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泛科學攜手科學月刊,與南一書局正式推出「科學生」線上學習平台!

PanSci_96
・2020/07/15 ・247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09 ・六年級

  • 文 / 馮瑞麒(泛科知識總經理)、鄭國威(泛科學創辦人、泛科知識知識長)

泛科知識以讓天下沒有難學的知識」為使命,熟知我們的朋友都知道,我跟國威創辦的網站內容都富含知識性,連電商網站——泛科市集,上頭也是滿滿各式知識型商品。國威跟我算過,我們網站上的文章,已經超過二萬篇,各種知識琳瑯滿目,篇篇都是學習新知的入口,這 10,000 篇文章的正確性也經過熱愛各式知識的網友們反覆驗證(相信我,我們的網友都以指正泛科學為榮)。

但把泛科學應用在教育現場?我們卻一直刻意迴避!

一方面是不熟教育體系,另一方面是力有未逮。泛科學的科普文章最適合的讀者是成人,最好具備高中以上學歷;雖然,我們知道有非常多國小、國中、高中或大學老師,在課堂上或班級群組中,常用我們的文章作為補充教材;雖然,這些年來國內主要教育單位,都不斷來索求文章或影音的授權,作為他們教育產品的一部份。去年由品學堂及親子天下共同企劃推出,精選了泛科學文章的《中學生晨讀十分鐘:科學和你想的不一樣》專書,更榮獲 2019 年「好書大家讀」*獎項。

  • 「好書大家讀」優良少年兒童讀物評選由臺北市立圖書館、新北市立圖書館、國語日報社主辦,幼獅少年、中華民國兒童文學學會協辦,以鼓勵優良少年兒童讀物寫作出版、創造美好的閱讀環境。
source: envato elements

但自去年 108 課綱上路後,我們明顯感受到來自教育現場的需求大幅增加。首先是教育出版社要求科普文章的授權數量,比往年增加兩倍以上,另外,教育各界演講的邀約也比往年多很多,主要是希望我們分享如何以科普閱讀來提昇科學素養,或是科普的寫作技巧;這讓我們重新思考,也許我們真的能提供實際教學現場更多協助。

我們今年初在北中南自主辦理針對教師的「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講座,雖是收費講座,在疫情最嚴重的月份仍報名踴躍。我們與各地熱血老師互動後發現,科普閱讀不僅重要,在教學現場更是稀缺資源。

我們發現,由於 108 課綱,也因為 6 年來自然科會考題目總字數增加了 18%(103年約 7582 字,108年暴增至 8929 字),老師們需要更多閱讀素材供學生參考,以因應課綱對素養與閱讀的要求;在其中,教學現場普遍缺乏科普閱讀的素材,在原本分科的國中教學現場,國文老師由於原本受訓背景,需要重新認識科學,挑戰很大,而專精實驗的自然科老師,缺少引導閱讀的專業。可是,會考對科普閱讀的要求正不斷增加,造成了教學的難處。

103年到109年會考字數統計。

試想一下,如今的國高中老師,如果想在原本的教學進度中,讓學生閱讀更多的科普文章,他首先需面對的正是 Google 搜尋結果裡排列在前的內容農場,其中絕大多數文章不及時也可能不正確, 在找到值得信賴的泛科學文章後,還需要再花時間及精力來改寫適合學生程度閱讀的文章及符合現在素養導向的考題。但無論是國文科或自然科老師,皆不免暗自擔心,這麼花工夫的改編跟改寫,在正確性及鑑別度上,是否經得起考驗?

