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格雷沒告訴你的BDSM心理學

陸子鈞
・2015/02/22 ・3573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Chained Legs and Lash

(本文不由格雷企業贊助)

因為《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原本聽起來可怕的BDSM性愛(註1),變得稍微「親民」了些(感謝格雷,讚嘆格雷)。但根據心理學家的諸多研究調查結果,其實格雷並不能反映大部分的BDSM實踐者-至少多金、年輕、有六塊肌又有直升機的總裁本來就是少數。

BDSM實踐者有多少?

在2001年至2002年間,澳洲的研究團隊電訪了將近2萬名年齡介於16~59歲的受訪者。在有性生活的受訪者中,2.2%的男性與1.3%的女性在過去一年中有BDSM行為 。

在實踐之外,有BDSM性幻想的人又有多少呢?

另一篇這個月剛發表的研究中,加拿大的研究團隊讓1516位18~77歲的成人(799位女性,717位男性),替55種性幻想情境出現的頻率評分,並寫出自己最喜歡的性幻想。其中64.6%的女性及53.3%的男性表示他們有「被支配」的性幻想;而有46.7%女性及59.6%男性則幻想「支配」的情境(見下表)。[6]在心理學家萊米勒(Justin J. Lehmiller)的部落格,他也對讀者作過簡單的調查:在391位填寫問卷的讀者中,至少有半數曾有過一次在性愛中扮演支配者或被支配者的經驗。[7]

 幻想情境女性男性
 在性行為中扮演被支配的角色 64.6% 53.3%
 在性行為中扮演支配的角色 46.7% 59.6%
 幻想被綁縛後性愛 52.1% 46.2%
 幻想將對方綁縛後性愛 41.7% 48.4%
 打對方屁股或者鞭打對方 23.8% 43.5%
 幻想被打屁股或被鞭打 36.3% 28.5%

看起來嚮往或實踐BDSM的人比過去想像得還多嗎?但如果你嚮往BDSM,恐怕得擔心找不到「對味」的另一半。過去就有調查發現,對比一般族群,BDSM實踐者中單身的異性戀男性比例偏高,這很可能是因為難以找到能分享相同興趣的另一半,建立穩定的關係。[8]

要是幻想「伴難找」的問題可以因為《格雷》故事熱賣而改善,那也有點天真,畢竟《格雷》大概只能稱作「有手銬的總裁純情小說」(《霸道總裁銬緊我》?)或者「總裁版暮光之城」,並不能反映出BDSM社群的真實樣貌(這在下一段會說明)。格雷在遇見安娜之前能和15位女性有過BDSM關係,再一次,只能歸因於他是一位多金又年輕的總裁。

那麼BDSM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希望你不會因為電影或小說就誤會BDSM實踐者都會開直升機約會、或者有自己的超豪華遊戲間(play room)。那麼BDSM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10168019_791179987630889_3561755012688548306_n
作者貓王提供。

 

心理學家珊納巴(Sandnabba, N. K.)等人在2002年發表的一篇文獻回顧中,整理出40項BDSM行為,其中電影《格雷》有演到的綁縛(Bandage)、鞭打(Flagellation)、手銬( Handcuffs),分別佔了88.7、82.8、及74.7%,都有入列前5名常見項目。角色扮演方面,最常見的當然還是主/奴(55.9%),其次是制服(Uniform, 38.8%)、師/生(29.1%)、行刑(Execution, 23.6%)、醫院(15.7%)、強暴(13.5%)。[8]

不過要是你找了這篇研究文獻來看(礙於尺度,不好在這裡列出),就會發現還有諸多常見項目並沒有出現在《格雷》這部作品中(像是第7名的假陽具 Didos,還有第8名的皮衣 Leather outfit,都佔了72.6%),而格雷用冰塊滑過安娜身體的玩法,其實也才居28名(Ice,33.9%)也難怪《格雷》並沒有受到BDSM社群的普遍青睞。反觀多數人對SM的其中一個印象-滴蠟(Wax)也才排名27,佔了35%,並不如大家所想的那樣常見。[8]

fifty-shades-grey

BDSM實踐者的心理不健康?

