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預防伴侶感染-我該為另一半吃藥嗎? Part I

羅一鈞
・2012/10/06 ・1376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49 ・八年級

credit: CC by Stéfan@flickr

尚未服藥的HIV感染者,每3到6個月回診看CD4和病毒量的抽血報告:

「CD4比上次降低一些,這次是450顆。病毒量5萬2800,跟上次差不多。依你目前個人的狀況,還不用吃藥,先繼續追蹤就好。」

以往只要講到這裡就結束了。現在我會多說幾句:「但是也有人是為了另一半吃藥的。最近新的治療建議是,如果你有持續發生性行為的對象需要保護,你提早開始服藥、把病毒量控制好,可以降低96%的傳染機率,減少對方被感染的可能。你有這樣的對象嗎?」

我問完後,會出現各式各樣的答案。有些人沒有交往的對象或伴侶。很多人確實有對象或伴侶,可能同樣是HIV陽性,也可能沒有HIV。針對最後這一群人,我們叫做「HIV正負相異伴侶 (serodiscordant couple)」可以考慮服用雞尾酒療法來預防另一半被自己傳染HIV。

這項新作法的根據,是一項由美國主持的大型跨國愛滋研究結果,2011年8月發表在《新英格蘭醫學期刊》。科學家在非洲、亞洲、美洲共9個國家,將1763對HIV正負相異的伴侶納入研究,其中97%是異性戀伴侶。所有感染者的CD4都介於350到550之間,被科學家隨機分配為兩組,實驗組共886對,有感染的一方立刻開始服藥;對照組共877對,感染者等到CD4降低或有發病症狀才開始服藥。透過病毒基因序列比對,在平均追蹤1.7年期間,實驗組只有1位伴侶被傳染,對照組則有27位伴侶被傳染。實驗組跟對照組相比,傳染風險減少96%。

因為兩組有這麼明顯的差異,這個研究成果廣受世界矚目,歐美國家最近紛紛將「預防伴侶感染」納入治療建議當中,並且推論在同性伴侶也適用。主要的科學原理,是雞尾酒療法會使血液和生殖器體液的病毒量大幅降低,減少另一方HIV經由性行為傳染的機率。科學家也發現,為「預防伴侶感染」而服藥的感染者,會比「為自己服藥」的感染者,更能堅持規則服藥,可能是出於盡力保護對方的心理。

大家可能好奇,實驗組為什麼有1位伴侶被傳染?事件發生在感染者服藥3個月時,作者並未進一步說明,我推測是血液和生殖器體液的病毒尚未控制住、也沒有使用保險套。一般來說,服藥3到6個月之間,血中病毒量才會測不到。但即使血中病毒量測不到,精液、前列腺液的病毒量可能仍測得到、仍具傳染力。感染者如果要保護另一半,無論服藥、不服藥,保險套都是必備品。假如無套,就無法避免伴侶被傳染的可能。

感染者想預防另一半被感染,有三招:

  1. 提早開始雞尾酒療法,將病毒量控制住,傳染風險可以減少96%。
  2. 性行為(包括口交)全程戴保險套,避免生殖器體液直接接觸到另一半的生殖器、肛門和口腔黏膜。只要保險套沒破,伴侶就不可能被傳染。
  3. 萬一無套性交或者保險套破了,儘速於72小時之內讓另一半接受預防性投藥,傳染風險可以再降低80%以上。

這裡講的都是「為另一半服藥」的好處,但要感染者出於愛心或是道德,為伴侶服用雞尾酒療法,雖然理由冠冕堂皇,但感染者仍然應該仔細考慮,是否要為了另一半,提早承受藥物副作用、或是服藥帶來的不便呢? 版主在下一篇繼續討論。

預防伴侶感染-我該為另一半吃藥嗎? Part II

轉載自心之谷

性愛難題大解析!遇到這些尷尬的情況,到底該怎麼做?

