終會在我們的前額葉進行處理,如果前額處理後認為是有意義的內容就有可能被記住。

在問記憶好不好之前,先了解記憶形成的過程。圖/GIPHY

根據英國神經心理學家巴德利 Alan Baddeley 提出的工作記憶模式,前額葉處理資訊的能力稱為「短期工作記憶」,而處理完有意義、能被記住的內容則是「長期記憶」。

你可能會好奇「那記憶能被延長嗎」?只要透過反覆背誦、重覆操作等練習,我們就有機會將短期記憶轉化為長期記憶了。

要是能有超大記憶容量就好了!

比如當我們在接聽客戶電話時,對方報出電話號碼、交辦待辦事項,從接收訊息、形成短暫記憶到資訊篩選方便後續處理,整個大腦記憶組織海馬迴區的運作,如果用電腦儲存區來類比,「短期記憶」就像隨機存取記憶體 RAM,能有效且短暫的儲存資訊,而「長期記憶」就是硬碟等儲存裝置。

從上一段記憶的形成過程,可以得出記憶與認知、注意力有關,甚至可以透過刻意練習、習慣養成和一些利用大腦特性的記憶法來輔助學習,並強化和延長記憶力。

雖然人的記憶可以被延長、認知可以被提高,但當日常生活和工作上,需要被運算處理以及被記憶理解的事物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並且需要被快速、大量地提取使用時,那就不只是記憶力的問題,而是與資訊取用速度、條理梳理、記憶容量有關了!

日常生活中需要處理的事務越來越多,那就不只是記憶力的問題,而是有關記憶力容量的問題了……。圖/GIPHY

再加上短期記憶會隨著年齡增加明顯衰減,這時我們更需要借助一些外部「儲存裝置」來幫我們記住、保存更多更複雜的資訊!

美光推出高規格新一代快閃記憶體,滿足以數據為中心的工作負載

4K 影片、高清晰品質照片、大量數據、程式代碼、工作報告……在這個數據量大爆炸的時代,誰能解決消費者最大的儲存困擾,並滿足最快的資料存取速度,就能佔有這塊前景看好的市場!

全球第四大半導體公司—美光科技又領先群雄一步!除了推出 232 層 3D NAND 外,業界先進的 1α DRAM 製程節點可是正港 MIT,在台灣一條龍進行研發、製造、封裝。日前更宣布推出業界最先進的 1β DRAM,並預計明年於台灣量產喔! 

美光不久前宣布量產具備業界多層數、高儲存密度、高性能且小尺寸的 232 層 3D NAND Flash,能提供從終端使用者到雲端間大部分數據密集型應用最佳支援。 

美光技術與產品執行副總裁 Scott DeBoer 表示,美光 232 層 3D NAND Flash 快閃記憶體為儲存裝置創新的分水嶺,涵蓋諸多層面創新,像是使用最新六平面技術,讓高達 232 層的 3D NAND 就像立體停車場,能多層垂直堆疊記憶體顆粒,解決 2D NAND 快閃記憶體帶來的限制;如同一個收納達人,能在最小的空間裡,收納最多的東西。

藉由提高密度,縮小封裝尺寸,美光 232 層 3D NAND 只要 1.1 x 1.3 的大小,就能把資料盡收其中。此外,美光 232 層 NAND 存取速度達業界最快的 2.4GB/s,搭配每個平面數條獨立字元線,好比六層樓高的高速公路又擁有多條獨立運行的車道,能緩解雍塞,減少讀寫壽命間的衝突,提高系統服務品質。

結語

等真正能在大腦植入像伊隆‧馬斯克提出的「Neuralink」腦機介面晶片,讓大腦與虛擬世界溝通,屆時世界對資訊讀取、儲存方式可能又會有所不同了。

但在這之前,我們可以更靈活地的運用現有的電腦設備,搭配高密度、高性能、小尺寸的美光 232 層 NAND 來協助、應付日常生活上多功需求和高效能作業。

快搜尋美光官方網站,了解業界最先進的技術,並追蹤美光Facebook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吧!