在故事中,扮演主人(或者稱「支配者」、「攻」,dominance)的格雷,有著不愉快的童年經歷。作者將格雷的SM嗜好,與他的過去連結,難道有SM傾向的人,都有不正常的心理嗎?對佛洛依德來說或許是,但近年來的研究結果卻不這麼認為。

在心理學家康諾利博士(Pamela Helen Stephenson Connolly,演過《超人 三》)2006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比較了BDSM實踐者與非BDSM實踐者的10項心理失調。結果發現,BDSM實踐者有較低程度的抑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施虐(psychological sadism)、受虐(psychological masochism)、邊緣人格(borderline pathology)、偏執(paranoia);而在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解離(dissociation)、自戀(narcissism)則有相同的程度 [1]。類似的結果在Richters等人在2008年發表的研究也有出現:男性BDSM實踐者,心理壓力(psychological distress)顯著低於其他男性。[5]

後來,荷蘭的心理學家威斯梅吉(Andreas Wismeijer)和艾森(Marcel van Assen)也比較了BDSM實踐者與非BDSM實踐者的人格特質。他們透過網路問卷調查了902位BDSM實踐者與434位非BDSM實踐者;問卷並沒有說明研究是在比較兩族群的差異,所有參與者只會認為這是一份行為相關的研究,避免他們在作答時有所偏差。

結果BDSM實踐者的較為外向(extraversion)、自律(conscientiousness)、開放,且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程度也較高。除此之外,也較不神經質(neuroticism),且拒絕敏感度(rejection sensitivity)也較低。然而也有個負面結果:BDSM實踐者相對來說隨和(agreeableness)程度較低。

有趣的是,在這份調查中的BDSM實踐者,支配者的分數最高,其次是「雙向者」(switch,有時支配、有時被支配),最低是受虐者;但無論在BDSM中扮演何種角色,分數都比非BDSM實踐者還高。 [2, 3]

不過心理學家萊米勒對這項研究結果稍有保留。他認為,兩族群的分數差異不大,不能斷定BDSM實踐者有較高的分數表現(但至少沒有低於非BDSM實踐者);此外,BDSM實踐者的問卷收集自荷蘭的一個BDSM論壇,未必能反映出其他BDSM社群的狀況,而且研究中的非BDSM實踐者平均年輕了6歲,教育程度也較低。當然,研究團隊已經將這些因素納入統計,但仍無法排除是否有其他人口統計變因在影響研究結果。總地來說,研究還是顯示了BDSM實踐者並沒有心理健康問題。[4]

50-twarzy-greya-trailer-539679_w1020h450c1cx720cy297

BDSM會對心理造成什麼改變?

北伊利諾大學(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曾經徵求了58位SM實踐者,從他們唾液中測量代表壓力的皮質醇(cortisol)與代表主導的睪固酮(testosterone)濃度,此外也測量心理上關係的緊密程度,並比較從事SM前後是否有差異。

研究發現,在SM期間,被支配者的皮質醇濃度會上升,但支配者卻沒有這樣的改變;特別的是,女性受支配者的睪固酮濃度也會上升。有愉快SM經驗的研究參與者,心理壓力降低,也使關係更為緊密。這很有可能是因為雙方一致認同的關係是SM的一部分,伴隨著關心與情感,有潛力增加彼此的關係。[9]

另一篇由心理學家薩格因(Brad Sagarin)博士主持的研究(審查中,未發表),發現「雙向者」在SM中無論是被支配或者扮演支配者,都會進入異於平常的意識狀態(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不同的是,被支配者則會進入「瞬時腦前額葉功能低下」(transient hypofrontality)的狀態,而支配者會進入「心流」(Flow)的狀態。[10, 11]

當人處於「瞬時腦前額葉功能低下」的狀態,會減少對痛的知覺,且有漂浮感、寧靜感,對時間感會扭曲 [11],類似的狀態出現在像是做夢、耐力賽跑、冥想、作白日夢、催眠、或者嗑藥之後 [12]。心流狀態則會使人變得專注、集中、感受不到自我存在,而且有最佳的工作表現,同時感到興奮與充實(註2)。薩格因博士認為,很可能是這兩種意識狀態,促使BDSM實踐者不斷地投入BDSM之中 [11]。過去有研究發現,BDSM社群教育水準普遍較高、收入也比整體社會平均還高 [8]。至於格雷是不是因為在SM中扮演支配者,引發的「心流」狀態帶給他事業的成功?這大概得有心理學家去訪問他,且等他的秘書說「格雷先生現在可以見你了」之後,才能得知。