文章難易度
羅一鈞
28 篇文章 ・ 7 位粉絲
花蓮人, 台大醫學系畢業, 曾服馬拉威醫療團外交役, 台大醫院內科與感染科訓練, 曾在美國疾病管制局接受流病訓練, 為內科與感染科專科醫師, 現任疾病管制局防疫醫師、 台大醫院內科兼任主治醫師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用這劑補好新冠預防保護力!防疫新解方:長效型單株抗體適用於「免疫低下族群預防」及「高風險族群輕症治療」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3/01/19 ・287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文由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 合作,泛科學企劃執行。

  • 審稿醫生/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王復德

「好想飛出國~」這句話在長達近 3 年的「鎖國」後終於實現,然而隨著各國陸續解封、確診消息頻傳,讓民眾再度興起可能染疫的恐慌,特別是一群本身自體免疫力就比正常人差的病友。

全球約有 2% 的免疫功能低下病友,包括血癌、接受化放療、器官移植、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HIV 及先天性免疫不全的患者…等,由於自身免疫問題,即便施打新冠疫苗,所產生的抗體和保護力仍比一般人低。即使施打疫苗,這群病人一旦確診,因免疫力低難清除病毒,重症與死亡風險較高,加護病房 (ICU) 使用率是 1.5 倍,死亡率則是 2 倍。

進一步來看,部分免疫低下病患因服用免疫抑制劑,使得免疫功能與疫苗保護力下降,這些藥物包括高劑量類固醇、特定免疫抑制之生物製劑,或器官移植後預防免疫排斥的藥物。國外臨床研究顯示,部分病友打完疫苗後的抗體生成情況遠低於常人,以器官移植病患來說,僅有31%能產生抗體反應。

疫苗保護力較一般人低,靠「被動免疫」補充抗新冠保護力

為什麼免疫低下族群打疫苗無法產生足夠的抗體?主因為疫苗抗體產生的機轉,是仰賴身體正常免疫功能、自行激化主動產生抗體,這即為「主動免疫」,一般民眾接種新冠疫苗即屬於此。相比之下,免疫低下病患因自身免疫功能不足,難以經由疫苗主動激化免疫功能來保護自身,因此可採「被動免疫」方式,藉由外界輔助直接投以免疫低下病患抗體,給予保護力。

外力介入能達到「被動免疫」的有長效型單株抗體,可改善免疫低下病患因原有治療而無法接種疫苗,或接種疫苗後保護力較差的困境,有效降低確診後的重症風險,保護力可持續長達 6 個月。另須注意,單株抗體不可取代疫苗接種,完成單株抗體注射後仍需維持其他防疫措施。

長效型單株抗體緊急授權予免疫低下患者使用 有望降低感染與重症風險

2022年歐盟、英、法、澳等多國緊急使用授權用於 COVID-19 免疫低下族群暴露前預防,台灣也在去年 9 月通過緊急授權,免疫低下患者專用的單株抗體,在接種疫苗以外多一層保護,能降低感染、重症與死亡風險。

從臨床數據來看,長效型單株抗體對免疫功能嚴重不足的族群,接種後六個月內可降低 83% 感染風險,效力與安全性已通過臨床試驗證實,證據也顯示針對台灣主流病毒株 BA.5 及 BA.2.75 具保護力。

六大類人可公費施打 醫界呼籲民眾積極防禦

台灣提供對 COVID-19 疫苗接種反應不佳之免疫功能低下者以降低其染疫風險,根據 2022 年 11 月疾管署公布的最新領用方案,符合施打的條件包含:

一、成人或 ≥ 12 歲且體重 ≥ 40 公斤,且;
二、六個月內無感染 SARS-CoV-2,且;
三、一周內與 SARS-CoV-2 感染者無已知的接觸史,且;
四、且符合下列條件任一者:

(一)曾在一年內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
(二)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後任何時間有急性排斥現象
(三)曾在一年內接受 CAR-T 治療或 B 細胞清除治療 (B cell depletion therapy)
(四)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嚴重先天性免疫不全病患
(五)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血液腫瘤病患(淋巴肉瘤、何杰金氏、淋巴及組織其他惡性瘤、白血病)
(六)感染HIV且最近一次 CD4 < 200 cells/mm3 者 。

符合上述條件之病友,可主動諮詢醫師。多數病友施打後沒有特別的不適感,少數病友會有些微噁心或疲倦感,為即時處理發生率極低的過敏性休克或輸注反應,需於輸注時持續監測並於輸注後於醫療單位觀察至少 1 小時。

目前藥品存放醫療院所部分如下,完整名單請見公費COVID-19複合式單株抗體領用方案

  • 北部

台大醫院(含台大癌症醫院)、台北榮總、三軍總醫院、振興醫院、馬偕醫院、萬芳醫院、雙和醫院、和信治癌醫院、亞東醫院、台北慈濟醫院、耕莘醫院、陽明交通大學附設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新竹馬偕醫院

  • 中部

         大千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台中榮總、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

  • 南部/東部

台大雲林醫院、成功大學附設醫院、奇美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高雄榮總、義大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花蓮慈濟