這是真實的現況,一連串的相似問題,在我們為老師舉辦的活動跟交流中不斷被提起。

其實身為父母的國威及我,更對這個情況感到焦慮。我們一方面想提供老師更多的協助,一方面也想陪著子女學習成長,我們知道泛科學的科普文章在正確性及時效性上都值得信賴,但對國中/高中生來說,實在太難;同時,我們也很想在子女成長的過程中,「跟隨」學校教學進度,積極扮演更多角色。

像我們過去創辦泛科學一樣,我們開始動手作事。

與其等別人,不如自己來,泛科的成長多虧了許多貴人,這一次,我們的貴人更是可貴。

首先是南一書局。不用我多說,南一書局是陪我們台灣人學習成長的好夥伴(大家都買過他們家的參考書),他們 60 多年來一路陪著台灣學生及老師成長,在這次的合作中,他們以台灣最專業的師資成立「評鑑測驗中心」,按照國中教學的進度主題,把泛科學上原本適合大學以上程度的科普文章,改寫為適合國中生閱讀的中短文及素養導向試題,供國中學生課外閱讀及作題。

其次是科學月刊,這是台灣歷史最悠久的科普雜誌,幾乎台灣重要的科學工作者都參與過編輯跟寫作,現今的作者及編輯群更涵括世界各地頂尖的台灣科學家,他們也願意共襄盛舉,開放他們過去 50 年的文章資料庫,供台灣所有老師及學生使用。

我們泛科知識,會提供一個沒有干擾、適合閱讀的線上環境,以極實惠的價格,配合網路訂閱機制,長期協助台灣學生以科普閱讀培養科學素養。

對學生,我們提供按照學校學習進度主題,適合其程度,以科普閱讀提昇科學素養的閱讀產品,每星期發送兩篇跟著學校進度的短文及素養導向試題,除了加深加廣學習外,學生也能按其興趣,按照延伸閱讀自主學習,領略科學的奧祕。每個月再額外提供兩篇符合時事或全球科普脈動的文章,寒暑假則是以泛科最受歡迎的系列文章(如 COVID-19 、女科學家專題)供大家學習。適合課後/睡前或通勤時間快速補充科學養分。

 

對老師,我們明白教學現場的辛苦及難處,我們按自然科教學進度,提供學生最好、最有趣的課外讀物及試題,除了讓學生複習上課主題外,也能多作閱讀及考題,因應會考的挑戰,若老師及學生有需求,閱讀原文,會是自主學習或是製作專題最好的開始。

 

對於家長,除了可以每星期得知子女學習進度及情況,若對當週主題有興趣,也可(再)閱讀泛科學或科學月刊的原文,除了提升本身科學思辦力外,也可扮演共學者的角色。另外,每月兩篇貼近時事的科普文章/短文及試題,可提供子女更多的科學知識,與子女共同一步一步實踐終身學習。

「科學生」計劃,是三個致力於科學與教學的單位,數十年累積精萃的誠意之作,歡迎大家給我們意見,願天下沒有難學的知識。

訂閱「科學生」或了解更多,請點:科學生──科學閱讀素養課程
臉書:科學生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至少三次面臨停辦危機,到處募款是就為了傳播知識——台灣的第一本科普刊物《科學月刊》,五十週年紀錄片首映會
PanSci_96
・2022/11/24 ・238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文/嚴融怡

最近參與了《科學月刊》五十週年紀錄片首映會,從中感受了林孝信老師、曹亮吉老師等科普前輩在開創時期的篳路藍縷,以及五十年來經營路上的不容易。

首映會現場。圖/《科學月刊》

四處奔走,實現第一本中文科普刊物

《科學月刊》是國人第一本自行發行的科普刊物,也是臺灣第一本由旅美留學生發起的中文科普刊物。1969 年,當時還是學生的林孝信老師,想要為國人發起第一本中文科普刊物,希望發展國內還未有的大眾科學。

他召集周邊認同他的同窗好友,也跑遍美國各州登門尋求願意支持的新夥伴,同時並設置特殊的循環電話來聯繫成員,就這樣串聯起眾多的留學生,第零號的科學月刊正式開始發行。

由於《科學月刊》製作非常嚴謹,又是以親切的中文來報導最新的科學知識,很快便在當時傳遍國內外許多年輕學生而廣受好評。而這些投入科月創刊的學生,有許多人後來都成為國內外重要的科學家,也持續為臺灣科普事業投入心力。