參考資料

  1. https://pansci.asia/archives/101764
  2. 短期記憶與機制
  3. 感覺記憶、短期記憶、長期記憶  
  4. 注意力不集中?「利他能」真能提神變聰明嗎?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大科學人專訪|泛科學共同創辦人 鄭國威: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LIS_96
・2022/09/29 ・2930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他是鄭國威,在社群網路上大家都叫他 Portnoy,是 PanSci 泛科學的共同創辦人。Portnoy 從關注媒體改革開始,一路走到成立全台最大科學網站社群。但你可能會很意外,鄭國威在國、高中時期也曾對數理非常排斥,最後選擇文組是為了逃避學不好的數理。直到在研究所接觸「啟發性」教學,才正式開啟鄭國威挖掘科學知識的興趣,以及創辦國內最大科普網站的動機。科學是生活,舉凡食、衣、住、行、育、樂,都可以看見科學的影子。鄭國威正透過網路平台、社群內容和實體線下活動,拉近你我與科學的距離。

關於 Portnoy 的求學歷程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曾是一位透過考試來定義自己的孩子

Q:在國小、國中、高中有遇過什麼「有成就感」以及「特別挫折」的經驗?

鄭國威:我小時候其實是還滿擅長讀書,但到了國中,國一下學期我的數理科目成績一落千丈,一方面覺得學習受挫,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一方面因為我小學成績很好,因為還滿自傲的,所以變得有點無所適從,那是很複雜的情緒。後來就開始作弊,這段經歷我在很多演講場合都有分享過,國一下學期我竄改成績單,不想讓我的爸媽和我的同學感覺到我變成一個笨蛋,就一直偽裝和掩蓋事實,最後事情還是爆發,這段經歷是我學習上很大的挫折。

我唸研究所之前,都非常討厭數理科目。小時候我喜歡科學,是因為我很容易得到很好的成績,但是當我上了國中,成績不好、掌握不到學習方法,我開始自我懷疑,透過作弊逃避掩蓋沒有學好的事實。我並沒有思考如何讓自己更好,也因此抗拒數理學習,所以我選擇文組,我就是一個文科生,一直到大學唸讀的是外語系。

不過到了研究所,我有了新的學習狀態,因為選擇自己想要念的學科,學得比較主動積極,學習的步調也比較能自己控制。研究所的教法跟以前不太一樣,是很啟發性的教學法,漸漸找回我是「有能力去讀懂,可以學會很多東西的信心」。這段求學歷程對我現在做泛科學有很大的影響,我希望能讓更多跟我一樣國高中,特別是國中,因為數理不好放棄討厭科學的人,在長大後重新愛上科學、重新了解科學價值和重要性。

研究所的經歷,讓鄭國威對於「學習」的看法有很大的啟發。 圖/envato.elements

考試不是一張考卷而是一台體重機

Q:您覺得「考試」的意義的是什麼?

鄭國威:我們對「考試」其實都有錯誤的認識,可能是環境造成的錯誤認識,讓我們覺得沒有達到「某個成績」就是不好,也漸漸讓教育體制走向「考試領導教學」的模式。我覺得考試應該像是「量體重」,因為想要有健康的身體,我們會去量體重,但不會因為沒有達到幾公斤,就覺得自己錯了。

「測量的過程」是讓我們了解我們「目前的狀態」是什麼,考試應該是這樣的價值,是一種幫助我們了解現況的方式,每個考核的結果,並不代表我們是怎麼樣的人,反而是讓大家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進而能思考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如果環境能幫助學生了解考試的意義,考試還是很有價值的。