除了預防 也可用於治療確診者

長效型單株抗體不但可以增加免疫低下者的保護力,還可以用來治療「具重症風險因子且不需用氧」的輕症病患。根據臨床數據顯示,只要在出現症狀後的 5 天內投藥,可有效降低近七成 (67%)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如果是3天內投藥,則可大幅減少到近九成 (88%)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所以把握黃金時間盡早治療是關鍵。

  • 新冠治療藥物比較表:
藥名Evusheld
長效型單株抗體
Molnupiravir
莫納皮拉韋
Paxlovid
倍拉維
Remdesivir
瑞德西韋
作用原理結合至病毒的棘蛋白受體結合區域,抑制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干擾病毒的基因序列,導致複製錯亂突變蛋白酵素抑制劑,阻斷病毒繁殖抑制病毒複製所需之酵素的活性,從而抑制病毒增生
治療方式單次肌肉注射(施打後留觀1小時)口服5天口服5天靜脈注射3天
適用對象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18歲以上)的輕症病患。發病7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孩童(年齡大於28天且體重3公斤以上)的輕症病患。
*Remdesivir用於重症之適用條件和使用天數有所不同
注意事項病毒變異株藥物交互作用孕婦哺乳禁用輸注反應

免疫低下病友需有更多重的防疫保護,除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減少到公共場所等非藥物性防護措施外,按時接種COVID-19疫苗,仍是最具效益之傳染病預防介入措施。若有符合施打長效型單株抗體資格的病患,應主動諮詢醫師,經醫師評估用藥效益與施打必要性。

文章難易度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61 篇文章 ・ 270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2

3
0

文字

分享

2
3
0
「初夜」最早發生在幾歲?以及為什麼要調查
miss9_96
・2022/01/19 ・292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編按:青春期是人體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除了身體上的「第二性徵」開始發育蠢動外,身體內的賀爾蒙也開始活躍流竄,讓你在課堂間、捷運上,都時不時對他人陷入「可以色色」與「不可以色色」的理智與慾望的拉鋸戰……。你是未滿18歲的青少男女嗎?是否對該如何理解「性」感到迷惘?這次《談性先修班》專題,以「未滿 18 歲可以看」的初衷製作系列文章,邀請各位讀者認識那些「能看A片前,你要知道的性知識」!

性病就是透過性交而傳染的疾病。不可能期待孩子的性伴侶,都擁有足夠的保護措施,因此用疫苗等保護她們,是最好的方式。

世界各地的「初夜」調查

第一次性行為,在幾歲?」是個很難得到正確答案

  • 台灣、香港
    如表 1,2018 年調查顯示,台灣國中生、極少數已有性交經驗(1.6%),而有性經驗者、初次性交最早,同時也是最大比例是在 11 歲以前(表 2)[1]

    而香港的數據和台灣接近。2016 年調查發現,約 1~2% 的國一、二年級學生有性經驗,而到了國三~高三,比例達 6~7% [2]
(表 1)國中生性經驗調查。資料來源/參考文獻 1
(表 2)有性經驗之國中生,其初次性交年齡調查。註:各年齡層的百分比,以表 1「有性經驗」的人數為分母。資料來源/參考文獻 1
  • 巴西
    在歐美,青少年初次性經驗的年齡似乎較台灣低,性活躍的比例似乎較高。

    一項針對巴西高中生的小規模調查(202 人)顯示,女生第一次性經驗年齡分布為 7~17 歲。超過六成已有性生活(63.4%)、性伴侶人數平均 2.4 名。男生第一次性經驗年齡分布為 7~18 歲,超過三成有性經驗(36.6%)[3]

    該 2020 年的研究發現,約 10% 的巴西青少年,在 13 歲前就有性行為;並且不分男、女孩,首次性行為的最小年齡,都是 7 歲。
  • 愛爾蘭、加拿大
    愛爾蘭 2018 年訪問超過四千名青少年(15~18 歲)的調查,25.7% 的男孩、21.2% 的女孩已有性經驗。而有性經驗者,超過兩成的男孩(22.8%)、超過一成的女孩(13.4%),首次性交是在 14 歲以前 [4]

    而加拿大訪問 11~16 歲的學生,發現近兩成青少年在 15 歲以前已有性經驗(表 3),而約一成的比例,小於 12 歲時發生初次性經驗 [5]
(表3)加拿大青少年,有早期性經驗(定義:初次性經驗 ≦ 15 歲)之比例,和初次性交年齡調查。註:因部份問卷不願透露性別,故整體之總人數 ≠ 男生 + 女生。資料來源/參考文獻 5