Fifty-Shades-of-Grey

格雷先生還不想見你

落落長寫這麼大篇,看完都大概都「熄火」了,而且也沒有增加支持《格雷》的理由。這篇只是要表示,有BDSM嗜好的人心理健全(甚至比「一般人」還健康),但也不代表BDSM實踐者是為了心理健康而施行BDSM。

提醒你,如果看電影或小說時心頭小鹿亂撞,別誤以為自己心中潛藏的S或M因子在蠢蠢欲動而栽入BDSM之中(畢竟不愛麻辣鍋的人去了麻辣鍋店還是只會吃「香草」冰淇淋),否則總裁賞你屁股6大板之後,你就會悻悻然搭電梯離去。

註:

  1. BDSM:Bondage(綁縛)、Discipline(調教)、Sadism(施虐)、Masochism(受虐)。
  2. 可以參考正向心理學家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TED上的分享

參考資料:

  1. Connolly, P. H. (2006). 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of bondage/domination/sado-masochism (BDSM) practitioners.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Human Sexuality, 18, 79-120.
  2. Wismeijer, A. A. J. & van Assen, M. A. L. M. (2013).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BDSM practitioners.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10, 1943-1952.
  3. Bondage Benefits: BDSM Practitioners Healthier Than ‘Vanilla’ People. LiveScience [May 29, 2013]
  4. Are People Who Practice BDSM Psychologically Disturbed? Sex And Psychology [August 21, 2013]
  5. Richters, J., De Visser, R. O., Rissel, C. E., Grulich, A. E., & Smith, A. (2008). Demographic and psychosocial features of participants in bondage and discipline,“sadomasochism” or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BDSM): Data from a national survey.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5(7), 1660-1668.
  6. Joyal, C. C., Cossette, A., & Lapierre, V. (2014). What Exactly Is an Unusual Sexual Fantasy?.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7. How Common Are Sexual Sadism and Masochism? Sex And Psychology []
  8. Sandnabba, N. K., Santtila, P., Alison, L., & Nordling, N. (2002). Demographics, sexual behaviour, family background and abuse experiences of practitioners of sadomasochistic sex: A review of recent research. Sexual and Relationship Therapy, 17(1), 39-55.(編按:如果要以學術的觀點了解BDSM的世界,推薦讀一下這篇Review)
  9. Sagarin, B. J., Cutler, B., Cutler, N., Lawler-Sagarin, K. A., & Matuszewich, L. (2009). Hormonal changes and couple bonding in consensual sadomasochistic activit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8(2), 186-200.
  10. Ambler, J. K., Lee, E. M., Klement, K., R., Loewald, T., Comber, E., Hanson, S. A., Cutler, B., Cutler, N. & Sagarin, B. J. (under review). Sadomasochism as a path to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11. The Surprising Psychology of BDSM. PsychologyToday [Feb 05, 2015]
  12. Dietrich, A. (2003). Functional neuroanatomy of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the transient hypofrontality hypothesis. 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 12(2), 231-256.

文章難易度
陸子鈞
295 篇文章 ・ 4 位粉絲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

2

7
1

文字

分享

2
7
1

呼吸不順免驚!實驗證實:愛愛可以治鼻塞【2021年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miss9_96
・2021/09/13 ・164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鼻塞時,多數人會用鼻腔黏膜收縮噴劑(常見藥名:歐治鼻)來暢通呼吸,But 如果沒有藥呢?為了廣大的需求,德國科學家開始研究,「來一炮」能否也能緩解鼻塞? ( 噢噢噢~ ≧▽≦ ) [1]

高潮後請立刻填問卷,麻煩了~

科學家徵招了 18 對(皆為1男1女)、共 36 名願意獻身的夫妻,進行「性高潮,是否能舒緩鼻塞?」的實驗。平均年齡為 32.9 歲 (26-42),皆為鼻塞患者且未經手術治療。

科學家拿了問卷(十分制自我評量,0 分:用鼻子呼吸毫無阻礙、10 分:完全無法用鼻子呼吸)、便攜式鼻孔通氣測量儀(portable rhinometric device)給受試者回家。要求他們在平時、性行為且兩人同時達到高潮後當下(1分鐘內)、高潮後 30 分鐘、1 小時和 3 小時填寫問卷,並將測量儀插入鼻孔、量測通氣量和呼吸阻力 [註1]。而對照組是鼻腔黏膜收縮噴劑(0.1% xylometazoline),受試者也會在其他時間裡用藥、量測數據。時間點為:平時、使用噴劑後當下、用藥後 30 分鐘、1 小時和 3 小時。

經實驗證實:性交緩解鼻塞,療效長達 1 小時!