《科學月刊》第一卷第一期。 圖/wikipedia

隨後保釣運動的發生,使得《科學月刊》發行重心從美國回到臺灣,這些年又陸續歷經淡水河紅樹林濕地保護行動、衛星研發大投資的爭議、台大論文造假風波、新冠疫情等等……,《科學月刊》不僅是本科普刊物,也一直以科學的角度為社會正義和環境守護等課題去發聲,是一本真正實現科學責任的重量級刊物。

紀錄片當中,有些老師現今已垂垂老矣,有些甚至早已過世,然而他們的熱情卻依舊透過影音感動每一位觀眾。我尤其感動的是,看到劉源俊老師答應協助林孝信老師一起辦科月,隨後就是以一生時間去相挺朋友的夢想,與貫徹自己的諾言,彼此的情誼堅定而恆久。

協助林孝信老師創辦《科學月刊》的劉源俊老師。 圖/《科學月刊》

薪火相傳,承載著世代夢想

科學月刊社與其說是一間出版社,反而像是一個小小俱樂部。在過去物質與精神方面都匱乏的台灣社會,提供了科學家或是熱衷於科學的人們,可以熱情、但又嚴謹的談論科學知識的地方。

我自己一直是《科學月刊》的忠實讀者,它不僅是啟迪我知識的重要刊物,我之所以會在高中推薦甄選大學時選擇走向環境科學的領域,也是受到當時《科學月刊》341 期〈台灣的土壤污染專輯〉影響。

國高中時期,我因為參與科展而接觸水污染議題,以為水污染就是最嚴重的污染,但是《科學月刊》給予我極大的震撼——原來土壤污染更為複雜也更為持久,會影響土地甚至水源。

還記得我高二時候,我們兩位松山高中生物研究社的幹部受邀去參與當時《科學月刊》徵求高中生給予報導內容建議的活動;當下有種很特別的感受油然而生,帶著一種深深的感動。當時僅僅是高中生的我們,總編輯卻願意徵詢我們閱讀的感想。

一路走來,《科學月刊》五十年了。 圖/《科學月刊》

這也是同一時期另一本我也很喜歡的《牛頓雜誌》所沒有的情形,雖然《牛頓雜誌》印刷更為精美,甚至還有精美的小書籍贈品。但是科月諮詢高中生對於刊載科學議題的喜好方向,是一個非常令人難忘的體驗。特別是對於高中生科學興趣與自信的養成,我覺得這是一個相當好的活動。

我在高中的另外一群夥伴,特別喜歡當時 338 期的「科學與科幻」方面的專題,那次的專題曾經讓高中社團有一些小寫手開始夢想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成為厲害的科幻作家。

直到現在,我仍把 1998 年 338 期與 341 期這兩期影響我們當時學生生涯很重要的兩本《科學月刊》珍藏在書櫃當中。

高中時期收藏的《科學月刊》。圖/嚴融怡

科普薪傳之光,照亮莘莘學子

《科學月刊》從創刊以來,便一直透過不同的方法設法普及科學。

在網路發達的現代,知識與訊息的取得非常容易,然而還有一群年輕學子,住在城鄉的交界處,因其地緣關係,既無法有城市充沛的資源,卻又被當作城市;因為坐落在城市邊緣,而沒有足夠的社會關懷與保障。他們成為教育體制下被遺落的一群,即便近期政府立定專案,將像這樣非山非市的學校列入補助對象,依然無法解決資源缺乏的問題。

為此,科月團隊準備啟動非山非市「星火相傳」計畫。

透過四個階段協助這些區域的學生獲得更好的科普學習:

  1. 贈與學校兩年份的《科學月刊》,提供多元的科學閱讀教材。
  2. 串聯學校或科研社團,舉辦不定期的科普講座與體驗活動。
  3. 與學校合作,讓學生以在地知識出發,進行科普寫作課程。
  4. 結合當地鄉鎮,辦理地方性小型科學活動。