為什麼要調查「初夜」

為什麼要研究初次性交的年齡?因為性交、或接觸性器官,就可能染上性病。而子宮頸癌等惡性腫瘤,其實都是性病;換言之,只要進行性行為,就可能導致罹癌。幸好,已經有疫苗可預防子宮頸癌。調查初次性交的時間,是希望孩子在染上性病之前,就先打到疫苗、產生免疫力

癌症通常不會傳染,但極少數癌症,會透過病毒感染、在人類之間傳播癌症。有個龐大的病毒家族,叫人類乳頭瘤病毒(HPV, Human Papillomavirus),它能反覆感染人類;而在漫長、多年的反覆感染、刺激細胞後,可能會讓誘發出惡性腫瘤 [6]

  • 子宮頸癌、陰道癌等(cervical, vaginal, and vulvar cancers)
  • 口咽癌(oropharynx cancer)
  • 陰莖癌(penile cancer)

人類乳頭瘤病毒透過親密接觸(性交、碰觸性器官等)傳播。更可怕的是,因為感染後幾乎沒有症狀,所以該病毒的感染,在人類之間非常、非常普遍。幾乎所有的男性、和女性,都一定會被感染;多數人的免疫系統能清除病毒,但少數人會和病毒永存、惡化成癌 [6]

子宮頸癌會死人,而且多數不到 60 歲就罹癌

台灣最新的(2019 年)的癌症統計發現,子宮頸癌仍名列女性十大癌症。該年有超過一千名女性被醫師告知罹癌、發生的年齡中位數是 57 歲 [7],換言之,數千個家庭因此劇烈震盪、數千人的生活從此繞著癌症而轉。

幸好,這些癌症可以打疫苗預防

本世紀初,多個國家推動 HPV 公費疫苗,藉此預防子宮頸癌等癌症。HPV 疫苗屬蛋白質類型疫苗,原理和 B 型肝炎、COVID-19 高端疫苗類似

因為疫苗是「避免感染」,因此需在病毒未感染前接種,才能發揮最大效力。而從前述可知,青少年初次性經驗、最早可能在 11 歲左右,因此政府通常建議 11 歲以前接種 HPV 疫苗(9 價 HPV 疫苗最早可在 9 歲施打)[8]

打疫苗真的能減少子宮頸癌發生嗎?

那,打疫苗,真的能減少子宮頸癌嗎?瑞典在追蹤 170 萬人後發現,疫苗讓癌症的風險從 5.27 降至 0.73(每 10 萬人年),而且越早接種、保護效果越好(圖 1)!17 歲以前接種,能讓罹癌風險減少 88 % [9]

美國在 2006 年、澳洲在 2007 年,開始提供公費疫苗。台灣直至 2018 年,才向全國的國一女孩,推廣公費 HPV 疫苗 [10]。其實,我個人覺得應該可以更早接種,同時考量 9 價 HPV 疫苗(台灣公費 HPV 疫苗是 2 價,預防的病毒較少)。畢竟,當孩子們長大時,活在沒有癌症威脅的世界裡,多好。