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鄭國威:小時候所遇到的學習挫折,可能都來自「學習要展現出我知道,考試也要展現出我知道」,其實科學的起源就是來自於「我不知道」。對於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應該要感到越來越興奮和期待,並且往更多的「我們不知道」去尋找,而不是一直證明自己是全知的。

我們活在複雜多變的時代,需要知識來建構安全感,我們很難避免這種一直覺得自己需要知道的狀態,自己要很快給出答案的衝動。當我們重新理解科學的價值,就會了解到:「其實這個世界並不缺一個人去唐突、武斷地說自己知道什麼,而是缺乏更多承認自己不知道什麼的人」。

如果不是現在的自己覺得自己會在哪裡

Q:如果可以回到學生時代的某一個時間點, 你最想對那時候的自己說什麼?或是做什麼不一樣的決定?

鄭國威: 所有的過去都塑造了現在的自已,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變動什麼。我們都看過科幻電影,想回到過去改變缺憾,但所有科幻故事都告訴我們結果會很糟糕(笑),所以我不想做這 樣影響時間線的事情。

 這樣的假設有太多可能,可能是多元宇宙,可能是昆蟲、微生物,或可能我死掉了! 每個人的哲學觀會選擇要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但如果是我的哲學觀,我會選擇不要為過去的 事情後悔,接受這些事情,我只活在這個時間線,我就好好活下去,不去期待別的時間線的自己。

成為孩子的知識共同體「以身作則」

Q:我們知道你還有一個角色就是家長,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教育觀嗎?

鄭國威:很多人會問我是否給我女兒菁英教育、科學素養教育,但我唯一的原則是「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這四個字。講比較完整是當我的孩子遇到猶豫、遇到挫折,她痛苦了,她能想想生活中遇到這個情況「她的爸爸會怎麼做」,這是我能給她最好的教養。如果我希望她養成閱讀習慣,我會天天閱讀,如果我希望她喜歡大自然、喜歡科學,那我自己就會去喜歡,從自己先做起。如果我希望孩子常常跟我分享學校的事情,我就要先分享我工作發生的事情,這是我唯一掌握的原則。

「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是鄭國威唯一的教育原則。 圖/envato.elements

聽到鄭國威的分享,讓我們想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科學家之一理查費曼,他的父親是費曼的科學啟蒙老師。「將科學融入生活」是費曼父親的教育理念,尤其注重小費曼「科學思維」的培養。費曼的父親以身作則,給小費曼各式的實例和討論,激勵小費曼對所有科學領域的興趣和熱忱。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鄭國威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第一步,承認自己對許多事情都不知道 ❜❜ ── 鄭國威

這句話也呼應著科學素養的重點不在於考試考高分,而是質疑與發問精神的培養,擁有獨立思 辨、實事求事、問題解決的能力,這正是 LIS 情境科學教材正在努力的方向!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 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 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將於928教師節暖心上線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rdbOlE

LIS_96
16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來趟蕉心之旅?購買有產地履歷的香蕉好安心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6/02 ・216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本文由 家樂福食物轉型計畫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 文/陳彥諺

你喜歡吃香蕉嗎?香蕉是台灣人從小到大非常熟悉的水果,不僅方便攜帶、營養價值豐富,更符合現代的養生概念,很適合健身者、節食者。不過,你是從哪裡買到香蕉的呢?
你知道現在已經有專屬香蕉的「驗證」了嗎?

從以前到現在的台灣「蕉傲」

為什麼香蕉也有驗證?在談到驗證之前,首先讓我們聊聊過去。

作為常見的、隨手可得的水果,香蕉不只是台灣重要的水果產業之一,也是全球重要的經濟果樹及糧食作物。在巔峰時候,香蕉曾經是全球產量最多的水果,經濟價值非常高,僅次於蘋果、柑橘及葡萄,而糧食重要性也僅次於小麥、稻米和玉米。