這些嘗試不僅是想幫助當地的學生,減少他們所面對的資源困境,更希望能讓科學從課本上走出來,融入大眾生活的知識中。期望《科學月刊》能持續散播科學知識的種子,在新世代當中發芽茁壯。

夾在偏鄉與城市之間,非山非市的學校很容易成為教育體制下被冷落的角落。圖/《科學月刊》

與我們一起支持《科學月刊》【非山非市「星火相傳」計畫】讓探索生活科學之趣,不再受到地域的限制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大科學人專訪|泛科學共同創辦人 鄭國威: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LIS_96
・2022/09/29 ・2930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他是鄭國威,在社群網路上大家都叫他 Portnoy,是 PanSci 泛科學的共同創辦人。Portnoy 從關注媒體改革開始,一路走到成立全台最大科學網站社群。但你可能會很意外,鄭國威在國、高中時期也曾對數理非常排斥,最後選擇文組是為了逃避學不好的數理。直到在研究所接觸「啟發性」教學,才正式開啟鄭國威挖掘科學知識的興趣,以及創辦國內最大科普網站的動機。科學是生活,舉凡食、衣、住、行、育、樂,都可以看見科學的影子。鄭國威正透過網路平台、社群內容和實體線下活動,拉近你我與科學的距離。

關於 Portnoy 的求學歷程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曾是一位透過考試來定義自己的孩子

Q:在國小、國中、高中有遇過什麼「有成就感」以及「特別挫折」的經驗?

鄭國威:我小時候其實是還滿擅長讀書,但到了國中,國一下學期我的數理科目成績一落千丈,一方面覺得學習受挫,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嚴重打擊。一方面因為我小學成績很好,因為還滿自傲的,所以變得有點無所適從,那是很複雜的情緒。後來就開始作弊,這段經歷我在很多演講場合都有分享過,國一下學期我竄改成績單,不想讓我的爸媽和我的同學感覺到我變成一個笨蛋,就一直偽裝和掩蓋事實,最後事情還是爆發,這段經歷是我學習上很大的挫折。

我唸研究所之前,都非常討厭數理科目。小時候我喜歡科學,是因為我很容易得到很好的成績,但是當我上了國中,成績不好、掌握不到學習方法,我開始自我懷疑,透過作弊逃避掩蓋沒有學好的事實。我並沒有思考如何讓自己更好,也因此抗拒數理學習,所以我選擇文組,我就是一個文科生,一直到大學唸讀的是外語系。

不過到了研究所,我有了新的學習狀態,因為選擇自己想要念的學科,學得比較主動積極,學習的步調也比較能自己控制。研究所的教法跟以前不太一樣,是很啟發性的教學法,漸漸找回我是「有能力去讀懂,可以學會很多東西的信心」。這段求學歷程對我現在做泛科學有很大的影響,我希望能讓更多跟我一樣國高中,特別是國中,因為數理不好放棄討厭科學的人,在長大後重新愛上科學、重新了解科學價值和重要性。

研究所的經歷,讓鄭國威對於「學習」的看法有很大的啟發。 圖/envato.elements

考試不是一張考卷而是一台體重機

Q:您覺得「考試」的意義的是什麼?

鄭國威:我們對「考試」其實都有錯誤的認識,可能是環境造成的錯誤認識,讓我們覺得沒有達到「某個成績」就是不好,也漸漸讓教育體制走向「考試領導教學」的模式。我覺得考試應該像是「量體重」,因為想要有健康的身體,我們會去量體重,但不會因為沒有達到幾公斤,就覺得自己錯了。

「測量的過程」是讓我們了解我們「目前的狀態」是什麼,考試應該是這樣的價值,是一種幫助我們了解現況的方式,每個考核的結果,並不代表我們是怎麼樣的人,反而是讓大家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進而能思考下一步應該做什麼。