(圖 1)調查約 170 萬名女性,接種 HPV 疫苗與否、不同年齡層之罹患子宮頸癌累積人數。資料來源/參考文獻 9

參考文獻

  1. 107年度「國中學生健康行為調查」。國民健康署
  2. 「二零一六年青少年與性研究」報告。香港家庭計劃指導會。2017/06/12
  3. Emanoela Priscila Toledo Arruda, Luiz Gustavo Oliveira Brito. et. al. (2020) Sexual Practices During Adolescence. Revista Brasileira de Ginecologia e Obstetrícia. https://doi.org/10.1055/s-0040-1713411
  4. Honor Young, Lorraine Burke & Saoirse Nic Gabhainn (2018) Sexual intercourse, age of initiation and contraception among adolescents in Ireland: findings from the Health Behaviour in School-aged Children (HBSC) Ireland study. BMC Public Health. DOI: https://doi.org/10.1186/s12889-018-5217-z
  5. Naomi Gazendam,Kathryn Cleverley,Nathan King,William Pickett,Susan P. Phillips (2020) Individual and social determinants of early sexual activity: A study of gender-based differences using the 2018 Canadian Health Behaviour in School-aged Children Study (HBSC). PloS One. https://doi.org/10.1371/journal.pone.0238515
  6. Human Papillomavirus (HPV) Vaccine.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20/09/09
  7. 公布108年國人癌症發生資料 防癌防疫一起來 重視癌症篩檢的重要性。國民健康署。2022/01/13
  8. Elissa Meites, Peter G. Szilagyi. et. al. (2019) Human Papillomavirus Vaccination for Adults: Updated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Weekly Report. DOI: http://dx.doi.org/10.15585/mmwr.mm6832a3
  9. Jiayao Lei, Ph.D., Alexander Ploner, Ph.D., K. Miriam Elfström, Ph.D., Jiangrong Wang, Ph.D., Adam Roth, M.D., Ph.D., Fang Fang, M.D., Ph.D., Karin Sundström, M.D., Ph.D., Joakim Dillner, M.D., Ph.D., and Pär Sparén, Ph.D. (2020) HPV Vaccination and the Risk of Invasive Cervical Cancer.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DOI: 10.1056/NEJMoa1917338
  10. 蔣維倫 (2020) HPV/子宮頸癌疫苗有用嗎?看看12年的百萬人實證研究怎麼說。泛科學
所有討論 2
miss9_96
170 篇文章 ・ 728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2

6
0

文字

分享

2
6
0
雄性大角羊的難題:要成為男同志還是偽娘?——《動物同性戀:同性戀的自然史》
時報出版_96
・2021/11/21 ・1218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 作者: 芙樂兒・荳潔 (Fleur Daugey)
  • 譯者: 陳家婷

一九七○年代,生物學家衛勒里斯.蓋斯特 (Valerius Geist) 研究了加拿大山區大角羊 (Ovis canadensis) 的行為。

一對野生的大角羊。圖/Pixabay

在他一九七五年出版的《北荒野上的山綿羊和人》(Mountain Sheep and Man in the Northern Wilds,無中文譯本) 一書中,他描述了面對這些動物的同性戀行為的研究經驗,並坦白地承認了長期以來一直掩蓋他「科學客觀性」的同性戀恐懼症:

我仍對大角羊 D 多次上了大角羊 S 的記憶感到噁心。

大角羊 D 挑逗大角羊 S 的方式,與發情的雄性大角羊挑逗異性的方式相同。攻方是用頭撞並磨蹭受方,用身體接觸刺激受的興奮感,來誘使雄性個體與牠發生性關係。

從本質而言,作為受方的雄性個體,在發情時就像那些雌性個體一樣。我無法一次吸收這些眼前所見的事,所以我先稱這些雄性個體行為為「具侵略性的性」,因為雄性個體之間已經發展為同性戀社會的事實,在我的情感上是壓抑的。

要想像這些宏偉的生物竟然是「同性戀」……喔,天哪!我已經煩惱了兩年,最終卻不能將大角羊的「攻擊」和「性行為」分開。因為它們是一體兩面的行為;它們應該被稱為「具侵略性的性行為」,別無其他。最後,還是讓我承認大角羊雄性個體們,生活在一個基本上是同性戀的社會中。

雌雄大角羊在冬季相會並交配,在隔年夏天產下小羊。圖/WIKIPEDIA

這個本質上是同性戀的動物社會的存在已經令人驚訝,但是故事並沒有就此結束。實際上,該物種內的行為變異性非常令人興奮。這個社會的同性戀規範並不是被所有個體都遵循的:這其中有些雄性個體試圖透過模仿雌性個體的行為,來避免與其他雄性個體發生性行為!

在大角羊中,雄性和雌性生活在不同的族群中,僅在繁殖季節才相會。只有在繁殖季節期間,雌性個體才會允許雄性個體與牠們交配。一年中剩下的時間,牠們公然的拒絕交配。

就雄性而言,牠們一年四季都經常互相交配。但是,少數雄性個體是「陰柔,帶有女人味」的:牠們常年與雌性個體聚在一起,並模仿牠們的行為。像雌性個體一樣,牠們拒絕與其他雄性個體發生任何性關係,並以相同的方式予以公開讓牠們知道。牠們也相對比其他雄性個體沒有侵略性,並且在排尿時採用與雌性相同的姿勢。

透過拒絕與雄性同伴交配,這些大角羊通常表現得像雌性個體。這些動物遠離了牠們社會上典型的雄性活動的「反叛者」。

——本文摘自《動物同性戀:同性戀的自然史》,2021 年 10 月,時報出版

所有討論 2
時報出版_96
154 篇文章 ・ 29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