而我們的台灣,曾經有「香蕉王國」美名,當時因爲產量大,加上風土及氣候適合栽種,台灣種植出來的香蕉特別好吃,價格和出口銷量的成績都非常亮眼。在香蕉的黃金年代中,台灣東西南北都有種植。

只是,雖然台灣是香蕉王國,外銷成績乍看亮眼,但蕉農的辛苦卻很少人知道。行話裡有種說法是「種蕉如賭」,因為種植香蕉必須靠天吃飯,將蕉苗種下之後,接著蕉農便得對賭著天氣氣候環境市場狀況——如果自然條件不佳,會導致收成慘澹,不過,若整體銷量過剩,也將造成價格大跌。又如果非常好運,成功撐過上述的局面,最終在進入市場銷售前,還將面臨到中盤、行口(台語)的層層轉手。作為一個蕉農,有太多變數不能掌控,收入也因此起伏不定。

吃好蕉!守護蕉農大行動!

台灣香蕉,從過去的出口黃金年代,邁入今天的另一個美好時代。如今,香甜軟糯的台灣香蕉,仍然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存在。

今天的台灣,因為經歷了多次爆發的食安問題,消費者越來越注重食品安全。與此同時,農民們仍然有收入穩定的需求。要如何平衡這兩點呢?

家樂福認為,比起讓蕉農單打獨鬥,有另一個能兼顧農民與消費者雙方利益的方法,那就是以賣場的力量,支持小農。家樂福賣場內,只販售通過驗證的香蕉,藉由驗證,不僅可以做到產地溯源、驗證履歷,鼓勵且支持小農轉型,讓蕉農可以專注栽種,不需擔心後端銷售問題,同時,顧客也能藉由驗證得知透明資訊,進而安心選購。

四大金蕉:履歷蕉、有機蕉、金蕉伯、石虎香蕉

家樂福的香蕉驗證共有四大種。家樂福的「履歷蕉」,是從雲林屏東產區中挑選出來當季的、品質最優良的香蕉,並且全產品都需具備「產銷履歷(TAP)標章」,也需要遵循「家樂福農藥規範」,履歷蕉的每一根香蕉,都有其栽種來源用藥是否符合歐盟標準的紀錄,且只有在經過政府委託的第三方驗證機構定期抽檢合格後才能販售。

家樂福 BIO 有機香蕉」則是來自全台最大的「有機驗證(Organic)」香蕉農園,位於屏東。「有機」的標章並不好取得,蕉農必須以全天然農法栽種,不施化肥不催生催熟,以人工除草代替除草劑,讓土壤是自然健康的狀態,健康的土壤所種植出來的香蕉,除了來源健康,口感香氣也特別好。

金蕉伯履歷香蕉」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10 多年前,家樂福已開始在全台各地找尋志同道合的農友,終於在雲林遇到願意為食品安全環境永續共同努力的蕉農,後來更成為長期契作的對象。他們以友善農法耕種,呵護土地,種出好蕉。

石虎山蕉」則是南投中寮的一群農友。他們為了保育瀕臨絕種的台灣保育類動物石虎,不擴大農地面積、不使用化學肥料及除草劑,保留給石虎一塊乾淨安全友善的棲息地。

家樂福的 Act For Food 食物轉型計畫

家樂福與民生息息相關,通路可以單純只是販售點,也可以帶來改變、產生力量。因此,家樂福推動食物轉型計畫,希望建立起與農民、農民團體相互信賴的合作連結,藉由大量計畫性種植、保證收購降低平均成本,一來讓農民能獲得合理的農務所得,二來讓消費者能以合理價格買到安全的食物,三來,通路能成為穩定供貨的角色。

買香蕉選擇家樂福香蕉驗證,不僅食得安心,更是以行動支持在地農民。家樂福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最好的,以家樂福 AFF 食物轉型作為領航,一同創造友善農民、土地、消費者的共好模式。

家樂福以行動,開創對所有人與土地共生共好的食物轉型模式,也邀請大家一同參與支持。

所有討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