如果環境能幫助學生了解考試的意義,考試還是很有價值的。

科學素養的第一步是勇敢地承認自己並不知道

鄭國威:小時候所遇到的學習挫折,可能都來自「學習要展現出我知道,考試也要展現出我知道」,其實科學的起源就是來自於「我不知道」。對於我不知道這件事情,應該要感到越來越興奮和期待,並且往更多的「我們不知道」去尋找,而不是一直證明自己是全知的。

我們活在複雜多變的時代,需要知識來建構安全感,我們很難避免這種一直覺得自己需要知道的狀態,自己要很快給出答案的衝動。當我們重新理解科學的價值,就會了解到:「其實這個世界並不缺一個人去唐突、武斷地說自己知道什麼,而是缺乏更多承認自己不知道什麼的人」。

如果不是現在的自己覺得自己會在哪裡

Q:如果可以回到學生時代的某一個時間點, 你最想對那時候的自己說什麼?或是做什麼不一樣的決定?

鄭國威: 所有的過去都塑造了現在的自已,如果可以我不希望變動什麼。我們都看過科幻電影,想回到過去改變缺憾,但所有科幻故事都告訴我們結果會很糟糕(笑),所以我不想做這 樣影響時間線的事情。

 這樣的假設有太多可能,可能是多元宇宙,可能是昆蟲、微生物,或可能我死掉了! 每個人的哲學觀會選擇要怎麼去回答這個問題,但如果是我的哲學觀,我會選擇不要為過去的 事情後悔,接受這些事情,我只活在這個時間線,我就好好活下去,不去期待別的時間線的自己。

成為孩子的知識共同體「以身作則」

Q:我們知道你還有一個角色就是家長,可以跟我們分享你的教育觀嗎?

鄭國威:很多人會問我是否給我女兒菁英教育、科學素養教育,但我唯一的原則是「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這四個字。講比較完整是當我的孩子遇到猶豫、遇到挫折,她痛苦了,她能想想生活中遇到這個情況「她的爸爸會怎麼做」,這是我能給她最好的教養。如果我希望她養成閱讀習慣,我會天天閱讀,如果我希望她喜歡大自然、喜歡科學,那我自己就會去喜歡,從自己先做起。如果我希望孩子常常跟我分享學校的事情,我就要先分享我工作發生的事情,這是我唯一掌握的原則。

「成為她可以參考的知識共同體」,也就是以身作則,是鄭國威唯一的教育原則。 圖/envato.elements

聽到鄭國威的分享,讓我們想到世界上最有名的科學家之一理查費曼,他的父親是費曼的科學啟蒙老師。「將科學融入生活」是費曼父親的教育理念,尤其注重小費曼「科學思維」的培養。費曼的父親以身作則,給小費曼各式的實例和討論,激勵小費曼對所有科學領域的興趣和熱忱。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鄭國威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第一步,承認自己對許多事情都不知道 ❜❜ ── 鄭國威

這句話也呼應著科學素養的重點不在於考試考高分,而是質疑與發問精神的培養,擁有獨立思 辨、實事求事、問題解決的能力,這正是 LIS 情境科學教材正在努力的方向!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 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 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將於928教師節暖心上線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rdbOlE

LIS_96
16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4
1

文字

分享

0
4
1
【2022 年搞笑諾貝爾工程學獎】旋鈕大小與手指數之間的完美關係:轉動音量鈕需要用到幾根手指?
linjunJR_96
・2022/09/29 ・164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旋鈕多大才好轉?誰知道啊!

有些問題是生活中不斷遇到,卻從來不會加以思索的。像是當你在開車時調整車上的冷氣溫度,還有聽音樂時調整藍芽音響的音量與音色。此時,指尖所操控的旋鈕該做多大,才是最好轉的呢?

「誰知道啊!」你心裡這麼想。

這種日常體驗的問題看似微不足道,但其實就是產品設計和工業設計這類領域最關注的焦點,甚至能幫你贏得搞笑諾貝爾獎!