數據如圖 1。自評感受方面(實線),相較於日常鼻塞的痛苦,高潮後「立刻」就能感到鼻塞解除、非常暢通!而且改善的幅度上,性行為(淺藍色實線)和使用藥物(深藍色實線)相同、療效長達 1 小時;唯高潮後 3 小時,受試者再次感受鼻子塞住(所以應該再高潮一次)

而客觀數據上(虛線),鼻子的通氣功能在高潮後立刻、顯著的提升,從原始的 480 mL/秒、上揚到 694 mL/s(+214 mL/s),性行為的療效(淺藍色虛線)和藥物(深藍色虛線)相近。且性高潮改善鼻孔呼吸的時間,至少維持 1 小時。唯性行為的效果持續時間僅 1 小時,呼吸能力在高潮後 3 小時、將恢復到日常狀態,而鼻噴劑紓緩至少可維持 3 小時

科學家從結果發現,性交的高潮可以顯著舒緩鼻塞、大幅提升鼻腔呼吸能力!並且在 1 小時內,療效和用藥相似;不論是主觀認知、或客觀數據都有相同的結論。而在療效維持方面,性交高潮在 3 小時後,會回到原始鼻塞的狀態,若使用藥物,暢通的時間較持久。

圖 1:性行為高潮、使用鼻噴劑後,自評和儀器量測鼻孔呼吸能力的變化。圖/參考文獻1

多次高潮能更久嗎?不同姿勢能更暢通嗎?

而他們也發現,性交高潮、提升鼻子呼吸功能的現象,只發生在鼻塞患者身上,若平常就沒有鼻塞困擾的人,性高潮不會改善吸氣的能力(圖 2)。

論文敘及,過往的文獻已發現,運動可以降低鼻腔阻力、改善鼻塞症狀,可能是透過改變交感、副交感神經的活躍度所致。當交感神經活躍,會收縮血管、降低鼻腔黏膜充血程度;而副交感神經活躍,會舒張血管並促進黏液分泌,可能加重鼻塞症狀。因此和運動類似的性交,可能也是透過影響神經來改善鼻塞症狀。有趣的是,運動改善鼻塞的效果,都不到 30 分鐘,但性交高潮卻能維持療效長達 1 小時!顯然性高潮和鼻黏膜的關係,比科學家想得更複雜!

團隊最後也談到了延伸實驗。他們對「不同體位」、「單次或多次高潮」等變因,對改善鼻塞的影響感到興趣,未來希望能持續深入研究。這群德國人在 COVID-19 疫情期間,完成觸動人心、拯救蒼生的研究,不僅刊登在《耳鼻喉期刊 / Ear, Nose & Throat Journal 》上,更榮獲 2021 年搞笑諾貝爾醫學獎(Ig Nobel Prizes)的肯定 [2]。期許他們有更深入的研究,也許在未來,鼻塞症狀的處方簽不再是歐治鼻,而是「來一炮」吧〜 ≧▽≦

圖 2:鼻塞和非鼻塞患者,在性行為高潮後,自評鼻孔呼吸能力的變化。圖/ 參考文獻 1

註解

註 1:剃除無法使用的數據後,有 8 對、16 人的測量儀數據可使用;18 對、36 人的自評問卷數據可使用。

參考文獻

1. Olcay Cem Bulut, MD, Dare Oladokun, MBChB, Burkard M. Lippert, MD, Ralph Hohenberger, MD (2021) Can Sex Improve Nasal Function?—An Exploration of the Link Between Sex and Nasal Function. Ear, Nose & Throat Journal.

2. The 2021 Ig Nobel Prize Winners.

所有討論 2
miss9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