本年度的搞笑諾貝爾獎頒獎典禮在線上舉辦,表揚世界各地的研究者如何用專業能力探討奇妙的問題。今天要介紹的工程學獎,頒給了日本千葉工業大學的松崎元教授,以及他扎實的研究論文《如何用手指操控柱狀旋鈕》。透過實驗室中的實際測量,松崎教授紀錄了人們使用各種大小的旋鈕時,如何下意識地將不同手指放在不同位置來操作。

圖/Pexels

當我們看見一顆旋鈕,我們會透過目測其大小,來決定該用怎麼樣的手勢轉它。如果是直徑一公分左右的小旋鈕,我們會選擇只用拇指和食指來操作,更多的手指只會徒增不便;但如果是快十公分的大旋鈕,就需要動用四五根手指。這個決定不單純只是個人偏好,而是跟人類手掌和手指的構造有關聯。只有某種握法才是最舒服方便的。

此外,通常看到旋鈕就直接給它轉下去了,不會在旋鈕上面嘗試並修正來達成「最佳觸感」。也就是說,這個決策過程從小多次練習後,已經完全變成下意識的過程,只能透過實際測試結果來描繪。

下意識的選擇,只有做實驗才知道

在實驗室中,松崎教授的透明桌面上平放一個白色的圓形旋鈕,並請 32 名受試者順時針旋轉這個旋鈕,並從桌面下的攝影機捕捉人們手指的位置。旋鈕的直徑從七毫米到十三公分,總共 45 種。結果顯示,當旋鈕越大,動用的手指數量越多(一如預期)。只要旋鈕直徑超過五公分,大多數受試者便會開始使用五根手指。

根據所有受試者的統計結果,松崎教授整理出了上方這個十分優雅的圖表。標靶一般的同心圓代表各種大小的旋鈕。圖下半的粗黑直線是基準線,所有測試結果的拇指位置統一對齊這條線,以利進行比較。上方的四條曲線,由左到右分別是食指到小指的位置,虛線則是統計標準差(當然,實際上的實驗結果應該是一個一個離散的點,這裡簡單地用二次曲線進行擬合,比較好看)。

圖/參考資料 3

這張圖總結了不同旋鈕大小的情況下,人們手指位置如何變化。有趣的是,隨著旋鈕變大,四根手指的位置並非簡單地輻射向外,而是呈現螺旋狀。猜測是跟手掌張開並旋轉的方式有關。這種細微的趨勢不做實驗還真猜不到。

不是為了搞笑,每份研究都超認真

這份研究其實在 1999 年就已經發表,時隔二十多年獲得搞笑諾貝爾獎。儘管中文翻譯是「搞笑」諾貝爾獎,但是包括松崎教授在內的所有獲獎者,可是從來沒有要搞笑,而是以非常專業的態度在做他們的工作,這些研究成果也都發表在正式的期刊。自 1999 年的旋鈕研究之後,松崎教授又相繼研究了提袋握把和雨傘握把,可說是精通抓握之道的男人。

雖然得到搞笑諾貝爾獎,但研究內容都是超認真。 圖/GIPHY

松崎教授表示,他很樂見這個獎項讓更多人開始關注設計工程的領域。這門學問專注於探索人與物品之間的關係,並藉此創造最舒適的使用體驗,打造出實用的工業產品。

更多有趣的研究,請到【2022 搞笑諾貝爾獎】

參考資料

  1. Japanese professor wins Ig Nobel prize for study on knob turning
  2. Japanese researchers win Ig Nobel for research on knob turning
  3. 松崎元, 大内一雄, 上原勝, 上野義雪, & 井村五郎. (1999). 円柱形つまみの回転操作における指の使用状況について. デザイン学研究, 45(5), 69-76.
linjunJR_96
31 篇文章 ・ 533 位粉絲
清大理工男。不喜歡算數學。喜歡電影、龐克、和翻譯小說。不知道該把科普當興趣還是專長,但總之先做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